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 喜新厌旧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2-1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无极天尊?”

萧凡又吃了一惊。

“不错。传闻之中,无极天尊是唯一一个在下等界面突破悟灵后期瓶颈,进入化虚期的大高手,是特例中的特例。”

“那不可能。”

萧凡不由失笑,轻轻摇了摇头。

他来梭摩界这么多年,阅读过的古籍不在少数,无论哪种典籍之中,都明确记载,悟灵后期是梭摩界这样的下等界面修真者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理论上,只要成功跨入悟灵期,就有机会飞升玄灵上界。所以修真界很少见到悟灵期修士在外行走,就是这样的原因。

其一,自然是因为悟灵期修士极其罕见,少之又少。梭摩界亿万生灵,不管是人类修士,还是妖兽或者各类灵虫,能够突破重重艰难险阻,踏足悟灵期的,少之又少,不是万中无一,而是亿中无一。这一点,从元婴后期大修士的罕见,就可见一斑。

偌大的霍山国,修士成千上万,臻于元婴后期境界的,也仅仅只有宇文周一人而已。

悟灵期修士的稀少,可想而知。

其二,是每一位悟灵期修士,几乎将全部的时间都用在修炼和进阶之上。通常来说,一旦跨入悟灵后期境界,就会得到上界的指引,自动飞升。但悟灵期的进阶,较之元婴期更是千难万难,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之上。多数悟灵期修士,终其一生,都停留在初期境界。再也难有寸进。

然而,悟灵初期修士。也有一定的几率可以飞升上界。

当然,这需要进行大量的准备工作。寻找两个界面之间空间压力最薄弱之处,以秘法强行撕裂空间,借助空间风暴之力,飞升上界。不过这样做的危险性,远在正常飞升之上。悟灵期修士终其一生,都在很努力地进行这样的准备工作,一旦发现自己无法进阶,那就必须强行飞升了。

只要到了玄灵上界,那里的灵气浓郁程度。是下等界面的数十倍乃至百倍以上,有了这样充足的天地灵气,再谋求进阶之道,自然就比在梭摩界的希望要大得多。

但是,天妙仙子所言的化虚期,已经超出了下等界面所能承受的极限。

化虚期修士,完全不可能在下等界面生存,巨大的界面之力,会将其撕成碎片。这是铁的界面法则。绝不会因为任何人力而改变。

天妙仙子说道:“很多人都不相信,但有一点是真的,当年的界面大战,梭摩界同时和数个界面重叠。是大战最惨烈的界面,迄今在还留存着不少禁区,都是当年空间坍塌之后形成的死绝之地。原本梭摩界已经面临灭族之祸。最终因为无极天尊横空出世,一连击败了其他界面数位悟灵中后期的大能者。这才挽回了危局,令得我们梭摩界得以坚持下去。一直到界面分开为止。”

萧凡点点头,说道:“纵算如此,也不能证明祖师爷当年在下界突破到了化虚期。”

天妙仙子说道:“无极天尊进阶悟灵后期,最终成功飞升上界,这是不争的事实。传言都说,无极天尊因为服食了天香玉露,实际在下界的时候就已经可以突破悟灵后期,进入化虚期。只不过为了界面大战,硬生生压制了自己的境界。一直等到界面大战结束之后,才飞升上界的。不管怎么说,这中间肯定有天香玉露的功劳。”

对此,萧凡不置可否。

毕竟那是发生在五六万年的事情,本门典籍之中也不见相关记载,暂时只能存疑。

“那么仙子受伤,天妙宫被毁之事,和天香玉露又有什么关联?”

“当然有关联。你知道我们天妙宫和昊日门以前是何种关系吗?”

“何种关系?”

“我师妹是惠天豪的双修伴侣。”

天妙仙子语出惊人。

萧凡的双眉,倏忽间扬了起来。

这样的关系,他还真是意想不到。

“有关天香玉露的消息,就是惠天豪最先得到的。当时联手去寻找线索的人,一共有八个。惠天豪和昊天宗的少宗主都参加了,最少都在元婴中期以上修为,后期修士也有三人。”

这还真是个很豪华的探宝团。

后期大修士就有三人,再加上五名中期修士,基本上是天下之大,何处皆可去得了。只要不是涉及到生死存亡的大事,应该是没有任何帮派宗门敢于阻止他们探宝。

“那最终结果如何?你们找到天香玉露了么?”

饶是萧凡一贯对这些身外之外看得很淡,也不由被天妙仙子勾起了满腔的好奇之心。

天妙仙子嘴角一翘,闪过一抹讥讽的笑容,淡淡说道:“没有。不过,我们找到了一份地图……”

说着,手腕一翻,一面残破的玉牌浮现而出。

这面玉牌呈淡黄色,残缺不全,一看就是陈年旧物,不知在地底埋藏了多少年,却依旧闪烁着淡淡的灵气,可见不是普通的饰物。

“这就是那份地图?”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萧凡笑了笑,说道:“这地图干系重大,在下还是不看的好。”

估摸着天妙仙子和惠天豪等人,就是因为这份地图才翻脸成仇的。如今他一个“外人”,随随便便就看了这地图,只怕会惹火烧身。

天妙仙子冷淡地一笑,说道:“怎么,怕惹祸上身?其实你追到了这里,如果不抓我的话,就已经惹祸了。更不用说,你还给治病疗伤。和我走得这么近,还想从这件事中抽身而退,你不觉得过于乐观了么?”

萧凡微微一笑,伸手接过玉牌,随即贴在了额头上。

富贵险中求。

倘若世间真有天香玉露这种逆天的灵物,那么为之冒再大的风险,都是值得的。如果传言是真,无极天尊当年就因为得了这桩大造化,从而踏上了修真界的最巅峰,成功飞升上界,证道长生。

玉牌里藏着的,果然是一副地图,严格来说,应该是一副残缺的地图。

到底残缺多少,可就不得而知。

萧凡随手将玉牌还给天妙仙子,问道:“仙子,这样的玉牌,一共有几块?”

“三块!”

“三块就是一副完整的地图么?”

“不知道。”

“不知道?”

很显然,这个答案确实很出乎萧凡的意料。

难道当初找到这些玉牌的时候,就没有合在一起查看过?

“我们三名后期修士,一人一块玉牌。然后惠天豪就忽然出手偷袭我……”

“为什么?”

“因为那个时候,惠天豪其实已经害死了我师妹。他知道我绝不会善罢甘休,便趁着探宝之机,买通了其他人,在要紧关头偷袭我。先下手为强……”

“仙子,请等一下。”

萧凡禁不住连连摇手,叫道。

“令师妹不是惠天豪的双修伴侣么?怎么会被惠天豪害死呢?”

天妙仙子瞥他一眼,淡淡说道:“喜新厌旧这句话,你没有听说过么?你们男人,不都是这样?我师妹是个痴情种子,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

萧凡便汗了一个。

他忽然发现,这女人无论修为高低,只要一谈到男女之事上,必定都是同一个腔调——你们男人,不都是这样?

萧凡还真是有些费解,不知道何以会这样的“高度一致”。

“更何况那天香玉露能少一个人分就少一个人分,惠天豪这人,从来对一切都计算得十分精明。当初我就提醒过师妹,不要太过信任这个男人,她就是不听,终究还是把自己害死了。”

天妙仙子平静地说道,似乎在述说一件与自己完全不相干的事情。

其实你自己,似乎也并不比你师妹好到哪里去,终究还是上了惠天豪的当。只不过你修为高,他没有得逞而已。

好在萧凡是谦谦君子,自不会将这样的话说出口来。

否则那真是找虐的节奏了!

“如此说来,惠门主还真是位枭雄,为此不惜发动一场大战。”

不但杀了自己的双修伴侣,又偷袭了天妙仙子,最终还联合其他正道宗门,一举将天妙宫灭门。

这喜新厌旧整出来的动静,实在太大了点。

天妙仙子冷冷说道:“能够走到他那个位置的,哪个不是枭雄?”

萧凡微微颔首,淡然说道:“枭雄不是英雄。”

看得出来,萧凡对惠天豪的所作所为,很不感冒。萧凡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圣人,但像惠天豪那样,为了一己之私,不惜将一个流传了数千上万年的门派灭门,萧凡无论如何都不能认同。

天妙仙子看了他一眼,缓缓说道:“如今本就是一个枭雄的世道,真正的英雄,总是很吃亏的。有能力的人,多数都选择成为枭雄。”

“总还是会有人坚持的。”

萧凡轻轻说道,语气坚定。

“仙子,你先服下冰海棠吧,至少可以暂时稳住你的伤势不再恶化。等你炼化冰海棠的药力之后,我再给你诊脉,根据你的实际情况再开新的方子。”

神魂印记一时无法可施,先将肉身的伤势调理好了,也是好的。

根据天妙仙子的描述,这神魂印记很有可能就是在探宝的过程中,被邪气侵蚀而造成的。好在这样的情形,也未必就能真的难得住萧凡。

萧真人不但是医圣,还是一位大术师!(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