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3章 八卦刀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2-2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和大多数修真者一样,白衣修士并未练习过凡俗世界的武术,对于这种连绵不绝的攻势,立即变得手忙脚乱,挥舞峨眉刺,死命抵御。

如意八卦刀的标准用刀通常是短刃雁翎刀,相对来说,小巧轻便,运转如意,对腕力的要求极高。炎灵之刃远比普通短刃雁翎刀要长得多,并不是特别适合施展这种近战的刀法。

但对于萧凡这样的顶尖高手而言,炎灵之刃的这点不适,完全可以用高超的技巧来弥补。

刀风凄厉,暗红色的刀芒渐渐连成一道刀幕,将白衣修士围在中间,只听得连绵不绝的金铁交击之声,却慢慢看不见白衣修士的人影了。

“嗤——”

金铁交击之中,偶尔会传来这么一声裂帛般的轻响,随即便是白衣修士惊怒交集的叫骂之声,以及不住飞溅而出的鲜血。

白衣修士明明拥有着元婴期的修为,真实实力远非凡俗世界的顶尖武术高手可比,但在这种一刀接着一刀的妖异刀法源源不绝的攻击之下,却只能极力招架,竟然腾不出半点时间来施展其他神通。

眼见得再这样打下去,用不了多久,萧凡就要将他当众碎割活剐了!

宗掌柜等三名金丹后期修士看得胆战心惊之余,又莫名其妙。

没见过这样打的!

真的。

修炼到了元婴境界,双方交手,不是拼法宝,也不是拼法术,而是“拼刀子”,实在太颠覆了。这和凡俗世界的武师交手,有何区别?但萧凡的神态看上去,却似乎对这种打法十分适应,显然已经不是头一回了。

这姓萧的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为什么空间之力的禁锢,对他一点作用都没有?

明明白衣修士的境界更在他之上,却被他用这种古怪的刀法死死压住,连一口气都喘不过来。

“嗤——”

第三下裂帛之声响起。

“王八蛋……”

白衣修士狂怒起来,叫骂不已。

宗掌柜等三人眼看不是头,相互对视一眼,各自祭出法宝,气势汹汹向萧凡杀来。虽然他们从未见过萧凡这样的打法,却也知道,萧凡恐怕最擅长近身搏杀,冲过去和他肉搏,肯定是最蠢的选择,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法宝攻击。

便在此时,三人眼前一花,一团黄色的沙尘从地下钻了出来,席地一卷,便化为丈许高的一名土黄色巨人,手持巨大的土黄色大锤,轮转如风,转瞬间便将三人的法宝都打得东倒西歪,四散乱飞。

“这是什么东西?”

三人顿时目瞪口呆。

见敌人发呆,土魔偶更不打话,身子一晃,刹那间飞沙走石,装帧精美的大殿,似乎转眼就变成了塞外戈壁,黄沙大漠,吹得人眼睛都睁不开来。

“这是魔偶……”

终于有一名见多识广的金丹修士叫喊起来。

“怎么可能?哪里会有元婴期的魔偶……”

宗掌柜却连连摇头,表示不信。

魔偶这东西,在天涯城也不是没出现过,一些远方来的巫道修士,就携带有魔偶,甚至还有专司水下作战的水魔偶。但那些魔偶的境界通常都比较低,连金丹期的都较为罕见了。元婴期的魔偶,不要说从未见过,连听都很少听说过。

还没等他们讨论出个结果来,“啊”地一声惨呼响起,却是一名同门躲闪不及,被土魔偶一锤击中脑袋,顿时就打得脑浆迸裂,轰然倒地,连挣扎都没有挣扎一下,便即气绝身亡。

魔偶力大无穷,悍不畏死,又很难被杀灭,战斗力极强。通常同阶修士与其交手,如果没有修炼过专门克制魔偶的功法或者没有特别的宝物,通常都绝不是魔偶的对手。

更何况是元婴期魔偶恃强凌弱,三名金丹修士哪里会是敌手?

一转眼间,就有人陨落而亡。

眼见土魔偶大踏步杀来,黄色巨锤上血迹斑斑,直非人力所能抗拒,宗掌柜和另一名金丹修士不由得亡魂大冒。

“快,快调动空间之力,锁住它!”

但两人到底不是菜鸟,也算得见多识广,搏杀经验极其丰富,顷刻间便想出了对策,忙不迭地狂催腰间的玉佩,一股股空间之力涌动过来,土魔偶的行动顿时就变得缓慢起来。

“好,它的动作慢下来了……宗师兄,快将你的法宝烈山印祭出来,把这东西打得粉碎,我用葫芦收了它……”

另一名金丹后期修士大声叫道。

应该说,此人的策略极其正确,这是对付土魔偶最有效的办法。前提是他们真的能够实施得了!

宗掌柜刚刚手忙脚乱的祭出一件大印状的宝物,便只觉得眼前一花,硕大的土魔偶忽然不见了踪影,从他的眼皮底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好,它在土遁……”

宗掌柜惊叫一声,连烈山印都来不及收取,身子一晃,便向大殿的一角飞射而去。

一旦被如此强大的元婴期土魔偶欺到近前,可就连半点挣扎的余地都不会有了。

另一名金丹修士动作略慢,刚刚取出一个葫芦状的法宝,便只觉得脚踝处一紧,低头看去,一双土黄色大手已经紧紧握住了他的足踝,顿时吓得魂飞天外,张开嘴还来不及叫唤,整个人就凌空被撕成了两爿。

“师叔,救命……”

正在飞射的宗掌柜见到这一幕,刹那间脸如土色,顾不得别的,声嘶力竭地叫喊起来。

不是说由他们三人配合四师叔拿下这姓萧的易如反掌么?

怎么转眼之间,四个人就只剩下两个?

而且这两个的情形还十分不妙。

如果短时间内不能得到及时支援的话,宗掌柜很清楚,自己有极大的麻烦!

那土魔偶无知无识,绝不会给他半点仁慈。

只是这当儿,四师叔早已自顾不暇!

“嗤嗤嗤……”

连接不断的裂帛之声传来,听在宗掌柜耳中,每一下都惊心动魄。百忙中偷眼往那边一瞅,只见暗红色刀芒笼罩之下,鲜血飞溅,已经在萧凡脚边形成了一片血雨。在炎灵之刃组成的密不透风的刀网之下,无论白衣修士如何腾挪闪避,如何咆哮如雷,都始终无法逃脱出去。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用不了多久,浑身精血便会洒得精光。

萧凡一手背在身后,单手运刀,极其好整以暇。

“师叔,快救我……啊……”

只不过片刻之后,宗掌柜半声惨叫,便即戛然而止,再也没有半点声息。

“王八蛋……”

被困在刀网之下的白衣修士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虽然冲不破萧凡的刀网,外边的一切却看得一清二楚,那土魔偶的恐怖气息,更是令他心惊胆战。

这姓萧的小子不但自身实力之强,远远超乎他的意料之外,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萧凡居然还有这样强悍的帮手。如今三名金丹修士都被土魔偶轻松干掉,很快就会赶过来,与萧凡合力对付他。

白衣修士几乎完全能够想象得到,当土魔偶从他身下忽然钻出来的时候,也就是他的死期到了。

在这样变态的两个混蛋夹击之下,他绝无半分生机。

此时再不冒险以图一逞,不但一世英名付诸流水,连性命都要保不住了。

土魔偶一锤将宗掌柜打成肉酱,席地一卷,化为一团黄沙,钻入地下不见了踪影。

“破!”

眼见事急,白衣修士再不犹豫,忽然一声低喝,手中的分水峨眉刺猛地爆裂开来,化为两团耀眼炫目的亮光,同时一股极其恐怖的气息轰然爆发而出,向四周崩裂而去,势不可挡。

生死关头,白衣修士竟然自爆了他的本命兵刃。

一名元婴修士拼命,自爆本命法宝,其威能之大,无与伦比,纵算是萧凡修为远超同阶修士,也不敢硬接。就在白衣修士拼命的瞬间,身子一晃,倏忽间就从原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这样的要紧关口,萧凡毫不迟疑地施展出随风掩形的瞬移之术。

本命法宝自爆,对白衣修士的伤害,更是难以想象,大部分自爆的威力,都被他自己承受了下来。这本就是杀人三千自损一万的招数,只有在最绝望的时候才冒死一逞。好在对这种情形,白衣修士早有准备,轰然爆裂之后,他早已同时启动了腰间的玉佩,在他刚刚遁出数丈之外,一股庞然的空间之力降临而下,将本命法宝自爆的威能死死压制在原先的所在,再不令其扩散。

也正是有了这样的后手,白衣修士才敢在在这种情形下自爆本命法宝。

否则,就算他能突破萧凡的刀网,也会死在自己的本命法宝之下。

刚刚一逃出那恐怖的暗红色刀芒笼罩,白衣修士的身躯早已支离破碎,左手和左脚都不见了踪影,浑身血肉模糊,当此之时,却来不及检查自己的伤情,嘴一张,一面小盾牌吐了出来,白衣修士正要捏诀做法,激发这件宝物,忽然感到胸口一痛,禁不住低下头去……

一段暗红色的刀刃,从他的胸口直透出来,暗红色的刀锋之上,鲜红的血珠一串串溅落。

白衣修士的双眼猛地瞪得老大,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似乎再也没想到,这场搏杀,会是这样的结果。

但不管他有多么的不甘心,还有多少绝技来不及施展,这场搏杀已经到此为止。

“轰——”

暗红色的炎灵之刃忽然烈焰蒸腾,刀刃之上的白衣修士,转眼间化为灰烬,在这样炽热的高温之下,连深藏体内的元婴都没有半分挣扎的机会,随着残破的肉躯一起,被烧成飞灰。(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