第952章 出手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1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厉兄,凌云丹三颗,外加灵石一百万,换你这虫王遗蜕,如何?”

不过单义到底见多识广,能够分得清轻重缓急,这当儿,可不是和厉老怪置气的时候,当即毫不犹豫地伸出三根手指,朗声说道。

“什么?”

“不会吧?”

“凌云丹三颗啊……”

“这虫王遗蜕真的值那么高的价格吗?”

此言一出,台下立即响起无数惊呼之声。

就连萧凡也听说过凌云丹的大名。凌云丹是凌云宗最珍贵的丹药,有“疗伤圣药”之称,据说不管受伤多重,只要没有当场身亡,只要及时服下凌云丹,就能捡回一条性命。同时这凌云丹也是凌云宗最高的机密,从来不对外出售,只由宗内元婴修士掌管,有人到凌云宗开办的医馆“凌云阁”来疗伤,出得起那个天价,凌云阁才会给伤者服食凌云丹,并且是在凌云阁高手的监视之下当场服食,一直等到丹药生效,伤者才能离开,绝不容许伤者带走凌云丹。

金州城七大宗门,在疗伤治病之上,各有各的绝招。

据说这凌云丹还能精进修为,连元婴修士服下都有效果。

如今为了这虫王遗蜕,单义一开口就是三颗凌云丹,直接破了凌云宗的惯例,外加灵石一百万。也难怪其他修士惊诧不已,单义这是不顾一切了啊。

厉老怪浑浊的老眼瞥了过来,喘息着说道:“单道友,你想进阶,我也想啊。没有老夫说的那三样东西,你还是免开尊口吧。如果不是那三样东西对老夫更重要,你觉得我会将这虫王遗蜕拿出来交换吗?”

单义不由得语塞。

他之所以愿意花费这么大的代价。甚至不惜冒着让凌云丹配方外泄的风险,为的就是进阶。

只要能够进阶到元婴中期,不但实力大增。寿元也会延长许多。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他想进阶。厉老怪同样想进阶。而且厉老怪比他年长,马上就要到元婴初期修士寿元的大限,如果不能进阶元婴中期,那就只能坐化了。在这种情形下,任何其他条件,都难以令他动心。

覃夫人本来想开口的,见单义碰了硬钉子,便沉着脸不吭声了。却也不走,就那么直挺挺地站在台前,目光烁烁,望定了厉老怪。

这虫王遗蜕对她而言,重要程度不言而喻,让她就此放弃,说什么都不甘心。

“厉兄,千年雪小弟这里到有一株,就是药龄还差着点,要不你先看看再说?”

正在僵持的时候。一个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遁光一闪,又一名元婴修士出现在拍卖台前。却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容貌儒雅,斯斯文文的,手中持着一个玉盒。

厉老怪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去,说道:“拿来我看看……”

斯文男子不由大喜,立即双手将玉盒递到了厉老怪手中。

所有人都屏息静气地看着。

厉老怪慢慢打开了玉盒,一股柔和的白芒立马从玉盒之中射出,只见玉盒之中静静躺着一株一尺多长的人参状植物,浑身洁白如雪。隐隐有宝光流动。所谓千年雪实际上就是人参的一种,只不过极其罕见。至少要千年以上的药龄才堪堪能用,药龄越长。效果越佳。

厉老怪先是双眼一亮,深深吸了口气,再慢慢将那株千年雪拿了出来,伸手仔细抚摸。

单义和覃夫人都瞪大眼睛看着,满脸患得患失的神情。

只要这株千年雪符合厉老怪的要求,虫王遗蜕就要转手,他俩谁都没指望了。

斯文男子同样满脸患得患失的神色。

这虫王遗蜕的功效如此神奇,谁都想要啊。

很快,厉老怪的眼神便黯淡下来。

斯文男子急了,袍袖一抖,四五个玉盒同时飞了出来,急急说道:“厉兄,我知道这千年雪的药龄有些不足,小弟这里还有好几样其他的千年灵药,厉兄不妨也看一看,只要是合用的,厉兄尽管拿走,小弟绝无二话……”

厉老怪却恢复了那苦巴巴的模样,垂下眼睑,将那株千年雪放回玉盒之中,递给斯文男子,紧闭着嘴,一言不发。

斯文男子也知道没戏了,有些不甘心地往那虫王遗蜕看了一眼,终于收起玉盒,长叹一声,摇摇头,脚下遁光一起,飞回了自己的包厢。

“老夫再重申一次,四阶大成虫王遗蜕一只,换五千年药性千年雪一株,正品五光散二两或者三尺以上魂香木一截,有愿意交换的道友,请上台来。”

眼见有些冷场,厉老怪禁不住又高声说了一遍。

“哪位道友有厉兄所需的三样东西,可以和单某交换,还是那个条件,凌云丹三颗外加一百万灵石。如果想换其他东西,也可以提出来,只要单某有的,一定不会让道友失望。”

见依旧无人应答,单义也跟着吆喝了一嗓子。

“精炼五毒膏一瓶,三阶大成灵虫两只,外加灵石一百万!”

单义话音刚落,覃夫人也冷冰冰地开了口。

“三阶大成灵虫两只?是爆炸虫吗?”

顿时二楼包厢里就响起了询问之声。

会场又是一阵骚动。

连萧凡脸上都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爆炸虫他可是亲眼见识过的,在地球的时候,苏南大降头师培养出来的爆炸虫,将摩鸠大国师炸断了一条腿。如今五毒堂培养出来的三阶大成的爆炸虫,威力之大,可想而知,和苏南培育出来的那种普通爆炸虫,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完全没有可比性。

这绝对是超级杀器。

至于精炼五毒膏,萧凡亦是久仰大名。名称虽叫五毒膏,实际上却由十几种剧毒之物混合炼制而成,不但用来对敌时威力巨大,用来入药,功效也非比寻常,价值之大,不在凌云丹之下。

覃夫人开出来的这交换条件,可比单义的条件还要优越。

“哼,不管是哪一种灵虫,只要我五毒堂有的,都可以交换。难道你还怕老身说话不算数吗?”

覃夫人冷冷说道。

“夏道友,你有厉兄要交换的东西吗?那和小弟交换,小弟必定不让道友吃亏。”

当此之时,单义也顾不得别的,直接就和覃夫人展开了竞争。

厉老怪苦着脸站在那里,并不阻止他们。不管是直接和他交易也好,还是先和单义或者覃夫人交易也好,只要最终能够将所需的东西换到手就行。毕竟每个人所急需的东西都不相同,单义和覃夫人都想得到虫王遗蜕,所以不惜一切代价,说不定他们开出来的条件,对其他人更有诱惑力。

见包厢中有其他元婴修士接口,三人脸上都露出了希冀之色。

谁知那包厢之中的夏道友只是轻笑一声,有些抱歉地说道:“单兄误会了,小弟只是好奇,随口一问,哪里有那样珍贵的宝物?却是叫单兄失望了!”

“你……”

刚刚燃起一点希望,又被一下子推落万丈悬崖,单义气得脖颈间青筋暴涨。

只是这姓夏的元婴修士似乎来头也不小,单义终究没有说出什么粗口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始终没有人站出来交易。

主办方那位瘦小枯干的元婴修士望向厉老怪,咳嗽了一声,示意他占用的时间太多了,还有很多人在等着上台交易呢。

厉老怪愁苦不堪的脸上露出深深的失望之色,慢慢将黑不溜秋的虫王遗蜕收了起来。

“厉兄且慢……”

单义急忙叫道。

厉老怪看他一眼,淡淡说道:“单道友还有什么事吗?”

单义却又讪讪的说不出话来。他刚才也是一时情急,眼见进阶延寿的机会近在咫尺,却这样擦肩而过,心中实在是不甘。可他没有厉老怪要的东西,再不甘心也只能无可奈何地看着。

覃夫人更是脸色阴沉沉的,心情不佳到了极点。

眼见厉老怪一抖袍袖,就要离开拍卖台,回到自己的包厢去,一个清朗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厉前辈请留步!”

厉老怪猛地停住脚步,双眼目光如电,向五十八号包厢扫了过去。

齐戊惊讶地看着缓缓站起身来的萧凡,说不出话来。这时候叫住厉老怪,莫不是疯了?齐戊可不相信萧凡真有厉老怪要交换的三样东西。还没等齐戊开口,白影一闪,萧凡已经从窗口直飞出去,缓缓落在拍卖台前。

“咦,金丹修士?”

“嗯,好像还是金丹初期修士……”

“他想干什么?”

会场里立即响起了纷纷的议论之声,充满着惊奇之意。

萧凡已经将隐匿的气息略略外露了些,看上去有了金丹期的修为。区区筑基期修士,就想和元婴期修士做交易,未免太过惊世骇俗。饶是如此,厉老怪扫过来的眼神,也带着明显的惊疑和恼怒之色。

“是你?”

单义更是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萧凡。

这小子还真是神出鬼没啊,什么事他都要插上一杆子。

萧凡神色镇定如恒,丝毫也不去理会单义恶狠狠的目光,双手抱拳,向厉老怪一拱手,说道:“厉前辈,在下有一截魂香木,前辈可有兴趣一观?”

嘴里是这么说,却袍袖一抖,飞出一个长长的玉盒,径直射向厉老怪。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