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投桃报李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0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你一搬到这办公室,这镇纸就送过来了?”

萧凡问道。.

“对。”

陆鸿点头。

这镇纸本就是他那个所谓的朋友恭贺他升官而送过来的,拍马屁的意思特别明显。现今的官员,有几个真正的朋友?酒肉之辈倒是不在少数。

陆鸿位高权重,身份尊贵,许多人争相给他拍马屁,也在情理之中。

这青铜龙形镇纸,卖相并不好,铜锈斑驳,十分陈旧。陆鸿主要看中了它的飞龙造型,觉得颇有寓意,又听说是宋徽宗用过的东西,便留在了办公室。

宋徽宗在历史上是有名的昏君,亡国失身,晚景凄凉。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正儿八经的天子,当过二十五年皇帝。

这么一个皇帝用过的老物件,价值不菲,也算与陆鸿的身份十分相配。

萧凡拿起龙形镇纸,缓步来到窗户之前,对着阳光,反复验看。

陆鸿问道:“萧凡,你还精通古玩鉴赏?”

这镇纸,陆鸿也曾经请古玩界的大师级朋友亲自鉴赏过,确定是出自宋代的真品,至于是否真的自皇室流出,却不好断定。但从两条飞龙图案来看,八成是真的皇室珍宝。北宋虽然并不像元明时期那样法统严密,实行高压政策,不过君君臣臣的理学却大为发达,人民的思想,就是从宋代开始遭到极其严厉的禁锢。普通官府民间,一般不敢使用龙形器具。真要是被人举报,不大不小也是个罪名。

萧凡微笑说道:“略懂一些。陆叔叔,这龙形镇纸确实是出自北宋时期,真品无疑。而且,也应该是皇室用品。”

萧凡从龙形镇纸上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至尊气息。

尽管年代久远,这股气息早已经变得极淡,若有若无,但无极门术法何等高明,萧凡身为第六十四代掌教真人,术法上造诣之高,远非普通古玩鉴赏者可比。这至尊气息,依旧能够感受得到。

不过,是否出自道君皇帝之手,却是难以断定了。

既然陆鸿那个朋友说是道君皇帝御用之物,想必也是有原因的。萧凡从来都不自高自大,绝不认为自己在古玩鉴赏这个领域已经算是最高水平。

所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世界之大,奇才杰出之士在所多有。极个别天赋异禀的人,穷其一生都浸银在古玩鉴赏的领域,古玩鉴赏造诣比萧凡更高,理所当然。

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天下第一!

说起来容易,要真正做到,何其艰难。

就算是竞技体育,也绝对没有人能够一辈子保持世界第一,无人超越的水准。

萧凡轻轻叹了口气,说道:“陆叔叔,道君皇帝固然是个昏君,晚景凄凉,客死异乡,身化飞灰,毕竟是正经八百的皇帝,二十五年真命天子。他用过的东西,放在奇门八怪的生门位置,和你身后那个条幅结合在一起,一位开国之君,一位亡国之君,加上穆大师,刚好构成一个完整的小环境。你每天坐在这个小环境里办公,已经基本和外界隔绝了。整间办公室的风水布局再好,对你也起不到丝毫的作用,生吉之气完全进不来。这种镇压之力,实在是很难抵挡的。”

陆鸿不禁愕然,稍顷,才期期艾艾地说道:“难道,问题就出在这里?”

萧凡微微点头。

看陆鸿的面相,固然大富大贵,是官居一品的贵相,但无论如何都抵挡不住两位至尊镇压生门。

君臣有别。

这中间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

“陆叔叔,这镇纸不能用了,我建议你最好是收藏起来。”

“算了算了,我不用了,送给你你吧……啊,萧凡,我没有恶意啊。你既然精通风水之道,应该没问题的吧?这东西肯定不会妨碍到你,是不是?”

陆鸿随口说道,马上意识到不对,又紧着解释了几句。

虽然是古玩真品,又是皇室之物,但却对人有碍,自己用不了,却要送给萧凡,这可说不过去了。陆鸿也没细想,脱口而出。

萧凡微笑道:“陆叔叔,这礼物可够贵重的,真送给我?”

“那当然那当然,真送。你要是喜欢,尽管拿走。”

陆鸿一迭声地说道。现在这龙形镇纸在陆鸿眼里,简直就是大凶大灾之物,恨不得马上就给扔了出去,再也不想看见。

“那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暂时保管起来吧。陆叔叔什么时候想要回去,我再还回来。”

陆鸿顿时瞪起眼睛,说道:“萧凡,你这是什么话?打陆叔叔的脸吗?既然送给你了,那就是你的,哪里有再要回去的道理?”

就算这是个古物,能够卖出几万十几万块钱,陆鸿也是毫不在意。

萧凡给他找出了病因,原本就该给酬劳的。只是陆鸿拿不定,萧凡是否会接受他的钱物,眼下把这龙形镇纸送给他,权当报酬了。陆鸿倒是希望,这东西能够卖出个好价钱。

龙形镇纸的价格越高,不就说明他给的酬劳越多么?

陆部长不差钱。

萧凡微笑向陆鸿道谢。

这龙形镇纸,萧凡估计,市场价格至少也在二十万以上。不过萧凡没打算真的出手,止水观地下密室内收藏的古玩珍宝,多的是。单是前些年,萧凡跟随师父在古玩市场淘到的宝贝就不在少数。随着古玩市场在国内曰益成熟,当初淘到的那些物件,现在价格早就扶摇直上。

严格来说,萧一哥也不差钱。

萧凡打算把这龙形镇纸送给萧天。等他说服萧天去红山村当支书,就让他将这镇纸随身带走。萧天是正宗天子命至尊相,富贵无极,皇室物品交给他使用,百无禁忌,反倒能够进一步旺盛他的天子命相。

至于陆鸿,却是消受不起。

萧凡将镇纸拿在手里,又再仔细查看了整间办公室,连卫生间和休息室都没有漏过,未曾再发现其他的不妥之处,便慢慢踱回待客沙发坐下。

陆鸿也赶紧落座相陪。

不知不觉间,陆鸿对萧凡已经大为信服。

因为他本来就比较相信风水堪舆之学,萧凡说得头头是道,陆鸿不信不行。

“陆叔叔,我再给你把把脉象。”

“好。”

陆鸿连忙伸出左手,摆在茶几上,捋起袖子。

萧凡伸出三指,轻轻搭在陆鸿的脉腕之上,略一查探,那股浓郁的阴煞之气依旧纠结在陆鸿的体内。这倒是十分正常,条幅尚未撤走,龙形镇纸也还在他的手里,整间办公室的风水格局还是老样子。再说,就算陆鸿马上将条幅撤走,要重新凝聚生吉之气,渐渐充盈整个房间,也需要一段时间。

他体内这些阴煞之气要全部化尽,没有半年功夫是做不到的。

四年淤积,六个月化尽,已经算是很快的了。

萧凡将手指收了回来,沉吟着说道:“陆叔叔,病因虽然找出来了,也能够化解,但是还需要一点时间,可能好几个月吧。这段时间之内,你的头痛毛病,会逐步痊愈。不过前两个月还是会经常发作的。”

“两个月?”

陆鸿便嘶嘶地抽了口凉气。

那种头痛欲裂的感觉,不要说两个月,就算一次,他都不愿意再尝试了。

“萧凡,就没有什么速效的办法吗?”

陆鸿试探着问道,望向萧凡的眼神,满是期待之意。

萧凡就笑,说道:“陆叔叔,捷径也不是完全没有。这样吧,我给你开个方子,你照单服药,可以有效减轻头痛带来的痛苦。坚持服用三个月,再往后,就不会太难受了。半年之后,基本就痊愈了,应该不会再复发。”

“好好,我给你拿纸笔,你写你写……”

陆部长此刻也顾不得自己尊贵的身份,站起身来,疾步走到办公桌前,拿了纸笔过来,双手递到萧凡面前,都有点急不可耐了。

萧凡拿起纸笔,一挥而就。

陆鸿拿过去看了一遍,却是不怎么看得明白,当下也不再问,折叠起来,珍而重之地放进了口袋。这个东西,料必萧凡不至于相欺。

这要见真章的。

收好药方,陆鸿浑身轻松,笑着说道:“哎呀,萧凡啊,想不到你还是个多面手,医卜星象,样样精通嘛,不错不错,了不起。”

萧凡笑了笑,端起杯子喝茶。

陆鸿是个明白人,继续笑哈哈地问道:“萧凡,我看你爸爸萧部长,为了工作上的事,经常艹劳过度,身体也不是那么好。你既然精通医术,是不是也给他开个方子,调理一下?”

萧凡微笑答道:“陆叔叔,调理的方子,我也给我爸开过的。你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他那个姓格,你也很清楚,就是对待工作太认真太执着了,我们怎么劝他都听不进去。做子女的,只能急在心里,实在拿他没办法。陆叔叔,你要是有空的话,帮我劝劝他吧,工作上的事,还是要顺其自然,太强求了不行。”

陆鸿便很郑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可以。萧凡,你放心吧,这两天我就跟你爸爸好好聊聊。工作上的事嘛,大家相互配合,总是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

“是的,谢谢陆叔叔。”

萧凡欠了欠身子,也很诚恳地说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