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 好高明的隐匿之术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2-0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远处一道人影飞射而来,正是方飞扬。

他是金州城第一高手,一接到万里符的警讯,立时向这边飞遁过来,第一时间赶到了百雄堂上空,见到惠天豪和宇文周,不由一愣,满脸惊诧之色,说道:“宇文兄,惠门主,两位怎生还留在城里?”

当初召集他们七大宗门的主事者开会之后,宇文周和惠天豪便联袂而去,离开了金州城,再不想又在这里见到。

惠天豪嘿嘿一笑,说道:“方帮主,我们当时若不假装离去,这妖女焉敢冒险进入金州城?”

有两名同阶的大修士坐镇,天妙仙子就算是再自信,也不敢乱闯金州城。

方飞扬也是一代豪雄,自然马上就明白过来。只是,明白归明白,却不表示方飞扬会很高兴。宇文周惠天豪二人定计,连他这位金州城第一人都蒙在鼓里,不说欺人太甚,起码谈不上尊重他,也没怎么将金州城七大宗门当回事。

只不过当此之时,自然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

转眼间,洪天和另外两名元婴中期修士也从各个不同的方向赶了过来,一个个脸色凝重,一眼看见萧凡没事,洪天这才放下心来,长长舒了口气。

“宇文兄,惠门主,妖女呢?在哪里?”

方飞扬随即问道。

别的事且都押后,先解决了妖女再说。

所有人都神念之力全开,四处搜寻,却是一点端倪都不曾发现。那天妙仙子仿佛忽然间凭空消失了一般,就此无影无踪。不由得一个个都暗暗诧异不已。在场众人,可没有一个弱者。境界最低的萧凡,也绝非普通元婴初期修士可比的。

惠天豪冷笑一声,说道:“这妖女自恃隐匿术了得,竟然敢在我的眼皮子下边耍花招。嘿嘿,当真是不知死活……”

说着,一扬手中金色雷锤,一道道金色雷电,骤然在半空中浮现而出,如同万流归海一般,向他手中的金色雷锤汇聚而来,原本晴朗的天空,风云突变,电闪雷鸣,气势好不惊人。

方飞扬,洪天等人对视一眼,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盯住了惠天豪和他的一举一动。

虽然大家都在南洲大陆修行,但南洲大陆实在太大,大齐国也实在太过遥远,在场的元婴修士,外出云游也很少去过那么遥远的地方。偶尔路过,也是急匆匆的,这还是他们头一次亲眼见识到来自大齐国的元婴后期大修士出手。

萧凡更是看得认真仔细。

从惠天豪汇聚雷电的气势而论,确实强大绝伦,给人造成的压力,比宇文周还要沉重三分。

“疾!”

惠天豪一声爆喝。

只见半空中金光耀眼,一团巨大金色雷球猛地爆裂开来,轰击而下。

一股炽热的元阳之气四散迸射。

惠天豪自称昊日神雷脱胎自昊阳神雷,自然也蕴含着炽热的至阳之力。

气势汹汹的至阳雷电一轰而下,萧凡所居小院的一座假山,在金色雷电之下片片碎裂,化为飞灰。

众人早已全神戒备,只等天妙仙子一现身,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全力出手。

对方既是元婴后期大修士,又被逼上绝路,一旦情急拼命,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不小心就会受伤甚至陨落而亡。唯有仗着人多势众,先下手为强,将她重创了再说。

可是,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片片碎裂的假山之下,什么都没有!

不要说天妙仙子的身影,鬼影都不见一个。

嗯,且慢……

似乎也不是什么都没有。

好像在那一堆破碎的山石之下,透出了某股气息,感觉上非常特异。

惠天豪一怔,随即勃然大怒,再次一扬手中雷锤,电闪雷鸣声中,碎裂的山石被清扫一空,惠天豪左手一探,一颗破碎的乌黑圆珠飞射到他手中。这颗乌黑圆珠大约鸽卵大小,因为至阳雷电的轰击,早已支离破碎,不成模样,却依旧透出一股诡异的气息,只要略一专注,顿时就有些头晕目眩。

“这是什么?”

响起了惊呼之声。

“这好像是千面蛾的虫卵……”

洪天略带一丝疑惑地说道。

“千面蛾的虫卵?不会吧,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千面蛾虫卵?”

立马就有人提出异议。

萧凡轻轻叹了口气,说道:“这确实是千面蛾的虫卵,而且是一种变异的千面蛾,等阶至少在三阶大成。这种千面蛾的虫卵,幻化效果极强,是掩人耳目,制作替身傀儡的上佳材料。”

在场诸人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一听萧凡这个解释,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顿时齐刷刷地向惠天豪望去。

“妖女!”

惠天豪顿时面红耳赤,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

他的本意,自然是想在金州城群修面前好好露上一垩手,震慑一下这些西南偏僻之地的土包子。谁知却被天妙仙子狠狠戏弄了一把,当众出丑。

这脸丢得!

但千面蛾本就是灵虫中的异类,三阶大成的千面蛾更是如同凤毛麟角一般,极其难寻。谁知道这妖女竟然藏着这样的宝物?被她戏耍了一把,似乎也情有可原。

宇文周问道:“惠兄,那妖女不在此间,那到底去了哪里?”

此刻宇文周心中也栗栗不已。

他可是和惠天豪同时赶到这里,惠天豪不顾萧凡安危,毫不犹豫动手的时候,他也清楚地感应到下边书房之中,除了萧凡之外,还有另一人的气息。那气息深不可测,很明显和他们一样,都是同阶的大修士。

然而转眼之间,那人就不见了踪迹。

在他们两位同阶大修士的眼皮子地下,溜得无影无踪!

这简直不可思议。

在没有亲身经历之前,宇文周绝不相信世上有这样的神乎其技。因为这意味着,如果此人要偷袭他,将可以掩到他身边很近的地方,再突然发起袭击,令他防不胜防。

惠天豪阴沉着脸,怒道:“宇文兄放心,这妖女如果隐匿气息,瞒过你我的话,肯定逃不远,就躲在这附近。现在我们也不用心急,只要等其他道友会齐之后,大家一起动手,将这方圆数百丈之内都给翻个底朝天,不信找不出那妖女的藏身之处。”

就在他们说话间,早已有无数道神念之力,在方圆数百丈的范围内来回巡查了无数次,俱皆一无所获。

其他人都皱眉不语。

萧凡轻轻摇头,说道:“这样恐怕不妥。”

所有人的眼神都望了过来。

萧凡说道:“如果天妙仙子另有什么神秘的隐匿之术,只怕这段等待的时间,已经足够她跑出很远了。又或者,她藏身在这附近,到时候大家一齐出手,她固然无处藏身,一旦情急拼命,可也不好抵挡。”

这话说得委婉,方飞扬等热都悚然而惊。

这天妙仙子明明远在亿万里之外,与金州城毫无干系,要抓捕她的,也是大齐国的正道宗门。如今却搞不好就会损伤到七大宗门的元婴高手,这个损失,到时找谁“赔偿”去?

当真好不冤枉!

“惠门主,既然你们大齐国的正道宗门颁下悬赏令,追捕天妙仙子。惠门主又亲自赶到我们霍山国来,应该不会连找到她的办法都没有吧?”

方飞扬随即问道,脸色阴沉沉的,已经颇有些不悦。

惠天豪事先不征得七大宗门的同意,就擅自将战场摆在了金州城,未免欺人。

对方飞扬心中所想,惠天豪一清二楚,连忙说道:“方帮主放心,这妖女被我们一路追杀,早就已经身负重伤,没有了元婴后期的实力。我们这么多同道集中在此,她还能翻起多大的风浪来?她这一回,绝对是自寻死路。”

说话之间,又有不少元婴修士陆续从不同方向赶了过来。

“惠道友,不用等了吧?有什么绝招赶紧使出来!”

宇文周也忍不住催促了一句。

“好……”

惠天豪点了点头,手腕一翻,一面小巧的铜镜浮现而出,那面铜镜看上去极其陈旧,还有不少缺损之处,一望可知,乃是一件大有来历的宝物。惠天豪一扬手,将这面铜镜抓在手里,嘴里念念有词,正要施展什么法术,却只听到惊呼声骤然响起。

大家急忙向东北方向扭头望去。

只见数里之外,一道黑色人影冲天而起,从半空中一名急匆匆赶来的修士激垩射而去,速度之快,无与伦比。

“是青阳宫的厉道友……”

洪天叫道。

那名急匆匆向这边赶来的修士,也有元婴初期的境界,正是青阳宫那个满脸愁苦,实则却心狠手辣的厉老怪,手中托着一个锦盒,眼睁睁望着向自己激垩射而来的黑色人影,又是惊惧又是愤怒,平日里满脸的愁苦之色,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嘴里一声大喝,一柄黑色巨剑飞射而出,迎风暴涨,抢先一步向那黑色人影急劈而去。

可惜这一切都是徒劳。

“呼”地一声,那柄看似威猛无比的黑色巨剑被黑衣女子袍袖一扬,就高高卷了起来,在半空中完全失去了控制。

转眼间,黑衣女子便欺到了厉老怪的跟前,当真是快如闪电,如鬼似魅。

手一伸,便将厉老怪手中那个锦盒夺了过去。

厉老怪早吓得魂飞天外,哪里还顾得到那锦盒,浑身法力发疯似的往足下灌去,身子如同离弦之箭,飞也似向后急退,瞬间便退出一二十丈远。

黑衣女子也不追击,左手一紧,“啪”的一声,那锦盒连同里面的物事,被捏得粉碎。脚下遁光猛地加速,向高空激垩射而去,看都不再看厉老怪一眼。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