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4章 得罪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2-2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三百万!”

下一刻,翦姓修士一口气就报出了三百万的高价。

会场顿时响起一阵哗然之声。

这姓翦的家伙还真是任性。通常来说,修为到了元婴中期这样高深的境界,怎么说脾气都应该不再那么火爆。都活几百岁了,什么古怪没见过,至于动不动就勃然大怒么?

疑,翦姓修士算得是个特例了。

或许多年来横行霸道早已成了他的习惯,连戴掌柜这位元婴后期大修士都给他面子,其人的跋扈可想而知了。

“三百零五万!”

翦姓修士话音未落,萧凡平静的声音又在会场响起。

好些人嘴角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看来翦姓修士还真碰到硬茬子了。萧凡的声音越平静,每次加价越少,就证明他丝毫都没有将翦姓修士放在眼里。论你是暴怒也好,郁闷也好,我就开我的价,对这飞舟势在必得。

你姓翦的高不高兴,与我何干?

不少人都能理解萧凡这个做派。

身为元婴修士,在哪里都是称尊称祖的人物,麾下部属门人弟子一大堆,多数都养成了我行我素的硬脾气。你翦某人了不得,难道我就是吃素的?当然多的人则深通中庸之道,不到万不得已,不胡乱得罪人,尤其是得罪同阶的高手。

“哼哼!好,好得很!”

稍顷,翦姓修士才冷笑几声,他所在的包厢忽然便陷入沉寂之中,再不发出半点声音。

大家屏息静气地等了片刻,包厢里绝动静,这才确信,翦姓修士是真的决定放弃这艘飞舟的拍卖了。不过一些熟悉翦姓修士的都梁城同道,却暗暗为四百六十二号包厢的主人担忧。翦某放弃的只是拍卖,绝对不是放弃了这艘飞舟。

正如同在所言,在都梁城,他调查不到的事情还真的不多。四海居交易场这种等级的阵法禁制,对真正的高手来说,并不能造成有效的遮蔽。

这外地来的修士,搞不清楚状况,当着这许多人的面,剥掉翦某人一层脸皮,这口气,翦某铁定咽不下去。等交易会散了之后,可有好戏看了。可惜的是,大多数人怕是没有这样的眼福。

“还有哪位道友,能出比三百零五万高的价格吗?还有吗?”

戴掌柜高举小木槌,大声问道。

倒是规规矩矩,一丝不苟。

“好,成交!”

一连问了三遍,再也没有人出价,戴掌柜一槌定音。

“恭喜四百六十二号包厢的黎道友,拍得这艘上古风舞族遗留下来的极品飞舟和风舞族修炼功法一套。”

当即便有执事人员带着飞舟和那套修炼功法,前往四百六十二号包厢,与萧凡交割。萧凡二话不说,交割了三百零五万灵石,将飞舟和功法收了下来。为了确保有足够的灵石拍到天妙仙子所需的材料,萧凡出售一些海兽材料和千年灵药,筹集了上千万灵石随身携带,自然是财大气粗了。

等执事弟子一出去,萧凡随即将飞舟收起,拿起那片略显残缺的玉简,神念扫视过去。

上古时期,玉简和竹简并存,到后来,玉山竹竹简才基本全部取代了玉简。

果然不出萧凡所料,玉简里的上古符文很“面善”,多数符文萧凡都能瞬间便读懂明白其中的含义,萧凡不由大喜,立即仔细研读起来,不一刻,嘴角便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这风舞族不愧是风舞精灵的嫡系苗裔,对风遁术的领悟,确实非比寻常。这确实是一篇有关风遁术的功法,只不过让萧凡遗憾的是,这篇风遁术似乎并不完整,只记述了后半部分对风遁术的运用。前半部分应该是风遁术的修炼。

如果这样一篇功法落在其他人手里,自然是毫作用,基本相当于废物。但戴掌柜声明在先,他也不懂得上古符文,这玉简里到底记述些什么内容,他一概不知,只是半篇功法,那也怪不得他。

不过,对于萧凡来说,这却不是太大的问题。

对于风遁术的修炼,他早已在银翼雷鹏内丹之中领悟到了不少,现在有了这半篇功法,好好研究一番,对风遁术的运用之妙,定然与先前大不相同,其神妙之处,会上一层楼。

而且萧凡相信,将这半篇功法融会贯通之后,对飞舟的研究运用,应该也有很大的帮助。

相当于普通元婴修士遁速的飞舟,对他来说,自然没有什么作用了。但对于一个大宗门而言,如果能够多多制造这种飞舟,却绝对是合用的好宝物。一旦发生紧急情况,门下弟子不管修为高低,都可以登上飞舟,辟易远遁,逃生的机会要多得多。委派一群弟子远赴外地执行某个任务,这种飞舟也非常合用。可以让弟子们保持充足的法力,一到目的地,立即便能作战。

等天妙仙子此间事了,他当然还要回到金州城去的。

既然已经接受了洪天覃夫人的邀请,成为了百雄帮的长老,萧凡便自动自觉承担起帮中长老的责任和义务。至于将来,他要离开百雄帮去寻找辛琳和芊芊等人,那也必须有个交代才行,绝不可能不辞而别。

不知不觉间,萧凡就沉入了玉简记述的功法之中,这一研究就是数个时辰。

交易会的最后一波压轴宝物,终于拍卖完毕,接下来就进入了自由交换的环节。上千名元婴修士齐聚此地,这自由交换的时间,也绝不会太短。四海居执事人员安排三名元婴修士同时上台,展示自己要交换的物品。

其中还真的有两样东西让萧凡十分心动,不过最终还是忍耐下来,没有出手。

为了一艘上古飞舟,已经得罪了翦姓修士这样的地头蛇,还是低调些好,不要太张扬了。

自由交易的速度,比拍卖要,一天之后,萧凡终于换到了两样天妙仙子所需的重要材料,两天过去,交易会结束,与会者纷纷离开会场,各自散去。

萧凡架起遁光,不徐不疾地向着城南飞遁而去。

他租住的洞府并不在这个方向。

只因为一出四海居,萧凡感觉到一股神念之力已经黏在了自己身上。这股神念之力颇为熟悉,正是那翦姓修士。看来他并未吹牛,交易会尚未开完,就已经查清楚了四百六十二号包厢里到底是何方神圣。

萧凡一出门,立即就被他盯上了。

一驾极其豪华的兽车,在低空中不紧不慢地跟随,就在萧凡身后不足百余丈之处,如此明目张胆,翦姓修士平日行事之嚣张,可见一斑。

都梁城这样的超级大城,城中山河湖泊处处可见。

两刻钟过去,一道郁郁葱葱的山脉,出现在萧凡眼前。山脉之中,一股禁制气息冲天而起。这种禁制,似乎是天然形成的,并没有加以布置。让这座郁郁葱葱的山脉变成了某处禁地,人烟罕至。

正因为这处山脉有这种特殊的禁制,故此这里经常被修士们用来当作决斗之所,甚至比城中那些专门设置的竞技场还加受人欢迎。毕竟在竞技场决斗,有诸多限制,在这里搏杀,却很少有人干涉。

是生是死,各凭本事。

当然这也只是针对少部分外来修士和城中低阶修士而言,像翦姓修士这样身份地位极高的地头蛇,如果莫名其妙在城里被人杀掉,那绝不可能风平浪静,只怕立时就会掀起轩然大波。

萧凡只作不知,脚下骤然加速,向山脉深处激射而去。

“哼,这时候还想跑,做梦去吧!”

后边传来一声冷哼,豪华兽车也立即加速,穷追不舍。

翦姓修士早已放出神念之力,查探得明明白白,萧凡不过是一名元婴初期修士罢了,翦姓修士郁闷之余,自也心中大定,毫不迟疑便穷追下来。倒要看看这名外来的元婴初期小辈,到底有些什么能耐,敢和翦老大作对。

此人果然是初来乍到,对都梁城的地形都不甚了了,居然径直钻进了这处绝地。估摸着是意识到情形不对,忽然加速,想要逃走。

哪有那么容易!

两人一追一逃,片刻之后,便已直入山脉深处。

眼见前边双峰夹持,两座石壁越收越窄,一直跟在萧凡身后的兽车骤然加速,猛地追了上来。

“嘿嘿,还往哪里去?就在这里了结吧!”

翦姓修士冷笑连连,喝道。

“这里确实不错,那就在这里吧!”

出乎翦姓修士意料的是,萧凡竟然随即便按住遁光,在半空中停下身子,转过身来,淡淡地盯住了他,波澜不惊地说道。看上去,他根本就不是误打误闯跑到这里来的,而是早就知道这处山脉的“决斗”大名,特意选择在这里和翦姓修士了结恩怨。

翦姓修士先是微微一怔,随即便冷笑出声。

差点被这小辈忽悠住了!

以他元婴中期修士的庞大神念之力,这里再有天然禁制,方圆十数里之内,也全都在他的神念之力笼罩之下。除了他和萧凡,以及为他驾车的两名门下弟子,这里没有别人。

难道这区区元婴初期的小辈,还真的以为能是自己的对手不成?

“小辈,你晕了头吧!”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