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0章 追杀而至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2-1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洞中无日月。

也不知过去了多少时候,正在盘膝打坐,吐纳调息,炼化冰海棠药力的天妙仙子,娇俏的身躯忽然轻轻颤抖不已,原本略有些红润的脸色瞬间转为苍白,呼吸也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

在她不远处打坐调息的萧凡,睁开双眼,身子一晃,倏忽间就到了天妙仙子身后,伸出手掌,抵在了她后背的心俞穴上,浩然正气缓缓输入。

便在此时,萧凡感觉有一缕奇特的气息,自天妙仙子体内透出,飞快消失不见,感觉上,这是某种潜伏着的“追踪标记”,平时被天妙仙子以法力压制着,无法动弹,这时候天妙仙子自身出了问题,这标记便压制不住了,将消息传递了出去。

这当儿,萧凡也顾不得许多,只能竭力相助天妙仙子疗伤,将混乱的真气内息,一点点纳入正常的轨道。

百忙中,萧凡一抖袍袖,一股风沙席地而起,转眼就钻入地底,不见了踪迹,正是已经跨入元婴境界的土魔偶。黑麟同时现身而出,带着萧凡交给她的阵盘阵旗,瞬即布置出一个桃花幻阵,将这附近都遮蔽起来。

天妙仙子体内真元法力不住翻滚涌动,就好像煮沸的开水一般,在四肢百骸中到处乱窜。

萧凡不住增强浩然正气的输入,心中暗暗吃惊。

看来天妙仙子的伤情,还大大超出他刚才的诊断。这元婴后期大修士果然与众不同,尽管他以浩然正气一点点查探过,还是有些地方查探不到。修为到了这样的境界,不少要害部位都是自行防护的。除非,天妙仙子能够百分之百对他放开,不保留丝毫的戒备之心。

但他俩毕竟才是第二次见面,天妙仙子能够做到现在这样,已经给了萧真人莫大的面子。

忽然之间,毫无预兆的,天妙仙子体内骤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吸力,原本还在缓缓输入的浩然正气,宛如决堤洪水一般,猛地向天妙仙子体内冲去,萧凡大惊之下,忙不迭运气回收,却毫无作用。天妙仙子体内那股吸力,大到异乎寻常。

饶是天妙仙子一贯冷冰冰的,也不禁发出了轻轻的呻吟之声,充满着痛苦之意。

照这样下去,不但萧凡会很快被吸干浑身精元法力,原本真元就混乱不堪到处乱窜的天妙仙子立时就会走火入魔,甚至真元爆体。

好个萧凡,临危不乱。

左手一抖,十数枚柳叶小刀浮现而出,低喝一声,柳叶小刀激射向前,瞬间刺入天妙仙子后背十几处大穴。

天妙仙子浑身巨震,那股庞大的吸力却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萧凡轻轻舒了口气,连忙驱使着浩然正气,慢慢引导天妙仙子体内混乱的真元法力,转向各处经脉之中。

“放松,不要紧张,不要抗拒,完全放松……”

萧凡轻声说道,语气柔和,充满着男性的诱惑。

不愧是元婴后期大修士,尽管本命真元损耗严重,法力亏损厉害,体内法力之庞大,也依旧超出了萧凡的意料之外,远在普通元婴修士之上。纵算萧凡的法力远比一般的元婴初期修士浑厚得多,如果没有天妙仙子的主动配合,想要引导她体内的法力纳入正轨,也是极其费劲。

便在此时,头顶石山忽然发出轰隆隆的巨响,以及毒虫愤怒的嘶鸣。

萧凡听得明白,正是那头三阶大成,正在向四阶迈进的四脚蛇。这四脚蛇虽然长达数丈,是个庞然大物,却是毒虫之属,并不是妖兽。其战斗力之强悍,远在普通妖兽之上。也不知是谁,惊动了这怪物,正在大战。

出乎萧凡意料的是,这场大战竟然并没有持续多久,一盏茶功夫,就分了胜负。

随着一声垂死的嘶鸣,三阶大成毒虫的气息,骤然消失。

萧凡暗暗吃了一惊。

来者不善!

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解决掉了一头三阶大成的毒虫,端的了不得。

片刻之后,轰然一声,整个桃花幻阵都震动起来。

灭杀四脚蛇的那人,正在以蛮力破阵。

“主人……”

黑麟现身而出,脸上露出惊怒的神色。

“是惠天豪……幻阵顶不住多久的。”

刚才从天妙仙子体内冲出去的那道印记,竟然是惠天豪留下的。难怪他能一直追踪到天妙仙子的下落。

萧凡这个桃花幻阵,只是起个遮蔽作用,本身并没有太强的防护力。正常情况下,如果惠天豪不是精通阵法的话,很难察觉到这个幻阵的存在,但他是循着印记追踪而至,自然另当别论。

在一名元婴后期大修士面前,桃花幻阵基本形同虚设。

还没等萧凡想好应对之策,轰然巨响之中,阵旗阵盘四散飞射,桃花幻阵已经被惠天豪强行攻破。正在盘膝疗伤的萧凡与天妙仙子,赫然出现在惠天豪眼前。

“咦,萧道友也在这里?”

见到盘膝坐在天妙仙子身后的萧凡,惠天豪也略感诧异。

“惠门主。”

萧凡一只手继续抵在天妙仙子背心之上,一边向惠天豪点头致意,眼神却飞快地在惠天豪身边的两个人身上扫过。

这两个人身材瘦高,看上去非常年轻,不过二十岁左右,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一看就是孪生兄弟,唯一的区别就在服饰之上,一个人身着青袍,另一个人则穿着黄衫。

当然这不是让萧凡暗暗吃惊的原因,而是这两人身上的气息非常古怪,介乎正邪之间,隐隐带着雷灵之力。虽然两人都只是元婴初期修为,感觉上却比大多数元婴中期修士还要更加危险。那种嗜血的眼神,在萧凡和天妙仙子身上转来转去,如同两条毒蛇一般,让人一见之下就很不舒服。

青袍男子身上还沾染着新鲜的血迹,凭气息萧凡就能感应到,三阶大成的四脚蛇应该是死在此人手中。

“萧道友,没想到你比我还抢先了一步。哈哈,好好,萧道友只要将这妖女制住交给我,我们大齐国正道宗门的悬赏,就是道友的。哈哈,恭喜萧道友!”

惠天豪一见山洞中的情形,便即仰天大笑起来,连声称好。

萧凡就笑。

惠天豪果然不愧是是一门之主,老奸巨猾,明明看出来他是在给天妙仙子疗伤,却口口声声扯到悬赏之上。不管有没有效,这反间计先用上来再说。

“惠门主恐怕误会了,我是在给天妙仙子疗伤治病。悬赏云云,惠门主还是自家用吧。”

萧凡笑着说道,语气不但轻松自如,甚至带着三分调侃之意。

在这要紧关头,竟然被一名元婴后期大修士和两名嗜血的古怪元婴修士堵在这地底深处的狭窄山洞之中,情形之糟糕,简直无以复加。然而越是如此,萧凡便越是镇定,绝不会露出半分惊慌失措的神色。

那只会自乱阵脚,自速其死!

“惠兄,这家伙是谁?好嚣张……”

惠天豪尚未答话,那名身上沾着血迹的青袍男子抢在了头里,斜乜着萧凡,伸出舌头在嘴边添了一圈。

那嘴唇红艳艳的,如同染了鲜血一般。

黄衫男子也斜斜盯着萧凡,目光比青袍男子更加邪恶。

惠天豪嘿嘿一笑,说道:“说起这位,那可真是大名鼎鼎,就是金州城新选出来的医圣,萧凡萧道友。两位慕容贤弟还是头一回见到这样的少年俊杰吧?实话说,这位萧先生在霍山修真界的声望,还真是不低。两位慕容贤弟也算是我们大齐国著名的少年俊杰了,但比起萧先生来,似乎还……嘿嘿……”

惠天豪话没有说完,但言辞之间的意思,任谁都听得明明白白。

“是吗?那太好了,我就喜欢厉害哄哄的家伙,越嚣张我越喜欢。”

青袍男子桀桀地笑了起来,如同一头叫驴被杀了一刀,断气前那种嘶鸣之声,听在耳中要都刺耳就有多刺耳。

“惠兄,说好了,这位萧医圣归我们兄弟俩了。我杀了那么多人,还从来没杀过医圣,杀起来一定很有趣……惠兄,你可不能跟我们抢啊。”

黄衫男子也桀桀地笑着,笑声和青袍男子一样,都是那种垂死叫驴的漏气叫声。

兄弟俩望向萧凡的目光,就好像正在打量着一头待宰的羔羊,正考虑要从哪里下刀才好。

惠天豪正色说道:“两位贤弟千万不要小觑了萧道友。萧道友虽然年轻,却潜力巨大。宇文周跟我说过,萧道友将来很有可能达到他那样的境界,成为霍山国第二位后期大修士……”

“将来?”

慕容兄弟一齐怪笑起来。

“不不,惠兄,你说错了,绝对说错了。”

“他没有将来了!”

“就在今天,就在这里,霍山国的第二位后期大修士,永远都没有将来了。桀桀……”

两个人摇头晃脑,啧啧连声。

萧凡神情淡然,一声不吭,只是嘴角处略略浮起一丝淡淡的笑容。

“要不我们打个赌吧?”

便在此时,盘坐调息的天妙仙子长长舒了口气,睁开眼来,冷冷淡淡地说道。

“我赌你们两个废物凑在一块,也不是萧凡的对手。”

“怎么样,敢赌吗?”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