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7章 异灵根的奇特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29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点点头,说道:“辽道友,辽夫人,两位来得很快啊。”

丰满少妇忍不住问道:“萧道友,你知道我们会来?你能未卜先知?”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未卜先知是不行的,但在下略懂占卜之道,两位道友去而复返,倒也不是什么太难算到的事情。”

大伙不由骇然。

占卜星象之学,据说在南洲大陆中央最繁华的区域,有不少得道高人都精通此术。传闻之中,一些名震天下的正道大宗,都有精通占卜术的宗师级人物。依靠这些占卜大师“先知”的本事,在与邪道的争战之中,多次占据上风。

但在霍山这等僻处西南的小国家,懂得占卜星象之学的人就少之又少了。一来很少有人愿意将时间花在这些杂学上头,二来纵算有人愿学,也很难找到名师。不料萧凡竟然连占卜之道也如此精通。

这位年轻的萧长老,还真是个谜一般的人物。

萧凡随即问道:“两位道友,关于令公子的病情,长宁真人是如何论断的?”

辽远两夫妇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十分阴沉。

萧凡淡淡地看着他们,也不催促。

稍顷,辽远叹了口气,说道:“长宁真人要犬子在七天内散功保命。而且,不能再踏上修炼之道。”

“啊?”

焦章和跟随萧凡进门的那位尚品阁何掌柜都吃了一惊,彼此对视了一眼。

身为百雄堂大郎中,他们也算得见多识广,散功保命这种治疗方式,尽管不多见,也听说过的。但辽家少主乃是罕见的异灵体。多年来一直被人称颂,寄予厚望的修炼天才,这时候忽然要散功保命。并且从此成为废人,给人的冲击未免太大了些。

萧凡却脸色平静。缓缓说道:“长宁真人这个诊断,是最保险的做法。只要散功,再加上药石之力,令公子确实可以完全痊愈,得享天年。”

“萧先生……”

辽远叫道,脸如土色。

丰满少妇的脸色也变得极其难看。

萧凡摆了摆手,说道:“辽道友,令公子的医案。带来了吗?还有六阳丹的丹方,我都需要好好研究一下。”

原本萧凡还要求查看“赤焰诀”的修炼功法,眼下却是没有提及此事。

丰满少妇说道:“萧道友,你不也是认同长宁师兄的诊断吗?”

言下之意就是说,既然我儿子只能散功保命,那你还要看他的医案和六阳丹的丹方做什么?这不是多此一举么?

萧凡瞥她一眼,淡淡说道:“辽夫人若是信不过萧某,萧某自不会强求。”

辽远立即袍袖一抖,两片竹简飞了出来,双手捧着。递给萧凡,赔笑说道:“萧先生,内子忧心小儿的病情。多有失礼之处,请萧先生多多包涵。这是犬子的医案和六阳丹丹方以及炼制之法,请萧先生过目。”

“嗯。”

萧凡半句客气话都没有,略一点头,便接过了两片竹简。

当此之时,丰满少妇自也不会再说什么,和丈夫一起,很专注地望着萧凡。

萧凡将两片竹简拿在手中,神念之力扫了进去。慢慢查看起来。

见萧凡并不需要将竹简贴在额头上来辨读,而是神念化形。直接扫视竹简,辽远和丰满少妇对视了一眼。暗暗心惊。以他俩的神念之力,比较简单的内容,倒也能够直接辨读,但医案这样复杂的东西,那就绝无可能直接辨读,必须贴在额头上,细细查看,才能看得明白。

但萧凡却一副好整以暇,十分轻松自如的样子。

难道这年轻人,竟然在神念之力上,比自己夫妇还要更加强大?

可是他明明才刚刚进阶元婴期不久。

这可当真令人难以置信。

足足小半个时辰过去,萧凡才终于缓缓抬起头来。

所有人都同时舒了口气,刚才这一段时间,他们可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生怕惊扰了萧凡。

“萧先生,如何?”

辽远欠了欠身子,问道。

萧凡双眉微蹙,沉吟着说道:“从这六阳丹的丹方和医案来看,令公子的病根,着实和丹方以及用药无关,长宁真人以往的诊治,应该说十分对症。”

“那为什么……”

萧凡摇摇头,说道:“现在看来,问题还真的出在辽家家传的‘赤焰诀’上。”

“那怎么可能?”萧凡话音刚落,丰满少妇便大摇其头,满脸的不以为然:“萧道友,‘赤焰诀’是辽家的家传绝学,不少辽家的前辈都曾凭借这项功法修炼到了元婴期的境界,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形。道友这个论断,请恕我不能认同。”

萧凡淡淡说道:“辽夫人,祖上没有人得过病,不代表令郎也不会患病。因为令郎的灵根非常奇特……我昨日给他号脉,又仔细摸过了他的骨像。从表面看,令郎是火毒攻心,直入五脏六腑,经脉俱皆受损。但真正的病因,却是手太阴肺经和手阳明大肠经受损。手太阴肺经和手阳明大肠经五行属金,五行生克,火克金。故此我怀疑,是辽家的家传绝学造成了这种情形,因而种下病根。”

辽远蹙眉说道:“可是萧先生,在下也修炼‘赤焰诀’,为什么没有得病呢?”

萧凡说道:“很简单,辽道友并不是异灵体。令郎的异灵根固然是火属性,原本对于一切火属性功法都有着天生的领悟力,修炼赤焰诀应该事半功倍。但是,令郎的异灵根却是与手太阴肺经以及手阳明大肠经伴生的。两者纠缠在一起,很难截然分开。令郎在修炼赤焰诀的时候,功力每增进一分,对手太阴肺经和手阳明大肠经的伤害就加深一分。只要修炼不停,这种伤害也不会停。久而久之,火毒便深入五脏六腑,连原本属火的手少阴心经都被灼伤了。”

“啊?有这等事……怎么,长宁师兄从未提及过?”

丰满少妇吃惊地说道。

萧凡笑了笑,说道:“每个郎中看病的方法都不一样,这只是萧某的看法罢了。而且,我不知道长宁真人是否修炼过火属性的神通。如果不精通火属性功法,对令郎这个病情,也是很难看透的。”

“这么说来,萧先生精通火属性功法?”

辽远吃惊地说道,禁不住上下打量萧凡,有些不敢置信。

须知他就是修炼火属性功法的大行家,凭着家传的“赤焰诀”,一举突破到了元婴期。不说火属性功法金州城第一,最起码其他修士是否修炼有火属性神通,他还是能够很容易就感知得到的。

但他从未在萧凡身上感受到哪怕是半点火属性灵力的波动。

此人英华内敛,深邃如海,根本就看不透他的主修功法到底是何种属性。然而要说也是火属性功法,辽远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的。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精通谈不上,略有涉猎而已。”

这话就是谦虚了。

“精炎诀”传自上古时期的南方离火精灵,不说是世间一等一的火属性功法,也绝非凡品。如今萧凡精研的几种神通,除了本命功法浩然正气之外,最精通的就是精炎之力与雷电之力强悍之极的炼体术。

其中精炎之力是最早跨入元婴境界的,萧凡终于突破元婴瓶颈之后,对精炎诀的领悟和运用,自然又再更上一层楼。

“辽道友,要全面评估令郎的病情,我必须要查看‘赤焰诀’的修炼功法。”

萧凡随即正色说道。

辽远和妻子对视一眼,一咬牙,说道:“好,就依萧先生所言……”

“相公……”

丰满少妇叫道。

辽远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

“赤焰诀”是辽家家传绝学,也是辽家赖以立足的根本,自来就是辽家的最高机密,传媳不传女的,更不要说将功法秘诀交予一个外人。倒不是担心萧凡“偷学”,萧凡能够进阶元婴,证明其主修功法也非常出色,肯定不在“赤焰诀”之下。通常到了元婴境界,不大可能将原先的主修功法抛弃,重新去修炼其他功法。

真正令人心中不安的是,一旦外人掌握了“赤焰诀”的秘密,很容易就能找到这功法的弱点,修炼出专门克制“赤焰诀”的功法来。到那时候,整个辽家的子弟都要受人威胁了。

只是眼下事关独生儿子的生死,这些都顾不得了。

况且,萧凡看上去也不像是那种卑鄙小人,应该不会对他们辽家不利吧?

金州城太平已久,各大势力之间早已取得了平衡,很少发生过大规模的冲突。百雄帮和青阳宫,本质上算是盟友,不会无缘无故针对他们辽家出手的。否则,哪怕就是为了给儿子保命,辽远也不会如此爽快。

这时却顾不得其他,手腕一翻,又一枚竹简出现在手中。

这枚竹简成淡金色,正是五千年年份以上的玉山竹,只是看上去金色颇有些黯淡,可见这枚竹简流传时间之久。

“萧先生,这就是我们辽家家传的‘赤焰诀’功法,请萧先生过目!”

辽远不再迟疑犹豫,双手将竹简奉上。

萧凡也不客气,随手便接了过去,查看起来。(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