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6章 人心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2-19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夜,月色如水,腾龙殿后院。

两道黑影联袂而来,无声无息地落在了后院之中。

“四师叔,七师叔!”

早就站在那里迎候的宗掌柜疾步迎上前去,躬身为礼,压低了声音说道。

当先一人身穿白衣,个子瘦高,双眉微蹙,问道:“宗师侄,这么急着叫我们过来,到底什么事?眼下正是多事之秋,我们会面太频繁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语气竟然颇为不悦。

宗掌柜忙即说道:“四师叔教训得是,不过师父有急事要找两位师叔商量,所以……”

白衣四师叔一摆手,说道:“行了,别解释。我们进去吧。”

“是,师叔!”

宗掌柜不但在师父面前小心翼翼,在师叔面前也一样极其谨慎,也不知是他们这一派历来就规矩大,还是这老师兄弟几人的性子特别严苛。

很快,叔侄三人便出现在一间宽敞的地下密室之中。和别的地方不同,天涯城的地下密室,四周墙壁上镶嵌着十几颗硕大的夜明珠,柔和的白光将整个密室照得通明,却并不刺眼,比其他地方用来照明的月光石更胜一筹。

这样硕大的夜明珠,如果在凡俗世界,一颗就足以富可敌国。在这间密室之中,却镶嵌了十几颗之多,若是被凡俗之人看到,不知要何等激动感叹了。

矮小瘦弱的力大师,背对着密室的大门,站在那里。怔怔出神,似乎正在想着什么心事。

“三师兄……”

四师叔和七师叔两人一进门。便齐齐抱拳,叫道。

“老四。老七,都来了?”

力大师头也不回,喘息着打了个招呼。

白衣四师叔随即说道:“师兄,这段时间,镇海宫那边对我们师兄弟本就不满,我们的聚会还是不要太频繁的好,万一引起他们的猜忌,可就麻烦了。”

说着,眉宇之间颇有忧色。

另一位七师叔。身材矮胖,似乎不是多话之人,自始至终,除了给三师兄打个招呼,就再不吭一声。

这两位,都是元婴初期修士,白衣四师叔已经臻于初期大成的境界,只差一步就能迈入元婴中期。身材矮胖的七师叔,较之四师叔要略逊一筹。但此人身上却带着一股危险的气息。似乎修炼有某种极其霸道的功法。

“哼,镇海宫的气,我也受够了!”

力大师冷哼了一声,依旧头也不回地说道。

“师兄?”

白衣修士吃了一惊。疑惑地叫道。

力大师随即袍袖一扬,密室石壁扎扎作响,连个硕大的晶玉展柜。缓缓从石壁中滑了出来。其中一个展柜里,悬挂着的正是萧凡那件玄晶甲。另一个展柜里,则是一条昂首向天。怒目圆睁的蛟龙。

“这是……”

两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随即惊呼失声。

“螭蛟?这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

力大师反问道。

白衣修士喘息着,稍顷才勉力调匀了呼吸,双眼依旧瞪得老大,急急问道:“师兄,这螭蛟从哪里来的?我们天涯海以前可从未捕杀过这样高阶的螭蛟,还如此完整……”

力大师淡淡说道:“你也说了,我们天涯海以前是没有捕杀过这样高阶的螭蛟,并不代表天涯海没有这样的螭蛟。只要有,就总会被人捕到的。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宗师侄,这是怎么回事?”

白衣修士似乎知道这位三师兄的性子,索性不问他了,直接向一旁的宗掌柜询问。

宗掌柜瞥了师父一眼,见力大师并没有不悦之意,便即很谨慎地将萧凡的情况做了个简单的说明。

“有这种事?一名金丹修士送过来的?这怎么可能?”白衣修士惊呼出声:“不要说金丹修士,就算我等这样的元婴修士,在这螭蛟面前,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压根就不要想打它的主意!”

矮胖的七师叔虽然还是不说话,脸上也露出了不以为然的神色。

在天涯海生活了那么多年,谁不知道蛟龙类海兽的厉害?更不用说是这种带着两种圣灵血脉的青蛟后裔,往往比其他同阶海兽要强大得多。在水里碰到了,一对一,就算是镇海宫主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对付得了这条化形中期的螭蛟。

力大师冷哼一声,说道:“谁说他是金丹修士?他虽然将自己的真实修为隐匿得很好,却又如何能够瞒得过老夫的感应?真要是金丹修士,他敢将这玄晶甲和螭蛟拿出来?敢留在我们腾龙殿?”

宗掌柜连忙说道:“正是,那姓萧的可能做梦也没想到,师父手里有照妖镜!”

所谓照妖镜,只是一个统称,所有能够看破敌人隐匿之术的宝物,都有类似的称呼。照妖镜是其中流传最广,最为大众所熟知的名称。

“哼,你也未免太小看此人的隐匿之术了,寻常的照妖镜,焉能识破他的真面目?”

“是,师父。”

宗掌柜忙即垂首答道,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白衣四师叔还是连连摇头,说道:“就算他是元婴修士假扮的,区区一个人,又怎能是这化形中期螭蛟的对手?尤其是在水下,不要说灭杀螭蛟,只怕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如果不是一个人呢?”

力大师反问道。

白衣四师叔诧异地说道:“不是一个人?师兄,你这是何意?”

力大师转过身来,也不回答,佝偻着腰,慢慢走到一侧的椅子里坐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这才缓缓说道:“前些日子,从大齐国传来的那个悬赏令,你们都看到了吧?”

“大齐国的悬赏令?师兄,这个跟姓萧的有什么关系?难道,你怀疑他就是金州城那个姓萧的医圣?事情不会这么巧吧?”白衣四师叔吃惊地说道,满脸不信的神情:“真要是他们的话,跑到我们天涯城来做什么?完全没理由啊……”

矮胖的七师叔也瓮声瓮气地说道:“不错,三师兄。大齐国那悬赏令上说,那妖女是天妙宫的宫主,天妙宫是在大齐国北部更远的地方。而金州城则在霍山国,离我们天涯海也是千万里之遥。他俩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力大师哼了一声,说道:“逃命嘛,逃到哪里都有可能。再说,我前天专门去问过房老六……”

“房老六?他从金州城回来了?”

白衣四师叔问道。

所谓房老六,是天涯城最大的药材商,常年往返于金州城以及其他灵药集散地,在天涯城也是大名鼎鼎。因为他经常在外边跑,乃是天涯城第一个消息灵通的人,有想要打听外界情形的,一般都会去找他或者找他药材行的伙计。

“不错,他带回了金州城那边的确切消息。”

“哦,他是怎么说的?”

四师叔和七师叔都来了兴趣,一齐凑过头来。

“他说,天妙仙子确实是和金州城新近崛起的姓萧的医圣一起失踪了。是在霍山国的神龙渊失踪的……老四,老七,你们可还记得,古老相传,我们天涯海和其他地方的很多水域都是相通的?”

力大师神色凝重地说道。

白衣四师叔却不由失笑,摇着头,说道:“师兄,这也太离谱了吧?霍山国离我们这里多远啊?他们既然是在神龙渊失踪,怎可能出现在我们天涯海?完全不搭界嘛……”

“这个世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们天涯海发生的各种怪事还少吗?连传说中只在北冥大海生存的异兽,都曾经在我们天涯海露过面,他们从神龙渊来到天涯海,有什么不可能的?古老相传,我们天涯海本就是各大水域的交汇点,远海深处,遍布各种空间通道。”

力大师的神情益发严肃起来。

白衣修士愣怔稍顷,才说道:“师兄,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从霍山国的神龙渊,通过水底的空间通道,来到了我们天涯海。然后在海里遇到螭蛟,就将螭蛟杀了,送到这里来打造盔甲?”

“正是。”

力大师毫不犹豫地点头。

“师兄,既然那姓萧的隐匿了自己的真实面目,你又如何能够知道,他就是悬赏令上追捕的那个金州城医圣?”

白衣修士的神情变得谨慎起来,低声问道。

力大师望了宗掌柜一眼,宗掌柜忙即说道:“两位师叔,是这样的,这姓萧的前两天也去房前辈的药行打听过有关金州城的情况,对金州城七大宗门之一的百雄帮尤其关注。倘若他不是悬赏令上追捕的那人,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密室之中,一下子变得寂静起来,谁都不再说话。

白衣修士和矮胖七师叔的神色,也和力大师一样变得十分凝重。

足足一盏茶功夫过去,白衣四师叔才小声问道:“师兄,你的意思是,把他们抓起来,去大齐国领赏?”

力大师冷哼一声,说道:“不是去大齐国领赏,是从今往后,离开天涯城,去大齐国定居。”

“啊?”

此言一出,大家都禁不住目瞪口呆。

力大师冷笑着说道:“只要这回我们没弄错的话,那么巨大的一笔悬赏,足以让我们重新在北地开宗立派了。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受人家的窝囊气?”(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