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5章 **伴侣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1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嘿嘿,覃夫人,你当我单某好欺吗?”

单义大怒,喝道。

“我徒弟向轻纱仙子求婚之时,令徒说得明明白白,她不愿意嫁人。如今眼睛一眨,立马就变了,变成了有夫之妇。这小辈一转眼就成了你们百雄帮的女婿?你以为我会相信?想用这种方式将虫王遗蜕骗走,当我是死人不成?”

覃夫人冷笑说道:“单义,你脑子没坏掉吧?虫王遗蜕是萧道友的东西,在交易会上,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从厉老怪那里换来的。他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想要送给谁就送给谁,你凭什么干涉?”

“少跟我来这一套,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但想要以门下女弟子色诱,骗走虫王遗蜕,那就是在欺负我。”

单义毫不让步。

萧凡蹙眉说道:“单前辈,话不是这么说吧?虫王遗蜕是我的,我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这是我的自由。不管是我将这遗蜕送人也好,自用也好,还是一把火烧掉好玩,都是我自己的事,别人好像管不着吧?”

单义狠狠瞪了他一眼,冷笑着说道:“小辈,不要太嚣张。你眼下还不是百雄帮的人呢。就算你真的加入了百雄帮,以为老夫就不敢动你吗?老夫真要把你杀了,百雄帮还能为你报仇雪恨不行?”

萧凡双眉蹙得更紧,有些不悦地说道:“单前辈这话说得有点大了,在下虽然尚未踏足元婴境界,但单前辈想要杀我的话。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真要动手,谁胜谁负。尚未可知。单前辈还是慎重点好。”

语气平淡,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紧紧握住他手掌的姬轻纱。也禁不住再加了三分力气,似乎在提醒他不要激怒了这位元婴高手。

“哈哈哈……”

单义仰天大笑起来,声音中却充满了愤怒。

一名金丹期小辈,居然敢当众向他挑战,简直是岂有此理。自从凝结元婴之后,单义已经很久没有被人这样当面挑战过了。

“很好很好,既然你对自己那么自信,那老夫倒要掂量掂量你的斤两。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可别说是老夫以大欺小。你要是赢了。老夫转身就走,绝不啰嗦。你要是输了,那虫王遗蜕就得归老夫所有。当然,老夫不会白要你的东西,肯定会给你足够的补偿。”

覃夫人冷笑着说道:“单义,你这是把老身当傻瓜是不是?萧道友已经说得明明白白,要将虫王遗蜕送给我。你现在这么横插一竿子进来,是觉得老身好欺负不成?”

尽管她对萧凡所说的话语将信将疑,却没打算真让萧凡和单义交手。

就算萧凡再了不得。一名金丹修士想要战胜一名元婴修士,基本上不大可能。萧凡明明已经亲口说了,要将虫王遗蜕送给她,她又怎会再让单义这样搅局?当下也不去理会单义。径直对姬轻纱传音问道:“轻纱,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后生,真是你的丈夫?”

姬轻纱虽然已经离开了萧凡的怀抱。不过两人依旧紧紧地手拉着手,似乎一刻也不愿意分开。

如果是在平日。姬轻纱和一名男修如此亲热,覃夫人老早便大为不悦了。覃夫人一直未婚。对这些情情爱爱的事情很不待见。不过此时此刻,覃夫人却并未厉声呵斥。

实在虫王遗蜕比徒儿的婚恋要重要得多了。

而且这后生面对单义时不亢不卑的态度,一下子就令覃夫人对萧凡的好感激增。

这女人一旦上了年纪,那好恶就不能以常理来揣度。

但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你和她统一战线,那就绝对不会错。

姬轻纱俏脸晕红,连忙向师父轻轻一躬,低声说道:“启禀师尊,萧凡确实是我的丈夫。”

虽然他们一直都没有挑破那层轻纱,但姬轻纱早已在心中将自己认定为萧凡的女人,这辈子不可能再有第二个男人能够走进她的心间。从萧凡刚才对覃夫人所说的言语,也足以证明,萧凡其实早已在心中将她当成了自己的爱人。

如今这情形,姬轻纱更加不能否认。

一旦她否认了,单义立马就要出幺蛾子。

姬轻纱也知道,虫王遗蜕对覃夫人,对五毒堂意味着什么。一旦虫王遗蜕被单义抢走,不要说萧凡要接走她的希望立时化为泡影,恐怕覃夫人一怒之下,从此再不许她和萧凡见面都大有可能。

覃夫人轻轻点头,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十分笃定的神情。

只要姬轻纱和萧凡确实是双修伴侣,这事就好办,先就站在了理上,闹到哪里去她都能占据主动。

“萧道友,你刚才说,愿意将虫王遗蜕送给老身,是不是?”

覃夫人随即望向萧凡,问道,语气颇为柔和。

“正是。”

萧凡毫不犹豫地答道。

“不过晚辈也有个条件,那就是请前辈放轻纱自由,晚辈不想和自己的伴侣分开。”

当初他不惜暴露自己的身家,也要将这虫王遗蜕换下来,就是为了和覃夫人讨价还价。

覃夫人难得地一笑,说道:“你们夫妻情重,老婆子自也不会做那等棒打鸳鸯的恶人。不过萧道友似乎有些误会了,轻纱当年是自愿拜入我的门下,没有任何人强迫她。现如今她也是自由的,想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又何必一定要离开我们百雄帮你们两口子才能团聚?”

姬轻纱完全可以是我徒弟的同时也是你的老婆,这一点都不矛盾。

眼见萧凡有些意动,覃夫人又趁热打铁,说道:“萧道友,我也听说过你的大名,据说你另辟蹊径,用十分寻常的药物解了龙涎毒,还以阵法之道治好了峈天门齐戊的孙女,如此说来,萧道友堪称是名医了。不如道友也加入我们百雄帮,夫妻俩在一起双宿双修,岂不是好?”

说着,又瞥了不远处的单义一眼。

这意思就明摆:你得罪了凌云宗,如果不找一个硬扎的靠山,恐怕今后很难在金州城待得下去吧?

作为一位名医,还是在金州城发展最有前途。

“加入百雄帮?”

萧凡低声呢喃了一句,双眉轻蹙。

这一点,他倒是从未想过。

姬轻纱娇嫩的小手也轻轻一紧,轻声说道:“百雄帮五毒堂的驱虫之术,博大精深,这么多年,我受益匪浅。而且师父的主修功法,也特别适合我修炼……”

这一点,萧凡倒是丝毫都不怀疑。

当年被卷入空间风暴之时,姬轻纱约莫相当于筑基后期的水准,三四十年过去,不但突破到了金丹期,甚至已经到了金丹中期。足以证明这些年她的进境非常之快,速度甚至不在萧凡之下。

当然,越往后,进阶的难度越大,时间拖得也会越长。

略一沉吟之后,萧凡便即一躬身,恭谨地说道:“多谢覃前辈抬爱,在下早已拜过师,不大方便另投师门。而且在下性子散漫,闲云野鹤惯了,也不习惯受拘束。”

覃夫人摇摇头,说道:“萧道友误会了,加入本帮,无须另外拜师。至于说到受拘束,那就更好办了。萧道友无须成为我们百雄帮的正式弟子,可以作为客卿先生入驻五毒堂,从此之后可以安心修炼,除了偶尔要完成帮里交给的一些任务之外,平日里绝对没人会对你发号施令的。道友想必也知道每个宗门帮派医馆聘请的客卿先生,待遇都是很不错的。”

这覃夫人原本冷面冷心,连一个字都不愿意多说,这会儿却是“苦口婆心”,自然多半是看在虫王遗蜕面上,却也有一小半是觉得萧凡人才难得。且不论萧凡的医术到底如何,单这份气度,就足以看得出来此人的内秀。

“覃夫人,你说完了吗?”

不待萧凡开口,单义已经叫了起来,脸色阴沉,如同要滴下水来。

“你以为你让你徒弟施展美人计,我就看不出来吗?轻纱仙子没有双修伴侣,整个金州城谁人不知那个不晓?否则,小徒又怎会登门求亲!如今忽然冒出个丈夫来,是打我们这些人的脸么?”

“嘿嘿,我徒弟是不是有双修伴侣,需要向你单道友事先禀报吗?老身的徒弟愿意嫁给谁,难道还要你单道友许可不成?”

单义寸步不让,冷笑着说道:“覃夫人,你徒弟爱嫁给谁我可以不管,但事关虫王遗蜕,你们想用这种手段来欺骗于我,不觉得太儿戏了吗?一句话,你们百雄帮的内部事务我管不着,也不想管,但虫王遗蜕必须留下。否则的话,这事休想了结。”

姬轻纱忍不住说道:“单前辈言重了,萧凡确实是我夫婿,绝没有故意欺瞒前辈之意。”

“是吗?嘿嘿……”

单义冷笑几声,索性双手抱胸,高高昂起了头颅,再不说话,却没有半分相让的意思。

“不要理他,我们走!”

覃夫人一顿龙头拐杖,冷喝道。

“好啊,几位不妨试试看,看看能不能这么顺利的走掉!”

单义冷笑着说道。

便在此时,天际又出现了几道遁光,单义一眼扫过去,顿时露出了喜出望外的神情,而覃夫人的脸色,却瞬间变得极其阴沉起来。(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