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陆部长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0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走进“解语茶楼”之时,陆部长的脸sè是铁青的,额头上还在不住往外冒虚汗。

司机和秘书都吓坏了。

作为陆鸿最贴身的两位工作人员,司机和秘书知道陆部长有这个头疼的**病,只是近段时间,越来越严重了,发作得越来越频繁,头痛的程度也越来越剧烈。

但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回,却是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发作。

陆鸿刚才去见巨头了。

本来在车里还好好的,踏入大内的瞬间,忽然发病,登时头痛yù裂,虽然马上就服了镇痛药,效果还是很不理想。

巨头级大人物的rì程安排,是非常紧凑的。此番召见陆鸿,昨天一早便已电话通知,大内早就做好了相应的安排。这当口,陆鸿的头痛病突然发作,实在是大大出乎意料。

但当此之时,陆鸿完全没有退路,只能咬着牙觐见。

陆部长这个头痛的毛病,对外严格保密,除了陆鸿的爱人,就只有他的秘书,司机和医院的某位资深医生知晓。当然,还包括“解语茶楼”的老板娘花解语。

陆鸿才四十几岁,身居副部级高位,正是年富力强,工作上出成绩的时候。倘若让外界知道他有如此严重的头痛疾病,对他今后的仕途之路,极为不利。

身体健康,能够胜任繁重的工作,是主要领导干部必须具备的最基本前提条件。

试想最高层怎么可能放心将一个省或者一个重要国家部委,交给一位身体不好,经常住院的领导干部去管理?

秘书和司机都不知道巨头召见陆部长的具体过程,不过根据他们的经验以及陆部长走出首长办公室时青灰的脸sè,满头的汗水来分析,恐怕陆部长并没有能够很好地控制自己的病痛。

巨头级大人物,那是何等敏锐的眼神?

说明察秋毫,也不为过。

陆鸿不安于座的情形,焉能看不出来。

这一下,陆部长的病情再也难以保密了,而且是直接在首长面前“露陷”,问题相当严重。部里早就有传言,说部长要调任某省省委书记,这个部长的宝座即将空缺出来。身为常务副部长,陆鸿是竞争力最强的一位,也是小道消息之中,最有希望扶正的副部长。

在这样的要紧关口,陆部长却在首长面前出了“洋相”,简直就是**蛋!

陆鸿所在的部,是直接归口首长分管的,对于新部长的人选,首长有相当大的话语权。

陆部长此时此刻的心情,糟糕透顶。

“解语茶楼”的包厢服务员一见陆鸿的脸sè,就明白情况不对,立即通知了老板娘花解语。每次陆先生到茶楼来小坐,老板娘都要出面作陪的,一起喝杯茶,聊一会。

尽管服务员谁也不清楚这位满脸威严之sè的中年男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大人物,但肯定是极有权势的那种客人。不是大官就是大老板。

举手投足之间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那股凌人气度,绝对装不出来的。

“怎么啦,又犯病了?”

花解语推开包厢的门走了进来,见陆鸿正弯腰坐在藤椅里,双手紧紧抱着脑袋,大拇指死死摁住太阳穴,都摁出了两道深深的印痕,顿时吃了一惊,急忙问道。

花解语不年轻了,也是四十几岁年纪,似乎和陆鸿差不多。不过打扮十分得体,风度华贵雍容,是典型的大家闺秀型。

她和陆鸿,原本就是同班同学,高中同班,大学还是同班,彼此之间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

大家只知道,花解语到现在都还是单身的,据说有个女儿,但很少有人见过,也不知是亲生的还是抱养的。

没人去刨根究底。

毕竟那是人家花解语自己的私事。

陆鸿不语,继续死命地按压着太阳穴,似乎这样能够稍稍缓解头痛带来的苦楚。

花解语疾步走过去,伸出纤纤素手,按在了陆鸿的太阳穴上,慢慢研磨,低声说道:“平时工作不要太认真,该休息的时候就多休息。”

陆鸿咬着牙说道:“这该死的毛病,连小高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花解语默然,不知该如何安慰他。

陆鸿说的小高,也是他们的同学,高中同学,和他俩关系都很不错的,出身于医生世家。后来毫无意外地考上了医学院,现在早已成为首都某知名医院的脑科主任医生,是大名鼎鼎的脑科专家。

陆鸿早几年开始出现这个头痛的毛病,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位老同学,当时也没太在意。那个时候,陆鸿就已经是部里的司长,工作繁忙,每天有处理不完的公务。陆鸿自己认为,可能是工作太**劳,用脑过度造成的。

小高很仔细地给他做了检查,却查不出所以然来,所有仪器显示,陆鸿的脑部完全正常,没有任何病变。也便认同了陆鸿自己的分析,给他开了些补脑的药物,吩咐他注意休息,劳逸结合。

基本上毫无效果。

陆鸿的头痛,越来越严重,发作的频率也是rì益频繁。

“给小高打电话了吗?”

花解语轻轻给他按揉着太阳穴,低声问道。

“嗯……”

在车上的时候,陆鸿就给小高打了电话,请小高到解语茶楼来给他瞧瞧。

在这些方面,陆鸿特别注意。

小高所在的医院,是首都知名的大医院,每rì里问诊求医的患者数不胜数,一大早就有无数人在医院大厅排队等号。陆鸿若是经常去小高那里,难免不被人知晓,传扬出去,影响不好。也不能请小高经常去他家里。陆鸿住在部里的干部宿舍楼,前后左右都是部里的同事,影响更不好。

解语茶楼就成了最佳的地点。

关于陆鸿和花解语之间的真正关系,小高知道得最清楚,也无需向他隐瞒。

他们本就是死党。

也不知是花解语的按摩起了作用,还是病痛自行缓解,片刻之后,陆鸿的情形略微好了些,身子往后,靠在藤椅里,长长舒了口气,脸sè依旧青灰,满脸汗渍。

连洁白的衬衣都湿透了。

花解语拿起茶几上的纸巾,给他擦了擦脸上和脖颈间的汗水,动作十分温柔。

陆鸿便握住花解语柔软的小手,轻轻拍打了两下。

花解语摸了摸他的头发,说道:“我给你泡杯茶,你好好休息一会,工作上的事,别想太多了。”

陆鸿叹了口气,说道:“不想不行啊,关键时候……”

花解语正sè说道:“还是身体要紧。你这毛病要是……眼下这个关口,你就未必能过得去。”

有关部里马上就要换“一哥”的消息,花解语也是知道的,陆鸿有什么心事,都不瞒她,什么都说给她听。不管是谁,都需要一个宣泄的途径。

“萧家那边,你还是多联系一下吧,不要那么骄傲。”

稍顷,花解语又劝道。

“哼!”

听花解语提到萧家,陆鸿顿时便不高兴了。

“萧湛那个xìng格,你是不知道。他的掌控**太强了,什么事都要听他的,按照他的意见办。现在萧老爷子在,问题还不大。等老爷子不在了,我看他自己都够悬的。现在和他走得太近,将来怎么样,可说不好。”

花解语轻轻一声叹息,没有再说。

对于这些世家豪门之间的恩恩怨怨,她确实不懂。当年走不进陆家的大门,也是由于这个原因。陆家的长辈,给陆鸿定了一桩门当户对的婚事。

陆鸿说萧湛的掌控**太强,在花解语眼里,陆鸿何尝不是如此?

这些骄傲到骨子里的男人,谁没有这毛病?

所谓权力斗争,政治博弈,乃至战争,不都是因为男人的掌控**而引发的么?

陆鸿奋斗多年,已经站在了这个坎上,就差最后临门一脚,便能位居正部级,成为名正言顺的封疆大吏级的领导,这个时候,任谁劝他放弃,都是徒劳的。

眼见花解语神情郁郁,陆鸿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握住花解语的手加了几分力道,笑着说道:“我答应你,等这个事结束,我好好去看看医生。”

“嗯。”

花解语轻轻挣脱了他的手。

“我给你泡茶。”

她也知道,陆鸿这话,太言不由衷。现在是常务副部长,为了当上部长,殚jīng竭虑,绞尽脑汁。一旦当上了部长,又会有更多的事情需要**心。

这种巨大的惯xìng驱使,根本停不下来的。

她很明白,陆鸿的仕途目标,绝对不止是部长。在这个男人眼里,部长职务根本不是终点站,入主大内才是他为之奋斗的终极目标。

或许,这也正是陆鸿这类男人的魅力所在。

力争上游,永无止境。

花解语慢慢清理着桌面上的茶具,开始烧水泡茶。“解语茶楼”在京师地面,谈不上多么的高档,但环境很不错,茶具十分讲究,相当jīng致。

平rì里接待的,也大多是雅客,不是喝大碗茶的地方。

陆鸿斜斜靠在椅子里,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作。

花解语的每一个动作,都和她本人一样优雅,不徐不疾。看她泡茶,本身就是一种享受。

迎着陆鸿的目光,花解语盈盈一笑。(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