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5章 打包票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2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柳叶飞刀一扎进宇文公子的右手虎口,银白的锋刃立时就变成漆黑如墨的颜色。

萧凡慢慢将柳叶飞刀拔出来。

只见飞刀的前半部分变得漆黑,黑气还在不住往上蔓延。

萧凡将柳叶飞刀放在鼻前一闻,果然略有一丝酸甜的气息。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萧凡轻轻点了点头,沉声说道:“这是千叶毒。”

“千叶毒?”

“什么是千叶毒?”

立时就有好几个声音同时发问。

洪天覃夫人等人脸上都露出又是好奇又是不信的神情,他们虽然不是百雄堂的首席大郎中,但身为百雄帮的元婴高手,和各种毒物打的交道可不少,对毒物的认知,远非寻常郎中可比。但是他们从未听说过“千叶毒”这种毒物。

萧凡肯定地说道:“千叶毒是千叶虫都有的剧毒。典籍记载,千叶虫生活在最阴暗潮湿的沼泽之中,以腐烂的树叶,果子以及毒虫尸体为食,将所有毒素慢慢在体内积累。虽然不一定就有上千种毒素混合,但多的时候,确实有数十种毒素混合在一起。”

“千叶虫又是什么?我们好像从未听说过这种毒虫……”

萧凡说道:“千叶虫是一种异变的灵虫,原本就极其罕见,但其毒性之强,却远在寻常的所谓十绝毒之上。如果宇文公子没有琉璃心护身的话,中毒当时就会毒发毙命……乌环蛇不愿意吞噬其毒血,也是这个原因。千叶毒要比乌环蛇毒多了。”

宇文周立马问道:“萧道友既然能认出这千叶毒来。想必一定有解毒之法了?”

牢牢盯住了萧凡,满脸都是患得患失之色。

“有!”

萧凡十分笃定地说道。丝毫也没有卖关子。

“啊,那太好了……”

宇文周刹那间大喜过望。差一点就手舞足蹈。

谁知萧凡接下来的一句话,却犹如一瓢冰水当头浇将下来,将他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给灭得半点不剩。

“但是现在已经太迟了!”

萧凡随即淡淡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什么太迟了……”

一时之间,宇文周有点回不过神来。

萧凡依旧平静地说道:“宇文宗主,令公子中毒时间太长,千叶毒已经深入他的五脏六腑,将他的躯体全部损坏,这时候任何解毒的丹药都已经没用了,在解毒的同时。会将令公子的五脏六腑都一起毁掉。”

“你……你是在调侃我么?”

宇文周简直要气疯了,怒目圆睁,甚至连身子都在微微颤抖,似乎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随时都会动手。

洪天急忙说道:“宇文兄,何不考虑夺舍?”

虽然说,夺舍之后,宇文公子的修为会受制与新的肉身,搞不好就会狂跌几个境界。但总比就这样丢了性命要强。

宇文周咬着牙摇摇头,一言不发。

却不知是什么原因,或许他儿子本就已经夺过一次舍了,又或者他儿子修炼的功法压根就不适合夺舍。总之如果夺舍能够行得通。宇文周就不至于如此失态了。堂堂元婴后期大修士,霍山国第一高手,总也要讲究个大家气度。

“纵算没有其他限制。以宇文公子现在这种状况,他也没办法夺舍。”

萧凡仍然不徐不疾地说道。

“却是为何?”

洪天一边开口问道。一边向萧凡使眼色,让他识相点。不要再激怒宇文周。

萧凡点点头,示意自己已经明白了洪天的意思,嘴里却依旧实实在在地说道:“千叶毒的毒性很奇特,不但可以损害肌体,甚至还能损害元神。宇文公子中毒的时间太长,我担心,千叶毒已经侵蚀到他的神魂之间。这时候夺舍,一样会将千叶毒带到新的躯体之中去,是没有办法清除干净的。”

“有这等事?”

洪天故作讶异。

其实这种可以损害到神魂的毒物,他不是没听说过,知道萧凡说的没错。

“你说了这么多,就是想告诉老夫,我儿子已经无药可救,必死无疑,是不是?”

宇文周阴沉着脸,盯住了萧凡,目光如冷电一般,冷冰冰地问道。

“当然不是。”

萧凡淡淡答道。

“如果令公子真的无可救药,在下也就不会多此一举了。”

宇文周被憋得,也亏得这位元婴后期大高手耐心那么好,居然很快又换上了笑脸,急急说道:“萧先生,只要你能救小儿一命,无论要多少报酬,老夫都绝不会皱一下眉头的。在霍山国,老夫做不到的事情还真的不太多。”

这话说得傲气。

却也有傲气的本钱,没人认为他在吹牛。

不过这位傲气的宇文宗主,也在不知不觉间改了对萧凡的称呼。

“宇文宗主,能不能救令公子一命,其实并不取决于我,而是取决于宇文宗主。”

“此话怎讲?”

萧凡说道:“我虽然有救治令公子的办法,但需要的各种珍稀灵药实在太多,以在下的身份,是断然无法在短时间内凑齐这么多珍稀灵药的。就算是洪帮主代表我们百雄帮出面,也有很大的难度。不过宇文宗主若是亲自出马的话,或许就有一线希望。”

宇文周一听是这么个条件,顿时长长舒了口气,叫道:“这个好说,请萧先生快点开药方,老夫马上就去抓药。只要是金州城有的,不管藏在哪家医馆,我都保证给萧先生弄来。”

“萧长老?”

洪天望了萧凡一眼,眉宇间隐有忧色。

你要没十足把握,可千万别忽悠宇文周啊,后果不堪设想!

萧凡微微颔首,随即从储物镯里取出一片空白竹简,贴在自己额头上,将所需的各种灵药材料铭刻上去,递给了宇文周。

宇文周急忙接了过去,神念之力一扫,随即便露出了惊讶之色,并且诧异的神色越来越是浓厚,禁不住喃喃自语:“需要这么多罕见的灵药?”

“萧先生,这些高阶妖兽的内丹精血筋骨之类,却是作何用途,如此之多?”

宇文周尽管不是郎中,但身为元婴后期大修士,又在霍山国这样的灵药集散地,对一般的医理医道自然精通。

萧凡笑了笑,说道:“宇文宗主,令公子的躯体,已经完全被毒物毁坏,要想救他,必须从这个方面着手。一边解毒,一边用新鲜的血肉,为他重铸肉身。妖兽等阶的高低,将直接决定令公子病愈之后的修为。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或许令公子的境界不至于大跌。”

“有如此神奇的医术?”

此言一出,不但宇文周,连洪天覃夫人等人也是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萧先生,你是说,不但能救小儿一命,还能保住他的元婴境界?”

稍顷,宇文周才沉声问道,语气之中,颇为疑虑。

眼见儿子伤重,他急匆匆赶到金州城时,心中早已做了最坏的打算,只要能活命就行,哪怕跌落数个境界都在所不惜。有命在,就有希望。命要是没了,那就什么都不消说得了。

现在听萧凡话里的意思,竟然连修为境界都能保得住。

萧凡很肯定地说道:“如果宇文宗主能在三个月内,将这些灵药材料都凑齐的话,在下有七分把握,能够保住令公子的境界不至于大跌。但是不是能够保住元婴境界,那就不好说了。在下自己,也还没有踏足元婴,实不敢将话说得太满。”

洪天等人不由一阵阵无语。

就这,还是谦虚的说法?

在别人听来,这已经是牛皮哄哄,十足的不得了,等于是在宇文周面前打了包票。

“好!”

宇文周猛地一拍巴掌,大叫了一声。

“萧先生年轻有为,你说的话,老夫信得及。萧先生放心,老夫就算是坑蒙拐骗,手段用尽,也会在三个月内将你要的东西凑齐。”

萧凡拱了拱手,说道:“宇文宗主,这药方最后的几味药,不是给令公子使用的,是给我自己用的。如果有可能的话,还请宇文宗主先将这几味药凑齐。在下打算在三个月内,冲击元婴期瓶颈。这几味药,对在下冲击瓶颈颇有帮助。”

洪天等人顿时大眼瞪小眼,哭笑不得。

我说兄弟,你这也太实在了点吧?

你一张方子开出来,宇文周哪里清楚哪些药是给他儿子救命用,哪些药是给你萧凡自己用的?

你不说,谁能知道?

谁会跟你一样傻呆呆的都说出来?

萧凡却自顾自说道:“宇文宗主,令公子的修为境界在我之上,在下如果能够顺利进阶元婴期,对于保住他的元婴境界,就更多几分把握。当然,如果宇文宗主不愿意的话,在下也不强求。但无论如何,在为令公子疗伤之前,在下都会冲击一次瓶颈。不管成功还是失败,我答应宇文宗主的承诺,决不食言。”

宇文周听得一愣一愣的,随即仰天大笑起来,笑声震得整个百雄殿都嗡嗡作响。

“好,好,痛快!”

“我宇文周就喜欢痛快人。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绝不胡混。萧先生放心,你要的这几味灵药,十天之内我就给你送来。”

“多谢宇文宗主!”

萧凡又一拱手,朗声说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