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2章 黑玉棺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2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好像是……有人在攻击总坛的防护大阵……”

当第二声轰隆隆的巨响传来,萧凡已经做出了判断。

“不会吧?这不大可能啊……”

姬轻纱却有点不敢置信。

竟然有人敢在金州城攻打百雄帮的总坛,简直就是开玩笑。除非发生了国战,否则绝无可能。七大宗门在金州城的控制地位,绝不容侵犯。

“出去看看。”

萧凡旋即做出了决定。

当下袍袖一抖,将黑麟收进灵兽环,脚下一晃,遁光乍起,和姬轻纱一起,向密室外飞射而去,随手将地下密室的大门掩上,启动了全部禁制。虽然说外人攻打百雄帮总坛的可能性不大,却也不得不以防万一。

事实证明,萧凡判断完全正确。

真的有人在攻打百雄帮总坛的防护大阵。

远远的天际,一道高达数丈的人影,站在虚空之中,居高临下,手握铁拳,向百雄殿上空的一层光幕猛砸下去。在这道人影的身边,还有几个细小的身影,和正常人差不多高矮,不过那道高大人影太过显眼,几乎无人在意他身边的那几个人了。

“轰——”

高大人影一拳砸下,整个光幕都剧烈地颤抖起来,光芒乱闪,一副支撑不住,随时都会爆裂开来的样子。

百雄帮总坛的防护法阵和峈天门不同,没有直接汲取地下灵力支撑法阵,因此平日里并不是全部开启的,只有几个最关键的所在开启了部分防护,并且只开启了最基本的防护,多数时候,只能起个预警作用。

须知这样规模的镇派大阵,随时随刻全力开启的话,每日要消耗的灵石绝对是一个极其惊人的数目,虽然说百雄帮财大气粗,能够负担得起,但金州城已经太平了很多年,没有发生过大战,又何必如此浪费?

真要发生大战,也会有足够的预警时间,不会被人忽然就杀到总坛来。

但是现在,偏偏就遇到了这种难以理喻的古怪情形。

“什么人,敢来百雄帮总坛捣乱?”

一声暴怒的呼喝响起,几条人影从百雄殿纵身而起,向着虚空中那道高大的人影疾飞而去,气势汹汹。

为首的正是马长老的嫡传弟子,那贺姓壮汉。

今日轮到他在百雄殿当值,保护总坛安全,乃是他的当然职责。

“轰!”

那高大人影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又是一拳砸下。

这一次,劲力直接透过了黯淡的光幕,径直向贺姓壮汉等人砸将下来。

贺姓壮汉大惊,急忙吐气开声,双掌全力往上迎击而去。

然后就是几声闷哼,只见贺姓壮汉等数名大殿卫士如同被巨锤砸中,毫无抗拒之力,翻着筋斗,从半空中直坠下来,速度之快,远在他们冲上去的速度之上,恍若流星一般。

萧凡暗吃一惊,手腕一翻,炎灵之刃已经握在了手里,瞬间加快了遁速,向前激射而去,将姬轻纱留在了身后。萧凡就是这样的性格,既然已经加入了百雄帮,便自动自觉地将维护百雄帮当成了自己的责任,绝不因为自己是客卿长老,便对此置若罔闻,袖手旁观。

“洪天,丁璨,还不快快出来见我?再不现身,老子将你们这虫窝子给拆了!”

紧接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响起,声音极其粗豪,如同天际的惊雷,滚滚而过,震得每个人的耳鼓都嗡嗡作响。

一听此言,萧凡脚下略略一顿。

听上去,此人和洪天丁璨很熟,莫非是朋友之间开玩笑的?

靠得近了些,神念之力往前一探,不由心中大惊,这高大人影身上的气息,深不可测,虽然隔得这么远,不能百分之百断定,但萧凡觉得此人极有可能是一名元婴后期的大修士。

难怪视百雄帮如“无物”,直接就打上门来。

不过,萧凡心中马上又有了新的疑虑——金州城并没有元婴后期大修士。

连号称金州城第一高手的杏林帮帮主方飞扬,也仅仅只是元婴中期修士,尚未踏足后期的境界。

这位如果真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多半就不是金州城的居民。

正在萧凡犹豫要不要继续逼近去查探个究竟之时,三道惊虹一左两右,从不同的方向激射而来,萧凡定睛看去,正是百雄帮帮主洪天,五毒堂长老覃夫人和马长老。百雄堂大郎中丁璨正在闭生死关,自不会露面。

“我道是谁,原来是宇文兄大驾光临……”

远远的,洪天便哈哈大笑起来,双手抱拳,朗声说道。

“宇文兄,今日怎么有空到我百雄帮来做客?还跟小辈开这样的玩笑?”

“呸!”

那高大人影一口啐出,满腔怒火。

“我跟你开屁的玩笑!快快,废话少说,赶紧放开禁制,我儿子中了剧毒,需要马上医治……你倒是快点啊!”

洪天一听这话也是大惊失色,这才看清高大人影身边那几个“小人”,抬着一具黑漆漆的玉棺,原本满脸的笑容一下子跑得无影无踪,叫道:“宇文公子受伤了?怎么回事?谁那么大的胆子?”

边说边举手一扬,一道法诀打入下方的光幕之中,本就黯淡无比的光幕只抖得两下,便即应声而碎,化为点点泡影,消失于无形,露出了下边青翠的百雄殿。

“快,宇文兄,里面请!”

那高大人影也不打话,身子一阵扭曲,转眼就化为常人高矮,袍袖一卷,将那口黑玉棺卷了起来,如同流星经天般,向下疾坠而去。

洪天覃夫人马长老对视一眼,立即紧紧跟上。

萧凡也急速飞射过来,跟在后边,一起进了百雄殿。

到了大殿之中,萧凡才算是看清楚了这位“大闹”总坛的宇文兄。只见此人约莫五十几岁年纪,一身黑袍,满嘴络腮胡子根根倒竖,皮肤黝黑,一眼看去,和《三国演义》里的莽张飞有七八分神似。

不过眼下,此人却是满脸气急败坏的神色,显得极其不安。

隔得近了,萧凡明明白白感应得出来,这位宇文兄,真的是一名元婴后期的大修士,论到气息之强,或许较之镇岳神君还略有不如,但却是货真价实的元婴后期,人类修士较之同阶的妖兽,本就要略逊一筹。

那口黑漆漆的玉棺,就摆在百雄殿正中,要多扎眼就有多扎眼。

萧凡从中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酸涩味道。

“快快,洪道友,马上请丁璨丁道友出来,我儿子中的这毒太厉害,片刻都耽搁不得了……”

宇文兄也不坐,就站在玉棺之旁,一叠声地催促。

大殿之中,除了宇文兄,洪天,覃夫人,马长老之外,还有一名元婴修士,四十岁左右,身材瘦高,身穿一件蓝色布袍,袖子上绣着一片青翠欲滴的树叶,正是杏林帮的标志。

却不知杏林帮的元婴长老,怎么会跟在宇文兄身后来到百雄殿。

当此之时,自也不是追究这些细枝末节的时候。

洪天一听宇文兄的话语,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之色,低声说道:“宇文兄,抱歉得很,丁师兄已经闭关三年了……”

宇文兄袍袖一挥,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洪天的话,叫道:“这我不管,不要说是在闭关,就算是天塌下来了,他也得马上出来给我儿子治病解毒。到底是他闭关要紧,要是我儿子的性命要紧?他可是郎中!”

“宇文兄,丁师兄闭的是生死关!”

洪天苦笑着说道。

“什么?”

宇文兄又是一声大叫,眼珠子都几乎要瞪出来了。

洪天苦笑道:“宇文兄,你我多少年的至交,我会骗你吗?何况是世侄中毒在身,但凡有一点办法,洪某也会竭尽全力,怎会阻拦丁师兄给世侄看病?”

“怎么会这样?”

宇文兄仰天咆哮起来。

“金州城两大神医,丙道友云游未归,丁璨在闭生死关。你们是故意要坑死我吗?”

所谓丙道友,自然指的是杏林帮大长老,杏林苑首席大郎中丙老先生,名声犹在丁璨之上,俱皆以擅长解毒闻名。难怪有一位杏林帮的元婴长老跟着一起过来,料必这位宇文兄先是去找的杏林苑丙老先生,很不巧,丙老先生云游未归,便立即赶到百雄帮这里来了。

萧凡不去理会宇文兄的咆哮,缓步向那具黑玉棺走去,先探个究竟,看看宇文兄的公子,中的是什么毒再说。

刚刚靠近黑玉棺,耳边便响起宇文兄的咆哮:“别靠太近,毒性太烈,会传染的。”

与此同时,宇文兄袍袖一抖,一股庞然巨力汹涌而至,就要将萧凡推开。

可见这位宇文兄虽然气急败坏,心急儿子的病情,但始终头脑清醒,并且心肠不坏,不愿意连累无辜之人。

“无妨,在下也是郎中,理会得……”

萧凡轻轻一笑,淡然说道。

那股庞然巨力及体的瞬间,体内浩然正气涌动,将那股巨力轻轻推开,从自己身边滑了过去,脚下丝毫不停,已经来到了黑玉棺前。

“嗯?”

宇文兄双眉微微扬起,显然没想到自己的出手会被一名金丹后期修士破解,这是他想都不曾想过的。

元婴后期和金丹后期之间的差距,绝对堪称是天壤之别。自己虽然只是随手一击,连五分劲力都没动用,但对方能够如此举重若轻地破解,不露丝毫窘态,足见修为远在普通金丹修士之上,直追元婴修士的境界。

不过眼见萧凡已经站到了黑玉棺前,宇文兄也就不再出手阻拦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