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9章 百雄帮的危机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17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百雄帮总坛所在地的这片沼泽,就叫做百雄沼泽。===多年以前,这处沼泽是另有名字的,自从百雄帮总坛入驻此地之后,大伙便渐渐忘记了此处沼泽的本名,众口一词,称其为百雄沼泽。

沼泽水面之下的一处地下通道之中,洪天和覃夫人在一名金丹弟子的引领之下,正缓步向前。

约莫两刻钟过去,三人转过了好几道拐弯,来到一处洞府之前。

洞府的石门紧闭着,石门之上闪耀着各种神秘至极的符文,四周的石壁之上,更是铭刻着一道道的阵纹,将这里防护得铁桶一般,若不是引路的金丹修士随身携带着禁制令牌,普通人还真的很难靠近这个洞府。

望着石门之上不住闪耀的神秘符文,那名金丹修士向洪天与覃夫人躬身一礼,低声说道:“启禀师叔,师姑,师父还在闭关。”

洪天点了点头,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感到意外,却也并未就此离去,而是在洞府外边的一个石桌边坐了下来。洞府外俨然是另一个较大的洞府,石桌石凳布置齐全,覃夫人在洪天的对面落座,那名金丹修士急忙奉上灵茶,然后垂手站立一旁。

洪天摆了摆手,说道:“皮师侄,你也坐吧。这些日子来,你照顾丁师兄也辛苦了。”

“是,多谢师叔。为师父效劳,乃是做弟子的本分,怎敢自称辛苦?”

皮师侄连忙谦逊地行了一礼,在一侧的石凳上落座,打横相陪。

覃夫人蹙眉说道:“师兄。丁师兄此番闭关,快有三年了吧?”

“还差一个多月。就是整整三年。”

洪天点了点头,答道。随即深深叹了口气。

覃夫人的脸色益发阴沉起来,说道:“百雄堂长时间不见丁师兄露面,外间已经有些很不好的流言传播出来了。”

“这我知道……”

他们嘴里的丁师兄,正是百雄帮另一位长老丁璨,百雄帮一共四位元婴期长老,丁璨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也是最精通医术的。百雄帮对外营业的医馆百雄堂,由丁璨亲自掌管,丁璨乃是百雄堂首席大郎中。整个金州城最有名的神医之一,与杏林苑首席大郎中丙老先生齐名。

在外界,丁璨的名声甚至比洪天这位帮主还要更加响亮,被尊称为“毒圣”,而丙老先生的外号人称“毒王”,两人俱皆以擅长解毒著称。

但是近三年来,丁璨却一直不曾在百雄堂露面。虽然百雄堂明白告知外界,丁长老在闭关修炼,然而三年不露面。已经引起了很多的流言蜚语。不少人都在揣测,丁璨其实已经坐化掉了。

这样揣测,也不为无因。

百雄帮四名元婴长老,丁璨年岁最长。已经接近元婴初期修士的极限寿元。如果不能在近期内进阶元婴中期,那坐化之日确实便已近在眼前,这是百雄帮近期内最大的危机。

当然。仅仅只是一名元婴长老坐化,还不至于让百雄帮伤筋动骨。百雄帮财大气粗。只要开出的条件足够好,倒也不怕招揽不到元婴期同道加盟。关键丁璨这样的神医。却不那么好找。

一旦丁璨坐化,百雄帮不但实力大损,只怕百雄堂的声望和生意都要一落千丈。

这才是最要紧。

在金州城立足,尤其跻身七大宗门,其他方面还可以稍弱一点,唯独医术这方面,绝对不能后继无人。须知金州城是以医道在修真界立足的,没有了神医的帮派宗门,凭什么在金州城占据一席之地?而且占据七大宗门那样位高权重的显赫位置。

虽然金州城宗门帮派众多,医馆药店更是鳞次栉比,但真正决定整个城市最大利益的,只能是七大宗门。

不过,七大宗门的排名并不是亘古不变的。

多年以前,金州城管事的曾经是九大宗门,后来经过各种变故,有三大宗门相机没落,却有另一家宗门崛起,经过反复沟通和私下的激烈交锋,最终确定为七大宗门。

可以想见,如果丁璨坐化,又没有够分量的大夫接替他首席大郎中的位置,百雄帮不说就此从七大宗门除名,但在七大宗门之中的地位,却肯定会一落千丈。没有了话语权,各种切实利益就会受到削弱,这是必定无疑的。

“师兄……”

覃夫人抬头望了洪天一眼,带着征询之意。

洪天阴沉着脸,缓缓摇头,说道:“我也不能肯定,丁师兄闭关之前虽然和我长谈过一回,不过听师兄的语气,他自己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如果实在进阶无望,师兄可能会用秘法强行延寿……”

“那怎么可以?”

覃夫人不由得一声惊呼,瞪大了眼睛。

用秘法强行延长寿元,通常都必须以损伤神魂作为代价。往往延长十余年寿命之后,神魂就会变得衰弱不堪,甚至最终当场溃散,连再入轮回的资格都没有。这中间的风险,任谁都知道的。丁璨身为神医,焉能不清楚?

“丁师兄这也是无可奈何,拼着神魂受创,也要多坚持几年,看看是不是能寻找到合适的新人来接替他的大郎中席位。所以说,师妹,你这回算是为咱们百雄帮立下一件大功了,也为丁师兄了却一桩心愿。”

洪天望着覃夫人,沉声说道。

覃夫人摇摇头,闷闷地说道:“师兄,这可不好说,从萧道友的情形来看,他短期内进阶元婴,应该至少有五成以上的把握。但医术到底如何,我们谁也不曾亲眼见识过,要说能够接替丁师兄的首席,这个还真没有什么把握。”

洪天说道:“不管怎么说,有关他的那些传闻,我早已暗中派人调查过,确实都是真的。尤其是给人解龙涎毒,那个解毒的丹方都已经在金州城传开了,得到了大家的公认,确实很有效。”

“单单凭着一个解毒丹方,也不能肯定他就医术超群。或许是祖传秘方呢?”

覃夫人反倒对萧凡质疑起来。

洪天想了想,说道:“师妹,你说他是用一截魂香木向厉老怪交换的虫王遗蜕?”

“对。厉老怪要求一截三尺长的魂香木……后来还补了萧道友一百万灵石。”

洪天悚然动容,说道:“三尺长的魂香木,厉老怪还找补了他一百万灵石?那这截魂香木岂不是有万年以上的药龄?有这样一截魂香木,厉老怪就算强行以秘法延寿,也不用担心神魂受损了。”

覃夫人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恐怕厉老怪换魂香木的目的,也就是关键时刻强行延寿。他的情形,和丁师兄是一样的。”

洪天不由得站起身来,在洞府外来回踱步,蹙眉说道:“不知道他手里还有没有这种万年魂香木?如果还有的话,弄一截来,丁师兄进阶就多几分把握了,至不济也能在不损伤神魂的情形之下,延寿一二十年。”

覃夫人连连摇头,沉声说道:“这不大可能吧?万年魂香木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谁能有两截啊?真要有,他也会给自己留着,不会轻易拿出来的。”

洪天说道:“我们自然不会白要他的东西。那虫王遗蜕,师妹你不也给了他足够的补偿吗?虽然说,他看在轻纱师侄的面上,没有狮子大开口,但师妹给他的那些补偿,他也谈不上多吃亏。如果他真的还有万年魂香木,哪怕他要求再高,我也情愿满足他。帮丁师兄渡过这次难关,才是最要紧的。”

覃夫人点点头。

对萧凡主动将虫王遗蜕交给她的大器,表示非常满意。

这后生尽管年轻,那胸襟气度,却是了不得。

既然萧凡如此干脆利落,覃夫人自也不会做出一副小家子气的模样,让年轻人笑话了去,给了萧凡不少的补偿。

“师兄,你说他要那么多的妖兽精血材料,到底是作何用途?”

响起不久前在大殿之中,萧凡向她提出来的那些要求,覃夫人不由感到颇为奇怪。这后生不要灵石,也不要三阶灵虫,也不要那些看上去极其珍贵的灵药,而是提出要尽可能多的妖兽精血和材料。覃夫人几乎将历年积存下来的那些妖兽精血内丹和材料都给了他。

虽然说妖兽精血材料,尤其是内丹在炼制丹药方面有着十分广泛的用途,但一口气要这么多,还是令覃夫人百思不得其解。

这许多的妖兽材料,而且俱皆是九级以下的妖兽,以萧凡目前的境界来说,实在是用不上的,化形期妖兽还差不多。

洪天笑了笑,说道:“或许这就是他的秘密。他能够另辟蹊径解掉龙涎毒,就说明他在医术上有独到之处。他是从外界来的,不是我们金州城的本土郎中,肯定有些与众不同的招数。不管怎么说,他现在是我们帮里的客卿长老,他的能耐越大,对我们就越有利。”

“这倒是。”

覃夫人连连点头,忽然双眉一蹙,似乎想起了什么。

“对了,师兄,我看卢师侄他们好像很不服气的样子,不会搞出什么事来吧?”

洪天微微一笑,说道:“师妹放心好了,正一他们自有分寸,不会太过的。你我不都想看看这位萧长老的真本事吗?既然成为了我们百雄帮的客卿长老,总也不能太弱,省得被人笑话了去。”(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