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6章 散功救命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29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青阳馆,地下密室之中。

两颗月光石镶嵌在墙壁之上,发出柔和的光泽。

整间密室看上去还是非常的昏暗,给人一种极其压抑的感觉。

昏暗的密室内,盘膝坐着三个人。

右首两人并列,一男一女,正是辽远和他的妻子。他们对面,则坐着一名身着皂袍的枯瘦老者,看上去约莫六十几岁,须发皆白,脸上雕刻着一道道深深的皱纹,只有一双眼睛之中,依旧精光四射,宛如冷电一般,显露出此人高深的修为。

实际上,长宁真人本就是金州城为数不多的几位元婴中期修士之一。

“那后生真这么说的?”

不过此刻,长宁真人看上去很生气。

那位丰满少妇辽夫人哼道:“长宁师兄,难道我们还会骗你吗?”

和辽远不同,她对萧凡很不感冒。或许因为,她的嫡亲兄长是青阳宫掌教,而青阳宫一贯和百雄帮有些不睦。爱屋及乌,恨屋也及乌。刚一到这里,这女人便将萧凡的那句话添油加醋地转告给了长宁真人。

辽远嘴里不说什么,望向妻子的眼神之中,却颇有些不悦。

女人总是分不清轻重缓急。

都到这份上了,还不替自家儿子着急,反倒在关注青阳宫和百雄帮的恩怨,担心长宁真人是否会在下一届医圣大会上碰到新生的强大对手。难道她真的不知道,长宁真人获得医圣头衔,固然对青阳宫影响重大,但对辽家实际却没有什么影响吗?

说到底,青阳宫是青阳宫,辽家是辽家。

二者决不能混为一谈。

这一辈。因为兄妹的原因,青阳宫和辽家走得很近,关系密切。到了下一辈,这种情形肯定会有所改变。

最要紧的是。他们的下一代,现在面临着灭顶之灾。

“长宁师兄,那萧凡言道,犬子有性命之忧……”

辽远一句话没说完,丰满少妇便不屑地说道:“他胡说八道的,承儿固然有病,一身修为不弱,哪里会有什么性命之忧?”

辽远哼道:“你不是郎中。你如何懂得?那后生固然年轻,好歹也是百雄堂的首席,洪天和丁璨,都不是糊涂蛋。萧凡若是没有几分真本事,他们能让他登上这样的高位?”

丰满少妇冷笑道:“就算他有几分本事,难道还能强过了长宁师兄?”

辽远无暇和妻子置气,转向长宁真人,沉声问道:“长宁师兄,请你实言相告,犬子的病情。到底如何?”

长宁真人板着脸,不吭声,稍顷。才说道:“那后生说的不错,令郎体内阳气太盛,早已伤及到了脏腑和经脉,我曾经告诫过你们,他虽然是火属性的异灵体,但似乎和普通的异灵体有所不同,其实并不适合修炼你们辽家的家传绝学。你们总是不肯置信,一定要他修炼‘赤焰诀’,还不断给他服食六阳丹这样的大补丹药。如今体内火毒淤积过重,再不治疗。确实有性命之忧了。”

“啊?”

这回,却是丰满少妇惊呼出声。满脸难以置信的神色。

“长宁师兄,你说什么?承儿会死?”

长宁真人淡淡说道:“瑶师妹,我只说令郎有性命之忧,并没有说他会死。”

“这难道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只要在十天之内着手治疗,令郎的性命还是可以保住的。”

长宁真人镇定地说道。

辽远忙即说道:“那就请长宁师兄赶紧出手吧,迟恐生变……”

长宁真人依旧稳稳坐在那里,平静地说道:“辽道友,我以前说的你不听,现在要想彻底治好令郎的病,只有一条路可走。”

“什么路?”

“散功!”

“什么?”

此言一出,辽远两口子都呆住了,大张着嘴,半晌回不过神来。

愣怔良久,丰满少妇才吃吃地说道:“散功?长宁师兄,这……这怎么可以?承儿修炼到今日的境界,可实在不容易。要是散功重来,不知要浪费多少时间……”

长宁真人冷冷说道:“我说的是散功保命,并没有告诉你,可以重来。”

“啊?”

这一回,辽远两口子是真的惊呆了,面如土色。

“我早就说过,辽承的脏腑和经脉,都被火灵力灼伤,纠缠入骨。要想保命,必须彻底散功,然后药石之力才能直达脏腑,真正治好他的病根。不过从今往后,他最好是不要再修炼‘赤焰诀’了。否则,只会前功尽弃。”

长宁真人看着他们夫妇,平淡地说道,语气之中,没有丝毫波澜。

“不!”

长宁真人话音刚落,瑶师妹便尖叫起来,跃身而起,在密室之中来回转动,满脸气急败坏的神色。

辽远虽然没有像妻子这般激动,却是脸色铁青。

长宁真人看似平静的一番话,实际上彻底击碎了他们的希望。要知道当初,辽承可是被誉为辽家数百年难得一见的修炼天才,辽远希望儿子能将自己以及整个家族的荣光发扬光大。

谁知现在,长宁真人却告诉他们,从今往后,辽承将变成一个废人!

要不,就会变成一个死人!

“长宁师兄,你跟我开玩笑的,是不是?你一定还有更好的办法,是不是?”

很快,瑶师妹又转过身来,扑也似的来到长宁真人身边,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吃吃地说道,尽是患得患失的神情。

长宁真人的表情依旧很平静。

平静得可怕!

“长宁师兄,难道真的就毫无办法了吗?你也知道,我夫妇就这么一点骨血……”

辽远咬着牙,从嘴里一个字一个字迸出来。

长宁真人不吭声,似乎一个字都懒得多说。

辽远腮帮子鼓了又鼓,忽地站起身来,转身就往外走。

“你到哪里去?”

丰满少妇冲着他叫道。

“去找萧先生。”

辽远*地说道,头也不回。

不知不觉间,萧道友变成了“萧先生”。自然,也不排除辽远是故意叫给长宁真人听的。

瑶师妹不由一愣,随即一跺脚,也跟了上去,居然再没有给长宁真人打招呼,两口子一前一后,就这么往外走。

长宁真人望着他俩的背影,平淡地说道:“辽道友,瑶师妹,不管你们去找谁,记住,你们只有七天的时间。”

辽远的身子,明显震动了一下。

不过小半个时辰之后,辽远夫妇就再次出现在百雄堂,那架精致豪华的兽车,刚刚在百雄堂前停下,焦章便大步迎上前来,躬身一礼,很客气地说道:“辽前辈,辽夫人,又见面了。”

辽远夫妇俱皆一惊,毫无疑问,焦章是刻意在这里等他们的。否则,以焦章的身份地位,怎可能站在百雄堂门口充任接待人员?

“焦道友,你在等我们?”

丰满少妇脱口而出,问道。

“正是。萧长老刚才吩咐,说两位前辈马上就到,让我在这里迎候二位。”

焦章恭谨地说道。

两人大吃一惊,辽远说道:“萧长老还懂得占卜之术,能未卜先知?”

纵算是在修真界,懂得占卜之术的人也如同凤毛麟角,十分罕见。大多数修士,都是潜心修炼,很少将精力心血耗费到医卜星象这样的杂学之上。连懂得阵法之道的修士,都不多见。尤其占卜之术,窥视天机,很容易招致天谴,削减寿元,更是被不少修士视为畏途。倒是炼器炼丹,制符之术以及饲养灵兽灵虫,炼制机关傀儡这样的技巧,许多修士都有所涉猎。毕竟这些技巧可以直接提升战斗力,让自己多一些克敌制胜的本事和保命逃命的手段。

萧凡年纪轻轻,却不但已经进阶到了元婴期,还精通医术,阵法,甚至连占卜之术都有所涉猎。

真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焦章哈哈一笑,说道:“这个晚辈就不清楚了,总之萧长老就是这样吩咐的。请二位前辈跟我来吧。”

焦章并未将二人领到前些时候与萧凡会面的客厅,而是径直去了尚品阁,边走边向辽远夫妇解释说:“萧长老正在看病,吩咐我请两位前辈在尚品阁稍坐,他看完这位病人,马上就会过来与两位会面。”

“萧先生太客气了。”

辽远忙即说道。

焦章略略一愣,扭头看了他一眼。

能在一位元婴修士嘴里听到“先生”这个尊称,可着实不容易。更何况还是辽家的家主,青阳宫掌教真人的嫡亲妹夫。焦章何等聪明,立时便想到,肯定是辽家少主的病情极不乐观,甚至连长宁真人都束手无策。否则的话,辽远夫妇绝对不会再次跑到百雄堂来。

很快,焦章就引领着辽远夫妇在尚品阁落座,自有女弟子奉上灵茶鲜果,殷勤招待。

辽远夫妇此刻哪里有心事喝茶?

只不过要在焦章面前保持必要的风度,又不得不强自镇定,眼神之中的焦虑,终究难以尽掩。

所幸没过多久,萧凡便在一名金丹后期修士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萧先生!”

本就坐立不安的辽远立时一跃而起,抱拳叫道,极其恭谨客气。

将跟随在萧凡身后的那位金丹后期修士也吓了一跳。(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