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4章 久别重逢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1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很快,数道遁光飞射而至。

为首两人,正是覃夫人和单义,两人身后各自跟着数名门人弟子。

萧凡的目光只在覃夫人单义两人脸上一扫,便即定定地落在紧跟覃夫人身后的轻纱仙子身上。轻纱仙子依旧以黑丝巾蒙面,但那双水汪汪的丹凤眼,萧凡却是再熟悉不过了,不由得心中一阵激动。

眼见萧凡孤身在此,覃夫人和单义都不约而同地按住了遁光,有些狐疑地打量着萧凡。

他们原本是准备直赴峈天门总坛,找齐戊谈判的。至于萧凡区区一名金丹初期修士,丝毫也不放在两人眼里。没有齐戊撑腰,这小子敢出风头?当着一大帮元婴高手的面,换走四阶大成虫王遗蜕,简直就是自找麻烦。

不料刚刚出了迷雾,就在这里看到萧凡,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此处,似乎是专程在等候他们。

接下来萧凡的动作,便说明他们的猜测完全正确。

“两位前辈。”

萧凡将眼神从轻纱仙子脸上移开,略一抱拳,淡然说道。

“萧道友,你还在这里?莫非是专程在此等候我等不成?”

单义狐疑地打量着萧凡,问道。

“正是。不过请单前辈原谅,在下在此是专程等候覃前辈的。”

萧凡瞥了单义一眼,平静地说道。

单义脸色微微一沉,正要开口,覃夫人已经上前一步,注视着萧凡,说道:“后生,你在等我?是不是想要和我谈判?”

萧凡一抱拳,恭谨地说道:“在下正有此意。”

覃夫人满脸皱纹的脸上难得挤出了一丝笑意,说道:“好,你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口。只要老身能够做到的,绝对不皱一下眉头。”

单义沉声说道:“覃夫人,你这是何意?”

覃夫人一顿手中龙头拐杖,斜乜单义,冷冷问道:“何意?难道单道友没听明白吗?萧道友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要和老身谈判。怎么,连这个单道友也要干涉么?”

单义冷哼一声,阴沉着脸,却不吭声。

别的事,你们尽管谈判,但只要涉及到虫王遗蜕,那就绝不容你们欺瞒老夫!

“后生,你说吧,想要和老身交换什么?”

覃夫人不再理睬单义,目光又转回到萧凡身上,问道。

萧凡又向覃夫人深施一礼,恭敬地说道:“在下先要多谢覃前辈这段时间来照顾在下的伴侣……”

“什么?”

“什么伴侣?”

萧凡不去理会那些压抑的惊呼之声,继续说道:“在下情愿将虫王遗蜕送给覃前辈,只要覃前辈允许在下带我的伴侣离开。”

“慢着,谁是你的伴侣?把话说清楚!”

覃夫人一声低喝,将那些窃窃低语都压了下去,双目炯炯,盯住了萧凡。

萧凡笑了笑,轻轻抬手一拂,将千幻面收了起来,一阵水纹般的扭动闪过,顿时面目大变,由一名脸色苍白的普通中年男子,变成了丰神俊朗,玉树凌风的俊俏郎君,整个人的气质都因之大变。

“萧凡……”

紧接着,一声万难相信的惊呼声,骤然在覃夫人身后响起,轻纱仙子乌溜溜的大眼睛瞪得滚圆,满是难以置信的神情。

“轻纱,是我。”

萧凡低声答道,这一刻,纵算是坚毅如萧真人,眼眶也有些湿润。

“萧凡!”

姬轻纱又是一声娇呼,身子一晃,金光闪耀,也顾不得师父就在身旁,飞身而前,扑入了萧凡的怀抱之中,双手紧紧搂住了他,泪水如断线的珍珠一般,扑簌簌地往下掉。

“傻丫头,别哭……”

萧凡也紧紧搂住了她丰满柔嫩的娇躯,不住抚摸着姬轻纱乌亮的黑发,柔声安慰。

可惜聪明绝顶的萧真人,在安慰女孩子方面,实在有些笨手笨脚,翻来覆去就是这么两句话几个字,没有一点新花样。

这久别重逢的一幕将所有人都惊住了,别的人还则罢了,却将彭师兄看得五内翻腾,怒火中烧。

“喂,你干什么?快放手!”

紧跟在单义身后的那位三十岁左右,身材挺拔长相俊朗的彭师兄再也按捺不住,一声大喝,飞身上前,手臂一扬,一只淡黄色的大手浮现而出,当头向萧凡抓了下去。而在这淡黄色大手的阴影之下,一道极其细小的银芒一闪即逝。

“小心!”

覃夫人脸色一变,叫道。

覃夫人何等眼光,自然一眼就看得出来,彭师兄以法术幻化出来的淡黄色大手,只是一个障眼法。虽然单义这位高徒已经踏足金丹后期境界,萧凡表现出来的灵力波动只有金丹初期水准,彭师兄却依旧在淡黄色大手的掩护之下,使出了他最毒的杀手锏。

那道掩映在淡黄色大手阴影之下的细小银芒,正是凌云宗名震金州城的歹毒暗器“碎叶针”。

这碎叶针细小如牛毛,肉眼几乎难以察觉,兼且蕴含剧毒,在这么近的距离之内,彭师兄又是骤施毒手,可以说连半点闪避的时间都没有。纵算是覃夫人这样的元婴高手,想要出手相助都已经迟了。

这彭师兄分明就是想要直接将萧凡置于死地。

倒是和当初金广对付萧凡的手段有异曲同工之妙。

姬轻纱大吃一惊,想都不想,丰满的娇躯一弹,就要挡在萧凡身前,紧接着腰间一股大力传来,整个人不由自主地转了半个圈子,却是萧凡已经将她拉到了自己身侧,右手屈指轻弹,一道炽热无比的火箭激垩射而出,正正将那枚细小的银芒包裹其中。

一股极其浓烈的腥臭气瞬间弥漫开来。

“咦?”

覃夫人一声轻呼,双眉微微扬起。

尽管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的瞬间,覃夫人还是看得清清楚楚,萧凡弹出的那道火箭,只在转眼间就将凌云宗的“碎叶针”熔化得干干净净。凌云宗的“碎叶针”固然歹毒,在覃夫人看来,也还是有很多种方法可以对付。但直接用真元之火顷刻间将碎叶针熔化,覃夫人还真是头一回见到。

萧凡这道真元之火的威力之大,绝对不在元婴修士亲自出手之下。

好霸道的火系功法。

“小辈,好大胆……”

眼见自己的得意宝物骤然被毁,彭师兄又惊又怒,兼且心痛无比,禁不住怒吼出声。

但紧接着,彭师兄的怒吼就变成了惊呼。

只见萧凡五指轮转,一道道淡蓝色的火箭飞射而出,还没等彭师兄回过神来,十余道火箭已经近在咫尺,猛地联在一起,化为一道滔滔的火墙,成半圆形将彭师兄围困其中。

彭师兄只觉得自己仿佛忽然堕入了火山熔炉之中,身周的温度一下子变得无比炽热,浑身毛发都被燎得几乎要焦了,一股股焦臭味传了出来。

“你想干什么?”

彭师兄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声音都有点变调了。

他到底也已经是金丹后期的高手,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自己已经被火海包围,萧凡这是手下留情了,否则,自己只怕早就已经被烧得焦头烂额。饶是如此,眼下他也不敢乱动,只要他一动,萧凡绝对有可能直接对他发动攻击。

就算他师父单义就站在旁边,也改变不了什么。

萧凡如果真忌惮单义,就不会毫不客气对他出手了。

“小辈,好大的胆子!”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等单义回过神来,自己的爱徒已经被离火精炎包围。

单义手掌一挥,就要出手。

“单前辈!”

萧凡一声冷喝。

单义的手掌顿时就僵在那里,他自然也看得出来,萧凡这精炎之火的威力,绝对不下于元婴修士出手一击。纵算自己亲自出手,也不见得能够轻松击退萧凡,将徒弟解救出来。

可是这小辈明明只有金丹初期的修为,怎么会忽然之间变得如此厉害了?

只是当此之时,单义自然没有什么心情去思量这其中的关节。

“单前辈,在下对前辈和令高足都没有任何恶意。还请前辈和彭道友不要误会。”

说完,萧凡袍袖一抖,包围着彭师兄的火墙便骤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彭师兄如蒙大赦,脚下遁光一起,飞射回单义身侧,死死盯住了萧凡和他搂抱着的姬轻纱,目光又惊又怒,还夹杂着冲天的醋意。

见萧凡撤了火阵,单义心中一松,冷笑着说道:“怎么,萧道友想要和我凌云宗为敌么?当着我的面,毁我徒弟的法宝,威胁他的安垩全,道友这是丝毫也不将我单某放在眼里了。到底是仗着谁的势?”

“咄!”

一声闷响。

覃夫人重重将龙头拐杖点在石板之上,向前几步,来到萧凡和姬轻纱身边,冷冷说道:“单道友,不要动不动就将凌云宗抬出来压人。道友请看清楚了,这位萧道友是小徒的伴侣,也就是我百雄帮的女婿。道友想要恃强凌弱,也得问问我老婆子答应不答应。”

满头白发一阵乱颤,威风凛凛。

萧凡可是身怀虫王遗蜕,这当儿,覃夫人哪里不知道该怎么做?

何况看萧凡和姬轻纱那久别重逢的激动神情,丝毫也不像是作伪,他们必定是一对失散的情侣。

覃夫人爱屋及乌,自然对萧凡也另眼相看起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