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7章 试毒之人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2-0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接下来,两名男弟子将八个玉瓶取出来,摆放在白银鼎之旁,双手奉给方飞扬。

方飞扬微笑着扫视一圈,朗声说道:“诸位大郎中,还有何种吩咐?若是没有的话,方某就要配药了!”

“方帮主请!”

几名郎中异口同声地说道。

方飞扬点点头,当即将八个玉瓶一一打开,将玉瓶中的毒药倒入银鼎之中,又取过那个长长的银簪,在银鼎中搅合了一番,银簪头部,立时变得乌黑一片,再也不是先前银光灿灿的模样。

剧毒可想而知。

“带死囚!”

方飞扬又是一声吩咐。

片刻之间,八名囚犯被执事弟子们押解上来,这八名囚犯是六男二女,大多数都比较年轻,看上去最年长的也不过四十余岁,最年轻的只有二十岁左右,身上散发着灵力波动,赫然都是修真者,并且修为大致相当,都是筑基中期左右的境界。很明显被禁锢了法力,被押解上来时,满脸惊慌和绝望之色。

在场数千人,却没有谁表示丝毫的同情之意。

他们本就是死囚,能活到现在,已经算是赚了。

若不是因为医圣大会要用他们做服毒的炉鼎,早就已经被处决掉,焉能活到今日?

这个规则,基本上在场所有人都知道的。

“诸位道友,此番医圣大会的比赛,规则依旧和往届是一样的。这里八名死囚,就是今日试毒的炉鼎。待会方某会亲自给他们服下同等分量的毒物,八位大郎中同时开始为他们解毒,谁第一个将剧毒祛除,保住炉鼎的性命。谁就是本届大会新的医圣。诸位应该都很清楚这个规则了吧?”

方飞扬正眼都不在这八名死囚身上多瞄一眼,不徐不疾地说道。

“清楚……”

台下不少好事者参差不齐地吆喝起来。

多数都是些年轻的低阶修士,金丹中后期以上的高阶修士。自重身份,一般都是笑而不语。

“诸位大郎中。要不要检验一下这些炉鼎的身体状况?”

方飞扬循着惯例问道。

长宁真人冷冷说道:“自然要的。”

“好,那就请诸位大郎中亲自检验吧。”

方飞扬也不在意长宁真人的态度,微笑着说道。长宁真人自来就是这么冷冰冰的性子,跟谁说话都是这样的语气,方飞扬真要和他计较,只怕真正气得受不了反倒是他自己了。

当下执事弟子将八名炉鼎分别押到八名大郎中面前。

站在萧凡面前的是一名二十几岁的年轻女子,身材丰满,长相也还周正。嘴角有一颗小小的黑痣,显得颇为俏丽,只是吓得脸色惨白,浑身发抖,十分姿容也只剩下三分了。却不知这么年轻的女修,到底犯了什么罪,竟然被打成死囚。只不过此时此刻,萧凡自也不好深究。随即伸出三根手指搭在这黑痣女子的脉腕之上,浩然正气鼓荡而出,瞬间在女囚体内运转一周天。女囚的身体状况,立时了然于胸。

执事弟子押着八名死囚转上一圈,很快八名大郎中便将所有死囚都完毕。基本上。这八名死囚的身体状况都差不多,生机比较旺盛,算是上佳的试毒炉鼎。难得是八人修为都差不多。看得出来,杏林帮在这件事上颇费了一番心血。

“好,炉鼎检验完毕,现在将护心丹分发给诸位大郎中检验。”

方飞扬一丝不苟地执行这医圣大会的流程。

立即便有执事弟子将玉盒呈送到诸位大郎中的面前,这玉盒之中,摆放着八颗火红的丹药,黄豆大小。药香扑鼻。

这也是医圣大会比试的必备之物。

这护心丹是经过特制的丹药,服下之后。十二个时辰内可以护住炉鼎的心脉,百毒不侵。没有这个措施。那样剧毒之物刚一服下,只怕立时便死翘翘了,还怎么比试?

只要护住心脉,毒性不及心脏,炉鼎便不会死,让大郎中有充足的时间来慢慢解毒。这才能分出高下来。

当然,那三十二种毒药也是通过特别筛选的,每一种都是剧毒,但每一种都不会立即要人性命。绝不是“十绝毒”那样的毒物,中人立毙,纵算有护心丹也无济于事。

那又比试不成了。

好在金州城名医云集,要挑选出这样的毒物来,倒也并不为难。若是在其他城市,等闲难以见到一个郎中,想要精选出这许多不会立即致人死命的毒物,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

为了绝对的公正,这八颗护心丹也是需要经过仔细检验的。

只要护心丹略有差异,效果便大为不同,自然会严重影响到比试的最终结果。这八颗护心丹的品质,必须一致。

检验护心丹之时,八名大郎中都很认真,比检验炉鼎的时候要仔细多了。

最终还是没有异议。

在这方面,杏林帮不大可能作弊。不管怎么说,都必须要维护杏林帮七大宗门之首的声誉。

“很好。”

方飞扬点了点头,袍袖一抖,八颗护心丹飞了起来,徐徐向八名大郎中飞去,一人一颗,不偏不倚,落在各自面前。

八名大郎中亲自将护心丹给炉鼎喂了下去。

这八名炉鼎目前尚未抽签决定他们各自的归宿,所以任何一名大郎中都不会在这个环节上作弊。否则,万一自己抽到的正是那名被作弊的炉鼎,可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炉鼎们似乎也知道自己命运已定,一个个都老实得很,没有丝毫反抗之意。

以他们区区筑基期的修为,在一大堆元婴老怪面前,也却是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一切乖乖认命,也许还有活下去的希望。至少其中一个是肯定能活下去的。因为根据医圣大会的规则,凡是被大郎中救活的炉鼎,将免去死罪。即可开释。

最先被救活的那个死囚,肯定能活下去。

至于其他人是不是能活下去,那就各凭天命了。

因为每届医圣大会只会决出一名医圣。也就是说第一个救活炉鼎的大郎中就是本届的医圣。只要医圣诞生,其他炉鼎是死是活。已经毫无区别。多数时候,那些大郎中会即可停手,任由炉鼎被毒死。

反正也是些死囚,不值得同情。

甚至有一些脾气暴躁的大郎中,见被人抢了先手,夺走了医圣头衔,一怒之下,会当场将炉鼎击毙。以泄心头之恨。

但也有个别宅心仁厚的大郎中,会坚持为炉鼎解毒,放一条生路。当然,也不排除大郎中为了检验自己解毒的水准,坚持将解毒进行到底。不管是那种情形,那个炉鼎都算是撞大运了,捡回一条命。

既然有生的希望,炉鼎们自然乖乖配合了。

眼见炉鼎们都吞下了丹药,方飞扬点点头,淡然说道:“都张开嘴!”

八名炉鼎依言张开了嘴。

一名执事弟子将八只小巧的银杯在方飞扬面前的金漆托盘里排开。方飞扬一抖袍袖,那只银鼎飞了起来,在半空中将一股漆黑的毒液慢慢倾洒而下。将八只银杯一一注满。

所有这些动作,都是当众进行,尽量做到绝对的公平公正。

三十年一次的医圣大会,是金州城最盛大的聚会,金州城的医圣在南洲大陆西南方圆上千万里内都有着赫赫名声,亦是金州城的金字招牌。方飞扬作为金州城第一主事之人,不可能自己将这个金字招牌砸掉。

大家公认的第一,才是真的第一,才会得到真正的敬重。

等八个小银杯都注满了毒液。方飞扬又是一抖袍袖,八只银杯飞了起来。杯中漆黑的毒液飞了出去,奇准无比地飞入到每一名炉鼎大张的嘴里。没有一滴洒落在外。

毒液一入口,不过片刻之间,炉鼎们原本正常的脸色便开始发黑,手臂上裸露的皮肤,也浮现出一丝丝的黑线。

“好,现在抽签。”

方飞扬淡淡说道,语气笃定。

立时便有一名执事弟子将一个放着八面竹牌的金漆托盘捧到杏林苑广姓修士面前。这些竹牌看上去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广姓修士随手抓起一面竹牌,翻过来,上边写着一个“四”字。

“好,杏林帮广道友,四号炉鼎!”

却是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性炉鼎,被执事弟子推到了广姓修士面前。

当下一一抽签。

轮到萧凡的时候,面前托盘里已经只剩下三面竹牌,他也随手抓了一面,却是“六”号,正是方才那名二十几岁,嘴角生着一颗黑痣的丰满俏丽女子,不过此刻面色发黑,两眼之中满是惊恐和绝望之色,若不是被执事弟子制住,身子僵硬,动弹不得,只怕早就软倒在地了。

执事弟子面无表情,毫不客气地将她推搡到了萧凡面前,微微躬身。

萧凡望着面前这名女炉鼎,轻声说道:“你不用怕,我一定会救你的,让你活下去。”

话语轻柔,语气却极其笃定。

俏丽女子身子轻轻一震,眼中顿时露出希冀之色。

对面的广阳子却冷笑一声,满脸不屑之意,冷冷说道:“萧道友很有自信啊。待会可不要拖得太久,这女人最多只能再活十二个时辰。”

萧凡神色淡淡的,也不接口,甚至连眼睛的余光都不向那边瞥一眼,对广阳子的轻蔑之意,表露无遗。

广阳子不由大怒,一张脸瞬间涨红了,脖颈上青筋暴跳。

奈何萧凡压根就不理他,纵算有满腹怒气,也只能憋着,发作不出来。

总不能在这台上当着数千同道的面和萧凡对骂吧?

那也太丢份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