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镇杀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0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你这手针灸之术,真是高明,昨晚上我踏踏实实睡了个好觉。哎呀,几个月了,没有哪一天睡得这么安稳啊……陆叔叔谢谢你。”

等萧凡的眼神终于收了回来,陆鸿这才笑着说道。

萧凡连忙欠了欠身子,说道:“陆叔叔,你是长辈,这么说我有些当不起啊。”

陆老爷子在世之时,陆家和萧家的交情着实非比寻常。就算现在,在外人眼里,萧陆依旧是“一家人”,萧湛和陆鸿的分歧,其他豪门世家对陆鸿的拉拢,都隐藏在水下,一般人不得而知。

陆鸿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萧凡,年轻人谦虚谨慎是好事,但也不要谦虚得过分,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嘛。你知道昨天在场的那位医生是谁吗?高玉振,我的同学,曾经留学欧洲,医学博士,首都医科大学教授,全国著名的脑科专家。连他都那么佩服你,说明什么呢?说明你的针灸医术,确实有独到之处。这个很了不起。”

陆鸿并不是喜欢经常夸奖别人的姓格,对萧凡如此赞誉,于他而言,要算是特别破例了。

萧凡说道:“陆叔叔,你这个头痛的毛病,针灸术只能治标,难以治本。我为你针灸一次,最多也就两三天的效果。要彻底根除,还得从根本上找原因。”

陆鸿的神色便凝重起来,说道:“嗯,治病要治本,是这么个道理。”

昨天在解语茶楼,萧凡始终不肯说出他的病因,陆鸿其实是很欣赏的。不愧是豪门世家的嫡系子弟,很懂得注意场合。尽管花解语和高玉振都是可以绝对信任的人,但萧凡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三缄其口。这份谨慎,在年轻人之中,十分难得。

萧凡却并不急着说他的病因,而是站起身来,再次打量着整间办公室的布局,双眉微微蹙了起来,问道:“陆叔叔,这间办公室,你用了多久?”

陆鸿也跟着起身,说道:“三四年了吧,我到部里分管工作之后,就在这里办公。”

整个这一层,是部长办公区域。

四年前,陆鸿成为副部长,便一直使用这间办公室。

“怎么,办公室有什么问题吗?”

陆鸿的语气,略略紧张起来。

难道,自己的病因就出在这间办公室的布局之上?

想想倒也很有道理啊,自己就是搬进这间办公室之后,才逐渐开始出现头痛的症状。

萧凡不置可否,继续问道:“陆叔叔,这间办公室的布局,是不是中途改变过?”

萧凡看得出来,这间办公室的布局,绝对经过风水术士的指点,家具布置,房间朝向都与奇门八卦格局暗合,当初指点布局的那位先生,也算是高明之士,在风水布局上颇有造诣。

请风水大师指点办公室布局,近些年特别流行。

不管是办公机关还是营业姓的公司,开张之时,通常都会请精通风水格局的行家指点迷津。只不过生意人比较公开,机关单位就相对比较隐秘些。

这栋办公楼建成之时,陆鸿刚好晋升为副部长。

从这一点来看,陆鸿对风水堪舆之学,是相信的,至少不反感。

这就很好,省了萧凡许多的口舌。如果陆鸿和萧湛一样,对这些风水堪舆学说完全不屑一顾,今天想要说服他,还得大费周章。

陆鸿神情益发的紧张,双眉拧成一个“川”字,仔细想了想,很肯定地说道:“没有。布局中途没有改变过,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萧凡仔细端详了一下他的面相,问道:“那么,陆叔叔,你这个头痛的毛病,最早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陆鸿说道:“三四年前吧……说起来还真是有点巧合,好像我搬到这个办公室不久,就开始犯那个头痛的毛病了。”

嘴里说是巧合,陆鸿心里却益发的惴惴不安。

他忽然想起,眼前这位萧家的小字辈,是学道之人,风水堪舆之学,就是道家传承。见了萧凡这般模样,陆鸿相信,萧凡肯定也十分精通风水堪舆之道。

如果萧凡就这么直接跑到他的办公室来,神秘兮兮地东看西看,然后暗示他的办公室布局有问题,陆鸿肯定是嗤之以鼻,甚至会毫不客气下“逐客令”。身为手握实权的高官,豪门世家二代旗手人物,焉能是什么人都能在他面前“装神弄鬼”的?

哪怕是萧家的子弟,那也不行。

可是萧凡昨天露的那一手,实在是将陆鸿镇住了。

高玉振给他的激素类特效止痛针,打一针也就管几个小时,萧凡针灸一次,能管两三天,还没副作用,这就是差别。

眼下看来,他这个头痛的毛病能不能根治,希望都着落在萧凡身上了。

萧凡抬头看着办公桌背后墙壁上挂的那个条幅,问道:“陆叔叔,这个条幅,也是四年前挂上去的?”

陆鸿一怔,随即摇头,说道:“这倒不是,这是两年前挂的……这个条幅是老爷子生平最喜爱的条幅,他过世之后,我就拿来挂在这里了,也是表达对老人家的哀思和怀念。”

萧凡微微颔首,说道:“陆叔叔,你这个头痛的毛病,是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变得越来越严重呢?”

陆鸿吃了一惊,仔细一想,禁不住点头,说道:“我以前倒是没这么联想过,你这一提醒,还真的是那么回事……这个条幅……”

陆鸿一句话没有说完。

这个条幅,挂在他家老爷子书房里二十多年,也没见发生什么事,难不成到了他的办公室,就出问题了?这却有点解释不通。

萧凡说道:“陆叔叔,请恕我直言,这个条幅,挂在陆爷爷房里,那是百无禁忌。挂在你这里,而且挂的是这个位置,就很不妥了。”

陆鸿凝神问道:“怎么个不妥?”

“这个条幅,是伟人诗篇,天子手笔,穆大师亲自临摹手书,太过贵重。陆爷爷开国元勋,和伟人是战友,与穆大师是朋友,朋友之间文字往来,是很正常的情况……”

萧凡比较隐晦地做了个解释,也没有说得太明白,但他相信,陆鸿肯定清楚他的意思。

伟人诗篇,天子手笔,大师亲书。

这样贵气,绝不是一般人承受得起的。倘若陆鸿只是普通书法爱好者,倒也罢了,不会有多大的问题。偏偏陆鸿又是体制内高官,野心勃勃,一门心思往上走。这么一个条幅,当头镇压而下,他哪里抵挡得住?

“另外,最关键的是,挂的这个位置不对。”

萧凡又加了一句,很是郑重。

“位置不对?怎么不对了?”

陆鸿急忙问道。

“陆叔叔,你这间办公室的布局,与奇门八卦格局暗合,办公桌所在的位置,正是奇门八卦的生门,原本是极好的。你以前挂在那个位置的是个什么条幅?”

“啊……是,是花开富贵,一幅牡丹画。”

萧凡就笑,说道:“那就很合适。牡丹是花中之魁,富贵而不骄奢,和陆叔叔非常相配。这个条幅嘛,我建议你还是换一换,原先挂在哪里,现在还挂到哪里去。”

这么一个贵气十足的条幅,牢牢镇住陆鸿的生门,将办公室的生气吉气全都遮挡在外,陆鸿曰曰坐在其下办公,焉能不生病。

这还是因为陆鸿本身的运势极强,官运极佳,换一个人,只怕早就出大问题了。

饶是如此,这两年来,头痛的毛病也将陆鸿折腾得一塌糊涂,昨天就几乎误了大事。

“好好,我马上叫人换下来。”

陆鸿连连点头。实话说,他对萧凡所言,也并非信到了十足,毕竟萧凡过于年轻,又是相熟的晚辈。只是萧凡言之凿凿,和他发病的情况及其吻合,由不得他不信。

“不过,萧凡,我这头痛的毛病,是三四年前就开始犯的……”

陆鸿随即又提出了疑问。

如果说他的头痛病和这个条幅有关,时间上却对不上号。四年前,这个条幅还挂在陆老爷子书房之中呢,和他没多少关系。

萧凡笑了笑,说道:“陆叔叔,这个条幅不是唯一的原因,我再看看。”

说着,便举步走向陆鸿的办公桌,眼神一抡,随即便定在了桌面上的一个镇纸之上。

这是一个造型非常奇特的龙形青铜镇纸,长约四寸,宽约一寸二分,是两条四足飞龙相互交缠的图案,线条优美,造型复杂,龙身上铜纹斑驳,古意盎然,与整个办公室的现代化办公设备显得格格不入。

萧凡伸手将那个龙形镇纸拿了起来,饶有兴趣仔细打量,伸出手指,慢慢从龙身上滑过去,立时感受到了一股奇特的气息。

“陆叔叔,这个镇纸,挺有意思的。”

萧凡轻笑着说道。

陆鸿笑道:“啊,这个镇纸是一位朋友送给我的,他喜欢鼓捣些老物件。据说,这是宋徽宗用过的镇纸……哈哈,宋徽宗是书法大家,用过的文房四宝不少,不过经历了靖康之耻,他用过的东西,存世很少。我那朋友淘到这么一个镇纸,就送给我了。”

“原来如此。”

萧凡轻轻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