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9章 大长老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2-27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距离都梁城数百万里之外的一处所在。

密室之中,月光石闪耀着昏暗的光泽。

这间密室很大。

密室的正中央,以一种不知名的黑色材料,摆布出一个奇怪的阵势。如果萧凡在这里,就能看得出来,这奇怪的阵势,外形竟然和天尊岭上,无极门总坛的殿宇楼阁布局差不多。

这压根就是一个微缩版的七杀阵。

七杀阵的阵势布局千变万化,最终布置成何种形状,要由布阵之地的地形而定。

这个微缩版的七杀阵,和天尊岭无极门总坛的七杀阵布局相同,基本上可以肯定不是巧合,而是一个模型。这里的七杀阵,是天尊岭无极门总坛那个真正七杀阵的模型。

就在这微缩七杀阵之中,一名白发披肩的女子,正盘膝而坐,垂头闭目,面前摆放着一个乌黑的龟壳和两片竹卦。

她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已经很长时间了。

七杀阵外,密室的一侧,站立着三四条人影。

这几位旁观者也是安安静静的,谁都不开口打扰。哪怕白发女子已经这么静坐了两个时辰,也没有人发出半点声响。仿佛这密室之中的都不是活人,而是几尊泥塑木雕。

又不知过去多久,那白发披肩的女子,才缓缓站起身来,白影一闪,忽然就到了七杀阵之外。

仔细看去,这名女子虽然白发披肩,脸色却极其红润。皮肤娇嫩,宛如二十许丽人。单看她的头发。说她年逾百岁也不稀奇,如果看她的面容。却最多只有二十岁。如此奇特的神情,却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

安安静静站在密室一侧的几名男子,这才抱拳行礼。

“大长老!”

如果在外间,任谁见了这样的一幕,都要大吃一惊,连眼珠子都会瞪出来的。

因为这几名男子,竟然全都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

其中就有昊日门门主惠天豪。

只是此刻,这位在外边威风八面,不可一世的惠大门主。却敬陪末席,站在众人之后,只能附于骥尾,脸上带着恭谨的神情。

那白发大长老眼神在众人脸上一扫,微微点了点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几位大修士谁都不以为意,似乎大长老如此做派,乃是十分的理所当然。

“大长老因何忽然来到此间占卜?难道都梁城那边的废墟之上,有什么异动不成?”

当先一位后期大修士略带诧异地问道。

此人方面大耳。年约四旬,颌下三绺长须,面相极其威严,一望可知。正是那种素日手掌重权,杀伐决断,一言决之的大人物。事实上。除了那些不轻易在外露面,一门心思证道长生的苦修之士。能够修炼到元婴后期的,谁不是一派之尊?

“嗯。”

大长老望了他一眼。轻轻颔首。

“……”

几名后期大修士顿时面面相觑,人人脸上都露出了惊诧之色。

对于他们来说,数百万里之外的都梁城,高耸入云的无极山山巅之上的那片废墟,其实也就是一个传说罢了。当年祖师们秘密在那里布下七绝大阵之时,他们尚未出世。自从数百年前,最后一名无极门旁支弟子误闯天尊岭的七杀阵,被阵法绞成肉泥之后,那座耗费了无数心血无数珍稀材料和无数灵石精心布下的绝世大杀阵,就已经再也没起过任何作用,以至于大伙几乎都忘掉了还有那么一回事。

“大长老,莫非年代太过久远,法阵有些失灵了?照理一千年过去,无极门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残渣余孽遗留下来了。”

稍顷,方面大耳的威严男子说道,语气略有些不以为然。

“是啊,大长老,当年被法阵绞杀的那名无极门旁支弟子,也不过是区区金丹后期修为。这么多年过去,再也没有和无极门相关的消息。这个七杀阵其实可以关闭了。耗费灵石实在有些惊人。”

另一名面容清癯,约莫六十岁左右的蓝衫修士捋着花白的胡须说道。

“天尊岭是整个都梁城灵气最浓郁的所在,翦门主一直都想将山门迁到天尊岭上去。只碍着这事而已。”

白发大长老曼妙的双瞳落在蓝衫修士旁边一人的脸上,淡然问道:“翦门主真有此意?”

这位翦门主约莫五十岁上下,长相和萧凡“劫为人质”的那位翦长老极为相似,身上隐隐透出后期大修士的灵力波动,顾盼之间,凛然有威,但在大长老清澈如水的妙目注视之下,却颇有些不自在,连忙微微垂下头,抱拳说道:“大长老,那天尊岭的地脉灵气,果然是好的。”

白发大长老轻轻一笑,淡淡说道:“天尊岭的地脉灵气确实不错,但当初无极门何等鼎盛,翦门主应该比我等更加清楚。如今又是何等模样,还用我多说吗?那里不但是大赵国灵脉最佳的所在,甚至可以说是整个南洲大陆地脉灵气最浓郁的地方。无极门都不配消受这等绝佳地脉,最终闹了个满门被灭。前车之覆,翦门主难道一点都不警醒么?”

翦门主悚然而惊,忙即说道:“大长老所言极是,是翦某贪心了。”

身为后期大修士,翦门主对这位大长老似乎颇为畏惧,在大长老面前,恭恭敬敬的,不敢有丝毫失礼。

能够让一位后期大修士如此谨慎小心,看来这位大长老绝非普通的同阶大修士。

“大长老,是何人擅闯天尊岭废墟,卦象中有提示么?”

为首的那名威严男子,将话题转了回来。

虽然他很怀疑是七杀阵年久失灵,传回了错误的消息,但见了大长老这般郑重其事的模样,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有。”

大长老缓缓说道。

四个人一起望着她,静待下文。

“卦象显示,此人是最正宗的无极传承,虽然修为不高,却引发了整座七杀阵的强烈反应……似乎,此人身上还带着某件宝物,让大阵极其敏感。”

“修为不高?大致是什么样的水准?”

众人一听,顿时脸色都凝重起来,威严男子问道。

大长老没有立即回答,沉吟稍顷,才缓缓说道:“此人十分谨慎,没有进入法阵之中,只在外围游走试探,具体的修为境界,不好判断,应该在金丹中后期左右,不会超过元婴初期的境界。”

四名后期大修士却谁都没有露出掉以轻心的神色,相反一个个皱起了眉头。不过仔细看去,威严男子和翦门主是真正的神色凝重,蓝衫修士和惠天豪却有些流于表面了。

“元婴初期……真要是这样的话,那就说明,无极门的旁支弟子,并没有完全灭绝,还有漏网之鱼。”

威严男子沉声说道。

蓝衫修士冷笑一声,说道:“那又如何?就算有漏网之鱼,也算不得什么。一个旁支弟子,继承了残缺不全的功法,能够凝结元婴,已经非常侥幸了,济得甚事?难道他一人之力,还能和我们全宗抗衡不成?”

威严男子说道:“话虽如此,还是谨慎些好。师弟不要忘了,当年祖师坐化之前,曾经告诫过,千年之后,无极门将会出现一名天纵之才,重振无极门声威。按时间推算,极有可能应在此人身上。大长老起卦,卦象也是如此显示的。”

蓝衫修士轻轻哼了一声,明显对威严男子这话颇为不以为然,只是不好反驳。

“况且,无极门的传承功法,固然已经残缺不全,但听说,在天妙宫的秘殿之中,还留存着无极门当年的掌教祖师龙象真人的手书本。万一这功法秘籍落入那旁支弟子手中,就有可能酿成大麻烦。”

“惠贤弟,你们追杀那妖女,一直都没有结果么?”

威严男子转向一侧的惠天豪问道。

惠天豪忙即微微躬身,脸上露出尴尬之色,说道:“劳大执法动问,真是惭愧得紧,被那妖女逃掉了。不过那妖女身受重伤,料必难以为患……”

威严男子冷哼一声,说道:“难以为患?她是不是为患,我不关心。我要的是她们天妙宫秘殿之中的龙象真人手书本。不抓到这妖女,秘殿谁都无法开启,这道理,惠贤弟比我更清楚吧?”

“这个……”

惠天豪脸上的尴尬之色更浓,却不敢反驳这位他口中的“大执法”。

好在威严男子也并未紧盯不放,随即又转向白发女子,说道:“大长老,卦象可曾显示,此人如今的方位?”

白发女子点了点头,说道:“卦象显示,此人还在东北方向,应该依旧留在都梁城。”

“那好,翦贤弟,你马上赶回都梁城去,好好查一下,若能找出此人来,可是大功一件。”

威严男子立即转向翦门主,随口吩咐道,带着明显的命令式语气。

翦门主丝毫不以为意,微微一躬身,说道:“好,我待会就赶回去。只要此人还留在都梁城,总是能将他找出来的……却不知大长老能够再将此人的情形说得详细些?”

“不能。”

白发女子毫不迟疑地说道。

“此人不但极其谨慎,也精通占卜之术,再详细的情形,我也不清楚。”

翦门主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无奈之色。

单单凭着这么一个模糊的卦象,想要在都梁城里将此人找出来,那还真的如同大海捞针一般。(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