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3章 无名奇毒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2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黑玉棺里躺着一名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浑身黑气,连皮肤都变得漆黑如墨,只有头颈部位还保持着肌肤的正常颜色,不过眉宇之间,也已黑气缭绕。双目紧闭,牙关紧咬,呼吸极其微弱。

一望可知,是中了极厉害的毒。

甚至整个黑玉棺里都弥漫着一层肉眼可见的黑气,可见此人中的毒确实有很强的传染性。不知这件黑玉棺又是什么宝贝,竟可以将毒气死死禁锢在玉棺之内,不使外泄。

“好厉害的毒性……”

这时候,洪天,覃夫人,马长老都围了过来,站在黑玉棺前察看,覃夫人脱口惊呼道。

覃夫人是五毒堂堂主,日日和各种毒虫毒物打交道,连她都被这剧毒惊住了,可见此人中毒之深之烈。

宇文兄立即问道:“覃夫人,你也是用毒的行家,你能分辨出来,这是何种毒物吗?”

覃夫人尚未答话,洪天就已经诧异地问道:“怎么,广道友,你们杏林苑的诸位大夫,也分辨不出这种毒物的毒性?”

这句话却是冲着那位袍袖上绣着杏林帮绿叶标记的元婴修士问的。

那位广道友苦笑一声,说道:“惭愧,这种毒物我们从未见过……”

“哼,说什么金州城第一医馆,都是些废物,连个毒物都认不出来!”

宇文兄焦躁地叫道,言辞之间,丝毫也不留情面。

那广道友脸色微微一变,随即苦笑一声。却是不敢犟嘴。

须知他此刻面对的,乃是一名暴怒的元婴后期大修士。儿子的性命危在旦夕,就算涵养再好的人。也会怒火勃发。更不用说,单看这位宇文兄的外貌,就知道他绝不是一个脾气平和的人。此刻去招惹他,绝对很不明智。

覃夫人却冷着脸,**地说道:“宇文宗主,天下的毒物千千万万,谁也不可能全都认得……令公子中的这毒,老身也认不出来。”

“哼!”

宇文兄顿时脸色立变,似乎马上就要翻脸。终于还是强行将怒火压了下去,重重哼了一声。

终究这是在金州城,在百雄帮总坛,他修为再高,也得忍让三分。更何况,他不是上门来闹事的,是来求人为他儿子救命的,一言不合便即大打出手,只怕最先丢掉的。就是自己儿子的性命。

洪天连忙出来打圆场,说道:“这毒性固然厉害,但宇文兄传承的秘术更是了得,一直护住了心脉。否则。只怕坚持不了这许久。”

宇文兄冷哼一声,说道:“洪帮主谬赞,可担当不起。这不是什么秘术,只是一件异宝罢了……”

说着。袍袖一抖,一股无形劲力拂出。顿时将黑玉棺中年轻人虚掩的衣襟撇开了,只见他的胸口挂着一件心形吊坠,约莫拇指般大小,通体殷红似血,正散发着一圈圈的红色光华,将汹涌而来的黑气死死挡在胸口之下,不令向上蔓延。

不然,依这毒物毒性之烈,宇文公子早就一命呜呼了,焉能坚持到现在?

“真是好宝贝!”

洪天便赞叹道。

宇文兄哼道:“宝贝再好,也救不得我儿的性命,最多只能让他多坚持几天。”

“这是玲珑兽的琉璃心吗?”

萧凡双眼微眯,望着那拇指般大小的心形吊坠,低声问道。

宇文兄双眉猛地一扬,诧异地望了过来,说道:“你怎么知道这是玲珑兽的琉璃心?”

萧凡点点头,说道:“传闻之中,玲珑兽喜欢吞噬天下最剧毒之物,浑身血肉俱皆蕴含剧毒,只有一颗琉璃心百毒不侵。这吊坠如此神奇,在下想来应该就是那传说中的琉璃心了……不过看上去,这颗琉璃心并不完整。”

“这是自然,这不过是琉璃心的一小片而已,真要是完整的一颗琉璃心,我儿又怎会中毒?再说,玲珑兽是传说中的天生圣灵,只存在于玄灵上界。在我们梭摩界,能够得到这么一小片残缺的琉璃心,已经算是罕见的机缘了。”

说到这里,宇文兄又顿了一下,变得焦躁起来,死死盯住了萧凡。

“你是谁?也是百雄帮的弟子吗?”

语气极其无礼。

洪天连忙说道:“宇文兄,这位是萧凡萧道友,是鄙帮前不久刚刚加盟的客卿长老。”

“客卿长老?你们七大宗门的客卿长老不都是元婴修士吗?怎么这回连金丹修士也可以当你们百雄帮的客卿长老了?什么时候你们百雄帮的客卿长老变得这么不值钱了?”

宇文兄一听,便即连珠炮似的说道,丝毫也不给萧凡留面子。

不过以他的修为而论,他确实已经有了这样的资格——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你不服气?

不服气憋着!

洪天笑了笑,说道:“宇文兄,萧长老虽然暂时还是金丹修为,但宇文兄慧眼如炬,想必也能看得出来,萧道友的真实修为,远在同阶修士之上,只差半步就能迈入元婴境界。”

这一回,宇文兄只是哼了一声,却没有再加驳斥。他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萧凡修为的深浅,他只有比洪天看得更加清楚。

洪天随即给萧凡引介:“萧长老,这位就是霍都宗的宇文宗主,我们霍山国鼎鼎大名的元婴后期大修士,霍山国诸位修真同道的大靠山。”

萧凡吃了一惊。

原来此人就是霍都宗的宗主宇文周。

在整个霍山国,霍都宗和宇文周都可谓大名鼎鼎。霍都宗是霍山国最大的宗门,山门所在地,离金州城只有二十几万里,算得是非常之近了。而宇文周则是霍山国唯一的一位元婴后期大修士,也是霍山国修真同道公认的大盟主。

萧凡来金州城不到一年时间,也经常听人提到这位元婴后期大修士的赫赫威名,原以为这样身份地位的人,一定斯文有礼,气度雍容,没想到一见之下,却是这样一位猛张飞似的人物。

不过萧凡也不敢怠慢,忙即双手抱拳一揖,谦逊地说道:“在下萧凡,见过宇文宗主。”

宇文周扬起脖子,“哼”了一声,算是答复。

“萧长老,宇文周就是这样的臭脾气,为人倒还不坏,很讲义气,你不要往心里去。”

便在此时,萧凡耳边响起了洪天的传音之声。

萧凡不由得苦笑一声。

就算他想往心里去,难道人家宇文周会在乎吗?

修真世界,本就是强者为尊。

马长老在一旁问道:“宇文宗主,少宗主到底是怎么中的毒?”

洪天似乎和宇文周交情不浅,覃夫人和马长老在称呼上却一直是中规中矩的。说来也不奇怪,不要说宇文周是元婴后期大修士,纵算眼下躺在黑玉棺之中,奄奄一息的年轻人,从身上的灵力波动来判断,也有元婴初期的修为。

普通元婴初期修士在宇文周面前,还真不敢随随便便以平辈自居。

宇文周又重重“哼”了一声,脸色阴沉。

一名跟随而来的门下弟子,便即恭谨地答道:“回禀前辈,我们少宗主是前往神龙渊附近猎捕妖兽时中的毒,同行者俱皆丧命,只有少宗主返回了门中,到底如何中的毒,我们也不是很清楚。”

估摸着少宗主也是强撑着回到宗门的,只怕早就说不出话来。

所有人的眉头都蹙了起来。

所谓神龙渊,萧凡倒也是知道的,这段时间他查阅了不少典籍,知道神龙渊是金州城东北百万里外的一处险地。虽然说南洲大陆西南角的蛮荒世界是最大的蛮荒之地,各种珍禽妖兽出没其间,却并不是说,南洲大陆其他地方就没有类似的蛮荒之境。

神龙渊极其周边数万里的沼泽山林,就是一处类似的蛮荒之地,其中生活的各种珍禽妖兽固然远不如蛮荒世界那么多,却也不算太少,经常有修士深入其中去猎捕妖兽和各类灵虫。

据说神龙渊直通南洋大海,其中生活着许多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大神通蛟龙,不少精通水遁术的修士,试图深入神龙渊一探究竟,多数都是有去无回。

但神龙渊附近沼泽山林,最有名的并不是传闻中的蛟龙,也不是其他厉害妖兽,而是各类毒虫。

那里地势低矮,沼泽密布,常年阴暗潮湿,正是滋生各类毒虫的上佳环境。百雄帮五毒堂甚至就在神龙渊附近的城镇里设立了分舵,在那里长期收购各种珍稀毒虫。除此之外,五毒堂还会派遣堂中弟子,深入沼泽,抓捕毒虫。经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在神龙渊中的毒?”

马长老捋着胡须,低声说道。

在场诸人大致心中有数,估计这位宇文少宗主,是被某种不知名的毒虫咬伤了。

神龙渊周围的沼泽之中,各类珍稀毒虫层出不穷,纵算是覃夫人这样饲养毒虫的大行家,也不见得能够认全所有的毒虫。

“怎么,大家都认不出这种毒物来吗?洪老弟,我看你还是赶紧把丁璨叫出来吧,耽搁不起了。”

眼见各人面面相觑,莫衷一是,宇文周顿时焦躁无比,冲着洪天叫道。

洪天不由得露出极其为难的神色。

丁璨正在闭生死关,实在打扰不得,但瞧宇文周儿子这个情形,确实也是耽搁不起了。

当真是两头为难。(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