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1章 不服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1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新宅的客厅里,人头济济,高朋满座,热闹非凡。

来的客人着实不少,一共八个。

其中六名有金丹后期修为,两名金丹中期修为。好几位是萧凡日间在百雄殿见过的,跟随在帮主洪天之后。这时候大马金刀地坐在萧宅客厅的太师椅里,昂首挺胸,气度俨然,丝毫也没有求见长老的恭谨小心之意。

萧凡和姬轻纱双双来到客厅,抱拳说道:“劳各位同门久等了,抱歉。”

主宾位左首第一张太师椅里坐着一名五十几岁的老者,身穿一件湖绿色长袍,做儒生打扮,一双三角眼里精光闪烁,身上灵力波动已经臻于金丹后期大成境界,正是百雄帮帮主洪天的嫡传弟子,百雄帮堂主卢正一。

日间迎接萧凡之时,卢正一排在洪天之后第一位,眼下又是坐在首席,由此可见,百雄帮的金丹期执事,是以卢正一为主。

其他几位金丹后期修士,也一个个法力深厚,气度不凡。

那两名金丹中期修士,俱皆臻于金丹中期的巅峰状态,从两人身上特殊的气息来判断,这两位修炼的功法都很特别,应该属于剑走偏锋的那种路子,难怪和一群金丹后期修士混在一起,两人都是神色坦然,没有丝毫不安。

等萧凡来到近前,卢正一这才站起身来,双手抱拳,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弟子卢正一,参见萧长老……”

其他人也跟着七嘴八舌地说出了“参见”的话语。

嘴里说是“参见”,脸上却没有半分恭谨之色。更没有作揖行礼。

那意思明摆着——大家都是金丹修士,凭什么我要“参见”你。给你行礼?

单单一个“客卿长老”的名头,啥都不顶。

卢正一这批人。才是百雄帮真正的中坚力量,除了几名元婴期长辈坐镇,帮中诸事,多半都是他们在处置的,寻常事务,元婴长辈绝对不会插手。

也确实不需要插手。

一大帮金丹修士,谁不是活了一两百岁,早就已经成了精,处理一些帮派俗务。还要师门长辈操心,岂不是笑话?更不用说修士本就是凡夫俗子之中千挑万选出来的最顶尖人物了。

论到在帮中的实权,论到和洪天覃夫人等人的亲厚程度,萧凡一个外来者,那是拍马都赶不上的。

倘若萧凡只是一名普通的客卿先生,在覃夫人的五毒堂栖身,也就罢了,卢正一等人只是一笑置之。其中或许不乏有姬轻纱的仰慕者,见萧凡这个“正主”出现。固然会心中生气,也不会公然表露出来。

这样的客卿先生,七大宗门都有不少,来来去去。也不用太在意。

但“客卿长老”绝对是个例外。

客卿长老的待遇,和正式长老是一模一样的,只是没有具体的管辖事务。但有什么事情吩咐下来,下边的弟子们一样必须要全力以赴。而且每年都有大把的灵石供奉。远比金丹期执事的各类待遇要丰厚得多。

这可就令人不爽了。

凭什么啊?

论修为,大家都是金丹期;论对帮中的贡献。萧凡几乎啥都没干过,卢正一他们可是出生入死,立下过无数功劳。

结果这个姓萧的外来小子,一步跨过来,将百雄帮最漂亮的女修搂进了怀里不说,还堂而皇之地一屁股坐到了客卿长老的位置上,俨然一干人的前辈。

这个真的不能忍!

洪天覃夫人等元婴高手固然能够看出萧凡的与众不同,知道他“候补元婴修士”的身份以及不下于元婴初期修士的实力,奈何卢正一等人却没有这样的眼力。就算能看出那么一点端倪,也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没有一点真本事,想在七大宗门之一的百雄帮里坐稳客卿长老的位置,呼风唤雨,作威作福,那是想都不要想。

修真界没有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这不,卢正一吆喝一声,几名金丹后期修士便结伴而来。

原本有人提议,等明天再上门“求教”也不迟——这不,人家小两口久别重逢,怎么着也要让人家好好享受一个晚上再说。就这么上门去坏两口子的好事,可是要记恨的。

最后还是被否决了!

谁管这些?

想安安稳稳在百雄帮当好这个客卿长老,先拿出点本事给大伙瞧瞧再说。

没那个能耐,就别怪大伙上门来打脸!

对这一切,萧凡心知肚明,姬轻纱更心知肚明,她毕竟在百雄帮生活了三四十年之久,和这些人也算是朝夕相处,都是些什么货色,心中是些什么想法,曾经叱咤风云,掌管亿万产业的姬总焉能不清楚?

萧凡还是很高兴地接待了这群昔日的陌生人今天的帮中同门。

他知道大家都不服,甚至连洪天覃夫人都心中充满疑虑,给予一名金丹修士客卿长老的地位,绝对是破例,他们需要知道,这个例破得有理由。

正愁没机会让大家见识一下呢,卢正一这帮人还就送上门来了。

很好!

省得还要找机会。

“卢堂主,客气了吧?”

萧凡微微一笑,淡然说道。

卢正一依旧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不敢当,请萧长老直呼正一的姓名就是。帮中规矩,长老是长辈,正一不敢破例!”

萧凡笑了笑,说道:“民间有句俗话,少年叔侄为弟兄。既是帮中同门,大家不必拘谨,随意就好。”

卢正一等人脸上的笑容顿时都是一滞。

他们口口声声说着“长辈”“参见”“不敢”之类的话语,其实就是想要燥一燥萧凡,让他不好意思。谁知此人竟然毫不客气就以长辈自居了,明白告诉大家“少年叔侄为弟兄”,但再少年的叔叔,他也还是叔叔,还是长辈,这是确定无疑的。

萧凡的意思也明摆着,我既然当了这个客卿长老,就要把它当好了,把位置坐稳当了。

不管你们服,还是不服!

随着萧凡在一旁的太师椅里落座,姬轻纱娇媚的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一双乌亮的丹凤眼在卢正一等人脸上慢慢扫过。

这些人是不知道萧凡的性格。

萧凡是那种最典型的外圆内方。

在交易会场外边,面对广阳子和单义两名元婴修士的威压,那股从容不迫,淡定自如的气度,卢正一这些人是没看到。否则的话,只怕也会掂量掂量,不至于这样莽莽撞撞地在人家久别重逢的大好日子里闯进门来。

“诸位同门,请坐。”

萧凡率先坐下,这才轻轻举手一压,平静地说道。

卢正一等人相互对视一眼,好几人眼里浮上了一抹怒色。

这人,还真的将自己当成了前辈,拿捏上了?

不过卢正一毕竟不是寻常人物,很快就将心中的怒火强行压了下去,一撩长袍下摆,坦然就坐。见他坐了,其他人也跟着坐了下来,装出来的笑容已经变得十分勉强。

“萧长老,我们这几个同门是来道喜的。一来祝贺萧长老加盟我们百雄帮,今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二来祝贺萧长老和轻纱师妹久别重逢。嘿嘿,不瞒萧长老说,轻纱师妹是我们百雄帮最漂亮的女修,甚至在整个金州城都是有名的,仰慕之人不少。没想打轻纱师妹是萧长老的双修伴侣……失散那么久,终于又再重聚,当真是可喜可贺,我们大伙趁着这个机会,上门讨杯酒喝……哈哈,萧长老不会见怪吧?”

甫一落座,卢正一便打着哈哈说道。

虽然嘴里还是叫着“萧长老”,但“前辈”“参见”之类的话语,却是不见了踪影。

既然萧凡已经对“前辈”的身份居之不疑,卢正一他们可没这个义务给他捧场。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多谢诸位美意,难得今晚月色明媚,我们就在院中置酒,大家共谋一醉,如何?”

“好好……”

这一回,一干人等倒是轰然叫好。

修真之人虽然辟谷,不食人间烟火,却并不避酒。不少修士甚至还是老饕,特备嗜酒。因此金州城中也随处可见酒楼茶馆,为客人提供各种茶水美酒,自然也会提供美味的下酒菜。

这新宅之中,当真是诸事齐备,地下酒窖之中,藏着不少酒浆。虽然谈不上是极品美酒,但既然是给客卿长老预备的,自也不会差到难以下咽。

主母一声吩咐下去,彭七登时便屁滚尿流,一叠声地吆喝着一群杂役小厮丫鬟仆妇,一齐动手,就在前院摆开了酒席,一张张精美的案几摆开,一坛坛美酒捧了上来,一碟碟精美的小吃和各种时鲜水果,在案几上一字排开,不过片刻之间,便万事俱备。

彭七小心翼翼地进得客厅,躬身请老爷夫人和诸位前辈入席。

“来,卢堂主,诸位同门,请!”

萧凡站起身来,袍袖一摆,朗声说道。

“萧长老请,轻纱师妹请!”

一干人昂首挺胸,鱼贯而出,分别落座。

这一回,卢正一等人却不再客气,不等萧凡吩咐,一屁股就坐了下去,也不去管什么尊卑上下了。

大伙夤夜来访,本也不是来套交情讲客气的。

这尊卑上下要不要讲,还得看今晚拜访的结果如何。(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