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1章 搜魂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2-2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赵国固然是南洲大陆一等一的大国,也是一等一的强国,卿云州毕竟已经处于赵国的边陲,又是和齐国接壤之处。故此卿云州的繁华,远不如都梁城。但相对其他地方的州城来说,卿云城的规模还是很不小的。

天妙宫是卿云城赫赫有名的第一大宗。

三十年前是这样,三十年后,依旧还是这样。虽然已经换了宫主,也改了规矩,却改不了这个事实。三十年前,天妙宫高手如云,光元婴修士就有七八位之多,宫主天妙夫人更是后期大修士,威震赵国西南边陲。如今宫主早就换了,但驻扎在天妙宫中的元婴高手并不少。

只不过,不再是清一色的女子,多了不少男修。

这些男修,可不是什么邪魔外道,而是正儿八经的正道修士,正道十大宗门之一昊天宗的门人。就连现在的天妙宫主也是昊天宗秦长老的双修伴侣,天妙宫已经正式和昊天宗结盟,成为昊天宗的盟友。秦长老和好几位同门师兄弟,都成了天妙宫女修的入幕之宾。

相对来说,如今的天妙宫,比天妙仙子主持之时更加热闹。

不过天妙宫在卿云城的声誉,可就不见得那么好了。

天妙仙子当家之时,天妙宫的女修持戒精严,冷面冷心,不苟言笑。哪像现在这样,整个天妙宫简直成了男欢女爱,藏污纳垢之所。卿云城的其他宗派,嘴里不说,背地里早就冷眼相看。不知道如何的嘲笑了。

就连天妙仙子也不曾想到,天妙宫会变成这般模样。

她也已经差不多有近三十年不曾回到卿云城了。结果一回来就看到这样的情形。天妙宫的女弟子,在大街上公然和昊天宗的男修出双入对。言笑晏晏,那昊天宗的男修,甚至当众动手动脚,调笑不已。

“败类!”

天妙仙子俏脸如霜,从牙缝里迸出这样两个字来。

“此人真是天妙宫的弟子么?”

看到前边那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艳丽女修,萧凡禁不住有几分怀疑。和天妙仙子打了这许久的交道,万里同行,早已习惯了她那冷冰冰的性子,一时之间。实在有些回不过神来。

“不错。她是吴师妹的弟子,姓申,先前倒是很受规矩,没想到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

天妙仙子破例多说了几个字。

“吴师妹?就是现任的天妙宫主?”

有关天妙宫现今的情形,自然是一进城便打听清楚了的。

“现任的天妙宫主是我。”

天妙仙子冷冷说道。

萧凡微微一笑,没有吭声。

那位高调的申姓女修和她那位更加高调的伴侣显然做梦也没有料到,他们的高调“秀恩爱”的行为,为自己招来了很大的麻烦。

两人直接进了城中一家规模很大的店铺。

作为天妙宫现任的外事弟子,申姓女修是城中坊市的常客。而且在不少店铺中都颇有身份,享受的是最高等级的贵宾待遇。申姓女修和那位高调的伴侣似乎很享受这些店铺掌柜伙计的奉承,没事就出来溜达溜达。

他们最喜欢去的就是和悦记。

和悦记虽然谈不上是卿云城最大的店铺,却和天妙宫合作多年。天妙宫有一多半材料物品都是由和悦记提供的。想当初,申姓女修不过是一名普通弟子,只有跟在师父师姐们的身后。才有资格踏入和悦记的内堂,望着琳琅满目的宝物发呆。连开口说话的资格都没有。如今摇身一变,成了宫主的亲信。执掌外堂诸般事宜,立即一跃成为和悦记的座上嘉宾。

这种感觉不是一般的好,申姓女修经常到和悦记来坐一坐,也就理所当然了。

作为和悦记最高等级的贵宾,申姓女修在和悦记内堂有一间专门的贵宾洽谈室,为她一个人准备的,甚至这间洽谈室必须由她才能开启,连和悦记的管事人员都打不开。

申姓女修和她的伴侣坐在贵宾室内,品着和悦记最上等的灵茶,怡然自得。

这次她不是来采购材料的,而是来拿“孝敬”,对她这样的大客户,和悦记每年都有不少的例敬。这也是坊市间不成文的规定,大家都必须恪守的。不然,卿云城店铺那么多,凭什么要在你这里进货?

两人说说笑笑的,极其轻松自在。

“吱呀”一声,贵宾室的房门被推开。

“呼掌柜……咦,你是谁?”

申姓女修放下茶杯,拿捏着很优雅地打了个招呼,忽然脸色一变,愕然问道。

进来的居然也是一名女子,不是索日和她打交道最多的呼掌柜。

而且,这名黑衣女子看上去很面熟,尤其那股气质,非常熟悉……

这是……

“宫主?”

申姓女修能够被师父选为外事弟子,脑袋自然不笨,只不过瞬息之间,就想起了这位似曾相识的“熟人”到底是谁。刹那间惊得目瞪口呆,浑身都禁不住瑟瑟地颤抖起来,如花的笑靥转眼变得比纸还苍白。

“你是谁?”

她的那名伴侣以前没见过天妙仙子,一时之间,哪里能回过神来,一跃而起,袍袖一抖,就要祭出宝物。

天妙仙子看都不看他一眼,随手一挥。

“噗”!

那昊天宗的男修顿时脑浆迸裂,哼都没哼一声,便即像一条破麻袋一般,萎顿在地,鲜血淌了一地。

区区一名金丹后期修士,居然敢在天妙仙子面前动手,简直就是自己找死。

“宫主饶命……”

本就瑟瑟不已的申姓女修,再也坚持不住,双膝一软,“噗通”跪了下去,急急叫道。

宫主居然没死?

竟然还回到了卿云城。

这是怎么回事?

一时之间,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哪里能够正常思维了?

但大力磕头,哀求饶命,总是不会错的。

天妙仙子丝毫不为所动,举手一抬,申姓女修连半分抗拒之力都没有,身子一起,就向天妙仙子飞了过去。

“宫主饶命,饶命啊……我是被逼的……”

申姓女修吓得魂飞天外,有关本宫种种可怕的残酷刑罚,飞快在她脑海之中掠过,差一点便下体失禁。

天妙仙子左手制住申姓女修,右手一抬,按在她的天灵盖上,随即施展出搜魂之法。申姓女修只挣扎了几下,便即晕死过去,双手双脚软绵绵地垂了下来,耳鼻眼角嘴中都汨汨流淌出黑血,原本算得娇艳的脸庞,扭曲成一种诡异的模样,可见痛苦至极。

对这些叛徒,天妙仙子没有丝毫怜悯之意,双目微闭,俏脸如水,没有半分表情。

片刻之后,天妙仙子便将软作一团的申姓女修丢在地上,素手一抬,弹出两团绿豆大小的药丸,分别打在申姓女修的身上和那昊天宗男修的尸体之上,对两人看都不看一眼,转身飘然出门而去。

待得真正的呼掌柜屁颠屁颠来到这间贵宾室时,却发现房内空空如也,申姓女修和她的伴侣都不见了踪影,不知是什么原因,忽然离去,连例敬都不曾收下。呼掌柜不由满心疑惑,却也没有太在意。或许天妙宫发生了什么要紧大事吧,急着赶回去。

卿云城西北数千里外,是一大片连绵不绝的山脉。

不少山峰高耸入云。

多年前,这片连绵不绝的大山,也是妖兽繁衍生息的乐园,其中不乏修为强大的妖兽。随着修士们的滥捕滥杀,山脉中的妖兽终于被捕杀得精光,只剩下一些繁殖力极强,本身又没多大价值的低阶妖兽,得以在山脉深处苟延残喘。

从此这片山脉便成为坦途,大神通修士在山间开出道路,供凡俗世人们行进。

至于修真者,自然是在云端飞遁而走,谁都不会那么辛苦去走山间道路。

太阳西沉,天色向晚。

一道五彩的遁光,自远处的云端向这边激射而来,不一刻就到了近前,却是一只五色的锦鸟,张开双翼,足有三四丈大小,两条长长的尾羽拖在身后,足有七八丈长,五彩斑斓,艳丽至极。

这锦鸟不但身形巨大,而且身上散发着不弱的灵力波动,差不多有九级巅峰的气息。

锦鸟背上,并排站立着两道人影,一男一女。

男的一身黄袍,约莫四十岁上下,身材挺拔,白面微须,堪称是丰神俊朗,气度不凡,身上隐隐透出元婴中期修士的可怖气息,虽然看上去堪堪进阶不久,气息却比寻常的元婴中期修士还要略略强大几分。难怪此人满脸傲然之色。

女的则黑衣黑裙,脸上罩着一片黑纱,与其说是遮掩自己的面目,不如说是某种装饰品。实在这黑纱太透明了,透过黑纱,可以清晰地看到女子秀美的容颜。一双丹凤眼,水汪汪的,天生透出一股魅意。虽然黑衣女子尽力装出一副冷峻的神情,却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魅意天生。让人看上去不但没有丝毫的畏惧之意,反倒生出几分征服的**来。

从这女子身上的灵力波动来看,也有元婴初期修为,并且已经臻于初期巅峰境界,随时都有可能突破瓶颈,踏足中期境界。

两人并排站在锦鸟背上,偶尔交谈一两句,向卿云城激射而去,没有丝毫戒备之意。(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