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6章 漏洞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3-0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和天妙仙子随即离开卿云城,向南而去。

卿云城南边,是大齐的国土。

昊天宗昊日门都在齐国建立山门。

齐国都城名曰昊阳。

由此可见昊天宗的强势,连一国之都,都以昊阳为名。

昊阳城和许多大城市都不同,比如金州城,都梁城这些城池,地脉灵气最充裕的所在,往往都在城市的正中央区域,城市围绕着这块区域,一圈圈往外扩建,规模越来越大,内城之外凡人聚居的外城,也跟着不住往周边扩展。

昊阳城灵气最浓郁的地区,在城池的东南部。

一整片连绵不绝的山脉,其中错落着湖泊河流等风景名胜去处,俱皆被昊天宗据为己有。

昊阳城东南,大约占据全城五分之一的地域,是昊天宗一家独有的。对于一个拥有元婴修士近百名,低阶弟子数以十万计的超级大宗门来说,这似乎很合理,没什么好奇怪的。

萧凡和天妙仙子一路飞遁而来,目的地就是昊阳城。

萧凡仔细研究过,想要不惊动任何人,破解那个法阵,唯一最有把握的办法就是找到令牌。当然,如果给萧凡足够的时间,他也能找到无声无息的破阵之法,可惜的是,他们的时间不大够。

天妙仙子体内的神魂印记,已经越来越难以压制。以浩然正气强行镇压,已经是最后一搏,谁也难以意料,这种镇压会在何时失效。

据苏千峰元神提供的情报。开启那个法阵的令牌只有两面,并不在天妙宫。而是保存在昊天宗两位大人物的手里。其中一位,是昊天宗大长老。另一位则是首座执法长老,被宗内弟子尊称为大执法。

这两位都是成名已久的元婴后期大修士,在昊天宗内,堪称数一数二的高手。

尤其昊天宗大长老,成名最早,甚至有传言说她极有可能踏足悟灵期境界,成为梭摩界最顶层的大高手。至于昊天宗当代宗主,早已多年不问世事,一门心思闭关苦修。有人说,欧阳宗主其实已经踏足悟灵期。但也有人说,这位名震天下的欧阳宗主,早已因为练功而走火入魔,疯狂而死。只是因为昊天宗少宗主尚未踏足元婴后期境界,这才刻意隐瞒了欧阳宗主的死讯,由大长老,首座大执法等后期大高手联合执掌宗门大事,等待少宗主成功进阶后期境界。再正式让他接替宗主之位。

传闻种种,莫衷一是。

但这都和萧凡以及天妙仙子没关系。

不管是昊天宗大长老还是首座大执法,都不是他们的目标。

那两位成名犹在天妙仙子之前,功力比她更为深厚。尤其要紧的是。大长老已经闭关多年不曾外出,首座大执法多半时候也是坐镇总坛,从不轻易外出。深入昊天宗总坛。击败这两位之中的一位,抢到令牌。再安然无恙地离去。

这样的白日梦,连做都不要做!

纵算天妙仙子一贯心高气傲。从不服人,也没有如此疯狂的念头。

那纯粹是自寻死路。

任何看上去完美无缺的设计或者布置,其实都会有破绽,只要用心去寻找,一定能够找到漏洞。

昊天宗的漏洞是他们的阵法大师!

昊天宗最精通阵法之道的召长老,并不是后期大修士。作为昊天宗奇门阁的首座,召长老懂得不少杂学,不但精通阵法布置,岐黄之术的造诣颇高,甚至对灵巫之术都有涉猎。

这么多杂学,毫无疑问会占用他太多的修炼时间,故此召长老在昊天宗地位虽高,声望虽隆,真实修为却只有元婴中期境界,而且和苏千峰一样,刚刚进阶不久,据说是为了延长他的寿元,宗门不惜一切代价,请两位后期大修士一齐出手,将他的境界强行拔高,总算勉强捱过了雷劫,踏足元婴中期。

天妙宫天机阁那个精妙的法阵,就是由召长老亲自主持布置的。

那两块通关令牌,也由他亲手制作。

理论上,召长老能够制作两块通关令牌,就能制作出第三块来。

这就是所谓的百密一疏。

昊天宗没人意识到这是个漏洞。

元婴中期修士,在修真界也已经是顶尖儿的好手,凤毛麟角。而且是在昊天宗的总坛,难道谁还敢胆大包天,闯到昊天宗总坛来撒野不成?

那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如果不是逼于无奈,萧凡和天妙仙子也不愿意冒这样的风险。

他们确实一点把握都没有。在昊天宗颁下巨额悬赏捉拿他们两个的时候,不远远跑开躲起来,反倒直不愣登地冲进昊天宗的总坛,除了自寻死路之外,再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

这是一趟疯狂的“旅程”,无与伦比的风险意味着,在整个过程中他们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疏漏,不能有半步行差踏错,否则就会万劫不复。

从卿云城到昊阳城百万里之遥。

萧凡和天妙仙子没有使用传送阵,而是一路飞遁而来。

当然,将自己的修为压制到了金丹后期,遁速也是普通金丹后期修士的遁速。进入大齐国之后,等于是进了昊天宗的势力范围,所经之处,任何一座小城市都有亲近昊天宗的中小宗门存在,到处都是昊天宗的耳目探子。两名陌生的元婴修士,一男一女,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朝着昊阳城飞遁而去,很容易引起怀疑。

事实上,在接近昊阳城的时候,萧凡和天妙仙子还特意绕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圈子,从昊阳城外经过,绕到昊阳城南边,再接近城垣。

虽然这样的小技巧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但所有的小技巧加在一起,有时候就能瞒过大敌。

小心无大错。

萧凡坚信这一点。

但正是因为这一圈绕行,让萧真人所有的计划都破坏掉了。

远远的,昊阳城巨大的轮廓,遥遥在望。

那是一座巨城,规模不下于都梁城。

以萧凡两人眼下的遁速,大约还有一个多时辰,就能在日落之前赶到城中了。从苏千峰的元神获得了不少昊天宗的秘密,虽然想要凭此接近昊天宗那些最核心的禁区有些困难,但要接近奇门阁,拜访一下召长老,还是办得到的。

当然,他们还要先等一下机会,看看召长老近期是否会外出,能够在城外动手,那是最好不过。在昊天宗总坛直接动手拿人,自是被逼无奈的最后一招。

便在此时,远远的一艘飞舟正向这边激射而来,飞舟之后,则有两艘更大的战舟衔尾紧追。

以萧凡和天妙仙子的眼光来看,这三艘飞舟的遁速都不算多快,估摸着飞舟的等阶也不是太高。

天妙仙子瞥了一眼,便即冷淡地说道:“后边的是昊天宗的巡逻战舟。”

对昊天宗的情形,天妙仙子所知不少。

萧凡的脸色却微微一变。

他在意的不是昊天宗的巡逻战舟,这种等阶的战舟,可以肯定的是,操控者的修为都不会太高。一些金丹期以下的低阶弟子,对他们完全不构成任何威胁。他在意的是前边逃走的那艘飞舟。

飞舟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他十分熟悉。

竟然是浩然正气!

先前那艘奔逃的飞舟,里面的修士极有可能与无极门有些关联。

来梭摩界数十年,至少到目前为止,萧凡尚未碰到过任何一位修炼了浩然正气的同门。再没想到,会在离昊阳城不远的地方遇到这样的情形。

“搞明白再说。”

天妙仙子轻声说道,纤纤素手一挥,虚空中一阵水纹般波动闪过,她和萧凡的身形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这种随手施展出来的幻术,想要瞒过同阶高手的神念查探,自然不可能。但要瞒住金丹期以下的低阶弟子,却是毫不为难。

后边两艘战舟的遁速明显比前边的飞舟快了一筹,转眼间就拉近了不少距离。前边飞舟尽管极速飞遁,依旧不可避免的被两艘战舟越追越近。眼看着战舟与飞舟的距离已经拉近到二十丈之内,战舟船头忽然站出来一名身披金色战甲的修士,一挥手中金色的雷锤,重重敲在同样是金色的雷锥之上。

“轰”地一声闷响。

雷锥之上闪耀出一股金色的雷电,粗逾儿臂,一闪而出。

只见前头玉舟舱顶冒起一股浓烟,正在飞遁的玉舟一阵急骤摇晃,速度立即慢了下来,左摇右摆的向下坠去。

两艘战舟里传来大声的欢呼,立即分开两边,一左一右追了下去。

好不容易,冒烟的飞舟才重新稳住了船身,轻轻一抖,似乎又要飞遁而走。两艘战舟上同时冒出数道金色雷电,霹雳声中,毫不容情地纷纷劈中了飞舟。瞬息之间,飞舟就被金色雷电淹没了。

轰然一声,飞舟再也支撑不住,猛地炸裂开来。

数道人影从残破的飞舟中激射而出,俱皆白衣飘飘,此时此刻,神情却狼狈异常,一个个又惊又怒地大声叫骂,望向两艘战舟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愤怒,焦虑乃至绝望之色。

“嘿嘿,继续跑,看你们能跑到哪里去!”

“昊天宗,你们真要赶尽杀绝吗?”

一名白衣修士怒吼起来。(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