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 神功盖世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22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所有人都忍不住惊呼出声,卢正一和焦师兄几乎是同时手腕一翻,就要祭出法宝来救人。

就在贺姓壮汉庞大的身子即将与地面的青石板接触的那一瞬间,又一股大力从他的后颈处传来,他整个人都轻飘飘地飞了起来,向前横飞三四步,脚下就接触到了厚实的大地。

贺姓壮汉想都不想,条件反射般腰背一挺,就站稳了身子,不知什么时候,被牢牢禁锢的法力,又可以自由运使了。

“萧长老,难道这武术就只能投机取巧吗?”

焦师兄阴测测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任谁都听得出来,他这纯属无理取闹。萧凡刚才展现出来的近身搏击技巧,简直堪称神乎其技了,看得大伙目眩神驰,舌挢不下。实在到了这个时候,再不胡混一番,今晚上大伙过来,就是送脸上门了。

贺姓壮汉站在那里,强壮的胸口急促起伏,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双眼之中却有了丝丝血色。

实话说,自从踏足金丹后期,他还从未像今天这样“无助”过,明明一身横练,却被萧凡的小巧功夫制得缚手缚脚,半分都发挥不出来。一上去就被萧凡如同婴儿般戏耍了个够,倘若就这样认输退下,不要说卢正一焦师兄他们会耻笑,自己这一关先就过不去。

不服气!

真的不服气!

这憋的!

萧凡淡淡一笑,说道:“武术之道,博大精深。如果和炼体术融为一体的话,威力之大。远远超出诸位的想象。”

焦师兄紧盯着问道:“那到底大到何种程度呢?”

萧凡扫了他们一眼,说道:“我站在这里。贺道友不妨全力施展,只要能够将我逼退一步,就算是贺道友赢了。”

“还是不动用法力吗?”

焦师兄猛地挺直了身子,叫道。

“当然!”

萧凡依旧波澜不惊。

简直欺人太甚!

不待焦师兄开口,贺姓壮汉已经虎吼一声,浑身骨骼再一次爆响,整条右臂骤然涨大,转眼间就比正常时涨大了一圈,长了一尺有余。手掌紧握成拳。指节“嘎嘣嘎嘣”作响,显见得已经将炼体术运使到了极致。

“吃我一拳!”

贺姓壮汉仰天大吼,猛地迈开大步,倏忽间就到了萧凡面前,高举铁拳,一拳砸了过来。

这一只铁拳,看上去甚至比萧凡的身躯还要巨大。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注视着。

连姬轻纱都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明媚的俏脸上飞快地闪过一抹担忧之色。她虽然见识过萧凡绝顶武技,但却不曾听说萧凡修炼过炼体之术。这般硬碰硬,又不许动用法力,当真没有丝毫取巧的余地。

力强者胜,力弱者败!

眼见贺姓壮汉排山倒海般冲了过来。萧凡仍然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甚至连眉毛都没有扬起半点。

“呼——”

贺姓壮汉的拳风已经将萧凡的白袍吹得迎风飞舞起来。

就在铁拳将要及体的瞬间。萧凡才骤然抬起拳头,向着贺姓壮汉的铁拳迎击上去。

“咔嚓——”

如同大家所预料的那样。一大一小两只拳头迎面撞击在一起的时候,立即响起了骨头碎裂之声。

焦师兄嘴角浮起一丝狞笑!

让你知道炼体术的厉害!

紧接着。惊天动地的惨呼声骤然响起。

焦师兄刚刚浮起的那一丝狞笑猛可里僵在了脸上,被一种绝不敢置信的神情取代。

这惨呼之声,居然是贺姓壮汉发出来的。

随着这声惨呼,贺姓壮汉庞大的身躯飞了起来,比冲上来时的势道更快更急,如同离弦之箭,向后疾飞而去,完全不受控制。

以硬碰硬,竟然是号称炼体术百雄帮第一的贺姓壮汉完败。

“萧长老手下留情!”

卢正一一声大喝,袍袖一抖,一柄光华闪闪的飞剑激射而出,直取萧凡的面门。与此同时,马脸焦师兄也是手臂一扬,只见漫天繁星点点,无数黑色的小飞叉,如同缩小了许多倍的蛇信,带着一股难闻的血腥气,向着萧凡激射而来。

萧凡双眉一扬,轻“哼”一声,脸色微微沉了下去。

这几下兔起鹘落,快得异乎寻常,还没等旁观者回过神来,飞剑和飞叉,就已经近在咫尺。

萧凡左手袍袖一震,一股肉眼可见的淡蓝色炎浪鼓荡而出,转眼间就将漫天的飞叉包裹其中,一股极其刺鼻的焦糊气息和血腥气味骤然传出。

“不好……”

焦师兄只觉得心神剧震,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差点喷了出来。

这数十枚飞叉,固然不是他的本命法宝,却也以元神之力祭炼过不少时候,早已与他神魂相连,做到了心意相通。如今忽然被萧凡以霸道至极的精炎之力烧得干干净净,猝不及防之下,焦师兄的心神立时受损。

说时迟那时快,萧凡右手张开,五指修长,向着迎面射来的飞剑一把抓了下去。

大伙都看得明白,这不是法力幻化出来的大手,而是实实在在的血肉之躯,有血有肉的手掌。

在不少人的惊呼声中,大手准确无比地一把抓住了飞剑。

卢正一脸上狞色一闪,左手捏诀,嘴里疾喝一声,右手食中二指并指向前点去。

这柄飞剑,乃是卢正一的本命法宝,是以锋锐著称的银钢砂精炼而成,其中更是掺入了坚硬无比的金晶,论锋锐程度,罕有其匹。如今萧凡竟然敢以空手抓他的飞剑,简直就是自行找死!

几乎是瞬息之间,卢正一便有了决断,哪怕是拼着被师父责罚,也要让这姓萧的后生小子吃一下好的,让他知道百雄帮的客卿长老,没那么好当。从今往后,要想在百雄帮立足,还是夹着尾巴做人比较好。

正是有了这种想法,卢正一才急速催动飞剑,想要一举克敌。

但紧接着,令卢正一万万不敢相信的事情发生了——他竟然驱动不了飞剑!

他和飞剑之间的心神联系还在,并未被切断,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飞剑的状态,但无论多少法力灌注进去,都宛如泥牛入海般,再无半分消息。那柄飞剑在萧凡手中就如同被铁钳钳住了,纹丝不动。

“不可能……”

卢正一脸色大变,嘴里暗叫一声,又猛地吐气开声,瞬间将法力加注到十成,凌空往飞剑之中灌注而去。

这柄飞剑作为卢正一的本命法宝,本身也是上品法宝,有着一定的灵性,当即配合卢正一的法力,拼命挣扎,想要挣脱萧凡的手掌。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

“卢堂主留意,这是空手夺白刃!”

萧凡淡淡说道,手掌骤然加力。

正在死命挣扎的飞剑猛可里一声哀鸣,剑身上夺目的光华飞快地黯淡了下去,一副随时都会灵性全失,就此毁灭的样子。

可是大家明明看得清楚,萧凡并未动用法力,在萧凡身上,大家都感受不到丝毫的法力波动。在场的俱皆是金丹中后期的高手,这一点绝对不会感应出错的。也就是说,萧凡仅仅凭借着肉身的强横,就将卢正一的本命法宝克制得死死的,并且举手间就能将这件上品法宝彻底毁去。

“萧长老神功盖世,弟子拜服!”

卢正一到底也是久经风雨之辈,几乎是瞬间就明白过来,再不认输服软,自己这件本命法宝就真的保不住了,到时候不但会丢掉法宝,连心神都会受到重创,没有数年苦修之功,休想复原。

当即便自称“弟子”,开口认输。

此言一出,原本还有两个跃跃欲试的金丹后期修士,顿时便安静下来,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读到了惊惧之意。

连卢正一动用了本命法宝都敌不过人家的炼体术,他们这点道行,硬生生凑上去,就是送脸上门而已。

这样的蠢事,不做也罢。

只不过他们望向萧凡目光,瞬间就变得敬畏有加,再无半点不服气的意思。

萧凡轻轻一笑,五指缓缓松开。

那飞剑如蒙大赦一般,在空中一转,轻鸣一声,向着卢正一激射回去。

卢正一急忙伸手接住,仔细察看,幸好灵性尚在,并未受到多大的伤害,这才轻轻舒一口气,向着萧凡双手一抱拳,恭恭敬敬地说道:“多谢萧长老手下留情,弟子心悦诚服。”

说着,恭恭敬敬地长揖到地。

这一拜,倒是真的心甘情愿,没有半分勉强之意。

萧凡真要是一把毁去他的本命法宝,他也只能干瞪眼,白白吃这么大一个闷亏,屁都不敢放一个。

谁叫他们在人家的洞房花烛夜上门找事的?

吃一个瘪,那叫活该!

一旁的焦师兄见状,更是郁闷至死。

他的数十枚飞叉也屡立战功,谁知转眼间就被毁得一干二净。

萧凡恨他歹毒,手下便没有容情。

只不过此时萧凡的眼神一扫过来,焦师兄心中以凛,长长的马脸上立即堆满笑容,站起身来,向着萧凡恭恭敬敬地一揖到地,恭谨地说道:“萧长老神功盖世,弟子拜服!”

其他金丹修士一齐站起身来,连手掌骨节碎裂的贺姓壮汉也不例外,挣扎着站稳了,同时长揖到地。

“萧长老神功盖世,弟子拜服!”(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