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2章 双杀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2-1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所有人都愣住了。

连正在激烈交战的惠天豪和天妙仙子都同时停下手来,一齐望向这边,满脸诧异之色。

萧凡战胜了黄衫男子,虽然也比较令人意外,但毕竟双方都是元婴初期修为,总归还能让人接受。然而刚才交手,一个照面,黄衫男子便被灭杀,实在也太快了些。

这个戏法怎么变的,甚至连惠天豪与天妙仙子这两位大修士都没有看清楚。

最吃惊的还是青袍男子,大睁着双眼,半晌没有回过神来,死死盯住黄衫男子无头的尸身,似乎还在等着他的元婴遁走,却是毫无动静。

“别等了,他已经死了,神魂俱灭!”

萧凡缓缓抬起头来,望向青袍男子,淡淡说道,双目中射出两道寒芒。

不知不觉间,他的身材又再高了几寸,比平时显得要高大强壮许多,身上的气息,更是和平日里截然不同,一股狂野的蛮荒霸气,喷涌而出。

“炼体术?妖兽的炼体术?”

惠天豪率先从愣怔中回味过来,吃惊地叫了一声。

以他元婴后期大修士的眼光,自然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萧凡在炼体术上的造诣,已经达到了一个令人吃惊的水准。肉身之强悍,较之化形*一*本*读*小说 妖兽也不遑多让。如此强悍的炼体术,在逼仄空间里近身搏杀,几乎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可笑慕容兄弟竟然还将人家当成雏儿。

更何况,好像地下还有些古怪。

惠天豪并没有看清楚土魔偶的出手,在地下。土魔偶几乎和大地融为了一体,连惠天豪这样的大修士。在没有全神贯注的情况下,也只能察觉地下有异。一时之间却难以搞明白具体的情况。

青袍男子却察觉到了。

他和黄衫男子是孪生兄弟,这么多年来生活在一起,早就心意相通,如同一体。黄衫男子陨落之前,被土魔偶抓住双脚,无法移动,他也能感觉得到。

“小辈,你敢玩阴招?”

萧凡就笑了,嘴角轻轻往上一翘。淡然说道:“生死搏杀,何谓阴何谓阳?两位的招数,很光明正大么?”

“你……你嚣张!”

青袍男子怒火攻心,手中短刀一扬,左手一摆,一柄银色的雷锤浮现而出,锤上雷光闪闪,声势惊人。

“纳命来!”

一声怒吼,雷光一闪。整个人就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令人吃惊的是,他刚刚一施展出雷遁瞬移术,对面的萧凡也不见了踪影,转眼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随风掩形?”

惠天豪双眉轻轻扬了起来。

如此高明的风遁术,惠天豪也见得不多。虽然在长途飞遁方面,肯定不如他的雷遁术。然而那是限于境界不同,如果萧凡和他同样都是元婴后期大修士。雷遁术和风遁术到底孰强孰弱,还真是不好说。

但至少在小范围内近身搏杀。惠天豪自认萧凡的风遁术远比他的雷遁术要高明。

慕容兄弟出身与慕容世家,和他们昊日门一样,都是昊天宗的旁系分支。当然昊日门的规模远在慕容世家之上,俨然已经成为大齐国的正道大宗。不过慕容兄弟是天生的异雷灵体,在瞬移术上有着极高的天赋。多年来,慕容兄弟凭借着恐怖的近身搏杀手段,和变态的心狠手辣,博得了偌大名声。甚至许多元婴中期修士见到这兄弟俩都退避三舍,不愿与之争锋。

这也是慕容兄弟两个在他这位大修士面前都神态傲然的根本原因。

在这样封闭的环境之中,想要生擒活捉天妙仙子,确实需要借助慕容兄弟神出鬼没的瞬移术。

至于金州城那个年轻的郎中,无论是惠天豪还是慕容兄弟,谁都没将他放在心上。这种刚刚进阶的后生,在他们眼里,本质上还仅仅只是一名金丹后期修士,若是识相投降,自然最好。不识相的话,随手就灭杀掉了,也碍不了什么事。

谁知一个照面,慕容老二就死翘翘了!

萧凡并未动用什么逆天的法宝,就是近身搏杀,以硬碰硬,一拳将慕容老二的脑袋轰得稀巴烂。

如今更是显示出这样精妙的风遁术,惠天豪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

也许,自己仅仅带着慕容兄弟就急匆匆赶过来,是犯了错误。

一个不小的错误!

下一刻,慕容老大从虚空中现身而出,却不见了萧凡的踪影,不由勃然大怒,吼道:“小辈,缩头缩脑,算什么好汉?给老子滚出来!”

手中银色雷锤一扬,顿时霹雳之声大作,漫天雷光倾泻而下,将大半个洞穴都笼罩其下。

在这样的雷电轰击之下,任何隐匿术都会立即失效。

白影一闪,萧凡在数丈外现身而出。

“嗤——”

青袍男子身子一晃,手中短刀划破虚空,顷刻间就到了萧凡面前。兄弟被灭,惊怒之下,青袍男子将瞬移术发挥到了极致。

萧凡却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丝毫都没有再次瞬移躲避之意。

那眼神,令人心中打鼓。

就在此时,慕容老大只觉得身边的空气忽然一阵扭曲,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危险气息倏忽间就到了近在咫尺的地方。

“什么东西……”

青袍男子浑身毛发倒竖,惊呼出声。

这时候他终于看清楚了,是两只铁灰色的巨型虫子,高举锋锐无匹的前肢,齐刷刷地向他切削下来。

正是那两头三阶刀螂!

说到逼仄空间内的近身搏杀,纵算是萧凡,也要甘拜下风。这才是铁背刀螂真正的可怕之处。

“不好……”

慕容老大到底是元婴期修士,近战搏杀经验极其丰富,在这刻不容缓的瞬间,急运法力,将体内的雷灵力都激发出来,刹那间浑身雷光闪闪,给自己披上了一件雷袍。

这是他眼下唯一能做的了。

只可惜这样的防御手段,对已经进化到三阶的铁背刀螂来说,还是太弱了些。

“嗤嗤——”

连续不断的撕裂声不绝于耳。

伴随着青袍男子刺耳的惨叫之声,在小小的山洞中震荡回响。

青袍男子的声音本就极其难听,如今这样垂死惨叫,饶是惠天豪天妙仙子经历过无数的惨烈场面,也觉得一阵阵的寒意袭人,不由自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铁背刀螂出手快如闪电,顷刻间就将青袍男子开膛破肚,大卸八块,变成了一堆模糊的碎肉。

“嗖”地一声!

一道蓝汪汪的光亮从那堆模糊的碎肉里疾飞而出,光团外雷光闪闪,光团里面包裹着一名数寸高的小人,面目与青袍男子一般无二,满面惊慌之色,在半空中一个盘旋,便向着惠天豪所在的方向激射而去。

萧凡轻哼一声,袍袖一抖,一团灰云飞射而出,灰云中一个数寸大小的骨环显得格外耀眼。灰云包裹着骨环,一闪就到了蓝色光团的上方,瞬间变成了数丈大小的云团,白色骨环也涨大到了数尺大小,骤然爆发出一股极其恐怖的气息,向下笼罩而去。

“惠兄,救命……”

青袍男子元婴一见灰云和骨环,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发出尖利无比的叫声。

只可惜,这当儿哪里还来得及?

还没等惠天豪有所动作,灰云已经拥着九阴白骨环急扑而下。原本修士的元婴都拥有着极其高明的瞬移术,远比肉身习练的瞬移术要快捷得多,这也是元婴修士难以被灭杀的重要原因。但在怨灵和九阴白骨环的禁锢之下,青袍男子元婴的瞬移术压根就施展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灰云将自己完全包裹其中。

一声尖利无比的惨嚎过去,山洞又恢复了寂静。

灰云一缩,转眼化为一名三尺高的白胖婴儿,“嗖”地回到了萧凡的怀中,双手捧着九阴白骨环,嘴里发出“咩咩”的声音,又蹦又跳的,似乎极其惬意。

慕容兄弟曾经在类似的环境下,以类似的方式,灭杀过不少境界比他们高的修士。如今连半分真实神通都没有施展出来,就双双陨落在此,连元婴都没有逃掉,固然是因为太过托大,一味小看萧凡,最终自食其果,但也算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这是什么东西?”

惠天豪双目之中,精光大盛,死死盯住了萧凡怀里的怨灵和九阴白骨环。

他不是鬼道修士,对天生鬼灵这种东西,所知不多。

但怨灵吞噬元婴的行为,立即就让他感觉到了极度的威胁和不安。而且九阴白骨环上散发出来的至阴至寒气息,也让惠天豪心中栗栗。感觉上,这件宝物绝对非同寻常,给人的危险感觉,甚至远在普通的极品法宝之上。

难道是仿制的通玄灵宝?

但这似乎又不大可能!

区区一名刚刚进阶元婴初期的后生晚辈,怎可能拥有如此逆天的法宝。

仿制通玄灵宝,在整个南洲大陆都是极其罕见之物。

“这是我养的灵宠。”

萧凡抚摸着妹妹的小脑袋,微笑说道。

“胡说八道。这分明就是鬼物!萧凡,你身为金州城医圣,也算是正道中人,居然敢饲养鬼物吞噬元婴,难道就不怕堕入魔道吗?”

萧凡就笑了,嘴角微微上翘,带着说不出的讥讽之意。

“惠门主,这样的话,你居然都能说出口来!”

“你脸皮真厚!”(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