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 全力戒备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2-0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两名低阶弟子千恩万谢的被带了下去。

山坡上陷入了沉寂之中。

“天妙仙子……”

稍顷,方飞扬沉声说道,浓重的双眉蹙了起来。

洪天闷闷地说道:“不会那么巧吧?前不久惠门主刚刚大老远赶过来颁下了悬赏,天妙仙子就出现在了我金州的地界上。”

“这个很难说。如果不是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天妙仙子已经来到大西南,惠门主也不会万里迢迢,从大齐国赶到我们金州城来。与其说他是来观礼医圣大会,不如说他是专程为天妙仙子而来。”

方飞扬的双眉蹙得更紧。

覃夫人怒道:“我不管他们之间到底有些什么见不得人的破事,我们金州城可没招谁没惹谁,凭什么她一来就下这样的辣手,杀了从道友?”

这从姓修士平日里很会为人,与百雄堂关系密切,也为覃夫人收集过不少毒虫灵草,如今见他无辜被杀,覃夫人自然十分愤怒。

方飞扬叹了口气,说道:“覃夫人,眼下可不是发怒的时候。我们固然不招惹是非,奈何别人要欺上门来,也只能迎战了,难道就这样由得她来,由得她去,由得她杀人?”

马长老忽然说道:“当务之急,是必须要搞清楚从道友被杀的原因。到底如何招惹了这女煞星,以至痛下杀手。”

方飞扬说道:“据惠门主言道,这女人已经完全疯狂,行事完全不能以常理揣度。一个疯子。杀人需要什么理由?”

“那也不能见人就杀吧?”

一名元婴后期大修士真要是得了失心疯,见人就杀。那还了得,修真界还不要被她杀得血流成河。尸积如山?

洪天缓缓说道:“或许,是劫财。从道友随身携带的储物镯不见了。他那个储物镯是特制的,容量很大,我一见就能认得出来。”

从姓修士是梨花城知名的大药材商,百雄堂在梨花城的代言者,自然身家豪阔,这一次前来参加金州城三十年一遇的医圣大会,更是准备充足,在各个交易会上换取了大量的珍稀灵药。准备带回梨花城去,大发一笔横财。

单单为了这一注财富,也足以引发别人的杀机。

只是此处离金州城不算太远,平时也常有人往来。从姓修士虽弱,终归也跨入了元婴境界,其他元婴修士就算想杀人劫财,也很难一击毙命。只要给从姓修士逃脱,那就是公然与整个百雄帮为敌,甚至是公然与七大宗门为敌。必定会引发整个金州城的大追捕。

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保证来往药材商人的安全是金州城各大宗门的共识,断然不能容许这种情形发生。

方飞扬说道:“必须马上查清楚,从道友此番交易了一些什么样的珍稀之物。”

“不错。我已经派门下弟子去查询了。”

洪天身为百雄帮帮主。处理这些事务也是一等一的大行家,章法井然。

不多时,卢正一飞遁而来。满头大汗,气喘不已。足见他在全力赶路。半刻也不曾停留,匆匆按下遁光。向洪天等人鞠躬为礼,喘息着,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查到了吗?”

洪天沉声问道。

“是……”

卢正一大口喘息,掏出一枚竹简,双手奉上,深深吸一口气,才终于将那股浊气压了下去。

“启禀师父,从前辈这些日子在城里交易的灵草灵药,清单在此……”

洪天一把接了过去,神念之力径直扫去,眉头紧紧蹙了起来,随即将竹简递给了方飞扬,不一会,竹简就在几名元婴修士手里传了一遍。

“如何?”

大家都将目光停留在了萧凡脸上。

虽然方飞扬和洪天,乃至覃夫人都精通医道,毕竟这里现放着一位医圣,还是请教他比较对路。

萧凡沉吟着说道:“其他的药材,倒也罢了,这九目金蟾液,桂香子,五彩玄玉三样,恐怕是很多人都想要得到的上等品。”

方飞燕等人都同时点头。

萧凡继续说道:“从那人的出手来看,玄冰功法霸道无比,应该是她的主修功法之一。五彩玄玉是极寒属性的上佳冰玉,用来辅助玄冰功法,功效极强。桂香子是疗伤圣药,尤其对女修而言,更是有效。至于九目金蟾液,本身奇毒无比,却也是解毒的良药。如果出手的人确实是那天妙仙子,惠门主说她受到多名同阶修士的围攻,伤势沉重,那么这三样东西,对她来说,都是目前最急需的。她因而出手对付从道友,就有很大可能。”

马长老立即提出了疑问:“可是她如何知道从道友随身携带着这三样东西,难道她早就到了金州城中,一直都在暗中窥探,跟踪从道友?”

覃夫人随即摇头,说道:“那不可能。真要是这样的话,她有无数种方法,让从道友莫名失踪,再也找不到半点踪迹,又何必在这里匆匆动手,还被两名低阶弟子无意间窥见?”

一名元婴后期大修士,做事不会这么没条理吧?

既然正在亡命天涯,为何还要留下偌大破绽,有点不可理喻了。

方飞扬却说道:“那也未必。据惠门主说,天妙宫之所以被灭门,正是因为这位当代宫主行事乖张,不讲路数,得罪了无数正道高手,这才导致大家联手向天妙宫出手。这位天妙仙子不知是不是因为练功走火入魔,性情大异常人,行事毫无条理,也是有可能的。”

覃夫人还是连连摇头,说道:“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惠门主所言,我们并未亲见。真要是天妙仙子已经得了失心疯,他们这么多正道高阶修士,苦苦追杀了多年,依旧没办法将这女人擒住,也真的算得是无能了。”

方飞扬双眉一蹙,略带点不悦说道:“覃夫人,慎言。”

大齐国虽然隔得很远,惠天豪毕竟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那昊天宗更是号称南洲大陆十大正道宗门之一,一宗之力,就压过了金州城七大宗门,甚至整个霍山国修真界的实力加在一起,也未必能胜过了昊天宗。

这样的超级庞然大物,还是不要轻易得罪的好。

“方兄,现在该当如何?”

洪天问道。

方飞扬断然说道:“封锁这个消息,暂时不要外传。我们马上返回城去,和其他五家好好商议一下,拿一个章程出来。总之要尽量不引起骚乱,不要影响城里的正常秩序和交易。”

“好,我也正是这么想的。”

洪天点了点头,当即传下号令,将从姓修士等人的尸体都收敛起来,即刻运回城去。那两名亲眼目睹从姓修士等人被杀的低阶弟子,倒是好办,马长老略略施展神通,就将他们脑海中有关这一段的记忆都抹去了。

本来为了保险起见,最好是将这二人杀掉,永无后患。

不过萧凡坚决反对草菅人命,最终还是决定抹去他们的记忆,不伤其性命。

至于梨花城那边,自然也暂时不会去通知从姓修士的家人。

很快,一行人就从这荒山处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回到城中,方飞扬立即召集七大宗门的首脑与会,这一次,除了七大宗门的帮主掌教,就只有萧凡破例参加。作为新任医圣,他已经成为金州城医界的当然领袖,身份与以前不可同日而语。

首脑会议上,方飞扬将从姓修士遇害的情况和他们调查的结果,和盘托出。

顿时大哗。

几位帮主掌教个个脸色大变。

纷纷扰扰的争吵了一个多时辰,七大宗门终于取得了一致,采取应急措施。

首先就是加强禁空禁制,所有禁空大阵全力开启。对外宣扬的理由也很简单,目前正处于医圣大会期间,城里客人太多,交易量也大,为了确保城中的秩序,纵算是元婴修士也只能从城门出入,不得触犯禁空禁制。

如果那女人真如惠天豪所言,得了失心疯,神志不清,行事乖张,就极有可能触犯禁空禁制。那样一来,差不多就是自投罗网了。以金州城合城之力,不信拿不下她一人。

纵算她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

其次自然是加强各处城门的查探,一旦有可疑者进入城中,即刻向执法队禀报。

与此同时,执法队加强了城外和空中巡逻,不但扩大了巡逻的范围,还加大了巡逻的密度。尽管这些金丹期筑基期的修士,根本不可能是那女煞星的对手,却也能造成某种威压的气势,起到一个预警的作用。

这些应急措施之中,最要紧的一条就是启用了最新的联络方式。七大宗门的每一位元婴修士和金丹后期修士,都使用一种特别的万里符,一旦发现那女煞星的踪迹,立即施放万里符。不管在全城的哪个角落,七大宗门的所有元婴修士都能同时收到信息,第一时间向事发地点赶过去。

至于其他宗门的元婴修士,暂时没有得到通知,他们也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万一不小心撞在那女煞星手里,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金州城,终归还是七大宗门说了算。(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