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 意想不到的帮手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3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丙老先生淡淡说道:“萧道友,医道一途,事关人命,不能有丝毫马虎。既然道友不肯出手,那就由老夫自己献丑吧!”

言毕,屈指轻弹,一团拇指粗细的银白光球,骤然飞出,徐徐向萧凡射去,速度很慢。

一股炽热无比的高温,瞬间充斥于整个密室,饶是辽远,中年儒生和胖大和尚三人俱皆是修炼火属性功法的元婴高手,一时间也觉得奇热扑面而来,情不自禁地打开了护体光罩,满脸骇然。

这么多年,元婴修士间都在传闻,丙老先生才是真正的金州城第一高手,更在杏林帮帮主方飞扬之上。但真正见他出过手的人却是少之又少,一些人对那个传闻不免将信将疑。

如今丙老先生随便露了一手,就令得三名元婴初期修士大惊失色。

虽然不能肯定丙老先生与方飞扬到底孰强孰弱,但至少,如果当真动手的话,他们是肯定在丙老先生手下支撑不了多久。

萧凡轻轻向丙老先生欠了欠身子,举手一招,那个拇指粗细的银白光球便落到了他的手掌之中,然后,辽远等人惊讶地看到,那光球竟然在渐渐变小,银白的光芒也逐渐变得黯淡,看上去,似乎正在被萧凡一点点地吸收掉。

事实也是如此。

萧凡双眼微眯,正在“品味”着这一团精炎之力。

半盏茶时间过去,那团银白的光球最终消失无踪,萧凡双眉轻轻舒展,微笑说道:“很纯正。前辈修炼的是最正宗的离火神通,由内而外,没有半分邪气。晚辈佩服!”

单以纯正而论。就算是萧凡修炼的“精炎诀”,也还有所不如。

当初被无极天尊斩杀的离火精灵,本就带着几分邪气。只不过萧凡以浩然正气将这几分邪气渐渐消弭掉了,他掌控的精炎之力才变得颇为纯正。

但要以进度而论。却是“精炎诀”的进度更快。

萧凡尚未踏足元婴期之时,对精炎之力的掌控就已达到了元婴高手的水准。

丙老先生点了点头,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微笑,说道:“萧道友,修真界以修为论交。既然你已凝结元婴,又执掌百雄堂,你我平辈论交即可。前辈之称,不必再提。”

“是!”

萧凡也不多谦逊。躬身应答。

当下辽远等人谦让着丙老先生在一旁落座,中年儒生亲自为其奉上灵茶。

辽远忍不住对萧凡说道:“萧先生,如今法阵已成,你邀请的那位道友,不知什么时候能赶到?”

萧凡说道:“早些时候我已经收到了他的万里传音符,应该不久就会到了。辽道友可以先请令郎过来,我们开始进行必要的准备。”

虽然辽远很想知道萧凡邀请的究竟是何方高人,眼见萧凡说得笃定,也就不便再问,连忙取出一张万里传音符。对着符箓说了几句话,便即匆匆将传音符祭了出去。

约莫两刻钟过去,辽夫人便带着辽承急匆匆赶到了百雄堂。乍见丙老先生也在座,不由得又惊又喜,忙即上前拜见,又将儿子推到丙老先生面前,急急说道:“丙老先生,请您老人家为小儿号号脉……”

只见辽承满脸血红,却没有什么光泽,双目凸出,两眼之中全是血丝。原本俊俏的长相因为扭曲而变得极其狰狞,身上气息忽强忽弱。极不稳定,就算是不懂医术之人。也能一眼就看出来,此人已经病入膏肓,命在旦夕。

丙老先生摆摆手,说道:“不必了,老夫今日是萧道友请来的帮手。一切都要听从萧道友的安排。既然贤夫妇已经将令郎带到了百雄堂,就应该相信萧道友的医术,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辽夫人一怔,随即恭恭敬敬地答了一声“是”。

在这位金州城第一神医面前,任谁都是规规矩矩的。

眼见病人也到了,萧凡邀请的另一位精通火属性功法的元婴同道尚未赶到,胖大和尚不由有些焦躁起来,说道:“萧道友,你那位朋友到底是何方高人?怎的还没到来?”

萧凡微笑说道:“大师稍安勿躁,宇文宗主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如期赶到的。”

“谁?”

胖大和尚顿时瞪大了眼睛,叫道。

除了丙老先生之外,其他几人也同样大睁双眼,不敢置信。

霍山国内,能被称为宇文宗主的元婴高手,似乎只有一个人而已——霍都宗宗主宇文周!

霍山国唯一的元婴后期大修士。

再没想到,萧凡邀请的竟然是宇文周。

丙老先生淡然说道:“宇文道友的主修功法固然不是火属性,但以他的修为,只要肯出手的话,自然是够资格的。”

“这个自然……”

辽远急忙答道。

以宇文周后期大修士的境界,纵算火属性功法是兼修的神通,其威力之强,也远不是他们这些初期修士可比的。为了给他儿子治病,萧凡竟然将宇文周都请来了,这个面子,可真够大的。一时之间,辽远心中大为感动,望向萧凡的目光变得益发感激。

萧凡的所作所为,果真与七大医馆大多数首席都不相同,没有半分门户之见,这胸襟气度,了不得。

正在此时,一股庞大的压力骤然降临,随着一阵哈哈大笑之声,宇文周高大的身形,出现在不远处。

“哈哈,萧道友,老夫到了,没有耽误你的正事吧?”

听这语气,和萧凡之间,着实亲近。

前不久,萧凡才救了他儿子的性命,并且保住了宇文广的元婴期境界,这种大恩大德,再多的灵石和珍稀礼品都不够感谢的。何况与萧凡打了几次交道之后,宇文周见萧凡气度非凡,隐然有王者风范,更是着意与其结纳。

一接到萧凡的邀请,想都不想,便即一口答应。

萧凡微微一笑,抱拳说道:“宇文宗主来得正是时候。再过片刻,便是午时,我们就要开始了。”

“没迟到就好。”

宇文周哈哈一笑,随即抱拳向辽远等人一拱。

“不好意思,劳各位道友久等了。”

辽远等人早就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候着,见状忙不迭地抱拳还礼,连称不敢。

“为了犬子的事情,竟然劳动宇文宗主大驾那么老远的赶过来,在下夫妇当真是感激不尽。宇文宗主高义,必当厚报。”

等众人寒暄过后,辽远两口子又再向宇文周躬身施礼,感激地说道。

宇文周一摆手,笑着说道:“这种话就不要说了,你们要感谢,就感谢萧道友,我就是来帮忙的。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贤伉俪的心情,老夫感同身受。要不是萧道友神医妙手,老夫现在只怕比两位还惨呢!能为令郎尽一份力,我也很高兴。”

正所谓同病相怜,宇文周确实很理解辽远两口子的心情。

不过宇文周不愧是霍山修真界大盟主,深谙人情世故,自然而然便将这份人情都记在萧凡的头上,并不邀功。

辽远两口子又说了好些感激的话语。

“丙道友?”

下一刻,宇文周的目光便落在了丙老先生的脸上,不由吃了一惊。

刚才大家纷纷扰扰的,寒暄客气,唯独丙老先生稳稳坐着,没有丝毫起身见礼的意思。到了丙老先生这样的身份地位,纵算是后期大修士,也已很难对他造成多大的压力。

“宇文宗主!”

丙老先生拱了拱手,淡淡应答一声。

“没想到连丙道友也过来帮手,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宇文周笑哈哈地说道,绝口不提丙老先生拒绝为他儿子宇文周疗毒的事,似乎这件事压根就没发生过。

丙老先生更是毫无心理负担。在他看来,宇文广既然中了千叶毒,那就必死无疑,又何必为了一个死人浪费时间,耗费丹药?至于宇文广最终被萧凡治好了,也不算多么意外,更不代表萧凡的医术就比丙老先生更加高明,只能说是术业有专攻。

或许有些病,萧凡连听都没听说过,丙老先生却轻而易举就给治好了呢?

丙老先生点点头,说道:“老实说,我也是对萧道友提出来的这个治疗方案很感兴趣,特意过来观摩的。”

辽远略显尴尬。

不过丙老先生说的乃是事实,他自然不敢稍有异议。

如果没有这么个前提,堂堂一代医圣,杏林苑首席大郎中,怎可能去给其他医馆的郎中打下手?不要说他辽远,金州城乃至整个霍山国,都不会有人有这样的面子。

“诸位道友,午时将届,我们要开始了。”

萧凡拱了拱手,说道。

宇文周笑道:“今天之事,以萧道友为主,我等都听从差遣。”

“不敢当!”

萧凡说得客气,却是毫不迟疑,分派起“任务”来。五位元婴高手,分别在五个方位盘膝坐下,神情肃然。病怏怏的辽承,被萧凡封印住浑身法力,摆在了离火两仪阵的正中央。

辽夫人则被萧凡直接“撵”了出去,密室的大门,轰然关闭。

整个密室的防护大阵随即开启,将这附近完全笼罩在防护大阵的威力之下,数名金丹修士负责守护,没有萧凡的指令,任何人都不得进入密室。有违令者,格杀勿论!

其实,这些措施都有点多余,有宇文周和丙老先生两人在,谁敢乱闯这里?(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