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天南段家的海外关系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02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交易大厅是真的清静了。

上千平米的大厅,灯火辉煌,孤零零站在几个人,显得特别空旷。

黄彬转向萧凡,淡然说道:“萧先生,段孔雀嚣张跋扈,罪有应得。不过萧先生今天这么处理,老七这边,影响很大啊。”

却是对萧凡有问罪之意。

萧凡轻轻一笑,说道:“黄三爷,段孔雀罪有应得,陈老板也没有尽到他自己的义务。”

邓通天是庆元大酒店交易会的客人,一出酒店就被人打伤,抢走在交易会换得的货物,说陈老七这个地头蛇未曾尽到义务,也不算冤枉。既然如此,萧凡在惩治段孔雀的同时,搅一搅陈果的局,让他也吃些亏,乃是理所当然。

黄彬点了点头,说道:“老七这事,也确实做得不地道。老七,向萧先生赔罪!”

陈果忙即上前,向萧凡抱拳作揖,脸带惭愧之色,说道:“萧先生批评得对,我没有尽到地主的义务,惭愧惭愧。邓大哥,对不起啦!”

又向邓通天拱手。

邓通天“哼”了一声,说道:“是我邓通天学艺不精,打不过人家,怪你干什么?”

别看燕西楼和辛琳一出手,便即摧枯拉朽似的将段孔雀和人妖男揍得满地找牙,但这俩小字辈却是有真功夫的,两人联手,邓通天就打不过。

见了辛琳和燕西楼的出手,邓通天也是又惊又佩。

尤其是燕西楼,两人在一个寨子里生活了这么多年,他还和燕西楼是很要好的朋友,居然一直不知道,燕西楼的武功如此高强。萧凡曾经跟他说过这事,邓通天也只是将信将疑。直至刚才,亲眼见到燕西楼五雷掌神威迸发,这才终于死心塌地的信了。

难怪那个时候,萧凡说幸好燕西楼是“文疯子”,如果是“武疯子”,整个西寨都要遭殃。

陈果神情益发尴尬。

黄三爷责备他事情做得不地道,他无话可说。

实在天南段家太不好惹,陈果眼下算得是个生意人,考虑事情不得不全面一些。萧凡当面给他这么一个“教训”,也是理所当然。

陈果谢过罪,黄彬脸色转为平和,哈哈一笑,说道:“萧先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萧先生和诸位朋友远来是客,我黄三请大家一起宵个夜,请萧先生赏脸。”

今儿这事,将段孔雀揍成这般德行,段七星焉肯善罢?

萧凡尽管交代过段孔雀,如果不服,尽管去京师找他。但京城那么远,益东却和天南比邻,近在咫尺,段七星很有可能先找上陈果。

无论如何,要将萧凡的底细摸清楚再说。

黄三爷不怕事,但也不愿意莫名其妙地惹祸上身。

为别人背黑锅可以,不过也要看这黑锅背得值不值。

萧凡明白黄彬的心思,笑着说道:“那就谢谢黄三爷了。”

陈果立即说道:“三爷,请;萧先生,请……”

他给黄三爷打电话,只是说明一下情况。毕竟段孔雀的来头非同小可,萧凡似乎也不是善茬,有可能引发大的冲突,给大哥汇报一声,那是做小弟最基本的义务。没想到黄三爷会亲自从山城赶过来,足见三爷对他很够意思。

只要黄彬到了庆元,就表明这个事是黄三爷亲自接过去了,不管最终如何处理,陈果都有了底气。就算和天南段家全面开战,有黄三爷撑着,也没啥好怕的。

很快,在庆元大酒店二楼中餐厅的一个包厢里,开了一桌酒席。

黄三爷言明是请萧凡宵夜,这酒席就没上大菜,上的都是西南地区的风味小吃。酒店大师傅做的风味小吃,其实不那么地道,徒具形式而已。真要吃正宗的风味小吃,非得去大排档不可。好在黄彬请宵夜,也只是个由头,当此之时,谁在意吃什么喝什么?

陈果亲自给大家斟上酒,酒倒是好酒,陈年茅台。

黄彬端起酒杯,向萧凡说道:“萧先生,各位,一起干一杯。”

没有祝酒词,亦没有个名目。

就这么碰了一杯。

“萧先生,请恕我眼拙,这位兄弟使的好像是五雷掌?”

黄彬的眼神,落在燕西楼身上。

自始至终,燕西楼没有说一句话,一切唯萧凡马首是瞻。辛琳收拾人妖男的时候,黄彬尚未进门,燕西楼那一掌,实实在在给黄彬造成了不小的震撼。不过五雷掌在江湖上销声匿迹几十年,饶是黄彬久历江湖,见多识广,也有些拿不准。

萧凡点了点头,说道:“黄三爷,好眼力。燕大哥练的正是五雷掌。燕大哥有病在身,不能说话,请黄三爷和陈老板见谅。这次我请邓大哥到庆元来换深海珍珠,也是为燕大哥治病。”

“哦?燕先生得了什么病?”

黄彬来了兴趣。

一个病人,居然还能使出那样霸道非凡的五雷掌。

萧凡说道:“燕大哥十年前中了瘴毒,现在余毒还没有祛除干净。”

“瘴毒?燕先生也是采药人?”

“对。”

黄彬点点头,没有深究,转向邓通天,说道:“邓先生,你的伤不要紧吧?”

邓通天闷哼一声,说道:“皮肉之伤,没什么大不了的,谢谢黄三爷关心。”

邓通天也不是个多话的人,而且脾气很不好。这还是看在黄彬袍哥总舵把子的份上,不然连话都懒得多说。邓通天这一辈子,没丢过这么大的人。

不过段孔雀和人妖男,手底下着实有些真功夫,尤其是段孔雀的家传武术,很不容易抵挡。

黄彬也不计较邓通天的态度,到了他如今的身份地位,早就不会因为别人一句话一个神情而动怒。袍哥总舵把子,可不仅仅是能打那么简单。没有过人之处,焉能统管三省江湖道上的哥子?

“萧先生,不知道你以往和段七星打过交道没有?”

黄彬沉吟着问道。

“久闻大名,没见过面。”

黄彬点了点头,说道:“萧先生,段七星这个人,也算是条好汉子,不过有一桩毛病,就是特别护短。而且段七星很爱面子,这回,怕是不会那么心甘。”

自己的独生儿子几乎被人打死,段七星若是还能忍气吞声,那就真的有点对不起“天南段王爷”这偌大的名头。

萧凡微笑说道:“段七星护短,我倒也听说过的。他如果愿意到首都去找我,我并不介意和他好好聊聊。舔犊之情,人皆有之。但太护短了,未必是好事。段孔雀这样的姓格和行事方式,将来不见得能将天南段家发扬光大。”

陈果忍不住说道:“萧先生,段七星如果真去了首都,恐怕不仅仅是想和你聊天说话的。段家在天南,主要是做边境贸易,还经营矿山。据说和东南亚很多国家的老板有来往,人际关系比较复杂。”

这话等于是在提醒萧凡,段七星和天南段家,并不是纯粹的“国人”,和境外的道上朋友,也有往来。纵算萧凡和共和国威名赫赫的“老萧家”有些关联,段七星若是不按规矩出牌,也有点防不胜防。

萧凡微微颔首,也看不出来他有多么在乎段七星的“海外关系”。

见萧凡不愿意深谈这个话题,黄彬便说道:“萧先生,你给老七开方子治病的事,老七跟我说过。不管怎么说,老七欠你一个人情。老七是我黄三的兄弟,你给他治好了病,我很承情。段孔雀这个事,我会去找段七星。他要是给我个面子,那就最好。他要是不给面子,至少庆元这边的事情,我们绝不会再麻烦萧先生。邓先生既然也是山城人,那么他的安全,我黄三会负责的。”

萧凡或许真的不怕天南段家,但邓通天可不见得有萧凡这样的底气。万一段七星迁怒,邓通天就会很危险。

黄彬这是在代陈果还萧凡的人情。

就算段七星再护短,黄三爷亲自出面和他交涉,保邓通天平安,估计问题不会太大,段七星怎么也得给黄彬这个面子。

黄三忌惮天南段家,段七星何尝不是一样的忌惮袍哥大当家?

萧凡欠了欠身子,说道:“谢谢黄三爷。”

黄彬到底不愧是**湖,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萧凡真正担心的,就是邓通天和西寨那些村民的安全。邓通天固然了得,加上燕西楼更加了得,总归只有两个人。燕西楼的病情,尚未断根。天南段家若是大举寻仇,也有些难以抵挡。

毕竟现在已经是热武器时代,并不是每个人都身怀辛琳那样的暗器绝技,可以先下手为强。

黄彬这个人情,萧凡得领。

“萧先生不必客气。我们哥老会的兄弟,别的不敢说,义气二字是很讲究的。来,萧先生,辛小姐,燕先生,邓先生,我再敬各位一杯。希望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我们还能是朋友。”

黄彬站起身来,再次举起了酒杯。

萧凡等人也起身和他碰了一杯。

黄彬这话说得明白,今儿这个事,就算过去了,该扛的担子,哥老会去扛。但天南段家和萧凡之间的矛盾,必须萧凡自己去解决。如果再涉及到袍哥的利益,黄彬自然要维护自己人。(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