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0章 丙老先生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3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百雄堂。

地下密室。

萧凡正在忙着离火两仪阵的最后布置。

这个离火两仪阵,以两仪阵为根基,辅之以**之数,谈不上十分精妙,却非常适用。短短七天时间,纵算是萧凡这样的阵法大师,也很难布置出更加复杂精致的法阵来。但只是用来辅助治疗,这个法阵已经足够了。

密室一侧,两位客人一坐一站。

坐着的是一名中年儒生,身着蓝衫,面如冠玉,神态安详,颌下三绺长须,飘然有出尘之态,正坐在那里拼着香茗,怡然自得。站着的则是一名胖大和尚,脑门油光铮亮,袒胸露乳,胸口肚腹之上,肥肉累累,极其不修边幅。

两人一边瞧着萧凡布阵,一边低声交谈。

两人俱皆有元婴初期修为,那名面如冠玉的中年儒生,更是已经臻于元婴初期的大成境界,随时有可能踏足中期。

胖大和尚说道:“商夫子,你是阵法行家,以你看来,萧道友这个法阵,布置得如何?”

被称为商夫子的中年儒生连忙摆了摆手,说道:“和尚,在萧道友面前,行家二字,休得提起。萧道友才是真正的阵法大师,区区数日光景,就布置出这样一个精妙的离火两仪阵,还辅之一**之数,了不得。至少我是决计做不到……”

胖大和尚哈哈一笑,背过身子,嘴皮微动,中年儒生耳中便即响起了他的传音之声。

“商兄,你说这位萧道友,到底是什么路数?”

中年儒生神色不动,继续品茗,淡淡说道:“和尚。你问的是什么路数?”

“当然是他的师门出身了。此人在金州城冒头不过一年半载,忽然便闯出了偌大的名声,执掌七大医馆之一的百雄堂。要说是出身于散修,和尚我说什么也不相信。何况他和你我都交过手。说是切磋精炎之力的运使,却和交手无异。和尚惭愧,自认不是他的敌手。但你商兄的修为,远在和尚之上,难道就没有试探出一点端倪?”

中年儒生笑了笑,说道:“用得着试探吗?试探出来了,又能如何?我只知道,他现在是百雄帮的客卿长老。百雄堂的首席大郎中,这就够了。和尚,我劝你还是不要太好奇,没好处。这样的人,最好是和他交朋友,没来由的,去得罪他作甚?”

胖大和尚不由一怔,随即自失地一笑,咧嘴说道:“商兄说得是,是和尚糊涂了。哈哈……不知辽兄去请的第三位高人,到底是谁……和尚我还真是有些好奇,这金州城里。精通火属性功法的同道,就这么几位啊,掰着手指头也能数得出来。”

中年儒生捋了捋颌下长须,说道:“你这一问,倒是将我也问住了,我也不知道辽兄要去请谁。等着吧,七天之期很快就到,马上就要见分晓了。”

毫无疑问,这两位就是辽远请来为他儿子治病的元婴同道。

这边正说话间。远处人影闪动,辽远陪着一位客人缓缓向密室走来。

见到这位客人。不但胖大和尚大吃一惊,连飘然有出尘气息的中年儒生也忙不迭地丢下茶杯。站起身来,大步迎了上去,双手抱拳,诧异地说道:“丙老先生,您怎么亲自来了?”

这位看上去瘦小枯干,身高只有五尺,满脸皱纹的华发老人,赫然正是金州城最富盛名的一代医圣,杏林帮大长老,杏林苑首席大郎中丙老先生。

丙老先生尽管名声远扬,真正见过他的人都并不多。除了每三十年一次的医圣大会,他会露面,平日里很少会客。通常能够找他看病的,也绝非等闲之辈。普通病人,自有杏林苑其他郎中去接待。作为金州城规模最大的医馆,丙老先生而外,杏林苑还有一名元婴修士坐镇。

尤其是近年来,丙老先生基本上已经不怎么在外间露面了,要不是出门远游,就是在家闭关,几乎完全不理世事。

但越是这样,丙老先生就显得越神秘,有关他的传闻就越多。

虽然外间都公认,金州城第一高手是杏林帮帮主方飞扬,然而却有少数元婴修士对这个说法不以为然,在他们看来,真正修为最高,堪称金州城第一高手的,不是方飞扬,而是丙老先生。

中年儒生和胖大和尚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当儿,丙老先生会出现在百雄堂。

丙老先生眼皮一抬,看了中年儒生一眼,缓缓说道:“你来干什么,我就来干什么。”

中年儒生再次大吃一惊,望了恭恭敬敬陪在身后的辽远一眼。

辽远连忙笑着说道:“商兄,丙老先生确实是小弟请来为犬子治病的。”

中年儒生顿时一伸大拇指,赞叹道:“辽兄,你还真是敢想啊……”

金州城的高阶修士,几乎个个都知道,丙老先生的主修功法,就是离火神通,堪称是金州城“玩火”的第一人。只不过中年儒生和胖大和尚做梦都想不到,辽远居然真的敢去请这尊大神,并且还请动了。

真不知道,辽远和杏林帮,和丙老先生之间,到底是何种关系。

以前怎么没听说辽家和丙老先生还有偌大的交情,竟然可以将丙老先生请到百雄堂来。

对中年儒生和胖大和尚的疑惑,辽远心中暗暗好笑,却也并不解释。

他和丙老先生还真没什么特别的交情,只不过是弄巧而已。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他只要能见到丙老先生就够了。一旦见到这位老先生,将萧凡的治疗方案和他一说,丙老先生二话不说,就会跟他走的。

既然萧凡提出了这样奇特的治疗方案,以丙老先生对医道的执著,怎可能不亲自前来见识一番?

事实证明,辽远的策略完全正确,他想方设法见到丙老先生之后,接下来的一切,就和他预料的一模一样。丙老先生听完辽远转述萧凡的治疗方案,果真二话不说,起身就走,径直向百雄堂而来。

胖大和尚看上去颇为洒脱不羁,面对这位金州城最传奇的大高手,也不敢有丝毫失礼之处,恭恭敬敬抱拳行礼,俨然晚辈一般。丙老先生不但是传说中的金州城第一高手,也是金州城最年长的元婴修士。胖大和尚的师父没有坐化之前,就和丙老先生平辈论交。

丙老先生只是略一点头,就算还礼,对胖大和尚基本毫不在意。

胖大和尚也只能暗自苦笑,却不敢有半分愤懑之色。

连一句寒暄都没有,丙老先生便将中年儒生和胖大和尚撇到一边,径直向密室之中走去。

辽远正要出声招呼,丙老先生一摆手,低声说道:“要紧关头,别打扰。”

辽远立即闭上嘴巴,一声不吭了。

萧凡也仿佛压根就没有发现附近多了两个人,只是专心致志地布置着辅助**阵的最后一个阵脚,动作谨慎,一丝不苟。足足一刻钟过去,才终于将这最后一个阵脚布置完毕,抬起头来,向丙老先生抱歉地一笑,双手抱拳,躬身唱诺。

“医界后进萧凡,见过丙老前辈。”

规规矩矩,恭敬有加。

原本他已经踏足元婴期,可以与丙老先生平辈论交。但丙老先生远比他年长,只怕丙老先生凝结元婴之时,萧凡尚未出世。何况丙老先生是四届医圣头衔的获得者,乃是扎扎实实的前辈高人,半分都不掺假的。

萧凡刚才虽然专注于布阵,却也并不是真的两耳不闻窗外事。忽然之间来了一位元婴中期巅峰的大高手,焉能真的一无所知?

丙老先生也不客气,大大方方地受了他一礼,摆了摆枯瘦的手掌,淡然说道:“罢了。”

随即眯缝着双眼,上下打量着萧凡,目光直白,没有丝毫掩饰之意。如果是别人这样看着萧凡,自然十分无礼,但丙老先生的年龄,以及在金州城医界的身份地位,令得他完全有资格撇开一切世俗的礼节。

面对这看似平淡,实则锋锐如刀的眼神,萧凡始终脸带微笑,神情坦然,没有半分忸怩不安之意。

“萧道友,这散功还功之法,是因循古人旧法,还是你自己的见地?”

稍顷,丙老先生问道。

萧凡恭谨地说道:“是晚辈自己设想的,此前从未尝试过,是否能成,尚不能定论。”

丙老先生点了点头,再看看萧凡布置的离火两仪阵,缓缓说道:“五行原数,离火第二。这两仪阵对稳定病人的离火之力,果然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是,前辈慧眼如炬。”

萧凡也没否认,恭声应道。

丙老先生一句话就说到了点子上,看来必定也精通五行生克之数,懂得阵法变幻之道。

丙老先生又再微微颔首,不徐不疾地说道:“萧道友,老夫应邀前来帮忙,听说萧道友会亲自出手检验援手的同道是否具备这样的能力?这就请萧道友出手,老夫愿意接受道友的检验。”

“丙老先生……”

一旁的辽远,中年儒生和胖大和尚都大吃一惊,同时叫道,满脸惊骇之色。

“前辈功力通玄,晚辈焉敢无礼。”

萧凡再次一躬身,轻声说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