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7章 无极弟子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3-02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这当儿,两艘战舟里已经涌出来十几名身披甲胄的修士,将数名白衣修士围在中间,一个个手持各类雷电兵刃,一望可知,俱皆是昊天宗的弟子,六名是金丹期修为,其中两名是金丹后期。余下之人,则俱皆是筑基后期的修为。一出战舟,便即布下阵势,将白衣修士们团团围困起来,显见得极其训练有素。

反观被围住的数名白袍修士,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因为飞舟炸裂的原因,一个个都十分狼狈。

一共七个人,都有金丹期的修为,不过多数都是金丹初期的修为,只有一人是金丹中期。但这七名金丹修士的气息都很不稳定,忽强忽弱,给人感觉他们似乎是服用了某种药物,被强行提到眼下这样的境界。

“凌道友,识相的话,就乖乖和我们回去,我们可以当作这事没发生,也不追究。否则,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先前雷击飞舟的那名金丹后期修士嘿嘿一笑,说道。此人约莫三十岁年纪,满脸都是傲色,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似乎自己说出来的每句话都是王法,别人除了遵守,决不能提出任何异议。

“跟你们回去,那是想都不要想了。我们宁愿死在这里,也绝不会跟你们再回去当炉鼎的。”

为首那位金丹中期的白衣修士怒喝道,脖颈间青筋暴跳,愤怒到了极点。

“嘿嘿,就算是当炉鼎,也比灭门强吧。你可是无极门的掌教真人。难道就不为你们无极门的传承想一想吗?啊,凌掌教?哈哈。哈哈哈……”

傲气的金丹后期修士仰天大笑起来。

顿时两旁战舟上的昊天宗修士都哄笑不已,笑声中满是轻蔑和不屑。

“昊天宗的狗贼。老子和你们拼了!”

凌姓修士身后一名二十几岁,身材壮实的男修,怒吼一声,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向傲气的金丹后期修士直扑过去。

此人修为倒是勉强踏入了金丹初期的境界,手中这口长剑的材质却实在低劣,竟然只是一件中品法器而已。通常来说,金丹期以上修为,就能驱使法宝了。筑基期以下境界,只能驱使法器。多数宗门的嫡系修士,只要一进入金丹期,师门总会赐给一件法宝防身,然后自己也会千方百计再搜集几件法宝,壮大自身的实力。只有那些特别落魄的散修或者小宗门出身的金丹初期修士,囊中羞涩,才会购置不起法宝,只能以法器护身。不过多数也是品相极佳的上品法器。中品以下的法器通常只有练气期弟子才会使用。

这年轻修士境界已经跨入金丹期,却在使用一件连普通筑基期修士都看不上眼的低劣的中品法器,可见平日里是何等的窘迫。

以他这样的修为,这样的法器。不要说和傲气修士放对,就算连拼命的资格都没有!

傲气修士哈哈大笑声中,手中雷锤一挥。一道金光闪闪的电弧划破长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在年轻修士的长剑之上。“咔嚓”一声,长剑裂为碎片。四散飞溅。年轻修士闷哼一声,一个趔趄跌了回去,右臂衣袖被雷电烧了半截,手臂灼得乌黑,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就凭这点本事,也敢跟我欧阳清风斗,简直就是找死!”

傲气修士一收雷锤,冷笑连连。

“若不是因为要拿你们当炉鼎,就凭你们这几块废料,也能凝结金丹成功?做梦去吧!”

“欧阳师兄,何必跟他们废话?赶紧动手把这些混蛋都抓回去吧,要是死掉一两个,长老们怪罪下来,可也不好交代!”

另一座战舟上的那名金丹后期修士叫道。

“好啊,动手吧!我就是想不明白了,就凭这可怜的无极传承,当年居然敢自称正道第一宗,当真是天大的笑话……”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动手!”

欧阳清风一挥手中金色雷锤,就要扑出。

“就凭你这么点本事,也敢瞧不起无极传承,当真是天大的笑话!”

便在此时,虚空中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

“谁?”

欧阳清风一声怒喝,猛地顿住了身子,抬头往高处望去。

“是谁躲在那里,给老子滚出来……”

“轰!”

一言未毕,苍穹之上闪起一道纤巧的银弧,当头向欧阳清风劈了下去。

这一道霹雳来得蹊跷无比,一二十个人一二十双眼珠,愣是没看到半个人影,不知道这霹雳由何而来。

欧阳清风根本就没时间去追究这个!

眼见银弧转眼就到了自己的头顶,这位昊天宗的嫡传弟子,金丹后期修士来不及做出别的任何反应,只得急匆匆将手中雷锤往上一举,迎上了那道看似纤细,并没有多大声威的银色闪电。

如果是其他攻击,他或许还会犹豫一下,要不要以自己的本命法器去硬接,但这雷电攻击,却是想都不用想,自然而然就将雷锤举了起来。

昊天宗的昊阳神雷,号称至阳神雷,威震南洲大陆数万年,绝不是浪得虚名。

“嗤啦……”

说时迟那时快,银色电弧猛地击中了金色雷锤。

所有人忽然都瞪大了眼睛,仿佛看到了万难置信的一幕。

只听得“咔嚓”一声,就好像一件瓷器忽然被打碎了,金光灿灿的雷锤表面,骤然炸开了一道口子。很快,这道口子便迅速向四周蔓延,转眼间,整柄雷锤都出现了无数的裂痕,像一件破碎的瓷器一般,裂成了无数的碎片。

这还是最令人震撼的。

紧接着,那道银色电弧透过破碎的雷锤,将撕裂的口子蔓延到了欧阳清风的手臂之上。包括欧阳清风在内,众人眼睁睁看着,他的手臂也像破碎的瓷器那样,顷刻碎成了无数的碎片,血肉飞溅。

再下一刻,欧阳清风整个人都像瓷器般碎裂而开,变成了一团血雾。

刚才还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昊天宗嫡系传人,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一团鲜红的血雾。

浓郁至极的血腥气,中人欲呕。

“怎么回事?”

“是谁?”

“谁敢偷袭我们昊天宗的弟子……”

足足愣怔了半盏茶功夫,昊天宗的十几名修士才纷纷喊叫起来,乱作一团。

萧凡的身形,在虚空中浮现而出,白衣飘飞,器宇非凡。

“你是谁?”

“居然敢杀我们昊天宗的弟子,胆子不小……”

又是一阵纷纷叫骂。

霹雳一声!

又是一道银色电弧从萧凡手指间激射而出。

另一名金丹后期甲士,连闪避都来不及,就和欧阳清风一样,顷刻间被雷电劈为一团血雾。

不过转瞬之间,昊天宗两艘战舟的首领,便被灭杀得一干二净了。

“不好,是元婴修士……”

“是元婴老怪,大家快跑……”

剩下的昊天宗弟子终于回过神来,察觉到了萧凡的境界,立时吓得魂飞魄散,发一声喊,就向四面八方激射而逃。

“仗势欺人,为虎作伥,该死!”

萧凡一声冷哼,脸色阴沉到了极点,毫不迟疑地双手一扬,十几道雷电飞射而出。顿时漫天银蛇乱舞,雷光耀眼。转眼十几道霹雳便追上了四处奔逃的昊天宗弟子,只听得一连串的惨叫声响起,片刻间就只剩下漫天的血雾。

以萧凡的能耐,还在金丹期的时候,就已经横扫所有同阶无敌手,如今进阶元婴,法力大增,这些寻常的金丹修士,哪里能抵挡得住他的一招半式?自然一举手间就被灭杀得干干净净,连一个都没能跑掉。

萧凡袍袖又是一抖,一股飓风席卷而过,漫天血雾被一扫而空。

原本以为必死无疑的白衣修士傻呆呆地站在那里,似乎被这恐怖的杀戮震慑住了,一个个瞠目结舌,半晌没回过神来。

“你们都是无极门的弟子么?”

直到萧凡温和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才终于如梦方醒。

“是是,我们都是无极门的弟子……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却不知前辈尊姓大名,与我们无极门……与我们无极门的前辈祖师,有什么交情么?”

凌姓修士慌慌张张地向着萧凡一揖到地,结结巴巴地说道。不过语气之中,充满了疑惑,连半点自信都没有。

其他白衣修士也跟在后边忙不迭地作揖唱喏,一个个心中都是疑惑,不知道这位救命的前辈高人,到底和本门有些什么渊源,竟然不惜得罪强大至于极点的昊天宗,出手将他们都救下来。

完全不明所以。

萧凡微微一笑,忽然举起手来,虚空向下一掌按出。

白衣修士不由大惊失色,心中暗叫不好,竭力想要闪避,却哪里躲得开了?心念刚刚一动,庞然巨力就以临头,瞬间将他们数人都笼罩在沛然的浩然正气之下,连半分抗拒之力都没有,浩然正气便钻入了他们的体内,直透经脉脏腑。

凌姓修士先是吓得脸如土色,但随即便感受到了这股庞然巨力的与众不同,片刻间又露出满脸不敢置信的神色,狂喜地大叫起来。

“是,是浩然正气,是浩然正气……”(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