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段小王爷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02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庆元大酒店十二楼,交易大厅,依旧灯火辉煌,高朋满座。.

八十张台子都坐满了客人。

所谓一年之计在于春。春节刚过去没多久,商人们便开始筹划今年的生意门道了。往往这时,就是庆元酒店最忙的时候。很多大老板喜欢上了庆元大酒店交易会,甚至会带着朋友或者小**过来开眼界。

那些只有传闻中才能一见的药材,在这里经常会显露真身。看着大老板们十万几十万的叫价,对于初次登门的“菜鸟”而言,绝对是一种震撼。每每这个时候,老客户土豪或者高富帅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更何况,他们晚上参加交易会,白天可以去城里各大药行选购大宗药材,显摆生意两不误。

陈七爷能想出这样的点子,不愧是个商业天才,难怪生意越做越大。

如果不是因为昨晚上发生的那个“意外”,陈七爷心情应该是很愉快的。按照萧凡开的那张方子服药大半年,陈果身上的阴毒渐渐祛除干净,每曰里精神抖擞,见到水灵灵的大姑娘小媳妇,又有了男人的**和冲动。

感觉真**的不是一般的爽!

每次在**大展雄风之余,陈果都要在心里感激萧凡。这个温和儒雅的年轻人,当真是上天赐给他陈七爷的大贵人!

可是偏偏就发生了昨晚上那狗屁倒灶的事情。

陈果心里那个纠结啊。

陈七爷依旧站在走廊上,俯身望着场子,眼神落在一号位的两位客人身上。

两个男人,都挺年轻的。

或者说,是一个男人,另外还有一个死人妖。

一个男人就是段孔雀。

段孔雀大约三十岁左右,生得五官端正,猿臂蜂腰,身材非常的标准,脸上线条棱角分明,算得是个美男子。一身普拉达休闲服,将他的青春俊美衬托得淋漓尽致,几缕黄色的头发和手腕上精致的江诗丹顿男表恰到好处地点缀着他的张扬。

纵算在大老板云集的交易会,段小王爷这套行头都足称豪富。

作为天南大豪段七星的独生子,段孔雀是段家唯一的继承人,是最典型的高富帅。段七星的妻子,段孔雀的母亲,曾经是天南著名的大美人,年轻时节,被誉为“孔雀公主”。段七星给儿子起名为段孔雀,大约就是由于这个原因。

和段孔雀腻在一起的,是另一个男人,也就是陈果眼里的死人妖。

这个男人比段孔雀还要年轻,大约是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生了一张**的瓜子脸,丹凤眼,柳叶眉,嘴唇红艳艳的,脸上涂脂抹粉,油光发亮。除此之外,这男人还有一条水蛇腰,黑色紧身裤将他纤巧的**紧紧包裹起来,曲线毕呈。理了一个纵算在女孩子之中都堪称妖冶的发型,耳朵上打着一排耳钉,粉红色,光闪闪的。纤长的十指,涂着艳丽的蔻丹,右手食中二指夹着一支同样纤长的女士香烟,尾指翘了起来。

这人妖的胸口,戴着一条白金项链,项链的坠子上镶嵌着一颗硕大的银白色珍珠,足有常人拇指大小,在交易大厅明亮的灯光之下,闪耀着极其柔和的光泽。

正是昨晚上从邓通天手里抢来的那颗深海珍珠,仅仅一天时间,段孔雀便将它加工成了一条项链,戴在“女朋友”的脖子上。

没错,这人妖般的年轻男子,就是段孔雀的“女朋友”。

在西南数省江湖道上声名显赫的“小王爷”段孔雀,是个Gay。

严格来说,段孔雀应该是双姓恋,有龙阳之癖,因为他有老婆孩子。这大概也是段七星能够容忍他龙阳之癖的底线。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段孔雀够阴够狠够毒辣,在江湖道上是个出名的狠角色。

“小王爷”之名,一半是源自他老子段七星,还有一半,则是他自己挣来的。

陈果比段孔雀大了十来岁,思想比较保守。同为江湖大佬,在他看来,段孔雀实在太张扬了。简直就是嚣张跋扈。

这样子混江湖,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处。

有天南段家段七星的大牌子罩着,西南数省黑白两道的朋友们,一般都会给段孔雀面子。只要他不闹得太离谱,通常都会容忍下来。实在“段王爷”不好惹。

段七星出了名的护短。

但所有这一切,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上,那就是人家给面子。一旦碰上不给面子的,就得见真章了。

段孔雀不怕见真章。

昨晚上在庆元大酒店外边那场龙争虎斗,陈果亲眼看见。段孔雀带来的那几位彪悍的保镖并未出手,出手的是段孔雀和死人妖。也没有动热武器。“两口子”和邓通天放对,硬生生**邓通天,破了他的红砂掌,将珍珠抢到手。

若不是陈果及时出面干涉,邓通天只怕有姓命之忧。

尽管是二对一,但邓通天何等了得?

连陈果都甘拜下风的。

硬碰硬将邓通天撂倒,也算很有本事了,难怪那么嚣张跋扈。

段孔雀能打,陈果并不觉得惊奇,天南“段王爷”的儿子,总也是有两把刷子的。不然段七星压根就不会让自己儿子混江湖,老早将他偷偷送到国外去了。在江湖道上混饭吃,没有过硬的能耐,等段七星哪天闭了眼,段孔雀就会被人连皮带骨吞下去,渣都不剩。

甚至碰到那横一点的,段七星还没闭眼,只怕这儿子先就不在了。

而现在,段孔雀和人妖男在众目睽睽之下,旁若无人地腻在一起,打情骂俏,让很多客人暗暗蹙起了眉头。

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Gay的。

尤其今儿来的大多数老板,都是年纪比较大的,观念相对比较正统,比较保守。

只是,段孔雀来头实在太大,有关昨晚上发生的事情,很多客人都听说了的。

听说邓通天被人放倒,深海珍珠被抢,大多数熟悉邓通天的老客人都纷纷叫好。实在邓通天的脾气太臭,参加过交易会的老客人,就没一个对他有好印象的。

这个混蛋,也有被人教训的一天。

大快人心!

不过邓通天被教训,不代表着大家就对段孔雀有好感。

都是同一类人。

陈果很明白地告诉段孔雀,要继续参加交易会,可以,但不能再**。这是陈七爷罩着的场子,不管你是谁,都不能老是这么闹。就算段孔雀也不行。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坐视段孔雀在酒店外强取豪夺,已经是陈果能够容忍的极限。换上别人,陈七爷指定让他讨不到半点好去。

段孔雀给了陈果一个笑容,却不曾吭声。

是不是会闹,那要看情况,值不值得闹。这个事,陈七爷说了不算,段小王爷自己说了才算。真要是值得闹,哪怕当场和陈果翻脸,段孔雀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段小王爷最讨厌别人板着脸和自己说话了。

这要是在天南,在段家自己的地盘上,连陈果都一块收拾。

至于有什么后果,段小王爷才不在乎。

有啥招,段小王爷接着就是了。

陈果已经暗中做好了必要的布置,他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交易会如期进行。

鹤发童颜的殷正中拄着牛头拐杖,慢吞吞地走向主席台。整个交易大厅,立即就变得安静下来,只剩下牛头拐杖敲击地面的“铎铎”声。

殷正中来到主席台前,双手抱拳,做了个四方揖,便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一句话不说。

老客人都知道殷老爷子的规矩,头一回来的新客人,酒店方面安排了专人陪同讲解。只要你进得了这个交易大厅,你就是“爷”,享受大爷的一切“待遇”。

这也是陈果的交易会越办越红火的主要原因之一。

八十张桌子,都坐满了人,按照顺序,应该是一号桌先拿药材请殷正中鉴定。老爷子眼神瞥过去,却只见段孔雀正伸手捏“女朋友”的脸蛋,而人妖男则用牙签叉起一片水果,送进段孔雀的嘴里,笑容说不出的“甜**腻人”,压根就没向这边望一眼。

殷正中**的寿眉,极其轻微地蹙了一下,随即将目光移向二号桌。

交易会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大约鉴定完四十几样药材之后,终于轮完了第八十桌,殷正中拱了拱手,正要宣布接下来进行**交易,段孔雀却举起了手。

“等一下,老爷子,咱这里有点东西,想请老爷子鉴定鉴定。”

殷正中双眉又是一蹙,强忍怒火,淡淡点了点头。

无论什么时候,段小王爷都要显示他的与众不同,这也是许多年轻高富帅的通病。殷正中不愿意和小字辈一般见识。

人妖男双手捧着个盒子,站起身来,扭动着水蛇腰,“风情万种”。

正在这个时候,交易大厅沉重的红木大门都被人“轰”地推开了,四名保安员东倒西歪的,还在拼命阻拦,嘴里叫道:“哎哎,你们不能进去,快来人,有人捣乱……”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场子里立马炸了锅,七八名彪悍的大汉,呼啦啦围了上去。

陈果的双眉,猛地扬起。

终于来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