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8章 杀上门来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2-0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女煞星忽然跑来搅局,并没有影响萧凡的生活。

至少目前是这样。

萧医圣依旧每日打坐调息,稳固境界,加深功力;按时到百雄堂坐镇,治理一些疑难杂症,接待一些上门求教的郎中。同时还要勾当百雄堂的大事以及帮中的大事,洪天有意将帮中事务分一部分过来由他处置,打算在今后数年之内,一步步完成交权的步骤。最终水到渠成,无论萧凡接不接任帮主之位,百雄帮事实上的帮主都会是他。

洪天自然而然便解脱出来,专心准备突破后期瓶颈,延长寿元。

但是这种看似平静的日子,很快就被打破了。

萧凡在百雄堂的起居之所,是一座完全独立的小院子,三进三出,不大,却精致无比。平日里这座小院子只有一名金丹初期的执事率领着一小队卫士巡逻守卫,主要是不许闲杂人等靠近,打扰到萧长老的清修。在金州城,可没什么人敢于硬闯医圣的居所。

这也是小院子唯一的“防卫措施”。

萧凡入主之后,在院子里布了一个简单的幻阵,没有得到他的指引,纵算是元婴修士闯入其中,也需要一点时间才能破解。有这点缓冲的时间,足够萧凡做好应对准备了。

以他现在的|一|本|读|小说 修为,一对一的话,金州城里已经没什么人可以威胁到他了。纵算不敌元婴中期修士,安然脱身却是不成问题。

故此也没必要太过小心谨慎。

然而事实证明,在真正的大高手面前。这样简单的防卫手段,作用确实不大。

这一日。萧凡正在书房之中,查阅医书典籍。虽然说。修真界学习知识的方式比凡俗世界要进步得多,浩如烟海的医书典籍,只需不长的时间便铭刻入神识海之中。但熟记这些典籍是一回事,了解透彻典籍中的内容,那又是另一回事了。往往只需数日时间,便能熟记一整部医书,这在凡俗世界,是难以想象的。不过要融会贯通,化为己用。可就要麻烦得多了。

萧凡会将这些已经铭记在神识海中的典籍再取出来,贴在额头上,慢慢再细读,一章章一节节,一个方子一个方子,细细研究。在金州城这段时间,他的医术也是突飞猛进。不但学到了许多新的医道知识,对《南极医经》《南极药典》的理解,也更上一层楼。

《南极医经》之中的丹方和治疗方案。差不多增加了半成之多。相对于《南极医经》这样浩瀚的医典来说,由一个人增加百分之五的丹方和治疗方案,那是何等了不得的事情。

忽然之间,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猛地掠过萧凡的心头。

没有任何预警。也没有其他原因,完全是出于某种本能,萧凡察觉到了危险。

当下想都不想。白色的玄武甲飞射而出,迎风长大。顷刻间在他的身后化成一面数尺大小的白色盾牌。这是萧凡进阶元婴之后,与玄武甲沟通之后。领悟出来的新神通。就好像“乾坤鼎”一样,玄武甲作为无极门镇教三宝之一,神通功效也远不止占卜问卦那么简单。

上古时期,神龟玄武本就是以防御强大著称的。

玄武甲化为护身盾甲,不过是小小神通而已。

祭出玄武甲的同时,萧凡飞身而起,向前方激射而去,同时完成了空中转身。

“哼——”

一声清冷的低哼之声就在书房之中响起,似乎对萧凡反应之快有些诧异。

“砰——”

玄武甲上瞬间现出一个洁白的凹痕,仔细看去,乃是一只纤纤小手的模样。但随即,这掌印便渐渐消失,下一刻,玄武甲已经恢复如初,飞射回萧凡身前,将他大半个身子都严严实实地遮蔽起来。

就在书房门口,站着一名黑衣女子,身段苗条,双峰高耸,婀娜妖娆,皮肤白皙异常,如缎子般散发着柔和的光泽,五官秀美精致,鼻若悬胆,樱桃小口,极其娇美,却似乎遮掩着一层淡淡的薄雾,总是让人难以完全看清楚她的真面目,如梦似幻一般。

易容术。

萧凡眼底绿芒闪动,天眼神通瞬间运转到极致,就要堪破这女子的易容术,看穿她的本来面目。

黑衣女子又是一声低哼,水汪汪的双眸之中,忽然也精光大放,两道目光直射而来,萧凡只觉得眼中一阵刺痛,不由大惊,立即偏过脑袋,不敢和她四目相对,天眼神通竟然就这样被破掉了。

这黑衣女子,居然也修习了极其高明的天眼通,造诣似乎远在萧凡之上。

“你不是医圣么?怎么懂得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杂学?”

不经意间就破掉了萧凡天眼通,黑衣女子淡淡问道,语气冷冷的,不带丝毫感.彩。

“在下确实学过不少杂学,倒是让道友见笑了。”

萧凡笑了笑,也很淡然地说道,心中的惊讶,片刻间便祛除得干干净净。

就在这片刻之间,萧凡的神念之力已经在黑衣女子身上扫过好几遍,每次扫视,都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没有半点消息,竟然完全看不出这女子的真实境界。只是心头觉得沉甸甸的,那股极度危险的感觉,总是挥之不去。

此人能够无声无息就欺到他的书房之中,外间的幻阵完全没有起到半分作用,足见她在阵法上的造诣极高,至少不在萧凡之下。又有如此高明的易容术,明明素面示人,却总让你看不清楚她的真面目。凡此种种,加在一起,萧凡已经猜到了她的身份。

黑衣女子冷冷说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大概猜得到。”

黑衣女子点了点头,说道:“那个姓从的修士和他的门人弟子是我杀的。”

萧凡双眉微微一蹙,说道:“为什么要随便杀人?”

黑衣女子看他一眼,似乎觉得萧凡颇有点奇怪,这当儿还在关心这样的问题,随即说道:“他该杀。”

萧凡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追问。

他不是法官,不是官府断案。

“你既然猜到了我的身份,却好像一点也不害怕,难道你以为我不会杀你吗?”

萧凡轻轻一笑,反问道:“如果我害怕,仙子是不是就不杀我了?”

黑衣女子略略一怔,一抹诧异之色飞快地在她眼中闪过,随即又板下脸来,冷冷说道:“杀不杀你,在我一念之间。”

萧凡平静地说道:“我相信仙子今天来此,不是为了杀我而来。”

说着,手指一点,玄武盾顷刻化为寸许大的龟甲,转眼消失不见,就这么站在黑衣女子面前,神态镇定,并无丝毫畏惧之意。

黑衣女子眼中精光又是一闪,冷冰冰地说道:“好,你听着,我需要万年魂香木一段,五千年冰海棠一株,极品九龙香一块。你交出这三样东西,我就不杀你。你是医圣,肯定有这些东西。”

萧凡静静地看着她,不徐不疾地说道:“仙子,万年魂香木我确实有一段,五千年冰海棠也有一株,极品九龙香虽然没有,但我可以用其他药物调配代替,效果不在极品九龙香之下。但是,我不会把这些东西交给你。”

“那我就杀了你!”

一股极其暴虐的气息,骤然自黑衣女子身上爆发出来,瞬间就充斥了整间书房,如同有形物质一般,四面八方压迫而来。

萧凡浩然正气流转,瞬间护住了全身,望着黑衣女子,半步不退,缓缓说道:“我是郎中,你既然上门求医,那就是我的病人。我必须先给你号脉问诊,查看你的病情,然后开药治疗。如果我直接把这几种药物给你,那还要我们郎中做什么?”

“给我号脉问诊?”

黑衣女子显然没有想到萧凡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略略愣怔了一下,随即便冷冷一笑。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你既然能够成为金州的医圣,证明你并不是个笨蛋,怎么会说出如此白痴的话来,让我将命门交到你手里?”

萧凡慢慢伸出自己的左臂,说道:“仙子若是信不过在下,不妨先扣住在下的脉门,我再为仙子诊脉看病如何?”

黑衣女子又愣住了,像是看怪物一样死死盯住了他,半晌,才说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把那三样东西交给我,我马上就走。对了,我不会白要你的东西,这里是五千颗上品灵石,是给你的报酬!”

说着,手一扬,一个储物镯向萧凡疾飞而去。

萧凡毫不迟疑,一把抓住,神念之力往储物镯里一探,果然是五千颗品相上佳的上品中阶灵石,一颗这样的上品中阶灵石,就能抵得上数百上千颗低阶灵石,这储物镯里五千颗上品中阶灵石差不多抵得上四五百万低阶灵石,和黑衣女子要求的三样灵药,大致价格相当。

萧凡随即摇了摇头,将储物镯随手往前一抛,丢在了案几之上,淡淡说道:“请仙子见谅,不号脉不问诊,绝不开药。”

黑衣女子脸上煞气隐现,冷冷说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杀了你,那三样东西一样是我的。”

萧凡嘴角轻轻一翘,浮起一丝笑意,却不再说话,只是左臂固执地向前伸出,没有半点让步的意思。(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