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1章 医圣大会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2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既是同门兄弟所赠,那老夫就不和萧贤弟客气了。”

丁璨只略略一迟疑,便即伸手接了过去。他踏足元婴期的时间很长,一直都担任着百雄堂首席大郎中,身家极其豪阔,这万年魂香木雕成的垂饰固然贵重,丁璨也能还得起萧凡这个人情。

而且萧凡出手大方,气度不凡,丁璨也很愿意和萧凡交个朋友。

“萧贤弟有什么事情需要丁某帮忙的话,尽管开口。”

萧凡想了想,双手抱拳一拱,说道:“洪帮主,诸位长老,小弟还真是有一事相求。”

见他说得慎重,洪天等人都吃了一惊,禁不住面面相觑,洪天很谨慎地说道:“萧贤弟请讲,只要我们能够办到,绝对不遗余力。”

萧凡说道:“诸位想必已经知道,早先小弟经历过一次意外,不慎与许多亲友散失。现在机缘巧合,与轻纱相聚。其他几位亲友,依旧没有着落。修真界如此广大,小弟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和他们重聚。”

听说萧凡不是要离开百雄帮,洪天先就松了一口气,随即说道:“萧贤弟不必焦虑,此事我们来共同设法……金州城每天都有不少来自各地的药材商人,这些商人最远的据说来自北冥大地。不知萧贤弟可否能描述出那几位亲友的长相,我请城中最好的画师来为他们画像,然后张贴在城中各大药房之中,想必只要有人见过他们的话,肯定会将消息反馈过来的。不知贤弟以为如何?”

萧凡顿时大为高兴。忙即说道:“这个办法很好。”

洪天随即唤进一名帮中弟子,命他马上去请城中最好的画师到总坛来。

那名弟子领命而去。

丁璨说道:“帮主。我有个请求……”

“丁师兄请讲。”

丁璨看了萧凡一眼,正色说道:“我现在这个情形。几位道友也都看到了,剩下这数十年寿元,我打算去外边走一走,或许还能找到那么一丝机缘,总好过坐在金州城等死。这百雄堂首席大郎中一职,请正式交还。”

“丁师兄,这怎么可以?你可是我们金州城有名的两大神医之一,你如果走了,百雄堂靠谁支撑下去?焦师侄怕是没有那个能耐吧?”

不待洪天开口。马长老立即大摇其头。

水蛇腰焦师兄,就是丁长老的嫡传弟子,也算是很有名望的郎中了,但要替代丁璨的位置,出任百雄堂首席大郎中,那还差点火候。自来七大宗门所开医馆的首席大郎中,就没有由元婴期以下修士出任的先例。

丁璨微笑说道:“焦章当然没这个资格,他有多大能耐,我这个当师父的一清二楚。如果萧贤弟没有加入本帮。说不得,我也只能硬撑到底。现如今,既然有了萧贤弟,我就可以放心了。萧贤弟年轻有为。医术超群,由他继任百雄堂首席大郎中,最合适不过。想必萧贤弟也不会推辞吧?”

萧凡逊谢道:“丁长老高抬我了。小弟年轻,才疏学浅。何堪如此重任?”

丁璨笑道:“萧贤弟不必谦逊,这首席大郎中一席。正是为你所设。”

洪天沉吟着说道:“丁师兄说得不错,以萧贤弟的医术,出任百雄堂首席大郎中,自然是十分合适。但丁师兄也不必急着外出游历,总要再过个一两年,等身体完全康复了,再远游不迟。萧贤弟固然医术超群,但身为百雄堂首席,却不仅仅是会看病那么简单。还有一些事情,也需要丁师兄再扶持一把,让萧贤弟尽快熟悉金州城医道行业的规则。”

“是啊,丁师兄,眼前就有两件大事,还需要师兄拿主意。”

覃夫人也随声附和。

丁璨问道:“哪两件大事?”

“其一,就是三个月之后,萧贤弟要为宇文周的儿子宇文广治病疗毒……”

“什么?宇文周的儿子?他儿子怎么了,难道在霍山国,还有人敢向宇文广出手?何况宇文广自己也是元婴修士,一般人怎能伤得了他?”

覃夫人话音未落,丁璨便连珠炮似的发问了。此人闭了三年的生死关,刚刚经历过天雷之劫,对外间事务依旧如此敏锐,足见此人世事洞明,人情练达,绝不是那种只痴迷于修炼和医术钻研的苦修者。

覃夫人蹙眉说道:“宇文广不是被人打伤,是被毒虫咬伤了……”

随即便将当日宇文周硬闯百雄帮总坛的情形简单叙述了一遍。

“千叶毒?”

丁璨大吃一惊,满脸诧异之色。

“宇文广中的是这种毒?”

“丁师兄知道千叶毒?”

洪天等人对视一眼,也都有些惊诧。果然不愧是与丙老先生齐名的神医,见闻着实广博。

丁璨摇了摇头,说道:“谈不上知道……只是很久以前在一本残缺的古籍上读到过这么一节,其中提及过千叶毒,说是世上最毒之物,中者立毙,无药可解。除此之外,我也不清楚了。”

洪天覃夫人马长老三人脸上一齐露出了古怪的神色,一时之间,谁也不说话。

丁璨何等聪明,马上便反映过来,望向萧凡,惊讶地说道:“萧贤弟了解千叶毒的毒性,能解这种剧毒?”

萧凡连忙说道:“小弟也是很凑巧听说过这种毒物,试着解毒而已。”

这话说得很谦虚。

丁璨轻轻吸了口气。

他只是听说过千叶毒,除此之外,一无所知。萧凡却不但对这种毒物知之甚稔,还懂得解毒之道。彼此之间的差距,一望可知。

“自古后浪推前浪,新人胜旧人,古人诚不我欺。”

稍顷。丁璨由衷地说道。

萧凡抱拳说道:“小弟只是凑巧听说过千叶毒而已,正如丁师兄所言。这种剧毒之物,中者立毙。无药可解。如果不是宇文广有琉璃心护住心脉,早就中毒而亡了。此番为他重塑肉身,实话说小弟也是头一回,以前从未尝试过这种方式。丁长老若是能予以指点,小弟十分感激。”

这倒不是场面话。

有关千叶毒的一切,在《南极药典》之中有记载,《南极医经》之中也有解毒之法。但除非中毒之时,马上服下特制的解毒药丸,只要稍一耽搁。纵有解药也是白搭。

但萧凡也知道,无论是《南极医经》还是《南极药典》,都不可能将普天下所有的医道知识全部记载下来。比如“化血筑灵**”,《南极医经》上就没有,是萧凡自己添加上去的。

丁璨号称金州城两大神医之一,医术上必定有独到之处,如果能够和丁璨多多交流,对萧凡的医术进步,自然大有裨益。

丁璨忙即说道:“萧贤弟客气了。指点不敢当。不过愚兄对贤弟重塑肉身的方法十分好奇,很想在一旁观摩。”

萧凡抱拳说道:“多谢丁长老。”

覃夫人说道:“这第二件事,就是不久之后即将召开的医圣大会。到底是丁师兄还是萧长老去参加,趁着我们五个都在。今儿也要拿个主意。”

“医圣大会?”

萧凡略感诧异。

丁璨便给他做了个解释。

所谓医圣大会,是金州城独有的一次医道盛会。金州城最有名望的郎中都要参加,经过各种比试。来确定一个新的排名。但真正的医圣大会,却只有八个人够资格参与。

其中七个。自然是七大宗门派出的代表,通常都是各自医馆的首席大郎中。

另外的一个。则是在医圣大会上胜出的那一名郎中,也就是公认的七大宗门以外的“第一郎中”。

这八位最了不得的医道圣手在一起比试,最终胜出的那一位,就是金州城新一届“医圣”!

成为医圣,不但是金州城医界的最高荣誉,而且意味着许多实权。金州城所有的医界标准,都要由医圣来最终确定。如果郎中与病人之间发生了争执,导致了“医疗事故”,双方相持不下的话,最终的仲裁者,也是医圣。

至于医圣亲自坐镇的医馆药店,生意火爆,那是不用说了。

这种医圣大会每十年举办一次。

到目前为止,夺得过医圣称号,并且还活着的神医,整个金州城只有两位,就是杏林帮的丙老先生和百雄帮的丁璨。这两位被人尊称为金州城两大神医,就是这么来的。

历次的医圣大会,都由他俩包圆了。

不过丁璨也坦言说,丙老先生夺得医圣头衔的次数,远比他夺得这个头衔的次数要多。他一共只夺得过两次,丙老先生却夺得了五次。两百多年前,曾经夺得过医圣头衔的那些神医,早已寿元耗尽,轮回转世去了。

萧凡蹙眉说道:“这医圣大会既然如此重要,自然还是请丁长老亲自出马比较妥当。”

丁璨摇了摇头,说道:“萧贤弟不必妄自菲薄,不要说你的医术本就不在愚兄之下,就算由愚兄出马,也未必是丙道友的对手。而且,纵算愚兄侥幸夺得了本届医圣的称号,对本帮,对百雄堂也没有更大的作用。参加完这届大会,愚兄就要外出游历了。这个医圣称号,对我来说,可有可无。但如果是由贤弟夺得,那就大不一样了。必定会成为金州城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医圣,对贤弟今后在医界的威望树立至关重要。”

“萧贤弟,丙道友的寿元,也没剩下多少年了!”

最后这一句,丁璨说得意味深长。

只要我们这两个老医圣坐化掉,这金州城的医界,就以你萧凡为第一!

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你将是金州城医界唯一的一位活着的医圣。(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