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4章 异灵体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2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长老。”

萧凡刚一来到客厅,早就等得心急的焦章忙不迭地站起身来,抱拳为礼。

萧凡摆了摆手,没有半句客套,径直说道:“怎么回事?”

这红随意的态度,反倒让焦章非常高兴,这证明萧长老没拿他当外人。萧凡对他的态度越随意,就证明他在萧凡心目中的地位越稳固。

“是辽家的事。这会儿,辽远前辈和辽夫人就在医馆坐着,非得要和长老见面。长老闭关的这几日,两位前辈几乎天天都要到医馆来坐等……”

焦章也没有客套,直截了当禀报起来,语气恭谨之中透着亲近。

萧凡望着他,没有吭声。

焦章说道:“是有关辽家少主的病情……”

“辽家少主的病情?”

萧凡益发诧异了。

辽家少主身体不适,难道不应该是去找青阳馆的首席大郎中长宁真人,怎么反倒跑百雄堂来了?长宁真人虽然没有得到过医圣的头衔,却是金州城极其罕见的三名元婴中期大夫之一,修为之高,不在青阳宫宫主之下,也是金州城久负盛名的郎中。

姬轻纱轻轻一笑,说道:“恐怕辽前辈夫妻俩到百雄堂来,就是长宁真人的主意。”

焦章钦佩地望了姬轻纱一眼。

早就听说轻纱师妹是覃夫人座下最精通人情世故的弟子,果然如此。

不过焦章还是提了一嘴:“萧长老,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要召开医圣大会了。上一次医圣大会,长宁真人只差一点输给了我师父……他是金州城公认除了我师父和丙前辈之外,最有希望成为医圣的大郎中。”

眼下这当口,辽家少主身体不适。辽远和他妻子径直求到萧凡这里来,如果事先没有和长宁真人沟通过,那就等于是公然打长宁真人的脸了。纵算辽夫人的亲哥哥是青阳宫掌教。也不能这么做。

七大宗门的每一位首席大郎中,在长宁真人眼里。都是强劲对手。其他几位,大家都是老熟人了,彼此都熟悉得很,长宁真人和他们交手也不止一次两次,各自有些什么本事,还是心中有数的,唯独萧凡是新面孔。

虽然说,长宁真人肯定不认为萧凡真的能够在下一届医圣大会上对他造成什么威胁。但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百雄帮的洪天丁璨,毕竟都不是没脑子的人,既然让这位姓萧的后生出任首席大郎中,必定有说得过去的理由。

只不过,直接请辽远两口子亲自出马,似乎这阵仗也摆得太大了些。

“也算是给面子了。”

萧凡笑了笑,说道,毫不在意。

焦章便憋了一下。

好像无论到了什么时候,萧长老永远都是那么云淡风轻。很难看到他生气。

“他们还在医馆坐等吗?”

“是的,长老。”

“走吧。既然登门了,总是要见一见的。”

萧凡干净利落地说道。转身就往外走。

姬轻纱追上来,拉住他的手,低声说道:“辽家和青阳宫都不简单,你仔细些。”

原本也知道萧凡是沉稳异常的性格,姬轻纱这叫关心则乱。

萧凡拍了拍她的手背,微笑说道:“放心,我知道的。”

当下和焦章二人架起遁光,向百雄堂飞遁而去。

“辽家少主,病情是怎样的?”

半空之中。萧凡问道。

“辽家少主辽承这个病,说起来也是沉疴了。据说。辽承是异灵体的修士,算得是修炼天才了……”

萧凡双眉微微一扬。打断了焦章,问道:“异灵体?什么样的异灵根?”

修真界对于灵体有比较统一的认知标准,公认资质最佳的自然是纯灵体,不管是五行纯灵体,还是其他特殊属性的纯灵体,在修炼之时,都是事半功倍,对该属性的任何功法,都有着异乎寻常的领悟力。而异灵体则是仅次于纯灵体的特异灵根,原则上,也是纯灵体。只是没有真正的纯灵体那样纯粹,还掺杂着其他灵根在内,有掺杂二灵根的,甚至还有掺杂三灵根的。看上去,似乎是多灵根,但其中一种灵根特别强大,占据有压倒性的优势,其他的灵根基本处于完全从属的地位。这种情形,在修炼纯属性功法之时,进境仅次于纯灵体,也是极其罕见的修炼天才。只要不出什么意外,多数都能顺利进阶元婴。

“听说是火灵根。辽家的主修功法,就是‘赤焰诀’,这位辽少主凑巧又是火属性的异灵体,最适合修炼辽家的家传功法,辽前辈夫妇对这个儿子俱皆寄予厚望,希望他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将辽家发扬光大。一开始,辽少主也确实没有令父母失望,在修炼上进展极其迅速。年纪轻轻,就踏足了金丹期,曾经是我们金州城最年轻的金丹修士。但是最近十来年,病情就开始展露出来了。不但修炼上变得停滞不前,而且经常虚火上升,阴阳失调,身体明显变得干枯瘦削,精神不振,暴躁易怒……”

焦章跟在萧凡身边,简单将辽家少主的病情介绍了一下。

听上去,这是一个比较典型的阳亢症状。

萧凡点点头,没有再问。

病情肯定不会如此简单,否则,长宁真人亲自出手,不可能没效果。

百雄帮总坛离百雄堂并不远,以萧凡二人的遁速,尽管城中有禁空禁制,只能低空飞行,也是转瞬便至。

早已有低阶弟子在百雄堂等候,一见萧长老和焦章按下遁光,立即迎上前来,躬身为礼,朗声说道:“弟子拜见萧长老,焦师伯……”

萧凡一摆手,说道:“罢了,客人还在吧?”

“在……”

“哈哈哈……”

低阶弟子一句话尚未说完,萧凡耳边就响起了极其爽朗的大笑之声。

“萧道友,你总算是来了!”

随着这个声音,两道人影倏忽闪现在萧凡和焦章面前。

焦章吓了一跳,忙即躬身,恭谨地说道:“辽前辈,辽夫人!”

萧凡早已看得明白,从客厅里闪身而出的这两位,男的看上去五十岁左右,身材高大威猛,穿一身火红的锦袍,一部大胡子,甚至也有一多半是棕红色的,极其耀眼醒目。而女的则是三十来岁模样,身材丰满,衣着暴露,不过长相只是一般,眉宇间总是掩饰不住那股高高在上的傲气。

这两夫妇一看就是极有权势的那种人。

而且两人身上的灵力波动俱皆有元婴期境界,粗豪的辽远灵力波动较之丰满妇人更加强上三分。但很显然,两人都进阶元婴期很多年了,境界极其稳固,远不是萧凡这种堪堪进阶元婴期的新进修士可比的。

萧凡轻轻一抱拳,说道:“辽道友,辽夫人。”

辽远哈哈大笑,上下打量着萧凡,说道:“萧道友,真是年轻啊,辽某这些日子,久闻萧道友大名,也听说萧道友是我们金州城最年轻的元婴修士,只是没想到萧道友如此年轻……了不得,了不得啊!”

边说便连连摇头,赞叹有加。

那丰满妇人脸上也带着笑,却是典型的皮笑肉不笑,眼里的神情,尽管经过很好的掩饰,依旧带着明显的不信任,和其他人前来百雄堂求见首席大郎中的情形完全不同。

考虑到她亲哥哥是青阳宫掌教,青阳馆首席大郎中还是元婴中期修士,她不信任一名刚刚进阶元婴期的年轻后辈,倒是完全可以理解。

萧凡笑了笑,说道:“辽道友谬赞,在下只是运气好一点罢了。‘了不得’三字,何以克当?”

辽远主动伸手握住了萧凡的手,不住拍打着萧凡的手背,连声说道:“当得起的,当得起的……萧道友,自从得知你执掌百雄堂,愚夫妇一直都想要亲自登门致贺。孰料这几日萧道友一直都在闭关,总是缘悭一面。今天终于见到了,辽某很高兴,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啊。”

辽夫人虽然看上去极其傲气,性格很不平和,却也还算给自家丈夫面子,没有公然插进来抢话,等辽远和萧凡寒暄一阵之后,才接过话头,和萧凡见了礼。不过,表面看她是给自己丈夫脸面,内里焉知不是故意在萧凡面前“矜持”?

寒暄礼毕,萧凡邀请两人重新至内堂落座,奉茶。

“萧道友,听说道友此前不是我们金州城的修士,却不知道友是哪个国家的人氏?师从何门何派?”

又寒暄了几句,丰满妇人矜持地微笑着问道,措辞似乎还算客气。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在下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此前确实不在金州城修炼。”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答复,对这位辽夫人的问话,基本上完全避而不答。

丰满妇人不由得蹙了一下眉头,一缕不悦之色飞快地闪过。

萧凡也不去理会她的诸般作态,径直问道:“辽道友,辽夫人,听说两位道友今日前来我百雄堂,是因为贵公子的事?”

“是啊,不瞒道友说,辽某的犬子病了好些年,一直都在求医问药,却总是难以根治。听闻萧道友大名,精通岐黄之术,故此特意登门,想劳动道友大驾,前往寒舍为犬子号脉。却不知萧道友能否给辽某这个面子?”(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