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失算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0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管你几个人,不交经文就死!”

急xìng子喇嘛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手臂一抖,手中折刀带起一溜寒光,兜头就向辛琳劈去。大师兄是说过这女人厉害,偏不信邪。一个这么娇娇柔柔的年轻女孩,再厉害能厉害到哪里去?

“贡布,小心!”

丹增多吉提醒了一句。

辛琳对斜劈下来的折刀看都不看一眼,白光一闪,软剑疾刺急xìng子喇嘛贡布的咽喉,后发而先至,贡布一愣神,软剑细细的剑尖已经离他的咽喉不过数寸距离,轻轻颤动着,宛如毒蛇吐信一般。

贡布大惊,百忙中脑袋急偏,只觉得脖颈一痛,已被软剑割了一道口子。

“看刀!”

丹增多吉再不迟疑,蹂身而上,折刀寒光闪烁,一口气劈出三刀。

“噌噌噌……”

电光石火间,两人已经过了三招。

贡布以藏语骂了一句,挺刀而上。这娘们动作太快,一个不留神,就差点着了道儿。贡布既是丹增多吉的师弟,武功亦自高强,威名赫赫,像这样一个照面就挂彩的情形,以前还真没发生过。

料不到内地一个娇娇怯怯的小姑娘,这般了得!

当大师兄急电传召,让他们三人急速赶来,贡布还很奇怪,觉得大师兄忒也谨慎,对方左右不过是一名女子和一个病人,何须如此慎重其事?

与辛琳甫一交手,贡布才知道自己以前的想法错得离谱。

辛琳软剑挥舞,面对两大刀手。丝毫不落下风。

“丹珠,杰布!”

丹增多吉喝了一声。

另外两名藏族男子随即持刀向萧凡扑去。

他们也看出来了。大师兄和贡布一时半会,怕是拿不下那个女孩。既然经文在萧凡身上。那就要擒贼先擒王。

两人刚刚一动,辛琳一声轻叱,丹珠和杰布只见眼前剑芒闪烁,辛琳的软剑已经径直刺了过来。

丹珠杰布吃了一惊,这女子凶悍致斯,竟然要以一己之力,对抗他们师兄弟四人。

刹那间剑光闪闪,刀风霍霍,金铁交鸣之声不绝于耳。辛琳单人独剑,硬生生将丹增多吉师兄弟四人挡在身前,不让他们靠近萧凡一步。

贡布xìng急,几次抢攻,想要将辛琳压住,非但劳而无功,又在脸上多了一道血痕。

这藏僧直气得吼叫连连,怒气冲天。

“辛姑娘,好身手。试试我丹增多吉的手段!”

眼见师兄弟四人联手。一时之间都难以突破辛琳的阻拦,丹增多吉也渐渐焦躁起来,刀法一变,挥舞如轮。连绵不绝地向辛琳杀去。只见刀光闪闪,在辛琳身周织成一个耀眼的光环,几乎密不透风。

辛琳毫不畏惧。软剑挥舞,发出一长串的刀剑交击之声。硬生生将丹增多吉狂风骤雨般的攻势挡住了,半步也不后退。

丹增多吉一口气不停。一柄折刀越使越快,每一刀斩出,都虎虎生风,蕴藏着极大的劲力。

雪域刀法,本不以刚猛见长,招数灵活多变,宛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丹增多吉固然刀法通玄,刀上劲力尤其凶猛,两者结合在一起,益发难以抵挡。

正所谓“狂风不终朝,骤雨不终夕”,如此连绵不断地进攻,饶是丹增多吉膂力过人,内功深厚,也势必难以持久。

不过丹增多吉要争的就是这一会功夫。

他今天深入庆南县的崇山峻岭之中,目的不是要和辛琳分胜负,他是冲着萧凡和经文上卷来的。只要他和贡布师弟缠住辛琳一阵,想必丹珠和杰布足以解决萧凡了。

哪怕萧凡武功再高,也正在病中,正是最虚弱的时候。

天赐良机!

这一回,丹珠和杰布不待师兄再提醒,绕过辛琳,径直向萧凡杀去。

在丹增多吉狂暴的连环攻击之下,加上贡布在一旁牵制,饶是辛琳武功再高,一时也腾不出手来去阻拦另外两名大喇嘛。

不过辛琳好像也并不如何着急,只是沉着应对丹增多吉和贡布的进攻。她用七分力来对付丹增多吉,只守不攻,以三分力气来对付贡布,却是攻多守少,时不时逼得贡布手忙脚乱,吼叫连连。

虽是同门师兄弟,丹增多吉的武功远远高于几位师弟。

眼见在自己的猛攻之下,辛琳已然无法阻止丹珠和杰布,丹增多吉心中暗喜。这一回,总算可以完成任务,携带经文上卷返回首领大喇嘛身边去了。

丹珠和杰布也知机会难得,动作丝毫也不迟疑。

萧凡却依旧微笑站立,既不闪避更不出手,直接将两名凶神恶煞般的大喇嘛视若无物。

见萧凡如此托大,丹珠和杰布心中怒火大炽,两柄折刀一左一右,猛劈而来。

这是你自己找死,须怪不得佛爷!

“萧先生,小心啊……”

燕东楼急得大叫起来,脸sè大变。

便在此时,风声骤起,一条长长的竹竿,迎面刺来,竿尖锋锐无比,带起一股腥风。

“这是什么?”

两名喇嘛大惊,顾不得萧凡,各自挥舞折刀招架自保。

这条竹竿长达三米有余,尽头握在瘦高的燕西楼手中,正是燕西楼平rì里叉鱼所用的竹竿子。这竹竿又细又长,并不如何坚韧,兼且太长,其实并不适合用作武器。

普通人打架争斗,自然颇具威力,但碰到密宗黄教的刀法高手,却大有问题。两柄折刀锋锐无匹,任谁一刀斩实了,这竹竿便即从中一折为二。

然而这又细又长的竹竿在燕西楼手里,却盘旋飞舞,矫若游龙。瞬间将两名喇嘛逼得手忙脚乱。

燕东楼和九婶看得目瞪口呆,矫舌难下。

萧凡微笑说道:“好梅花枪法!”

正当大伙眼花缭乱之际。“啪啪”两声,两柄折刀宛如长虹经天一般。远远飞了出去,却是分别被燕西楼击中了手腕,折刀拿捏不住。

手腕中枪虽有先后,折刀飞出却无异同。

丹珠和杰布又惊又怒,相互对视一眼,怒吼一声,四掌翻飞,猛扑上来。

密宗大手印!

“呼”的一声,燕西楼手臂一扬。长长的竹竿也远远飞了出去,深深扎进坚硬的泥土当中,尾部不住颤动。

两名喇嘛掌风已到近前,燕西楼及肩的黑发飞舞起来,不闪不避,也是一掌击出。

刹那间,风雷大作!

丹增多吉大惊失sè,脱口叫道:“手下留情!”

燕西楼这一出手,竟然像极了传说中早已数十年不曾在江湖上露面的“五雷神掌”。

两位师弟尽管在大手印神功上下了多年的苦功。但丹增多吉一看燕西楼出手的架势,就知道丹珠和杰布绝不是对手。

可惜丹增多吉这一句叫喊已经迟了。

只听得两声痛苦的闷吼,丹珠杰布两人各自中掌,如同醉酒一般。踉踉跄跄往后退了六七步,同时一个屁股墩坐倒在地。

紧接着贡布也是一声大叫,折刀飞起。右腕处鲜血淋漓,踉跄后退。左手握住右腕,痛得呲牙咧嘴。

辛琳一声娇叱。漫天剑影飞舞,瞬间将丹增多吉笼罩在剑光之中。

一长串连绵不绝的金铁交鸣之声响起。

“噔噔噔噔……”

丹增多吉连退七步。

辛琳手腕一抖,软剑直指丹增多吉的咽喉,凝剑不发。

刚才还热闹非凡的山谷,忽然变得寂静无声,只有呼啸的山风,自谷中一掠而过。

丹增多吉看看眼前微微颤动的剑尖,再看看三名狼狈不堪的师弟,原本黝黑的脸sè更是如同要滴下水来,闷哼一声,慢慢将折刀收了起来。

他实在没想到,那个呆呆站在水潭边的疯子,竟然也是隐而不发的绝顶高手,武艺之强,不下于辛琳。

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这个!

“萧先生,今天是我失算了,没想到这位也是深藏不露的大高手。我们输了,今天不会再纠缠下去。但是,经文我一定要拿回去。除非你现在把我杀了,否则我还会再来的。”

沉寂稍顷,丹增多吉缓缓说道,语气已经恢复了平静,脸sè如山岩般坚韧,没有半分屈服之意。

辛琳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这人,武功那么好,脑筋怎么那么笨呢?诸葛映徽那个小贼,在逗你玩呢,你不知道啊?”

丹增多吉双眉一扬,怒道:“辛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还不明白?上次在停车场,你把诸葛映徽那个小贼砍得浑身是血,他拿你无可奈何,这仇没处报,就骗你来找我们。这么简单的借刀杀人之计,堂堂雪域刀王,密宗黄教第一高手,愣是识不破。”

辛琳撇了撇嘴,冷笑道。

丹增多吉脸上终于显出了犹豫的神情,望望萧凡又望望辛琳,说道:“那诸葛映徽怎么又跟你们也结仇了?”

萧凡笑了笑,说道:“结仇倒谈不上,不过偷王心里头是有些疙瘩,他那口气不太顺。”

被萧凡逼着去大草原的狼窝子偷“长chūn安魂香”,诸葛映徽心中自然不爽,而且对于萧凡能够准确找到自己的落脚点,诸葛映徽更是心有芥蒂。

挑拨丹增多吉去找萧凡的麻烦,不管谁胜谁负,诸葛映徽都会偷着乐。

至于此后他自己会不会有麻烦,诸葛映徽才不管那么多。

做了一辈子小偷,诸葛映徽惹下的麻烦,早就比他身上的寒毛还多。全世界不知多少富豪悬赏要他的脑袋,偷王还不是到现在都活得好好的?

害怕?

害怕就不做偷王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