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3章 记名弟子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1-3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时间一天天过去,辽承的气色变得好了很多。

虽然还是那么瘦削,脸上却有了正常人的血色,那股暴虐之气,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过他的境界并未恢复,依旧和普通凡人一样,身上没有丝毫的灵力波动。

足足七天七夜之后,萧凡终于完成了对他的治疗,将三根手指从他的脉腕上收了回来,对辽远点了点头,轻声说道:“辽道友,令郎体内的火毒,基本都已经祛除掉了,脏腑经脉都恢复得挺不错的。接下来,可以将灵力还给他了。”

辽远长长舒了口气,向萧凡欠了欠身子,躬身说道:“多谢萧先生!”

萧凡摇摇头,右手屈指轻弹,一道劲力飞射而出,原本已经平静下去的离火两仪阵再次轰隆隆的运转起来。辽远和辽承父子在大阵中心盘膝坐下,四掌互握,劳宫穴相对。

“开始。”

萧凡沉声说道。

辽远情不自禁地手掌一紧,一直储存在中丹田的火灵力,透过经脉,缓缓传输过去,重新回到辽承的体内。

萧凡的手指一直搭在辽承的脉腕之上,监控着灵力回传的过程。

虽然在理论上,这是可行的,毕竟是第一次。而且在辽承彻底散功的前提下,还要以秘法保住他金丹不碎,难度就更大了,一着不慎,就有可能前功尽弃。所以接收灵力的第一个是辽远,回传灵力的第一个还是他。

父子俩修炼的都是“赤焰诀”,应该是冲突最小的。

一切顺利!

尽管最开始的时候。速度很慢,慢到令人难以忍受。所幸在场的无一不是经历过漫长岁月打坐的元婴高手。有的是耐心。但接下来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比散功的时候还要快得多。辽承神情平静,没有任何不适。

十六个时辰又在不知不觉间过去。

和辽承双手紧握的萧凡,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辽承身上的灵力波动,又恢复到了金丹初期,并且还在缓缓提升之中。

辽远满脸笑容。

这实在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做梦都想不到的。

“高兴吧?”

辽远耳边响起宇文周的声音。

“高兴,高兴……”

辽远连连点头,算是体会到了当初宇文周的心情。

又过了片刻,辽承轻轻“哼”了一声。萧凡已经松开双手,缓缓站起身来,微笑着说道:“辽少主不妨运息吐纳一下,看看是否有何不适?”

辽承连忙依言吐纳调息,随即脸上露出狂喜之色,一跃而起,叫道:“很好很好,没有什么不适,非常舒服……”

萧凡轻轻点了点头。

辽远大喜过望。叫道:“承儿,还不给诸位前辈磕头谢恩?”

辽承二话不说,趴伏在地,重重磕下头去:“感谢诸位前辈救命之恩!”

声音颤抖不已。

萧凡等人。自是坦然受之。

辽远双手抱拳,长揖到地,朗声说道:“诸位道友大恩。辽某父子感激不尽。日后但凡有用得着在下和辽家的地方,尽管开口。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宇文周笑道:“辽道友这话说得在理。人生在世,无非信义二字。有仇报仇,有恩报恩。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行径。我们几个,只是举手之劳,你要谢,还是谢萧道友吧。”

“这是自然,在下对萧先生感激不尽。”

说着,又向萧凡长揖到地。

萧凡摆了摆手,说道:“辽道友不必如此,医者仁心,治病救人乃是郎中的本分。何况道友许下的酬劳本就极其丰厚,萧某自当尽力。不过,萧某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辽远忙即说道:“萧先生但请直言,辽某父子无不受教!”

萧凡打量着辽承,正色说道:“辽少主体内的火毒虽然祛除干净,但异灵根并没有改变,依旧和手太阴肺经以及手阳明大肠经搅合在一起。今后如果继续修炼‘赤焰诀’,恐怕先前那一幕依旧会重演,不出数十年,仍然会有火毒攻心之祸。”

辽家父子不由大惊,辽远急急问道:“那请教萧先生,如之奈何?”

萧凡沉吟道:“令郎是火属性的异灵体,如果不修习火属性功法,肯定是可惜了的。也不可能去修炼其他属性的功法了……前些日子,在下仔细参悟过辽家的‘赤焰诀’,觉得如果能将其中几句口诀略加修改,让这功法变得柔和些,不再那么霸道,那令郎应该是可以修炼的。在强壮异灵根的同时,也能滋润手太阴肺经与手阳明大肠经,相辅相成,而不是互相掣肘,彼此制约伤害。”

辽远大喜,叫道:“那太好了,就请萧先生将口诀传授给犬子,感激不尽!”

“辽道友!”

中年儒生含笑提醒了一句。

这样要紧的修炼功法,人家凭什么平白无故地传给你的儿子?

凡事总得有个理由!

辽远也是老于世故的人精,顿时就明白过来,抱拳说道:“萧先生,如果你不嫌弃小儿顽劣的话,就让小儿拜在先生门下,朝夕聆听教诲,如何?”

边说边向辽承递了个眼色。

辽承立即倒头下拜,恭恭敬敬地说道:“弟子辽承,请拜在师父座下,请师父开恩,收列门墙!”

这传功解惑,自然当得拜师受教。

萧凡也不谦让,缓缓说道:“既是将萧某的功法传授给你,虽说是为了治病救人,你这一拜,萧某也还是受得起的。不过,萧某暂时没有收徒之意。世侄若是愿意,萧某可以收你为记名弟子。这样既正了师徒名分,也不影响你的辽家少主身份。除了这篇功法,日后如果有更加合适的火属性功法,为师也一样会传授给你。辽道友,你意下如何?”

辽远哪里会不同意,当即点头,连声说道:“犬子能拜入萧先生门下,实在是他天大的福气。承儿,还不拜见师父?”

辽承立即重重磕下头去,朗声说道:“恩师在上,请受徒儿辽承一拜!”

说是一拜,却扎扎实实磕了三个响头。

萧凡正色说道:“辽承,虽然只是记名弟子,但你既拜入我的门下,为师也还是要叮嘱你几句。从今往后,要多行善事,多做善举。不得肆意妄为,不得杀戮无辜。否则,师徒情分立绝。你明白了吗?”

辽承又深深磕下头去,恭声说道:“恩师教诲,弟子谨记。请师父放心,弟子绝不会肆意妄为,更不会杀戮无辜。”

“很好,你起来吧。”

萧凡袍袖一抖,辽承只觉得一股柔和的力道涌来,自己不知不觉间就顺着这股力道站了起来,竟然连半分抗拒之心都不曾兴起。

萧凡取出一枚竹简,递了给他。

辽承双手接过,小心翼翼地贴在额头上,略一探视,马上便察觉出这是一篇修改过的“赤焰诀”功法,至于和原来的功法到底有何不同,纵算他是火属性的异灵体,一时之间也难以融会贯通。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萧凡很有把握。

当着这许多元婴高手的面将这篇功法交给他,假如将来他在修炼过程中出现了什么问题,萧凡的脸面往哪里搁?

没有十足的把握,萧凡又何必干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能为他治好这病,还保住了他的金丹修为,就已经是盖世的手段了,他只有感激再感激,绝不敢有丝毫怨怼之心。

“多谢恩师厚赐!”

辽承规规矩矩向萧凡行了礼,将竹简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恭喜萧道友,恭喜辽世侄!”

眼见他们师徒叙礼完毕,中年儒生含笑抱拳致贺。

表面看,似乎这只是萧凡和辽家之间发生的一些关系,实际上,今天发生的这一切,肯定会影响到未来七大宗门之间的合纵连横。在此之前,百雄帮和青阳宫可不是那么友好,如今萧凡不但救了青阳宫掌教的亲外甥,还收了辽承做记名弟子,这关系,也不能算太普通呢。

辽远何尝不明白这其中的种种关节?

至少长宁真人那里,就不知该如何去面对。

但不管怎么说,总归是儿子的未来最要紧!

和这一点比较起来,其他任何事情都等而下之。

“萧道友,我看你的医术是越来越神了。这一届的医圣大会,如果丙道友和丁道友都不参加的话,这新一代的医圣,我看是非你莫属了。哈哈,到时候我一定会来捧场的!”

宇文周笑哈哈地说道,眼神有意无意间在丙老先生的脸上扫过。

丙老先生淡淡说道:“这一届的医圣大会,我本来就没打算参加。”

“此言当真?”

宇文周立即追问了一句,似乎生怕丙老先生反悔似的。

丙老先生瞥他一眼,依旧不徐不疾地说道:“老夫偌大年纪,难道还会在意这些身外的虚名不成?”

“说得是!”

宇文周便向丙老先生竖起了大拇指。

这位是一心一意要将萧凡捧上医圣的宝座,也算是报答萧凡对他儿子的救命之恩。

丙老先生再不去理会他们,背着双手,缓缓向密室之外走去。

“丙老先生……”

萧凡连忙叫了一句。

丙老先生头也不回,只举起手来轻轻摆了一摆,示意他不必多说。

“后生,好自为之!”(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