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万寿帝君遗物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0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墨轩”虽然不是地下保险库,却也陈列了不少上佳货色。能够进入这栋别墅的古玩珍宝,就不能有一样是普通的,否则,岂不是玷污了刘墨刘八爷偌大的名头?

萧凡站在一排排散发着淡淡香味的棕黄色木架前,端详着木架之上一件件精美的古董。

其实墨轩之中摆放的这一排排木架,本身就是了不得的宝贝,乃是正宗康熙年间的黄花梨木家具。按照现在的市场价格,类似这种超过二十公分至三十公分口径的圆材以及长板材,每一斤的价格就超过了六千元。单纯算原料价,墨轩的这几排木架,就价值数百万元之巨。如果再将古玩价值算进去,那是真正的价值连城。

刘八爷绝非浪得虚名之辈。

正因为黄花梨木家具的珍贵,通常拥有这么一件家具,就算是豪富之家了。凡是黄花梨木家具的拥有者,无不是珍而重之地珍藏起来,作为镇宅之宝。大约也只有刘八爷有这样的手笔,将这一套价值连城的康熙年间黄花梨木家具拿来做普通货架用。

那些头一回踏入“墨轩”的客人,一进门就被这豪阔无比的大手笔给震得晕头转向。不用看架子上的藏品,便已经对刘八爷崇拜得五体投地。

而墨轩中的桌椅几榻,也都是黄花梨木制成的古董。

摆在明处的“墨轩”,都已如此震撼人心,真不知道刘八爷的地下保险库里,到底收藏着什么样的稀世珍宝。

有人甚至说,刘八爷的藏品,也许比大内博物馆还要珍稀。

“一少,不好意思啊,这段时间,没有特别稀罕的物件。”

刘墨陪在萧凡身边,微笑说道,满脸歉意。

刘八爷四十几岁模样,颌下留着两寸左右的胡须,和他的头发一样,乌黑发亮,个子中等,腰身笔挺,没有一丝一毫的赘肉,精气神十足。

他的装扮也和萧凡相类,酱紫色唐装,黑色布鞋。

刘墨嘴里道着歉,心里头暗暗纳罕。

萧凡以往登门,绝大多数都是应刘八爷的邀请而来,刘八爷一旦弄到新鲜稀罕的物件,便会给萧凡打电话,请他过来鉴赏一番。

在首都古玩界,真正让刘墨认可的鉴赏大师不多,萧凡是其中的一位。

尤其是和道家传承有关的古物,萧凡的鉴赏能力更是首屈一指。这位萧一少,似乎对道家物件有着异乎寻常的感知能力,任何类似的古物一过他的手,就没有打过眼。这一点,连刘墨都叹为观止。

古玩有灵魂,在刘墨眼里,这句话绝对是真的,不带半点虚假。

无论别人信也好,不信也罢,刘墨就是靠着这手本事起家的。

萧凡似乎有着和他相似的能力。

有时候,刘墨也暗暗庆幸,萧凡没有将主要精力放在古董之上,否则,只怕刘八爷会碰到最强劲的竞争对手,未必能够取得今天这样的辉煌成就和无上地位。

若论对古玩的鉴赏识别能力,刘墨自认不在萧凡之下。奈何人家姓萧啊,萧凡倘若跟他成为竞争对手,背靠老萧家的大牌子,权力大棒挥舞,刘墨无论如何都吃不消的。

好在萧凡只是个“玩家”。

面对这样的牛人,刘八爷格外谨慎小心一些,完全是正确的选择。

这一回,刘八爷并未发出邀请,萧凡主动和他联系,说要过来瞧瞧。刘墨热情接待的同时,也有些忐忑,不知道萧凡何以破例。

萧凡并未在黄花梨木架前停留太久,如同刘墨所言,木架上都是些老物件,萧凡以前都鉴赏过的,没见到新鲜玩意。

“一少,请坐。”

刘墨殷勤相邀,又向辛琳满怀歉意地颔首为礼,这才在萧凡对面的黄花梨木雕花椅子里坐了下来。

刘八爷可不是普通人,那眼光毒得很。

尽管辛琳从来都安安静静地跟在萧凡身后,萧凡坐着她站着,规矩守得很严。如果换作一般的人,肯定就将这位“丫鬟”忽略掉了。

刘八爷不能那么没水平。

辛琳那藏而不露的顶尖高手气度,逃不过他的眼神。就不知道辛琳是江湖人士,还是出自警卫局的大内高手。

刘墨没有去调查。

他很清楚“好奇害死猫”的道理。

有些人的秘密,是绝对不能去查探的。搞明白辛琳的真实身份,只是让他满足一下好奇之心,但可能由此引发的,却是天大的麻烦。

窥视萧家子弟的机密,后果何等严重?

也许就会授人以柄,让人找到出手对付的理由。

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刘八爷的亿万家财和珍稀收藏,眼红嘴馋的人多了去了。给人一个口实,有可能就是灭顶之灾。

每次辛琳随侍而来,刘墨都不曾对她失了礼数。辛琳恪守规矩,不肯落座,那是她的事,失了礼数,就是刘八爷没眼光了。

摆放在两人面前的,是一个古香古色的木案,材质也是黄花梨木,雕成古树盘根,寿星献桃的形状。黄花梨木自来缺乏大材,这根雕木案也是拼装而成,做成根雕的样子。

黄花梨木案之上,摆放着一套泡功夫茶的茶具。

刘墨亲自沏茶。

能够进入到“墨轩”的客人,原本就少之又少,饶是如此,客人的待遇也依旧分为三六九等。通常客人只能在“墨轩”参观一下,就被请了出去。较为重要的客人,能在墨轩稍坐片刻,由专门的茶艺师泡茶款待。萧凡这样的客人,属于最尊贵的一类,刘八爷亲自泡茶。

自从刘墨搬到天元小区之后,享受过这种待遇的尊贵客人,屈指可数。

很快,清香四溢。

“一少,请!”

刘墨将一杯黄橙橙的茶水,轻轻递到萧凡面前。

“谢谢。”

萧凡微笑道谢,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刘墨陪着。

见萧凡始终不提此来的目的,刘八爷也便三缄其口,绝不开口询问。刘墨这种江湖老鸟,很清楚和哪种人打交道应该使用何种方式。

萧凡看上去斯文柔和,实则是那种极其拿得定主意的人。

有事自会主动开口,否则,问了也是白问。

“刘总,我这里有个小玩意,你瞧瞧,给个价吧。”

萧凡喝了两口茶,微笑说道。

这也是萧凡的特别之处。通常业内的人,都尊称刘墨为“八爷”而不名。在首都古玩界,“八爷”是个特定的称呼,一提到八爷,指的就是刘墨,不会是别人。

但萧凡自始至终都称呼刘墨为刘总,十分正规。

刘墨也没觉得有何不妥。毕竟萧凡是老萧家的嫡长孙,享受副处级待遇的国家干部,自不能将自己和江湖人士混同起来,有失体统。

不过听了萧凡的话,刘墨却是微微一愣怔。

怎么,萧凡今天主动登门,就是要卖东西给他?

这可真是有些奇怪了。

辛琳上前一步,将一个铜锈斑驳的圆形物件,递给刘墨。

刘墨连忙双手接了过去,随眼一扫,脸色微变,说道:“一少,这是……万寿帝君的物件?”

这个圆形物件,是一面铜镜,直径大约五厘米,极薄,厚度不到半公分,雕刻着极其精致的八卦图案和“万寿帝君”的古篆字。

八卦铜镜是道教传承之中比较常见的一种法器,但这面铜镜如此规格,要算是很微型的了。通常道教所用的八卦镜法器,直径都在二十厘米以上。

所谓“万寿帝君”,在道教传承史上也是一位大大有名的人物。

此人不是真正的道士,扎扎实实,乃是一位皇帝,万乘之尊——明世宗嘉靖皇帝朱厚熜!

明代绝大多数皇**崇信道教,以嘉靖皇帝为最,几乎达到了疯狂的程度。

嘉靖皇帝在位时间极长,前后四十五年。

嘉靖皇帝在明朝的历代皇帝之中大大有名,其一是因为他的前任,明武宗正德皇帝朱厚照是有名的荒唐皇帝,“游龙戏凤”的原型人物,后世有很多“正德皇帝游江南”的稗官野史和舞台戏剧。朱厚照早死,无子承祧,朱厚熜以正德皇帝堂弟的身份,由外藩而承继大统。其二是因为他在位期间,出了一位大贪官,历史上著名的“青词宰相”严嵩就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

明代历史上,严嵩比朱厚熜更加著名。

作为一个皇帝,朱厚熜最不可原谅的就是他迷恋道教,二十多年几乎不理朝政,全由歼相严嵩把持。和宋徽宗一样,朱厚熜给自己封了许多道教的封号,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万寿帝君”。

整曰价在紫禁城烧丹炼汞,追求长生之道。

虽然朱厚熜在位之时,昏庸懒惰,不理朝政,当时的大明朝和天下百姓深受其苦,但在他死后数百年,他遗留下来的一些道教法器,却成了颇为珍贵的历史文物。

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萧凡微笑说道:“对,这是早年我淘到的一个小玩意,当时很多人都认为是仿制品,我顺手买了下来。”

刘墨笑道:“这些人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了。”

“刘总,你验验货。”

“一少,您这是在打我脸了。万寿帝君的法器,从你一少手里出来,还能是假的?”

刘墨正色说道。

萧凡对道教法器的鉴赏能力,无人能出其右。

至少刘八爷是这样认为的。(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