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2章 神龙渊沼泽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2-07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一贯沉寂的神龙渊沼泽忽然变得热闹起来。

原本人迹罕至的沼泽地,一下子涌进来数十名元婴修士,这是多年来从未有过的景象。

神龙渊沼泽几乎也相当于人类修士禁区了,这片沼泽和无边无际,延绵千万里以上的西南蛮荒世界比较而言,当然规模很小,但这里各类毒虫之多,却令人防不胜防,很少有人涉足过神龙渊沼泽的深处。

这么多年来,也不曾凑齐一副完整的神龙渊沼泽地图,证明沼泽深处,还有很多地方,亘古以来就无人涉足。

倒是有人曾经抵达神龙渊,看到过那一泓深不见底的潭水。

据说这个地方直通北冥大海,渊中时常有化形蛟龙显现。当然,从来也没有人真正在神龙渊遇到过化形蛟龙,如果遇到了,基本上也已成为蛟龙腹中美餐,再没机会将自己的发现公诸于众。

从古到今,这就是一个传闻罢了。

在堪堪进入神龙渊沼泽深处之前,惠天豪和宇文周终于追上了天妙仙子化身的黑衣女子。

在此之前,惠天豪坚称天妙仙子已经身受重伤,众人亦只是将信将疑。尤其是黑衣女子秒杀从姓修士之后,更是让金州城的修士们心中栗栗不安,认定惠天豪在故意欺瞒大家。

一个身负重伤的元婴后期修士便已经如此了得,可以秒杀元婴初期修士,倘若她无恙之时,那还了得?

但事实证明,惠天豪还真没有撒谎。

经过长时间的追逐,带伤在身的黑衣女子终于显露出疲态,法力不济。被惠天豪和宇文周这两位同阶大修士追上。这有点像地球上,凡人世界进行的“马拉松比赛”,最是考验一个人的体力和耐力。半分都做不得假。

如果是短途冲刺,还可以咬紧牙关。将伤势强行压下去,拼上一拼。这么数十万里的飞遁下来,却是没有丝毫取巧的办法。

这一场大战激烈无比,却并未持续多长的时间。

黑衣女子很清楚,她耽搁不起。一旦在这里被缠住,等到后边的元婴中期和初期修士源源不断地赶过来,那可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俗话说情急拼命。

黑衣女子当即以秘法催动体内潜力,自爆了两件上品法宝。将惠天豪和宇文周逼退,然后再不惜耗费本命真元,施展出一种极其诡异的瞬移术,顷刻间便逃出了数十里之外。

这么点距离,自然完全不放在两名后期大修士的眼中,只需片刻,惠天豪和宇文周便能追上来。

但黑衣女子既然也是大修士,又曾经是一派之主,搏杀经验之丰富,那是不用说了。花费偌大代价。自然不仅仅是要逃出这么数十里路程,而是要争取这片刻的时间。

等惠天豪和宇文周躲过法宝自爆威能之后,再以神念之力查探。却赫然发现,黑衣女子化为十数道分身,向数个不同的方向,逃命去了。

最要紧的是,惠天豪宇文周隔着数十里之外,也完全无法区分,这里面到底哪一个才是真身。

天妙宫各种诡异手段,数不胜数。

惠天豪空自气得暴跳如雷,却也无法可施。

原也知道。要灭杀一名和他一样的同阶大修士,绝不容易。这些活了数百年之久的老怪物。谁没有几下保命的绝技?

只不过已经到了此时,不要说惠天豪。就算是金州城七大宗门的修士们,也不愿意放弃这样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了。

大修士是大修士,但一个身负重伤,接连耗费大量本命真元保命的大修士,不见得就那么可怕。而昊天宗和昊日门等正道宗门颁布的赏格,又实在令人动心。纵算以金州城七大宗门的豪阔,也难以拒绝那样的诱惑。

宇文周亲口告诉大家,那妖女被他打了一记重手。

大伙不大信得过惠天豪,对宇文周还是比较相信的,无论如何,宇文周也是霍山修真界的大盟主,不可能在这样的事情上撒谎。

接下来的情况,自然就简单了。

大家决定兵分数路,追杀黑衣女子的分身。

每一路都有两名元婴中期修士带队,数名元婴初期修士相随,实力不可谓不强大。一旦追上黑衣女子的真身,不要硬拼,只要缠住她就行,同时激发万里符。一旦形成合围,这天妙仙子的末日也就到了。

有两名元婴中期修士领队,再加上数名元婴初期修士同行,只要缠住一名重伤的大修士,无论怎么看,难度都不大。

当下计议已定,便即分头行事。

整个计划看上去十分合理,滴水不漏,但一旦施行起来,顿时便偏离了原来的方向。

黑衣女子幻化出来的十数道分身,基本上都是去的人迹罕至的危险地带,其中不少地方,是真正的禁区,从来都不曾有人进入过。或者说,虽然有人进去过,却从未活着出来。

如今仗着人多势众,又修为高深,追杀队伍毫不迟疑地分头杀了进去。

这沼泽之中再有什么古怪,这许多元婴修士联手一致,想必也能应付得来。

除了七大宗门的元婴高手,陆续又有其他城池其他帮派的元婴修士们闻讯赶来,加入追捕队伍之中。既然有现成便宜,为什么不捡?惠天豪说得明白,无论是谁生擒活捉了天妙仙子,立马就能得到那无尽的悬赏。

甚至部分元婴修士还将门下的金丹期弟子都带了过来,一起“撞大运”。

对此,七大宗门的修士们固然不满,却也难以阻止,只能各显神通,各凭运气了。看谁运气好,最终摘到那颗大桃子。

然而真正的变故,在追杀人马进入禁区深处之后,渐渐就发生了。

不为别的,就为这禁区深处的各种灵草灵药以及见所未见的各种毒虫和异兽!

这些地方,先前从未有人真正踏足过,保持着最原始的风貌,一些纵算是比较寻常的灵草灵药,有了万年以上的药性,立马就变得身价倍增,珍稀无比。所有的追杀队伍,几乎不约而同地改变了初衷,将天妙仙子分身抛到九霄云外,齐刷刷地转向了这些灵草灵药。也有的是转向那些从未见过的毒虫和异兽。

好东西,真的是好东西!

往常他们是绝对不可能一次性集中这许多元婴修士来闯神龙渊沼泽的。

这一次,当真是意外之喜。

天妙仙子能不能找到,找到之后最终能不能生擒活捉,大伙一点把握都没有,眼前这些灵草灵药毒虫异兽,却是近在咫尺,唾手可得,为什么要舍近求远?

甚至连态度最坚决的洪天,也在见到两只三阶大成的异种灵虫之后,终于改变初衷,转而领着覃夫人和萧凡追捕那两只异种毒虫去了。马长老留在城中,没有跟来。无论如何,帮中也还必须要有一名元婴修士坐镇才行。和他们联手行动的是七大宗门之中的另一个帮派,那几位元婴修士对毒虫兴趣不大,随即便和百雄帮的人分道扬镳,搜寻万年灵药去了。

不过分手之前还是商谈了几句,约定一旦有异常情况,便即以万里符联系,彼此第一时间施以援手。

萧凡对此虽然十分的不以为然,却也没有开口阻止。

毕竟这些修士一向自由自在惯了的,又不是训练有素的军队,出现这种一盘散沙似的情形,实在太正常了。就算他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况且他压根就没打算要阻止。

他有自己的打算。

数日之后,萧凡就变成了独自行动。

这沼泽深处,就如同迷宫一般,很容易失散。但这一次分开,却是三人商议的结果。原因是越往深处追赶,各种珍稀罕见的毒虫灵药,便越来越多。实在难以取舍,便即分开,各自追捕灵虫,寻觅灵药。

至于天妙仙子,却是再也不消提起。

反正他们追赶的那一道分身,也和他们是同一个前进方向,始终都有显示,也不怕追丢了。既然能够做到两不误,当然是最好不过。

这一单独行动,萧凡立即取出仿造的虫王钵盂,再在博宇之中放置大量玄蜂蜜炼制的丹丸,又燃起特制的香料。这一套组合,是萧凡多年钻研驱虫术摸索出来的,对于吸引各类虫子,再灵验不过了。

虫王钵盂的正品,一直都是姬轻纱收着的,两人结合之后,姬轻纱专门为他炼制了一个仿制品,效果虽然不如正品,但这沼泽深处,从未有人踏足过,里面的灵虫异兽,自然也不曾经受过这样的诱惑。

果然这几样东西一取出来,不用多长时间,就引来无数的蛇鼠和毒虫,争先恐后向这边蜂拥而来,纷纷掉入了死亡陷阱之中。

两只三阶铁背刀螂带着三十几只二阶刀螂,早就严阵以待。

神龙渊沼泽的灵虫蛇鼠固然凶狠,却如何是铁背刀螂之敌?多数都成了刀螂的腹中美餐。那些罕见的灵虫,萧凡也活捉了不少。这些毒虫的毒液毒素,可都是炼丹炼药的上佳材料。

无论治病解毒,还是增进修为,都是好东西。

只不过如此一来,这沼泽深处的毒虫蛇鼠,无端端地遭了一回浩劫,也算是命中注定该有此劫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