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6章 针锋相对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1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这几道遁光速度极快,顷刻之间,就已经到了近前。

为首之人,是一名身披鹤氅,峨冠博带的道士,胡须花白,脚下登云履,宽袍大袖,迎风招展,颇有仙风道骨的气息,身上灵力波动,也已经接近元婴初期的巅峰状态。

其后则是三名同样妆扮的黄冠道士,灵力波动从金丹期到筑基后期不等,应该都是这名元婴道士的弟子等辈。

萧凡从几名道士身上感受到了和单义一样的气息,几乎立即就能推测得出来,他们是同门。

难怪单义要喜出望外了。

“广阳师兄!”

单义远远的便双手抱拳,笑着望空唱喏。

彭师兄等人更是急匆匆地鞠躬施力,口称师伯。

那道士广阳子似乎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单义,脸上露出诧异的神色,不过随即便抱拳还礼,说道:“师弟,你怎么会在这里?”

单义问道:“师兄,你没有参加刚才的交易会吗?”

广阳子摇摇头,说道:“没有,我去梨花城,刚刚回来……覃夫人,你好。”

说着,广阳子扭头望向覃夫人,微笑着打招呼。

大面上,凌云宗和百雄帮还是盟友,双方正式达成了相互支援的盟约。平日里碰到,彼此之间都是比较客气的。不过现在的气氛,还是有些古怪,广阳子也是人老成精,一眼就看出来,这其中恐怕有问题。

覃夫人轻轻“哼”了一声,没有理睬这道士。

广阳子熟知覃夫人的性子,只微微一笑,也不在意。

单义却急急说道:“师兄。你来得正好,有人将小手段耍到我们凌云宗头上来了。”

广阳子双眉一蹙,诧异地说道:“师弟。这话从何说起?”

“嘿嘿,有人耍小心眼啊……”

单义冷笑着。言简意赅地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听到四阶大成虫王遗蜕之时,原本平静的广阳子惊“咦”一声,双眉猛地扬了起来。身为元婴高手,他当然很清楚这虫王遗蜕的逆天功效。

“覃夫人,当真有这种事情吗?”

稍顷,广阳子扭头望向覃夫人,阴沉着脸,低声问道。

“胡说八道!”

覃夫人一口啐在了地上。满脸不屑之意。

“难道你们凌云宗的人,就知道颠倒黑白,拨弄是非不成?大家都看得明白,萧小友和小徒本就是双修伴侣。他如今自愿加入我们百雄帮,和小徒一起双宿双修,这事情你们凌云宗也能管得着么?”

单义冷笑着说道:“覃夫人,这话有点言不由衷了吧?萧道友何时答应过加入你们百雄帮……”

一言未毕,萧凡淡然说道:“单前辈,我已经想好了,既然在下的伴侣是覃夫人的弟子。在下也愿意加入百雄帮,担任五毒堂客卿先生一职。”

“你……”

单义猝不及防被狠狠甩了一巴掌,顿时死死盯住了萧凡。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广阳子瞥了萧凡一眼,淡淡说道:“萧道友,你加不加入百雄帮,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虫王遗蜕。你要加入哪个宗门,是你自己的事。但用这样的理由,将虫王遗蜕带入百雄帮,那请恕我不能答应。”

萧凡双眉深深蹙了起来,说道:“广阳子前辈。这虫王遗蜕是在下的物品,在下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好像不需要经过别人的同意吧?”

貌似凌云宗的这两位元婴修士都很懂得胡搅蛮缠的战略。

广阳子淡然一笑,说道:“萧道友。看你也是个聪明人,怎么尽说糊涂话?这个事既然将我凌云宗和百雄帮都牵扯了进来,那就不再是一个人的事情了,这是个脸面问题。你这么当众甩单师弟的巴掌,是觉得有百雄帮撑腰,就能不将我们凌云宗放在眼里吗?”

萧凡轻轻叹了口气,实在无话可说了。

他发现,在这些所谓“高人”眼里,拳头大永远是第一话语权。其他的道理就算再明显,也是可以忽略的。归根结底一句话——我看上你的东西了,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

“覃前辈,我们走吧。”

萧凡索性将广阳子和单义都抛到一边,径直向覃夫人微微一躬,朗声说道。

“萧道友真是傲气啊!”

广阳子冷笑起来,袍袖一抖,一道晶莹的剑光冲天而起,一柄三尺长,锋锐无比的利剑,骤然在他的头顶浮现而出,剑身不住抖动着,宛若游龙一般。

“这样不将我们凌云宗放在眼里的人,这么多年,老道还是头一回见到。道友想走的话,还得问问老道这柄宝剑答应不答应。”

这位广阳道长看上去仙风道骨,是得道高人,不料性子比单义还要暴躁,一言不合,便即亮家伙准备开打。

“真想倚多为胜?”

覃夫人大怒,龙头拐杖重重一顿,袍袖也是一抖,腥风涌动,两道五彩斑斓的光华,骤然浮现,转眼之间,就在她的身边多出来两头黄冠白腹的硕大蜈蚣,体长足足超过一丈,嘴里两颗獠牙呲出足有三四寸长,胡胡地喷吐着淡淡的毒气,头颅高高昂了起来,虎视眈眈地盯住了对面的广阳子和单义等一干人。

萧凡也曾在摩鸠庄园见过摩鸠大国师豢养的本命灵虫蜈蚣,当时那条蜈蚣长达两尺,就已经给人极其硕大的感觉,和眼下覃夫人召唤出来的这两只蜈蚣相比,那就是天壤之别了。

这两只蜈蚣,俱皆是三阶大成的灵虫。

果真不愧是百雄帮五毒堂的长老,一放出来就是两只三阶大成的灵虫,不像萧凡,两头铁背刀螂刚刚蜕皮,完成最后的进化,堪堪迈入三阶灵虫的范畴。

“哼。你有帮手,难道我凌云宗就没有破解之道?”

广阳子冷哼一声,袍袖再一抖。十余柄小飞剑再次冲天而起,围绕着那柄三尺长剑。缓缓旋转,隐隐组成了一个小小的剑阵,那股危险气息,瞬间倍增。从广阳子的神态来看,显然对这神通极为自信。

一见广阳子连剑阵都摆了出来,单义更是兴奋,一抬手,也是十余枚飞剑浮现而出。

凌云宗竟然是一个剑修门派。

虽然相对来说。剑修的功法没有太多的花样变化,显得比较单薄,然而一旦布下剑阵,却立时威力大增。

“轻纱,你和萧小友先回总坛去,就让老婆子在这里领教一下凌云宗两大长老的高招。”

覃夫人拄着龙头拐杖,头也不回地说道。

既然萧凡已经答应加入百雄帮,那就大事已定,不必急着要他交出虫王遗蜕,迟早是自己囊中之物。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安然撤走。

萧凡笑了笑,说道:“多谢前辈好意,不过在这种情形之下。晚辈绝不会就此离去。”

说着,手臂一抖。

两道铁灰色的光芒从他的袍袖之中激射而出,转眼化为两头长达三尺,铜头铁额,利爪如刀的铁背螳螂,浑身散发出极其危险的气息,丝毫也不在两头五彩斑斓的三阶顶峰的巨蜈蚣之下。

事实上,这两头刚刚进阶的铁背刀螂一露面,那边厢两头五彩蜈蚣便很不安地蠕动了了一下头上的触角。

“铁背刀螂?还已经进化到了三阶?”

这一回。连一直冷冷的覃夫人都忍不住惊呼出声,双眼瞪得老大。满脸不敢置信的神色。

甚至,对灵虫不是那么熟悉的广阳子和单义也对视了一眼。俱皆从对方眼里读到了深深的忌惮之意。就算他们对灵虫再不熟悉,“铁背刀螂”的大名还是听说过的。很多年以前,铁背刀螂是极其罕见的凶虫,群居的铁背刀螂,曾经有过灭国的辉煌战绩。

在金州城,早已绝迹多年,连最善于培育灵虫的百雄帮,都一直未能将这种凶名远扬的奇虫培育出来。

如今却忽然出现在眼前,怎不叫他们心中栗栗?

难怪这金丹初期的修士如此有恃无恐,原来是随身携带着这样犀利的大杀器。

而且,等一下……

这一瞬间,萧凡本身的气息也在暴涨,很快就突破金丹初期巅峰境界,又冲过金丹中期,直接踏进了后期境界,而且一路向上飞速攀升,顷刻间便臻于金丹后期大成的最巅峰状态,甚至已经隐隐透出了元婴期的气息。

此刻的萧凡,纵算还不能称为真正的元婴修士,也绝对是有史以来最强的金丹修士了。

若论真实战力,萧凡未必就在普通元婴初期修士之下。

至少,无论是广阳子还是单义,单打独斗,谁也没十足把握能够在萧凡手下讨得便宜去。尤其要紧的是,萧凡还有两头三阶刀螂相助。哪怕只是刚刚踏足金丹期境界的灵虫,但那进退如电的身法和无坚不摧的恐怖近战能力,足以令所有对手胆寒。

和广阳子单义师兄弟两人阴郁的脸色完全不同,覃夫人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作为百雄帮五毒堂长老,没有人比覃夫人更加了解两只三阶铁背刀螂的战斗力,萧凡真实的修为境界,也让她十分吃惊,同时也倍感欣慰。

“萧道友,看来我们五毒堂是容不下你这位客卿先生了,请你放心,帮主绝不会亏待你的!”

覃夫人微笑说道。

瞧这架势,萧凡完全应该是客卿长老的身份,与她覃夫人平起平坐。

近期之内,萧凡进阶元婴可以说是板上钉钉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