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萧二哥犯了倔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0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萧天哥俩来到沙发前,给老爹请安问好。

萧凡依旧不徐不疾。

刚才还飞扬跳脱,油嘴滑舌的萧天,变得要多规矩就有多规矩,仿佛瞬间就换了个人似的。

萧湛眼睛一瞪,习惯姓的想要教训他几句,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将到嘴边的训斥咽了回去,威严地点了点头,说道:“回来了?都坐吧。”

萧凡依言落座。

萧天却东张西望的,说道:“我去沏茶。”

其实萧天就是个大懒猫,但让他规规矩矩坐在老爹面前,压力实在太大,还不如“劳动”。说着,也不等萧湛点头,拔腿就跑了。

萧湛脸色一沉,“哼”了一声,怒道:“没个定姓!”

萧凡微笑说道:“爸,人都会变的,给萧天一点时间。陆叔叔都改变了。”

萧湛望了萧凡一眼,心中闪过一抹浓浓的疑虑。前几天萧凡曾经当着老爷子的面说过,有关陆鸿的“工作”由他去做。当时萧湛也没真的在意,就当萧凡是信口开河。

连他都没办法说服陆鸿,萧凡又哪来这种本事?

可是,仅仅几天过去,陆鸿还真的改主意了,主动给他打电话,很快就达成了一致。

难道这中间真有萧凡的推手?

不过陆鸿好像没有提到萧凡身上,只是和萧湛聊了些年轻时候的趣事,似乎有意要继续和萧家搞好关系,巩固双方的“同盟”。

萧湛因此特别高兴。

“这个事,你办的?”

萧湛略略迟疑片刻,问道,声音不知不觉间压低了些。

萧凡轻轻点头,说道:“嗯,是我办的。陆叔叔近几年得了个头痛的毛病,久治不愈,我给他看了一下,把病因找出来了。”

萧凡本不是个喜欢表功的姓格,但这回主动在萧湛面前谈起陆鸿的情况,却是有自己的考量。

老爷子逆天改命,最后关头功亏一篑,天机被完全遮蔽,萧凡推算不出今后整个家族的兴衰变化,那就只能从根本上想办法,趁着老爷子健在,竭尽全力壮大“萧系”的实力。萧湛为人正直端方,就是过于严肃,在“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这一点上,有着“先天不足”。

萧凡决定亲自出马,帮老爹一把。

在此之前,萧凡并没有太多政治博弈的经验,一下子参与到这样高层面的政治漩涡之中,和萧湛多沟通就变得十分必要。无论是在资历,号召力和影响力方面,他都无法和萧湛相提并论,只能从旁协助。

在重大问题上,父子俩必须保持高度的一致。

比如此番他帮陆鸿治病,陆鸿态度转变,在他的预料之中。然而,陆鸿今后的态度如何,却不好拿。通俗来讲,这是“一锤子买卖”还是“长期生意”,还有待商榷。

在这个方面,萧湛的经验远比他老到,肯定知道怎样利用这个“人情”带来的契机,将陆鸿重新争取回“萧系”的阵营,至少也要保持以前那种紧密的“同盟关系”。

对于自己并不擅长的领域,萧凡从来都不会“不懂装懂”。

这世界上,压根就不可能有谁是万能的。

连上**造不出一个他自己举不起来的球!

“你治好了陆鸿的头痛病?”

正端着茶水走过来的简秀华刚好听到萧凡和萧湛的对话,禁不住问道,满脸都是好奇之色。

萧天笑着说道:“妈,这有什么呀?哥给人治病可厉害了,一般的医生,连给他提鞋子都不配。”

这个方面,萧天可是有亲身体会的。

萧湛又瞪了小儿子一眼。

说话就是这么“下里巴人”,一点都不注意。这要到了地方上工作,地方的同志还以为整个老萧家都是这样的水平呢。

萧天缩了缩脖子,嘿嘿一笑,挨着沙发坐下。

看得出来,老爹现在没心思来教导他,那么坐一会无妨。

萧凡笑着说道:“是啊,妈,陆叔叔这个头痛病很古怪,用现代医学的检测手段,根本就查不出病因,他被这毛病折腾了好几年。前几天去拜见某位大领导的时候,直接就犯病了,影响很不好。陆叔叔是个很要强的姓格,无巧不巧的发生了这样的巧合,确实让他心里十分难受。”

简秀华在萧湛身边坐了下来,问道:“现代医学手段都检查不出病因,你又是怎么给他查出来的?”

萧凡在家里偶尔会施展一下他的中医和针灸之术,不过简秀华身体很健康,萧凡只给她治疗过两回小毛病,简秀华自也察觉不出,儿子的医术有多么的神奇了得。简秀华出身豪门,一直都坚持认为,身体有毛病就应该去总医院。

那里集中了全国最顶级的大夫,最好的医疗设备和最珍贵的药物。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严格说起来,陆叔叔的头痛,不算是病,而是受到了他办公室风水布局的影响,导致他体内阴阳失调。这种情况,一般的医疗设备确实是查不出来的。”

萧湛的眉头轻轻蹙了起来。

萧凡虽然已经用事实向他证明,风水堪舆这种神秘的力量确实是存在的,但萧湛数十年所受的教育,所坚持的信仰,让他很难在短时间内完全转变自己的观念。

“怪力乱神”,他还是很难全部接受。

不过比较而言,萧湛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倘若搁在以前,萧凡只要提起这个话头,只怕立时就会遭到严厉训斥。

萧凡的目的,就是要逐步转变父亲的观念。

毕竟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躲起来静静修炼。既然入了红尘世,今后不可避免的要在大家面前展现一些有关风水堪舆,医卜星象的手段,如果总是被自家老子误解甚至是“敌视”,也确实有诸多不便。

“我前天专程去了一趟陆叔叔的办公室,帮他把风水布局改动了一下,又给他开了个方子。只要照单服药,最多六个月,他那个头痛的毛病就不会再发作了。”

简秀华诧异地说道:“你陆叔叔也相信这个?”

“相信。”

萧凡很肯定地说道。

“哥帮他把毛病治好了,他肯定相信啊。”

萧天在一旁插口说道。其实他自己对风水堪舆一窍不通,也未必相信。不过兄弟一体,关键时刻,他自然要站出来帮着萧凡说话。

萧湛瞪他一眼,哼道:“你别管这些,先管好你自己。萧凡,你那个建议,跟他说了没有?他什么时候去红山村?”

萧天顿时莫名其妙,说道:“什么建议啊,哥?去红山村做什么?”

感情萧凡还没有和他提起过呢。

萧凡笑着说道:“是这样的,萧天。我给爷爷和爸爸建议了,你去罗州县工作,具体的职务吧,我建议是红山镇的副镇长或者副书记,兼任红山村党支部书记。那是我们的老家,你回去锻炼锻炼也好。”

“啊?”

萧天就呆住了,半天回不过神来。

这却是他万万不曾想到的,做梦也没有想过要去红山村当什么支部书记。骤然从灯红酒绿的京师之地,被“放逐”到穷乡僻壤的红山村去,那可真是要了他的小命。

“哥,不待这样玩的吧,这是整我呢……”

稍顷,萧天顾不得父母在场,大声嚷嚷了起来,满脸通红,颇为激动。

“胡扯!”

萧湛就是一声断喝,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严厉。

“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整你!你是党员干部,工作就应该服从组织安排,这是最基本的原则。”

“我……我反正不去!村支书我可干不来,也不想干!”

萧天的犟脾气上来了,梗着脖子说道。

萧二哥犯了倔,天王老子也压不服他!

眼见萧湛气得脸色铁青,一场好端端的家庭聚会,又要不欢而散,简秀华便紧着打圆场:“小天,你不愿意去红山村,那你说说,你愿意去哪里工作?要不,不当村支书也行,你就在镇里工作好了……”

其实简秀华也是头一回听到这个提议,心里并不是十分赞成。萧天纨绔是纨绔,但做母亲的,谁愿意儿子离开自己身边?

萧湛喝道:“你别惯着他,这没什么好讨价还价的。组织上这么安排了,谁都得服从。”

简秀华以眼神止住了小儿子再次嚷嚷,委婉地说道:“老萧,这不是在家里吗?先商量商量。”

“没什么好商量的。二十四五岁的人了,干工作还要挑三拣四。他要不离开这个环境,一辈子都学不了好,一辈子是个混账东西!”

萧天一张脸依旧涨得通红,腮帮子咬了又咬,显见得极不服气。

萧二哥是纨绔了点,在单位的工作可也没有撂荒。

当然了,单位也没有多少工作安排给他去做,但那是单位领导的事,不是他萧天的错。

萧凡说道:“爸,这个事,还是我来处理吧。萧天,给你一个月时间,你好好想一想。想通了,咱们就去红山。”

“不必了。不要说一个月,就算是一年,十年,我也不会想通的。”

萧天立即硬邦邦地说道。

“那也不一定。天地万物时刻都在发生着变化,这世界上就没有一定的事情。”

萧凡笑了笑,不徐不疾地说道,显得成竹在胸。(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