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 女煞星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2-0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金州城西北数万里之外,一座荒山,骤然热闹起来。荒山上空,不时有修真者飞来飞去,进行巡逻。而荒山一隅,也有修真者守护,一个个披坚执锐,神情紧张,如临大敌。

更有一道道遁光,急速从东南方向的金州城激射而来。

正在负责现场警戒的贺姓壮汉见洪天萧凡等四位元婴修士联袂而来,急匆匆腾空而起,在半空躬身施礼。

“拜见帮主,拜见三位长老!”

洪天阴沉着脸,一摆手,低声喝道:“从道友的遗体,现在何处?”

贺姓壮汉连忙说道:“就在下方山坡上……”

洪天也不打话,一按脚下遁光,急速向下方山坡射去。

不用贺姓壮汉指路,四名元婴修士都已经看得清楚,荒山向阳的一面山坡上,一片狼藉,倒伏着数具尸体。其中一人,身穿酱色长袍,仰面长天躺在那里,满脸惊怒之色,双眼大睁,似乎至死也不愿意相信,自己会落得如此下场。

这人约莫五十余岁年纪,胡须花白,正是梨花城的大药材商,姓从,与百雄堂关系最为密切,代理着百雄堂在梨花城的一切药材生意。

从姓修士身边,还倒伏着数具尸体,从服饰看,应该是从姓修士的门 人子弟,一个个身体僵硬冰凉,早已没了气息。

“萧贤弟……”

洪天观察着四周的情形,沉声叫道。

萧凡点了点头,缓步上前。伸出右手,一掌向前虚按而下。一股浩然正气涌出,将从姓修士的尸体笼罩其下。

他是医圣。百雄堂首席大郎中,这检验尸体的活,自然归他去做。

从姓修士虽然已经身死,在浩然正气的笼罩之下,他体内的情形,还是被查探得一清二楚,稍顷,萧凡收回手,沉声说道:“致命一击在心脏。被至阴至寒的法力瞬间将心脏冻僵,然后爆裂而亡。浑身上下,就这样一处伤势,其他地方都完好无损。”

洪天双眉蹙了起来,喃喃自语道:“至阴至寒的法诀?一击毙命……这么说,从道友几乎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甫一交手,就被击毙了?”

萧凡微微颔首,说道:“从尸体的情形来看。恐怕是这样。”

马长老寒着脸,说道:“那怎么可能?从道友也是元婴修士,虽然他修炼的是那种特别容易进阶的功法,并不特别擅长与人争斗。但总也不至于连一合之力都没有。一交手就被人击毙……杀他的人,绝不可能是同阶修士。”

洪天冷哼一声,说道:“就算是中期修士。只怕也没这个能力。我和从道友是多年的交情,对他的情形非常了解。他固然和马贤弟说的一样。修炼是那种特别容易进阶的功法,不擅长与人争斗。但为了弥补这个缺陷。从道友还特意修炼了一种快捷的身法,纵算不敌,也能游斗坚持一阵。如果我和他面对面放对,也做不到一出手就打伤他,更不用说一击毙命了。我们曾经切磋过,我也差不多花费了一刻钟光景,才将他的身法破去。”

这也是因为从姓修士已然身亡,否则洪天断不会将老友的这些秘密公之于众。尤其对于从姓修士这样不擅长与人争斗的同道而言,这些秘密都至关重要。

覃夫人骇然说道:“那岂不是说,杀他的人,比师兄还要强得多?这不大可能吧……”

难道是后期的大修士?

“天妙仙子?”

马长老喃喃说道,满脸疑惑。

整个霍山国就宇文周这样一位元婴后期大修士,其他的后期大修士,也不会无缘无故跑到霍山国的地界来杀人。若不是他们刚才无巧不巧的正在商谈有关天妙仙子的事,马长老一时半会也压根就不会联想到她的身上去。

覃夫人忽然问道:“他的元婴呢?从尸体的情形来看,似乎并没有元婴出窍……”

大伙的眼神都不约而同地落在了从姓修士的天灵盖上,并没有任何痕迹。

“难道说,他根本来不及元婴出窍,就被一起灭杀掉了?”

萧凡点了点头,说道:“从他的尸体来看,这似乎是唯一的解释。”

所有人忽然都沉默起来。

如果当真如此的话,几乎可以肯定是元婴后期大修士出的手。当然,个别修炼有极其霸道功法的元婴中期修士,也能做到这点。但这样霸道的元婴中期修士,至少大伙都没有听说过。

稍顷,马长老轻声说道:“有没有可能是突施偷袭?”

洪天摇了摇头,说道:“这处山坡并不是交手之所,他们的尸体,都是从半空中坠落下来的。”

这一点,现场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既然是在空中交手,被人伏击偷袭的可能性就几乎没有。再说从姓修士是一个药材商人,平日里和气生财,甚少与人结怨,也不至有那么强大的对手,专门躲在这里偷袭暗算于他。

最主要的,是从姓修士那惊恐欲绝的神情,可见他是当面与人交手击毙的,并不是被人背后偷袭而亡。

这时候,萧凡又检验过了其他几个人的尸体,死因和从姓修士一模一样,都是被至阴至寒的法力伤到心脏,一击毙命,毫无挣扎余地。大家几乎可以在脑海中勾勒出当时交手的画面,从姓修士和几名从人弟子在半空中与人交手,一转眼间便全部毙命,从半空中直坠而下,横七竖八躺在了这处山坡之上。

不远处一件尺许大的飞舟残骸也证实了众人的猜测。

那是一件玉制飞舟,上面铭刻着各种符文,是比较常见的一种飞行法宝。

洪天沉吟着,正要说话。忽然和萧凡同时抬起头来,向东南方向的天际望去。众人一惊。也忙即抬头向那边张望。只见一道遁光正飞射而来,快速无比。顷刻间便近了许多,正是杏林帮帮主方飞扬。应该是得到了从姓修士遇害的消息,也急匆匆向这里赶来。

马长老禁不住瞥了萧凡一眼,暗暗心惊。

萧凡和洪天几乎同时察觉到了天边的动静,他和覃夫人却一无所知,这岂不是说,萧凡的神念之力远在他们之上,基本和洪天不相上下,并驾齐驱?

可是。萧凡不是刚刚才进阶不久么?

怎可能如此逆天!

片刻之后,方飞扬便到了山坡上空,洪天等人忙即迎上前去,拱手为礼。

方飞扬抱拳还礼,满脸肃然,沉声说道:“诸位道友,从道友到底如何遇害,已经查到什么端倪了么?”

洪天连忙答道:“我们也是刚刚赶到,只略略查探了一下现场。还没来得及询问其他情形。”

当下众人陪着方飞扬按下遁光,降落在山坡之上,方飞扬亲自检验了从姓修士的尸体,得出的结论和萧凡完全一致。不由皱眉说道:“凶手修为极高,从道友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正是,我们也是如此推断的。”

方飞扬说道:“可找得到目击者?”

洪天四下一望。双眉微蹙,说道:“此处灵气并不如何充裕。修炼者应该不多……”

正说话间,数名执事弟子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修士走了过来。这两名年轻修士一人手中持着药锄。另一人手里则持着铁铲,一望可知是在这里采药的。身上灵力波动极其低微,不过练气期三四层的样子,乃是刚刚入门不久的低阶弟子。

骤然见到这这许多前辈高人,两名年轻修士只吓得脸色苍白,浑身不住微微颤抖,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为首的一名金丹初期执事弟子快步上前,躬身说道:“启禀帮主,诸位长老,这两名采药人是附近一个小门派的弟子,事发之时,正在附近采药。据说他们亲眼见到了从前辈遇害的情形,所以弟子带他们过来,请帮主和诸位长老发落。”

洪天便望着方飞扬,说道:“方兄……”

既然方飞扬赶到了这里,自然要以他为主。尽管从姓修士和百雄帮有密切往来,从大的方向来说,他还是金州城的客人。发生了这等大事,就算方飞扬没有得到消息第一时间赶过来,洪天也会很快就派出弟子去向方飞扬禀报。

大局上头,必须要同进共退。

方飞扬也不客气,点了点头,便即望向那两名低阶弟子,沉声说道:“你们不用怕,只要如实回答我的问题,自然重重有赏。”

“是,前辈……”

那名年轻的男弟子,终究胆大些,颤声应了一句。

“你们当时看到了什么,从头至尾说上一遍,不许有半点遗漏,也不许有半分虚假,明白吗?”

方飞扬的话语之中,益发充满威严。

“晚辈遵命……”

却原来事发之时,他们正在远处山间采药,忽然见到这边半空中有人争斗,还没看得十分明白,就只见从姓修士等人像下饺子似的,从半空中直坠而下,随后那杀人的女子,就从容离开了。

他们隔得太远,并未听到彼此之间的交谈,更不清楚是因何起的争执,以致动手杀人。以他们的修为,也绝不敢靠近去看个究竟。

那是自己找死!

“杀人的是一名女子?”

方飞扬等人大吃一惊,急急问道,一个个脸色凝重无比。

“是的,前辈,确实是一名女子……是穿着,穿着女人的服饰……”

那年轻男弟子战战兢兢地答道。

方飞扬又仔细问了几个其他问题,这两人都答不出更加有用的东西来,方飞扬便不再询问,当即赏了他们一百灵石。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