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2章 散功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3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对辽承的治疗,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的复杂。

午时正。

离火两仪阵启动,中心阵眼处地火熊熊。

在辽远的指点之下,辽承开始散功。

散功听上去很简单,但过程极其痛苦。尤其是自行散功,更是痛苦不堪。所幸有自家老子的帮忙,辽承的痛苦减轻了许多。但片刻之后,汗水也湿透了重衣,浑身关节嘎嘎作响,辽承忍不住叫喊出声。

“辽承,忍着点。当着这许多前辈的面,不要给我丢人。”

眼见儿子痛苦不堪,其实辽远内心刀割般难受,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冷冰冰的,不带半点感**彩。

辽承当即咬紧牙关,瘦削的身子不住颤抖。

萧凡右手食指一抬,一道无形劲力自辽承胸口膻中穴直射而入,瞬即在他的五脏六腑和各处经脉间游走。辽承承受的散功之苦非但没有丝毫减弱,反倒益发痛楚难熬了。

“辽道友,咬牙坚持。我必须了解你体内脏腑和经脉受损的最切实情形,以便用药。”

对辽承的痛楚,萧凡视而不见,淡然说道。

听萧凡这么一说,辽远到嘴边的话语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他本打算向萧凡求肯,用一种不是那么痛苦的方式帮助儿子散功。身为元婴修士,要为一名金丹中期修士无痛苦散功,难度并不大,辽远虽然不是郎中,也知道好几种方法。

但萧凡却明白告诉他,这种苦楚,是辽承必须要承受的。

辽远当即闭口不言。

如果说一开始,他对萧凡还心有疑虑,只是被逼无奈。不得不死马当作活马医,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萧凡的身上。如今见丙老先生都规规矩矩坐在一侧,为萧凡“打下手”。对萧凡的医案没有提出任何异议,辽远对萧凡也便近乎迷信了。

这当儿。萧凡说什么就是什么,绝不敢违拗半分。

当下紧紧握住儿子的手,暗中给他鼓劲。

约莫大半个时辰过去,辽承忽然大叫一声,双目突出,晕死过去。

“萧先生……”

辽远额头上的冷汗也下来了。

“无妨,继续散功。”

萧凡神情镇定,冷冷喝道。

辽远一咬牙。五指轮转,一道道无形劲气不住射入辽承体内。帮助辽承散功,在座每一位元婴修士都能胜任,但自然是辽远亲自出手最为合适。父子俩修炼的都是同一种功法,细微处只有辽远知晓得最清楚。

萧凡手腕一翻,三枚闪闪发光的柳叶小刀浮现而出,取出其中一枚,慢慢扎进辽承右臂中府穴,深入三寸。

这柳叶小刀是萧凡出任百雄堂首席大郎中之后以银钢砂掺杂其他数种珍稀材料特意打造的,和以前的柳叶飞刀效用一样。既是暗器,又能当银针使用。这三枚柳叶小刀俱皆是中空的,刀身之中储存着药物。这一针扎入,药物便即深入中府穴中,随着辽承散功,药力渐渐浸透到手太阴肺经之中。

第二枚柳叶飞刀扎在右手尺泽穴,第三针扎在太渊穴。

辽承轻哼一声,悠悠醒转过来。

萧凡毫不迟疑,手腕再一翻,又是三枚柳叶小刀浮现,分别扎进辽承右臂的合谷穴。三里穴与天鼎穴。

这是手阳明大肠经的三处要穴。

萧凡随即转向左边,六枚银针扎进同样的六处穴位。

手太阴肺经和手阳明大肠经俱皆是十二正经之一。互为表里。

手太阴肺经与手阳明大肠经五行属金,刚好与辽承体内的火属性异灵根纠缠在一起。

五行生克。火克金!

这两条经脉伤得最重,也是辽承的病根所在。要治好辽承的病,彻底切断他的病根,必须要从这两条经脉下手。辽承的情形特殊,散功之后,要尽快治疗,萧凡便采取了针灸疗法,将药力通过穴位,直达经脉深处。

相对服用丹药的方式来说,这是最快捷的。

不过时间紧迫,用药未免霸道,要消除副作用,后续还得徐徐用药,缓缓调息,才能最终根治,彻底痊愈。

这十二枚银针一扎进去,辽承只觉得浑身经脉都沸腾起来,丹田处真元翻滚,仿佛就要爆炸开来,一时间,牙齿咬得嘎嘎作响,望向辽远,颤声说道:“爹,真要开始了……”

先前的散功,还只是将他经脉间积蓄的法力释放出去,算不得真正的散功,就好像与人争斗,只要丹田处真元不绝,片刻之后,经脉间的法力很快又会再生出来,源源不断。

唯有散尽丹田气海的本命真元,将躯壳彻底清空,才是真正的散功。

“萧先生……”

辽远急忙望向萧凡。

萧凡脸色沉静,微微颔首。

辽远便即双手齐出,紧紧握住了儿子的双手,四掌相对,劳宫穴对劳宫穴,贴得很紧。

萧凡伸出右手食指,轻轻点在辽承的丹田之上。

辽承浑身一震,只觉得丹田处那股不住冲撞,只想夺路而逃的真元终于找到了一条宣泄的口子,顺着经脉便直冲而出,仿佛受到某种指引一般,纷纷扰扰向着两掌掌心的劳宫穴涌去。

辽远立即深吸一口气,劲力内缩。

顷刻间,炽热的火灵力便从两手劳宫穴直冲进来。辽远小心翼翼地引导着这两股火灵力缓缓涌向胸口膻中穴,也就是中丹田,慢慢在那里沉积下来。这火灵力与他修炼的火灵力,同种同源,刚一在中丹田沉积下来,便有一股极大的力量,想要诱使这火灵力从中丹田出去,散入经脉之中,与本身真元融为一体。

辽远倒也并不惊慌,萧凡早就指点过相应的技巧,当下运起心法,将自身的火灵力死死隔绝在外,决不让它们混杂在一起。

约莫两个时辰过去,辽远额头开始见汗。

他中丹田处已经渐渐蓄满真元,两手劳宫穴处却依旧有火灵力源源不断地涌将过来。眼见得再这样下去,就要隔绝不住,两般火灵力要混作一起了。

“辽道友,坚持不住就不要勉强。”

萧凡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好……”

辽远重重点了点头。

随即胖大和尚大步上前,接替辽远。

胖大和尚看上去极其威猛,修为却是在座众人之中最低的一位,不过一个半时辰,便即在中丹田蓄满真元,让给了中年儒生。中年儒生足足坚持了两个时辰,和辽远差不多。但辽远修炼的本也是“赤焰诀”,占有一定的优势。由此可见,中年儒生的修为,更在辽远之上。

随后便是丙老先生亲自出马。

足足四五个时辰过去,丙老先生才让给了宇文周。

宇文周不愧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这当儿终于显出他的深厚功底,这一接手,便是整整八个时辰。

再看此时的辽承,面上那股枯红的颜色早已消失不见,变成了青灰色,外凸的双眼也恢复原装,嘴唇苍白无血,身子抖得如同秋风中的落叶,身上的气息也从金丹中期一路狂跌到筑基初期,并且极不稳定,随时都有可能跌破筑基期,向练气期掉下去。

萧凡最后一个出马,从宇文周手里接过了辽承的双手。

五名元婴修士都盘膝坐了下来,慢慢控制着体内的异种火灵力,不住引导出一缕来,谨慎地清理着其中蕴含的杂质。当然,这不是必备的流程,但既然受托而来,这好人就要做到底。

须知事后辽远的报酬也是极其厚重的,总也要对得起人家的那份重谢。

又是四个时辰过去。

萧凡终于轻轻舒了一口气。

只见辽承已经昏迷过去,身上气息已经变得极其微弱,基本与普通凡人无异了,在他身上查探不到半分灵力波动。

辽远等人不由相顾骇然。

四个时辰!

也就是说,萧凡的真实境界,竟然与丙老先生极其接近。而丙老先生的修为,已经臻于元婴中期的巅峰状态。虽然说,这只是间接的比较,谬误之处必多,不可全信,但萧凡的修为远在他们几位元婴初期修士之上,乃是确定无疑的了。

这还是刚刚进阶元婴期,再过些时日,等他彻底稳固了元婴境界,还不知道实力要暴涨到何种程度。

只是当此之时,众人也无暇细想,救人要紧。

辽承彻底散功,萧凡左手捏诀,右手五指轮转,一道道无形劲气纵横而出,顷刻间就将辽承浑身数十处大穴都封住了。辽承静静地悬浮在离火两仪阵的中心上空,双眼紧闭,呼吸平稳,宛如睡着了一般。

萧凡手臂一抖,一个雕工极其精致的锦盒浮现而出,扬手打开了盒盖,众人只闻到一股浓郁的药香,片刻间就在密室之中飘扬开来。只见锦盒之中,整整齐齐摆放着八排柳叶小刀,每排十二枚,加上扎在辽承身上的十二枚柳叶刀,不多不少,正好是一百零八枚银针。每枚银针都是中空的,内里储藏着不同的药物。

萧凡袍袖一抖,锦盒里的九十六枚柳叶小刀一起飞了起来,排在半空之中,银光耀眼。

“疾!”

萧凡一声低喝,袍袖再一扬,只见空中白光乱闪,九十六枚银针疾飞而出,准确无误地扎进了辽承身体各处的穴位之中。(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