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4章 十绝毒蛇被毒死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2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老身试试……”

正在为难之际,覃夫人开口了,声音依旧很沉,听在诸人耳中却犹如天籁一般。

“好好,覃夫人是用毒的大行家,请,请……”

宇文周忙不迭地说道,阴沉无比的脸上立时绽放出笑容。

覃夫人冷冷说道:“我也没把握,只能先试试看。”

“当然当然……”

这当儿,宇文周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一叠声应道。

只要有人肯出手,怎么着也是希望。

真要是连试都没人敢试,那就彻底没戏了。

覃夫人手腕一翻,一个黑乎乎的筒状物浮现而出,长约六七寸,不过手指粗细,仔细看去,这筒状物乃是一节竹筒,不过黑色的竹筒比较罕见。这个竹筒刚一浮现,顿时就让四周的人生出某种极其诡异的感觉,心中毛毛的,似乎这竹筒之中藏着的东西,危险至极。

洪天和马长老更是脸色微变。

“师妹!”

洪天禁不住提醒了一句。

很显然,他知道这竹筒中装着的是什么东西。

覃夫人阴沉着脸,对洪天的提醒不理不睬,沉声说道:“大伙都退后些,这是老身饲养多年的乌环蛇!”

此言一出,那些修为较低的弟子们立时便惊呼出声,纷纷往后退开。

连洪天马长老等人,也都脸色凝重,如临大敌一般。

宇文周大吃一惊,说道:“乌环蛇?就是号称十绝毒之一的乌环蛇?”

其实所谓修真界“七绝毒”“十绝毒”之类的排名。各地都不尽相同。细论起来,各地的“七绝毒”“十绝毒”加在一起。应该有好几十种。但不管是哪一种排名,能够排进“十绝毒”之中的。必定都是最毒的毒物,几乎俱皆是中者立毙,无药可解的那种。

连宇文周这样的元婴后期大修士都如此紧张,这乌环蛇之毒,可想而知。

“正是。这乌环蛇能够排进十绝毒之中,就是因为它喜欢吞噬各种毒物。越是奇毒无比的东西,这小家伙越是喜欢。”

覃夫人略带一点傲然地说道。而且从她的语气之中也能听得出来,她对自己养的这条乌环蛇,是真的极其喜爱。

宇文周顿时大喜。马上说道:“好好,覃夫人,请动手吧!”

这乌环蛇爱吃各种奇毒,倒是和玲珑兽有异曲同工之妙,或许能以这种方法为宇文公子解毒也未可知。

“不过这小家伙脾气不大好,大伙都多加几分小心吧。”

覃夫人又特意叮嘱了一句。

以她堂堂元婴修士的能耐,这乌环蛇又是自己饲养的灵虫,尚且如此谨慎,这小家伙的脾气。岂止是“不大好”而已?只怕随时都有可能暴起伤人,连覃夫人都不一定能够控制得住。

已经退到十余步外的那些低阶弟子,又再退开了几步,极个别胆小的。甚至开始抑制不住的轻轻发抖。

萧凡向右移动一步,拦在了姬轻纱的正前方。

望着萧凡挺拔的背影,姬轻纱嘴角浮起一丝温馨的微笑。心中全是踏实安然。

覃夫人这才小心地打开了黑色竹筒的塞子。

毫无动静。

竹筒里连一点响动都没有,似乎里边空空如也。

覃夫人脸色更加凝重。慢慢将竹筒凑近黑玉棺,就在竹筒接触黑玉棺的瞬间。“嗖”地一声,如同利箭破空般凄厉的震响,竹筒口黑影一闪,一道数寸长的影子飞射而出,径直射入了玉棺之中。

萧凡眼底绿芒闪耀,天眼神通运使到极致,瞬间就看得一清二楚,只见黑玉棺里多出来一条细长的小蛇。

这条小蛇看上去十分寻常,长不过四五寸,尚不及小指粗细,身上一个个乌黑的圆环,从头至尾,看不出有任何凶险之处。但那股邪气却扑面而来,连萧凡心中都略略有些打鼓。

覃夫人紧张地注视着乌环蛇,一声不吭。

只见小蛇在宇文公子的身上四处游走,速度极快,每次一接近他胸口那颗血红色的琉璃心,便即远远避开去,似乎对琉璃心非常敏感。

眼见乌环蛇只是游走,却始终不下口,覃夫人脸上闪过一抹焦虑之色,嘴里忽然发出一阵“嘘嘘”的声音,似乎在催促乌环蛇。

乌环蛇猛地停了下来,抬起小小的脑袋,两只小眼睛望定了覃夫人。

覃夫人正要张口再催促,却又黑影一闪,乌环蛇从黑玉棺里飞射而出,覃夫人尚未回过神来,乌环蛇便钻进了竹筒之中,再不露头。

宇文周忍不住了,问道:“覃夫人,这是何意?”

覃夫人“哼”了一声,又再连声催促,竹筒之中却绝无动静,乌环蛇对她的召唤毫不理睬。

“乌环蛇不是号称无毒不噬么?莫非也怕了这剧毒,不敢下口?”

宇文周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去。

覃夫人板着脸,一声不吭,反手取出一个玉瓶,拔掉塞子,从中倒出一颗绿豆大的血红色丹药,腥气扑鼻,搁在手中,轻轻伸到竹筒之前。

“嗖——”

乌环蛇的小脑地再一次从竹筒里探出,四下一看,猛地一张嘴,将那颗血红色丹药一口吞了下去。

稍顷,乌环蛇原本黑白相间的蛇皮上浮起一丝妖艳的血色,两只小眼睛里也隐隐泛起红丝,浑身气息一下子变得狂暴起来,仰起头,“胡胡”地嘶鸣几声,身子一躬,如同离弦之箭,猛地射入黑玉棺中,向着宇文公子裸露在外的右手虎口,一口咬下。

宇文公子右手手掌的皮肤,早已被剧毒侵蚀,变成了漆黑如墨的颜色。

乌环蛇一口咬住他的虎口。随即大口吮吸起来,片刻间。虎口四周的黑色便渐渐褪去,露出了皮肤本来的肉色。

宇文周顿时大喜。叫道:“好,有效果了……”

这乌环蛇不愧是生性喜噬各种奇毒的灵虫,这一下果真对症。

洪天马长老等人脸上,也露出了欣喜之色。

能够为这位霍山国修真界的大盟主治好他儿子,当然是大功一件。最起码,不用再去打扰闭生死关的丁璨了。不然,还真是进退为难。

然而事实证明,现在高兴还为时太早。

正当大伙都面露喜色之时,那条乌环蛇忽然弹了起来。如同弹簧一般,跃出了黑玉棺外,还没等旁人明白是怎么回事,乌环蛇就已经重新跌落下去,“啪”地一声,砸在宇文公子僵硬的身躯之上,死命扭曲了几下,便即僵在那里,一动不动了。原本略显血色的黑白相间的蛇皮。顷刻间变得漆黑如墨,就和宇文公子裸露在外的皮肤一样的颜色。

宇文公子刚刚露出一点肉色的右手虎口处,很快又被黑气重新占据,变得黑漆漆的。和刚才没有任何区别。

所有人都变了脸色,面面相觑。

覃夫人更是脸色大变,身子一晃。“噗”地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来。神态立时萎靡不少。

“师父!”

站在萧凡身边的姬轻纱惊呼一声,疾步抢出。扶住了覃夫人。

“师父,你怎么样?”

覃夫人双唇紧闭,轻轻摇了摇头,一声不吭。

“这乌环蛇死了?被……毒死了?”

稍顷,宇文周才很不确定地说道。

其实身为元婴后期大修士,乌环蛇毙命之时,他第一时间就能感应得到,只是他自己很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好不容易才看到这么一线生机,以为儿子终于有救了,还来不及欣喜,情势立马急转直下,转瞬间,连号称“十绝毒”之一的乌环蛇,也被活生生毒死了。

洪天苦笑着点点头,说道:“乌环蛇是覃师妹饲养多年的灵虫,和她心神相通……”

乌环蛇被毒死,覃夫人猝不及防,立时心神受创。

“洪老弟,算我宇文周求你了,马上把丁长老请出来,只有他才能救得了我儿子的性命……只要能救我儿一命,无论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只要我能办到的,绝没二话。就算我办不到,也拼了命给你去办,如何?”

宇文周咬了咬牙,死死盯住洪天,一个字一个字从喉间迸了出来。

“这……”

饶是洪天身为元婴中期修士,一帮之主,平日里也是杀伐决断,一言而决的大人物,此刻却也禁不住冷汗淋漓,没了主意。

“宇文兄,你也应该知道,这时候去打扰丁师兄,不但可能救不了令郎,恐怕连丁师兄自己都会陷入极大的危险之中……”

“难道你想看着我儿子死吗?你想要我宇文周断子绝孙,成为绝后之人?”

宇文周再也忍耐不住,咆哮起来,愤怒无比。

“……”

洪天额头冷汗越淌越多。

“宇文宗主稍安勿躁,在下愿意一试。”

便在此时,一个平静的声音淡淡响起,大家循声望去,正是一直都没怎么吭声的萧凡。

“你?”

宇文周脸上立即露出完全不信的神情。

这里一堆元婴期高手都束手无策,连最毒的乌环蛇也被毒死,区区一名金丹修士,能够有什么办法?

萧凡也不去理睬宇文周的态度,径直上前,手腕一翻,取出一枚柳叶飞刀,照着宇文公子乌黑的右手直扎了进去。

眼见萧凡一副成竹在胸的镇定模样,宇文周将已经到嘴边的话语硬生生地咽了回去,吞了一口口水,眼中却又飞快地闪过一抹希冀之色。

溺水之人,哪怕是一根稻草,也会牢牢抓住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