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深山隐居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0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山城市庆南县崇山峻岭之中,两座山峰之间,一道瀑布飞流直下,水声淙淙。

瀑布之下,亩许大的潭面上水雾蒸腾。

原本人迹罕至的深山之中,水潭之旁,建起了几间红砖屋子。房子很简陋,只建了一层,砖瓦结构,窗户上镶嵌的是毛玻璃。

已是隆冬季节,远处的山巅,白雪皑皑。这处水潭旁边,却雾气腾腾,显得甚是温暖。

萧凡依旧一身雪白唐装,旁坐在水潭边的一块大石之上,吐纳运息。脸sè仍然苍白,却隐隐有了些许血sè,肌肤上也有了光泽,不再是惨白sè的。

辛琳在另一块岩石上,轻轻舒了口气,一套剑法将将收势,极薄极细的软剑,在冬rì的太阳之下,闪耀着冷冽的寒芒。黑亮的乌发迎风飞舞,益发显得人美如玉,风姿绰约。

燕东楼坐在潭边垂钓,如同岩石一般,一动不动。黑麟懒洋洋地趴在他的身边,似乎有所期待。原本浑身雪白的毛发,间或有了点点的黑sè,十分驳杂不纯的样子。几个月过去,燕东楼的钓技,又更上层楼,不一会便钓起来一条雪亮的银鱼,前一刻还懒洋洋不想动弹的黑麟,悠忽间一跃而起,将那条肥硕的银鱼一口叼住,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另有一条高瘦的汉子,黑发飞舞,站在水潭之旁,怔怔出神,神情木讷,正是号称“魔钓”的五雷掌传人燕西楼。

细细看去,燕西楼的眼神,似乎与几个月前稍有不同,略略有了一两分神采。

不是rìrì和他相处的人,自然看不出来。

九婶提着一桶衣服,从红砖屋子里出来,走向水潭。这几个月,九婶坚持服用萧凡给她开的中药,身体是大好了,脚步稳健,提着一大桶衣服,丝毫也不见吃力,脸sè十分红润。

辛琳收了软剑,从岩石上一跃而下,微笑说道:“九婶,我帮你。”

萧凡和辛琳来到庆南隐居,已经有两个多月时间,眼看就要临近chūn节了。辛琳很习惯这种隐居的生活,自从懂事起,她就是七妙宫长大,接受最为严苛的训练,研习七妙宫的各种绝技传承。除了江湖游历,多数时候,过的都是与世隔绝的生活。跟随萧凡之后,止水观也不是什么热闹的所在。

当然,辛琳也上网。

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年轻女孩,辛琳不可能真的与世隔绝。古语有云: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这句话用在萧凡和辛琳身上,十分合适。

这两个多月,随着萧凡身体略有起sè,辛琳的心情也跟着逐渐好转。

只要萧凡的伤势能够尽早痊愈,再大的劫难,辛琳也有信心能够扛过去。

很多时候,辛琳甚至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七妙宫当代圣女,下一代宫主第一顺位继承人!

七妙宫的一切,似乎已渐渐远去,被萧凡逐步取代。

少女柔嫩的芳心,很容易被心爱的男人填得满满当当!

“不用不用,辛姑娘,你练你的剑吧,这些粗活,我能干。我现在身体好得很……”

九婶一迭声地说道,笑哈哈的。

对于现在的生活,九婶比任何人都满意。

当初邓通天在这山谷之中建造几间红砖瓦屋,请九婶一家子和萧凡辛琳迁到这里来住,九婶自然是不乐意的。西寨那个家,尽管也很简陋,九婶在那里生活了几十年,早已经习惯了寨子里的一切。

安土重迁。

老人尤其如此。

无缘无故的,搬到大山里去住做什么?

平rì里连个说话唠叨的人都没有。

邓通天一句话就让九婶改变了主意。

萧先生能治好西楼的病!

邓通天就说了这么一句,九婶立马同意搬家。只要能治好燕西楼的“疯病”,不要说让九婶搬回家,就算让她去上刀山下火海,也不皱一下眉头。

萧先生确实是个有本事的好郎中。

对这一点,九婶深信不疑。她自己的毛病,十来年了,看过西医中医,总不见好,反倒越来越重,萧先生一张方子就给治脱了根。听萧先生说,自己这病,还是传染了燕西楼的。既然自己的病和西楼的病是一个根源,那么萧先生能给自己治好,肯定也能给西楼治好。

两个多月过去,在外人眼里,燕西楼依旧是个“疯子”。但在九婶眼里,儿子的病已经大有起sè,比以前胃口要好得多了,身上多了点肉,渐渐结实起来。

萧先生甚至每天都和西楼说话,西楼虽然一句不答,却也不走,安安静静听他说话。

萧先生明白告诉九婶,西楼的病能治好,不过需要一些时间。

九婶完全理解。

西楼都病了十年,就算是神仙下凡,也不能一下子就让他恢复正常。有萧先生这句话就行,九婶对未来满怀希望。

除了每天做些家务活,给大伙弄些饭菜,也没有其他事做。

所有生活开支,都是萧先生负担的。rì常用品,邓通天隔几天送一次。燕东楼每天钓鱼喂那只猫,当然人吃的鱼也非常充足。这水潭里的银鱼为数不少,附近小河小溪里的各种鱼类,都逃不过燕东楼的钓钩。燕东楼还在屋子旁边开荒,种了几分地的蔬菜。

甚至连燕西楼偶尔也会动手。

不过燕西楼钓鱼不用钓竿,就用一支长长的竹枪,削尖了,一扎一个准,从来不空手。前些rì子甚至扎到一条几十斤重的大娃娃鱼,几个人饱餐一顿。

辛琳偶尔也会和九婶聊天说话。对谁都冷冷淡淡的辛姑娘,唯独和九婶说话的时候,不时会露出笑容。尽管辛琳说的一些外边世界稀奇古怪的事情,九婶不一定听得明白,可九婶就是喜欢和辛琳说话。

这女娃儿真好看,笑起来更好看。

九婶甚至在想,要是东楼能给她娶回来这么一个好看的媳妇,可不知有多美。当然,九婶也知道这不现实。这十里八乡,就没有一个女娃能够赶得上辛姑娘的好看。

不过九婶完全可以降低标准啊,只要东楼能娶上媳妇就行,好不好看不去管啦。九婶可想抱孙子了。

可是东楼这孩子也犟,一定要等他大哥的病治好之后再考虑娶媳妇的事。

说起来也不怪燕东楼犟,就燕家现在这副光景,一穷二白,还有个“疯子”大哥,谁家的女娃愿意嫁到她家里来?

只要西楼的病能治好,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九婶坚信这一点。

“辛姑娘,今天中午想吃什么啊?咱们做红烧肉好不好?我看萧先生挺爱吃的。”

九婶说着,瞥了那边岩石上一动不动盘坐的萧凡。

萧先生也是个怪人,一天到晚就是这样坐着,也不见他干些别的。据东楼说,萧先生那是在练功。九婶是真搞不明白。

就这样呆呆坐着,能练什么功?

东楼却说萧先生是个高手,通俗来讲,就是个厉害把式!

是不是厉害把式,九婶不懂,但萧先生喜欢吃肉,倒是实在的。

还有一点,九婶也暗暗奇怪。

萧先生和辛姑娘明明是两口子,都住在一个屋里,但晚上从来都是安安静静的,九婶没有听到过半点声响。

难道这两口子睡在一起,啥事都不做的?

他们又那么年轻!

不过这样的话,九婶是绝对不会问的,脸上都不会带出来半点。

“好啊,那就做红烧肉吧。”

辛琳微笑点头,眼里闪过一抹忧虑。

萧凡胃口越好,就越证明他的境界远远不曾恢复。早在好几年前,萧凡就基本只吃素食了,只有在消耗了大量真元之后,才会吃点龟肉什么的,补补元气。

现在胃口大开,红烧肉吃得满嘴流油,看来要全面恢复以前的境界,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好在这大山深处没有受到多少工业污染,天地元气极其jīng纯充沛,对萧凡恢复功力,大有裨益。当初辛琳曾提议,去七妙宫总坛休养。萧凡最终还是选择来庆南山区。

这里远离尘世,几乎与世隔绝,群山环抱,人迹罕至,确实是疗伤的好地方,敌人也不易追踪到此。

辛琳只希望,这种宁静的rì子,不要被人打扰。等萧凡伤势逐渐康复之后,那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至于天谴道罚,红尘大劫,辛琳不怎么在意。这些东西对辛琳而言太玄了。

一切都有萧凡在呢。

然而这世上之事,不如意者往往十之七八。

辛琳想要清净,偏偏就有客人找上门来。

九婶笑哈哈的拧着水桶去了潭边。这水潭的水,多数是从山腹之间的暗河里涌出,四季恒温,隆冬季节,也不觉得寒冷。

好一幅田园风光。

便在此时,辛琳脸上的笑容悠忽不见,猛地转过身来。

只见山路之上,四个大汉正慢慢走了过来。

当先一人,大约三十几岁,短发,脸sè黝黑,脸颊上各有一团酡红sè,这是常年生活在高原地区,因为缺氧而特有的“高原红”。身材瘦高,手臂奇长,脚步沉稳有力。

而他身后的三名大汉,和他一样,脸sè黝黑,两颊酡红,脚步一样沉稳有力。

“雪域刀王?”

辛琳秀美的双眼微微一眯,淡然说道。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