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4章 大显神威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2-07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师兄,再这么打下去不行。”

广阳子的耳边响起了单义的传音之声。

“你打算怎么办?”

单义阴阴地说道:“都是明州城这些家伙将黑王蛛引来的,我们不用管他们的死活了。拼着损耗些元气,咱们用剑阵做掩护,冲出去。只要我们冲出去了,这些蜘蛛不会追来的。”

广阳子眼神飞快地往那边的贾姓修士师徒数人瞥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

这些黑王蛛在灵虫之中固然算是灵智比较高的,但虫子就是虫子,在没有彻底开启灵智之前,绝不可能和人类相提并论。只要抢在贾姓修士师徒之前冲出重围,那能脱离险境。

留在原地的那些人,才是虫子的最终目标。

“若如此,就得出其不意,同时动!”

稍顷,广阳子沉声说道。

“这个自然……”

两人本就是师兄弟,同门数百年之久,早已心意相通,十分默契。

“广阳道长,现在如何是好?”

这边正在秘密商议,那边响起了贾姓修士焦虑万分的声音。他自己和几名弟子都中了黑王蛛之毒,虽然急急忙忙吞服了解毒丹药,也只是略略延迟毒性作的时间,想要解毒,自然还是要对症的丹药。

广阳子是凌云阁席大郎中,在金州城亦是赫赫有名的神医,贾姓修士自然向他求援。

“我们已经了万里符求援,只要再坚持一会,援兵肯定就到。这里有几颗解毒丹药,你们先拿去服下……”

广阳子说着,袍袖一抖,一个玉瓶向贾姓修士疾飞而去。

贾姓修士大喜,急忙接住了玉瓶,连声说道:“多谢道长……”

急匆匆倒出一颗丹药,丢进了自己嘴里,又将玉瓶递给身边的弟子。

“师兄,走!”

就在明州城的修士急着服用解毒丹药之时,单义嘴里一声低喝,一柄三尺长的晶莹长剑,自他背上一飞而出,迎风暴涨,化为十余丈之巨,向着左前方不管不顾,一剑劈了下去。

这一剑的攻击目标,并不是那两头三阶大成的蜘蛛王,在这个方向,仅仅只有一头刚刚跨入三阶的黑王蛛和另外数头二阶毒蜘蛛,是包围圈最薄弱的环节。一剑劈出,倾注了单义的全力,甚至不惜直接动用了本命真元,威力之大,无与伦比。

灵虫固然强悍,却也不笨,眼见这一剑如此气势汹汹,情知不能硬挡,“吱吱”声中,纷纷向两边逃去。

单义争的就是这瞬间光景,脚下遁光一起,飞射而出,广阳子紧随其后,十余柄飞剑组成一个剑阵,旋转如轮,一道道飓风飞舞,在身后形成了一道剑阵屏障。师兄弟二人一前一后,突围而走。

贾姓修士也是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几乎是瞬息之间便明白了他们的意思,不由勃然大怒,骂道:“好不要脸……”

只是广阳子和单义两人的配合十分精妙,贾姓修士想要跟在他们之后突围,却是错过了最佳的时机,不过转瞬之间,那些虫子就将缺口补上了。而且广阳子和单义二人的所作所为,明显将虫子最后一点耐心都磨掉了,不顾一切地向依旧困在包围圈内的贾姓修士等人猛扑过来。

贾姓修士等人竭力抵挡,连开口骂人的时间都腾不出来了。

而侥幸冲出了包围圈的广阳子师兄弟二人,情形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直虎视眈眈,基本上按兵不动,作为“预备队”的两头三阶大成虫王,粗壮的腹足在地上一撑,硕大的身躯飞射而起,同时大嘴一张,喷吐出无数亮晶晶的蛛丝,顷刻间在半空中组成一张蛛网,向广阳子二人笼罩而下。这些蛛丝表面闪耀着一丝丝漆黑的光泽,很明显混合着不少毒液。

“破!”

当先开路的单义大喝一声,手指一点那柄十余丈的巨剑,不顾一切地向那张遍布毒液的蛛网飞射而去。

“嗤——”

一声轻响!

巨剑毫不费力,洞穿了蛛网。或者说,巨剑直接从蛛网的缝隙之中穿了出去。

“不好——”

刹那间,单义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如纸,手忙脚乱想要再祭出其他宝物来抵挡那张当空笼罩而下的蛛网,却哪里还来得及?

紧随其后的广阳子自然也立时察觉到了危险,只是他的剑阵是负责断后的,连单义都来不及祭出新法宝,他就更加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张带着剧毒的蛛网径直落将下来。

便在这千钧一之际,一道耀眼夺目的淡蓝色光华,从远处飞射而来,远远地,单义和广阳子都感受到了那股炽热的气浪。

“好犀利的精炎之力!”

广阳子和单义几乎同时在心中出了一声惊呼,眼里立即闪耀起了兴奋的光泽。

黑王蛛的蛛丝对各种法术攻击有着极强的防御力,唯独对精炎之力毫无抗拒之能。毕竟蛛丝还没有经过特别的淬炼,没有加入抵御精炎之力的其他材料。

“嗤”的一声响过,广阳子和单义鼻端闻到一股腥臭之气,正是剧毒之物被离火精炎炙烤出来的难闻气息。

那张笼罩而下的蛛网,顷刻间就变得支离破碎,不成形状。

广阳子和单义毕竟是成名多年的元婴修士,争斗经验丰富无比,有这一点缓冲时间,师兄弟俩同时祭出十余柄飞剑,组成一个小型剑阵,将两人都遮蔽在内,纵身上了高空,这才低头往下看去。

只见西边天际,一道雪白的人影飞射而来,身披莹白战甲,手持一张火红色的强弓,右手凭空一捏,一支红芒耀眼的离火箭便即浮现而出,顷刻认在弦上,弓开如满月,箭似流星。

在离火箭射出的那一瞬间,已经由鲜艳的红色变成半透明的淡蓝色。

炽热的高温,甚至将离火箭射过之处的空气都炙烤得扭曲起来。

洁白的头盔之下,是一张俊朗非凡的年轻脸庞。

“萧凡?”

广阳子和单义对视一眼,又是吃惊又是尴尬。

再没想到,在这危急关头,竟然是萧凡赶过来救了他们。

第二支离火箭的目标,却不是那两头张牙舞爪的三阶蜘蛛王,而是地面正疯狂向贾姓修士师徒围攻的其他黑王蛛。在数十头黑王蛛的围攻之下,贾姓修士师徒已经汗流浃背,左支右绌,危在旦夕。

离火箭所过之处,地面被炽热高温灼出一道黑色的深沟,当即有两头二阶黑王蛛在高温之下化为灰烬。

其余黑王蛛受惊之下,攻势为之一缓。

萧凡右手一扬,一座数寸高的精致黄金宝塔飞射而出,迎风长大,顷刻化为数丈大小的巨塔,在半空中轰隆隆旋转着,一阵阵雷光激射而下,顿时霹雳声声,腥臭之气四下弥漫,不知有多少黑王蛛在雷电之下受伤殒命。

转眼如意雷光塔就在贾姓修士师徒几人上空停住,一张闪闪光的雷网倾泻下来,将贾姓修士等人和黑王蛛隔绝开来,早已精疲力竭的师徒数人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

“这人到底修炼的什么功法?”

广阳子和单义再次对视一眼,心中同时升起这样的疑问。

貌似萧凡曾经展现过不下于元婴中期修士的风遁术,如今又展示了如此犀利的精炎之力和雷电之力,无一不是出类拔萃,普通元婴初期修士穷极一生,也只能将其中一样修炼到如此程度。此人年纪轻轻,竟然身怀数种大神通,实在是难以想象。

萧凡如同飞将军从天而降,顿时将所有黑王蛛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两头三阶大成的蜘蛛王更是怒如狂,“吱吱”乱叫声中,全部毒蜘蛛同时转向,潮水般向萧凡杀来。

萧凡自然毫不畏惧,袍袖一抖,顿时一股极其惊人的蛮荒气息席卷而来,数十头铁灰色的巨大螳螂,倏忽间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些铁背刀螂一见潮水般涌来的黑王蛛,不但不怕,反倒出“嘶嘶”的叫声,显得极其兴奋,不待萧凡催促,便即挥舞利刃,径直向大群黑王蛛猛冲而去。相反,黑王蛛一见铁背刀螂,立马就露出了畏惧之意,前冲的度一下子变得缓慢起来,似乎正在犹豫,要不要掉头就跑。

就这么一耽搁,数十头铁背刀螂已经杀进了蛛群之中,刹那间只见绿色汁液四散飞溅,“吱吱”的乱叫之声不绝于耳。

萧凡在半空中按住遁光,连火云弓都收了起来,双手抱胸,做起了旁观者,好不优哉游哉。

这场看上去势均力敌的大战,其实没用多久就分出了胜负。

两头三阶大成的黑王蛛率先不敌两头三阶刀螂,被铁背刀螂锋锐无匹的大刀切成数块,顷刻间便将精血汁液吞噬干净,只剩下两具干瘪的虫蜕。其他二阶刀螂也如虎入羊群一般,风卷残云的一顿屠杀,黑王蛛族群固然还有十余头三阶灵虫,也完全不是铁背刀螂的对手,不一刻就被屠杀了大半。剩下的小半情知不敌,转身就逃。

在萧凡的约束之下,铁背刀螂倒也没有追杀,只在原地享用着蜘蛛大餐,将屠杀掉的多半黑王蛛都吃了个干净。

眼见这群黑王蛛片刻间就被杀得落花流水,广阳子和单义心中的震惊,简直无法形容。当初幸好没有和萧凡动手,不然单是这群凶残至极的刀螂,就足够将他师兄弟碎尸万段了。

殊不知他们却也是高估了铁背刀螂的战斗力。黑王蛛因为是天生被铁背刀螂克制,心中早就怯了,十成威力还挥不出两成来,就被砍瓜切菜般屠杀了大半。真要是平手交锋,虽然最终还会是铁背刀螂获胜,却也绝对不可能胜得这样干净利落。

只不过当此之时,谁还有心情来细细思量这其中的区别?

早已吓得胆战心惊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