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翩翩俏郎君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0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湛没有住在老爷子的四合院,他住在部里的干部宿舍楼。

萧部长是个孝子,照理应该陪父亲住在四合院,尤其老太太过世之后,老爷子形单影只,做子女的更应该陪伴在侧。

但萧湛也有为难的地方。

那就是他对待工作的态度极其认真,几乎没有什么上下班的概念,更没有节假曰的概念。很多时候,会在家里和部里的同志商量工作,经常工作到晚上十一二点。如果和老爷子住在一起,势必会打扰到老爷子的静养。

最后还是老爷子亲口下了指示,让他继续住在部里的干部宿舍楼,不必搬去四合院居住。

对工作认真负责是好事,老爷子不想因为自己影响到儿子的工作。

萧湛住的是四室两厅的高干宿舍,使用面积大约一百六十个平方,平曰里就是他和爱人简秀华两人,两个儿子都住单位宿舍。

萧凡要修炼,萧天是不愿意和父母住在一起,怕挨骂。

偌大的房子,总是显得空空荡荡的。

大约这也是萧湛喜欢在家里和部里同志商量工作的原因之一。

热闹点。

不过今天,部长楼一单元六零一室却难得清静。

没有客人上门。

萧湛坐在客厅沙发里,一杯清茶,打开电视的曲艺频道,听着京剧,伸手拍打膝盖,合着节拍,轻轻哼着曲调,颇为怡然自得。

简秀华笑着说道:“老萧,今儿个怎么那样高兴啊?”

简秀华和萧湛同年,另一个豪门世家出身,两人小时候就在一个院子里生活,算得是青梅竹马。后来一起上学,一起下乡,自然而然就走到了一起。

自从萧湛走上主要领导岗位之后,多数时候都是双眉紧蹙,类似今天这样开心的时刻,还真是很少见,简秀华见了,心头着实欢喜。

萧湛笑着说道:“那个政策通过了,我心里一块大石落了地,自然轻松了。”

“是吗?陆鸿终于想通了,不和你拧着干啦?”

简秀华一听,更是高兴。这段时间,因为那个政策的事,萧湛和陆鸿两次交涉都是不欢而散,心里头憋着一口闷气,无以散发。

“这事啊,本来就应该以我们为主,他那就是捣蛋。”

萧湛轻轻“哼”了一声,说道。

简秀华放下手里的杂志,压低声音说道:“哎,我怎么听说前两天,陆鸿去大内见某某同志,出洋相了?大汗淋漓的,答非所问。”

虽然陆鸿尽力想要瞒住这个消息,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终于还是泄露了出去。他管得住自己的秘书司机,也信得过花解语和高玉振不会到处传播,却管不住首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

陆鸿位高权重,又是老陆家二代子弟的第一人,这样的消息,总是传播得特别快。

萧湛便瞪了爱人一眼,有些不悦地说道:“小道消息,不要管他。”

其实这个情况,萧湛也知道的,他的信息渠道一点都不闭塞。身为“萧系”的旗手人物,消息不灵通指定不行。

但萧湛是端方君子,不愿意在背后论人是非。

简秀华原本也知道丈夫这个规矩,只是萧陆两家关系非同寻常,这才在萧湛面前提起此事,眼见萧湛不愿意谈论,也便不再多言。

只要萧湛能够继续保持这种良好的心情,简秀华也就心满意足了。

就是,家里太安静了些。

简秀华本不是喜欢热闹的人,但这么多年来,家里总是人来人往,也已经习惯了。忽然安静下来,反倒有些不自在。

“我给孩子们打个电话,让他们回家来吃饭。”

简秀华嘀咕了一声,却没有动,瞥了一眼萧湛。简秀华知道,两个不争气的儿子,是萧湛的逆鳞。可是做母亲的,哪有不想儿子的道理?

萧湛再不高兴,简秀华也得提。

萧湛又轻哼一声,不说话。

简秀华也不去管他,掏出手机,起身向阳台方向走。刚走没两步,手机就响了起来,简秀华一看,正是萧天的号码,连忙按下接听键,压低声音“喂”了一句。

“妈,在家呢吧?开门开门,在门口呢。”

萧天笑嘻嘻地说道。

明明有门铃不按,偏要给老妈打电话,这也是萧天在几次“惨痛教训”之后得出的宝贵经验。回家之前,先给老妈打个电话,探听一下消息再说。若是老爹心情不错,那就回家,大不了被说教几句。倘若萧部长情绪大坏,说不得,萧科长就只好不回家了。

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不过这回,萧天却没问老爹心情好不好,脸上有没有笑容,直接就叫老妈开门了,似乎拿得定萧部长这会心情不错。

简秀华连忙过去打开了房门。

“妈。”

第一个出现在她眼帘之中的,却不是萧天,而是萧凡。

“小凡,你也回来了?”

简秀华当真是喜出望外。萧凡在家里露面的次数,比萧天还要少得多。

“妈,瞧您这话说的,咱哥要不高兴了好吧?今儿可是他打电话叫我回家来的,说保证……那啥……”

最后半句,萧天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顿时便支支吾吾起来。

却原来萧凡跟他说,今天回家,老爹不会骂他。但这保证,萧天还真只是将就听着,不怎么信得过。老爹那脾气,萧天清楚着呢。

简秀华满心欢喜,哪里去在意萧天话里的意思,伸手拉住萧凡的手,上下打量起来。

萧天都有大半年不曾回家了,连春节都没有露面,简秀华又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心里头那个担忧啊,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

乍然见到儿子全须全羽地站在自己面前,简秀华的眼泪就忍不住流淌下来。

“妈,对不起啊,这一趟确实发生了点意料之外的事情,不过没关系,都已经过去了。”

见母亲流泪,萧天心中满是歉疚,连忙低声解释了一句。

“妈,别担心,压根没那个必要。你不知道我哥,老厉害了,谁都不能让他吃了亏。放心吧放心吧,绝对不用担心!”

萧天便在一旁油嘴滑舌地插科打诨。

不过这话,却是发自内心。以前萧天只知道大哥医术厉害,见识了“拳打汪三少,喝倒叶浩文”的赫赫神威之后,对大哥那是死心塌地的敬服。

“光知道油嘴滑舌,这么大人了,也不长进一点。”

简秀华随即擦擦眼泪,瞪了小儿子一眼,嗔道。

萧天便吐了吐舌头。

“快进屋……咦,小凡,换装扮了?”

简秀华这才注意到,萧凡的衣着打扮有所改变,不再是一成不变的棉麻唐装,黑色老布鞋,而是穿了一件雪白带蓝色花纹的长袖T恤,一条浅棕色的休闲裤,白色的休闲鞋,手腕上戴着一只宝玑手表,整个风格完全变了,长身玉立,风度翩翩,好一位浊世佳公子。

“是啊,换换装,清爽一点。”

萧凡微笑说道。

既然要历红尘大劫,准备入世做“纨绔”,这装扮也确实要换一换才行了。唐装布鞋,和一帮衙内公子哥在一起,总显得不伦不类。

所谓“中隐隐于市”,重要的就是不出风头不标新立异,泯然众人才是最好的方式。

“哎,这行头换得好,好看,真好看。”

简秀华便笑眯眯的,不住点头。

每次萧凡穿着唐装在萧湛面前晃来晃去,萧湛眼里总是闪耀着深恶痛绝的神色。老萧家这最聪慧的长孙,怎么就当了“道士”呢?

除了会影响萧湛的心情,简秀华心里也很不乐意。她倒不是觉得唐装不好看,关键萧凡也老大不小了,二十七八岁的大小伙子,不要说结婚,连个对象的影儿都看不见,简秀华是真的着了急。

虽说道教教义并不禁止教徒婚娶生子,但萧凡自己若是不想娶,那还真是个大麻烦。

现如今萧凡一改往昔的“出家人”装扮,翩翩俏郎君了,简秀华瞅着说不出的开心。照这样下去,自己可以考虑给儿子介绍门当户对的好姑娘了。

宗教局上班怎么啦?

老萧家的大牌子,可不是假的。

何况简家的门楣也不低,京师地面有头有脸的红色世家。

那些和老萧家威望在伯仲之间的一等一豪门闺秀,或许不是那么好找,但找个中等世家的女孩做儿媳妇,想来不是什么难事。

仅仅换个装扮,就能在老妈的脑海里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饶是萧凡妙算如神,也真的有些揣摩不透。

这女同志的心思,大约是世界上最难推算的了。

“妈,你是不是在琢磨着要给咱哥娶媳妇呢?”

萧天就在一旁打趣,不过眼神的余光依旧不忘向端坐在长沙发里的萧湛瞥去。实在每次一回家,萧二哥都胆战心惊的,不得不给自己多壮壮胆。

还好,萧部长的脸色不算太难看,似乎真像大哥说的那样,心情不错。

萧天暗暗吁了口气。

“小天,就知道油嘴滑舌。你哥不能找媳妇啊?你自己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正儿八经谈个对象,早点把个人问题解决了。成家立业成家立业,不成家怎么立业?”

简秀华便教训了小儿子几句。

“对对,成家立业成家立业……”

萧天连连点头,任谁都看得出来,他是在应付老妈。

萧二哥现在可不想整对象,还没玩够呢。(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