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8章 极速追杀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5-03-06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喧嚣的地下密室,忽然变得安静下来。

非常非常的安静!

落针可闻。

所有无极门低阶弟子,都呆呆地看着这边,满脸震惊之色,几乎完全不敢置信。

欧阳威就这么死了?

这个吞噬了无极门数十名修真者法力和生命的恶魔,昊宗核心长老,对于他们来,是何等的高高在上,不要灭杀,就算是反抗都没有那样的能力。谁知现在就死在他们的眼前,脑浆迸裂,死得惨烈无比。

萧凡丹田之中,真气翻涌,如惊涛骇浪一般,不住翻腾涌动,丝毫就没有止歇之意。

虽然从欧阳威体内汲取的浩然正气与他自身修炼的浩然正气同种同源,毕竟不是自己修炼出来的,细微处还是略有区别,而且数量实在太多,需要好好梳理一下,将细微处的区别彻底改变,才能真正将这外界灌输进来的法力收为己用。

关键在于,萧凡现在根本就没有这个梳理的时间。

这里可是昊宗总坛,欧阳威又是现任昊宗主的亲侄儿,被自己灭杀,尽管密室里外都布置了遮蔽法阵,欧阳威也是神魂俱灭,连元神都未曾逃脱,但活着的欧阳威和死了的欧阳威,还是有着最本质的区别。

比如本命牌!

萧凡知道,在很多大宗门,重要人员都有本命牌,留在宗门核心之地,一旦陨落,本命牌也会立即碎裂。

所以,他在这里和欧阳威激战之时,或许不会为人知晓,如今欧阳威已死。萧凡担心,下一刻就会有无数昊宗的元婴长老蜂拥而至。

他必须立即离开这里。

“快,你们都过来。跟我走!”

当下萧凡毫不迟疑,向那边的数十名无极门低阶弟子一招手。沉声喝道。

他此番冒险进入昊阳城,目的就是搭救这些无极门低阶弟子。

“是,祖师……”

几名机灵些的低阶弟子最先回过神来,急急忙忙躬身行礼,怯生生地应道。他们亲眼见证萧凡灭杀元婴中期的欧阳威,萧凡本身的修为,毫无疑问也是元婴期境界,毫无疑问。萧凡就是本门祖师。

“你们不要惊慌,我姓萧,也是无极传承,先前尔等的长辈凌华等人,也是我救下来的。得知你们在这里被人欺凌,我特意来救你们的。”

萧凡长话短。

“是,多谢祖师救命之恩。”

“弟子等拜谢祖师……”

片刻之后,萧凡带着三十几名低阶弟子来到了密室之外。

密室之中,所有尸体都已经清除干净,不留半点痕迹。

萧凡袍袖一抖。那艘在都梁城交易会上拍下来的风舞族飞舟浮现而出,迎风暴涨,瞬间便化为十数丈大。低阶弟子们纷纷登上飞舟。萧凡脚下遁光一起,便站在了船头之上。

“嗖”地一声,飞舟冲而起,视昊阳城的禁空禁制如无物,直接撕开禁制,向宁国方向飞射而去。

这时候,要争取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再蹈规守矩从城门出进出,那简直就是愚不可及了。没有通行令牌,城门守卫也断然不会放三十几名无极门低阶弟子离开的。

“大胆!”

“什么人竟敢在昊阳城撒野。活得不耐烦了么?”

飞舟刚刚撕开禁制,便惊动了附近的一支巡逻队。立时驾驶战舟赶了过来,同时纷纷出声呵斥。

别看昊阳城威震下,城池上空的禁空禁制却基本形同虚设,象征意义更大于实际作用。那是因为,这么多年来,真的很少有人敢在昊阳城闹事。凡是敢于挑战昊宗权威的家伙,现在都已经尸骨无存了。

没想到这就出了一个。

等这支巡逻队驾着战舟从不远处赶过来,风舞飞舟早就去得远了,眼睛一眨,就变成了一个黑点,再一眨,几乎就看不见了。

萧凡将风舞飞舟拍到手之后,就亲自做过测试,在装上足够的上品中阶灵石之后,再由他来亲自操纵,如果不在意灵石的消耗,遁速全开,果然不在普通元婴修士的遁速之下,较之萧凡自己全力施展风遁术的遁术,自然还有所不如,但也已经令萧凡很满意了。

终归这是一艘大型飞舟,足可以装得下上百人。

原先还打算带回百雄帮,要紧关头用得着,没想到先就在这里用上了。否则的话,一般的飞行法宝还真没办法同时带上三十几名低阶弟子,以不下于元婴初期修士遁速的速度飞遁。

昊阳城的巡逻战舟固然也颇有特点,和风舞族的飞舟相比,在遁速上自是远远不如了。

风舞飞舟刚刚飞出昊阳城不远,一声暴怒至极的怒吼声,就在昊宗总坛中心区域响起,紧接着,一道人影冲而起,将总坛一座大殿的顶部齐刷刷掀去。

“是大执法……”

这一下动静太大,立时就有无数弟子仰头往上看去,不由得惊呼出声。

这位暴怒的中年修士,面相极其威严,身穿杏黄色长袍,身上散发着深不可测的恐怖气息,一冲出大殿,便遁速全开,径直向南方追赶而去,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彻底激怒了这位昊宗的首座大执法长老。

昊宗宗主和大长老常年闭关不出,不理世事,昊宗的各类日常事务,都是几位首座长老会同少宗主处置,其中真正主事者,话分量最重的,自然就是首座大执法长老,这位才是昊宗处理日常事务的真正宗主。

不过昊宗实在威风太甚,麾下弟子数以十万计,帮中大事务,都有专人负责,已经很少有什么事值得大执法长老亲自出面处置了。

正当大家纷纷猜测,到底发生了何等大事之际,又一道人影在腾空而起,紧随大执法之后,向南方飞遁而去。此人一袭蓝衫,年约六旬,身上散发的气息居然和大执法一样深不可测,也是元婴后期大修士。

“是裘长老……”

又响起一阵惊叹之声。

这位裘长老也是昊宗杰出的奇才,执掌百部院,是昊宗对各类功法研究最多,最渊博的大宗师。

百部院本就是昊宗专门研究各种功法的所在,能够入选百部院的,都对修炼之道有极其特别的研究,凡人世界有“武痴”一,昊宗百部院的长老,一个个堪称是“修真痴”。

裘长老执掌百部院,其渊博可想而知。

“我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仰首望的昊宗低阶弟子们一个个瞠目结舌,不明所以。

坐镇总坛的两位元婴后期大修士,竟然齐刷刷地往一个方向飞遁而去,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需要两位后期大修士才能应付得了。

谁知紧接着又有十几道遁光自各处飞遁而起,纷纷向南方射去。俱皆是元婴期的长老,其中多数还有着元婴中期的修为。一时间,昊宗总坛上空雷光闪闪,无数金色电弧在半空中闪耀,转眼就去得远了。

昊宗总坛立马炸开了锅,低阶弟子们议论纷纷,猜测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一个个神情兴奋,没有丝毫紧张之意。

也是,用得着紧张吗?

难道还有人敢向昊宗进攻不成?

以昊宗如今的强大兴盛,纵算是魔道第一宗倾巢而来,也丝毫不惧。

不过对于正在向宁国方向飞驰而去的萧凡而言,事情就远没有那么轻松了。

风舞飞舟风驰电掣,极度飞遁,数十名无极门低阶弟子坐在这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飞舟之中,心中又是惊喜又是忐忑,更多的则是迷惘。实在想不明白,到底他们做了什么,以至感动上苍,降下萧祖师这样一个大救星来。

但是很快,萧凡便心中一紧,一种极度的不安,涌上了他的心头。

萧凡左手轻动,就占一课,立即扭头往后看去,只见遥远的际,一道极淡极淡的人影,正隐隐显露出来,并且正在一点点的变得更加清晰。萧凡眼底绿芒闪动,眼神通运转到极致,终于看清楚,那是一名疾赶而来的修士。

遁速快到如此离谱,萧凡几乎可以肯定,这是一名元婴后期大修士。

萧凡的心禁不住往下一沉。

原也知道,在昊宗总坛做下了这般惊动地的大事,杀了欧阳宗主的亲侄儿,绝不可能就如此轻松走脱。但追杀之人来得如此之快,还是有点出乎萧凡意料。

妙仙子曾经和他聊到过昊宗最具威胁的几位元婴后期大修士,对每一位的情形,都尽可能详细地告诉他。只不过妙仙子毕竟不是昊宗的人,对一些最机密的东西,还是很难了解得到。

通常首座大执法长老和百部院首座长老这两位大修士,都会坐镇总坛。

只不知追上来的这位,到底是大执法长老还是百部院首座裘长老。

下一刻,萧凡就知道自己不必猜测了。

第二道人影也在苍穹一侧显露出来。从他丝毫不下于前边那道人影的遁速来看,无疑也是一位后期大修士。

两位后期大修士一齐出马来追杀他,也算是给足萧医圣面子了。

昊宗丝毫也没有看他的意思。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