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活法器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06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笑道:“法器是真的,也是明世宗御用的物件。不过还是要请刘总验验货。”

见萧凡如此说法,刘八爷也略感诧异,再次把玩起那面小小八卦铜镜,两个大拇指,缓缓在镜面上推过去,双眼微闭,用心感受起来。

刚才他已经验看过,萧凡也说得明白,确实是明世宗朱厚熜用过的法器。不过听萧凡话里的意思,这八卦铜镜似乎还有些玄机。刘墨却不能叫人小觑了。

古玩鉴定,刘墨可是真正的大行家。

推了一个来回,刘墨“咦”地一声,脸色变得十分凝重,又再次以大拇指在镜面上慢慢推移。

萧凡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也不催促。

约莫半盏茶功夫,刘墨终于舒了口气,睁开眼来,惊喜地说道:“一少,这,这是件活的法器?”

萧凡微笑点头。

这面明世宗御用八卦铜镜,确实是他多年前捡漏捡到的,和许多赝品混在一起,被萧凡从中挑了出来。这面小型八卦铜镜,其实是一个挂件,佩戴在身上,辟邪驱魔所用。萧凡淘到之后,放在止水观密室慢慢培育,十几年过去,这铜镜早已经被激活,成为一件“活法器”,内中蕴含着极其精纯的道家元力,有辟邪驱魔,宁神护身的奇效。

一般人是检验不出来的,也就刘墨这样的大家,才能感觉得到。

“一少,这……这个物件,你真让给我?”

刘墨有些惊疑不定地问道。

这样的“活法器”,在真正的行家眼里,那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贝,其珍贵之处,远远胜过普通的古玩珍宝。一般来说,任谁有这样的宝贝,都会郑而重之地佩戴在自家身上,以辟邪护体,哪有出让的道理?

萧凡笑着说道:“刘总,我现在需要用钱,你给个价吧。”

这面铜镜,在普通人眼里,自然是珍稀至极,于萧凡而言,也只寻常。身为大术师,这个等级的“法器”于他而言,并无多大的功效。

刘墨顿时大喜,也不敢说什么“一少要用钱只管开口”之类的客气话,这样的话在萧凡面前说出来,简直就是直接打脸,刘八爷不能这么没眼色。

“一少,您是大行家,也知道这样的宝贝,其实是无价之宝,有钱都买不到的。既然一少有心要成全我老刘,那我就占这个大便宜。三百万!一少要是觉得不合适,尽管开口。”

萧凡点了点头,说道:“好,成交。”

刘墨是聪明人,开出来的价格十分公允。如同刘墨所言,这样的“活法器”关键时刻是可以救命的,但每个人的命在各自心里“价格”都不同。像刘八爷这样的亿万富豪,出多少钱为自己保命他都不会觉得太贵。而在偏远山区的黑矿山,一个矿工井下身故,也许就是几千万把块钱安排后事。

见萧凡点头,刘墨立马从口袋里掏出支票薄,签了一张三百万的现金支票,双手递给萧凡,满脸堆笑地说道:“一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占大便宜了。”

萧凡接过支票,转手交给辛琳。

换奔驰车的钱有了。

既然要历红尘大劫,变身为纨绔,那就不能差钱。好在无极门家底殷实,萧凡可以使劲折腾,一时半会也折腾不垮。

刘墨把玩着那面刚刚到手的八卦铜镜,爱不释手。

类似的“活法器”,刘八爷也不止一件,但这样的珍宝,谁都不会嫌多的。刘八爷纵算自己暂时用不上,家人也能用得上。

和大多数有钱人一样,刘墨在男女关系上对自己的要求并不严格。相好的女人不少,其中好几位都为他生儿育女,算是个大家族了。自然,这些不能摆上台面,只能自己一个人偷着乐。

正在这个时候,一名身材窈窕,面貌姣好的二十几岁女子,款款地走了进来,显得极其干练,微笑着先向萧凡和辛琳点头示意,然后才对刘墨说道:“八爷,有客人来访。”

刘墨双眉一蹙,说道:“让他们先等着。”

也不问是什么客人。

真要是地位不下于萧一少的贵客,秘书自会有特别提示。当然,能够在他和萧一少喝茶聊天的时候进来通报的客人,也不会太普通。否则,秘书压根就不敢进来打扰他。

萧凡微笑说道:“刘总,既然都是客人,那就请进来一起聊聊吧。”

说起来,这也算是个不情之请了。

来的是人家刘八爷的客人,不是萧一少的客人。萧一少要和刘八爷的客人见面,于理不合。

但既然萧凡如此说了,刘墨自不能拒绝,萧一少的面子,不是那么好削的。

刘墨立即扭头吩咐道:“请他们进来。”

“好的。”

秘书温婉地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哈哈,八爷,你好啊,别来无恙?”

不一会,一个粗豪的声音响了起来,沉重的脚步声,震得整个“墨轩”似乎都在轻轻抖动,可见来的客人,是一位雄赳赳的大汉。

很快,门前一暗,抬头望去,只见“墨轩”的大门口矗立着小山一样的一条壮汉,身高足有一米九,膀阔腰圆,魁梧壮硕,粗粗一看,和草原狼王孛儿帖赤那手下那位“大力神”阿古拉也相去不远了。

“呵呵,是王大哥。”

见到这名小山般的壮汉,刘墨也站起身来,向他抱拳为礼,脸上带着一丝职业化的笑容。从刘墨的礼节上也能看得出来,这位王大哥算得较为重要的客人。但刘墨对他有着很明显的心理优势。

王大哥大步进门,抱拳还礼,眼神一抡,顿时略略有些愣怔。

怎么还有其他客人在?

莫非是刘八爷新近请来的鉴赏专家?

刘八爷的生意是越做越大了,琉璃厂那边的几家店铺,都是红红火火的,每天进出的古玩珍宝不在少数,刘八爷不可能做到事必躬亲,那会累死的。在这样的情况下,高薪聘请一些鉴赏师来帮忙打点生意,就显得十分必要。

对于这样的鉴赏大师,刘八爷一般都会很客气,待之以礼。

这可不是普通企业请管理人员,老板可以高高在上,盛气凌人。

延请国士,自要以国士之礼相待。

但下一刻,王大哥就知道自己想偏了。

“萧一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王雁王大哥,是我的熟客,我们有生意往来。王大哥,这位是萧一少。”

从刘八爷引介的先后顺序来看,王雁一下子就明白过来,这位萧一少在刘八爷心目中的地位,远远在自己之上,而且只是介绍了个称呼,连名字都没有,更不曾涉及到其他内容,譬如在何处发财之类的。只有极其尊贵的客人,才当得起这样的礼节。

我国自古有“为尊者讳”的讲究。

“萧一少,你好!”

王雁又向萧凡抱拳,粗声大气地说道。。

听口音,似乎是来自东北的汉子。

看年纪,王雁应该比刘墨还小着几岁,刘墨称其为王大哥,只是礼节姓的。

“王大哥好。”

萧凡也起身还礼,客客气气的。

王雁不是一个人来的,身后还跟着两个随行人员。个子和王雁比较起来,那就差得远了。一个人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密码箱,年纪约莫三十岁上下,另一个直接就拉着一个大型的拉杆包,个子不高,身材单薄,这个拉杆包也许份量极重,小个子拉得气喘吁吁的,不住伸手擦汗。不过仔细看去,这小个子男人倒也眉清目秀,长得十分周正。只是衣着打扮比较土气,若是换一身装扮,说不定就是个大受女孩子欢迎的俊男帅哥。

“王大哥,又带了什么好东西来了?”

不待刘墨开口,萧凡又笑着说道。

刘墨暗吃一惊,不知萧凡是何种用意,今儿有反客为主的苗头。却不知他是怎么看出来王雁是来“送货”的。

王雁不明就里,见萧凡坐在“墨轩”和刘八爷品茶,刘八爷对他又十分客气,还以为萧凡和刘八爷是“一伙的”,当下笑哈哈地说道:“好东西谈不上,只是些新鲜的老物件,两位说不定会喜欢。”

“新鲜的老物件”。

这话听起来颇为奇特。

但是在古玩鉴赏界,古董文物就被称为“老物件”。

所谓“新鲜”,那就是以前不曾露过面的。

王雁身材魁梧壮硕,阳刚之气十足,但他一进门,萧凡立时就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极其明显的“陈腐气息”,这股气息,只有经常和古墓葬打交道的人,才会沾染。

王雁或许可以瞒得过普通人的感觉,在萧凡这样的大相师面前,几乎就是赤裸裸一丝不挂了。

说白了,王雁就是盗墓的。

当然,客气一点说,他是个文物商人,或者是个文物贩子,只是上不得台盘。

在刘八爷家里见到一个盗墓贼上门“销赃”,实在太正常不过了。只要你有好货色,别的都不重要。刘八爷有的是办法把这些来路不正的东西洗得干干净净。

萧凡微笑点头。

“王大哥,东西拿出来瞅瞅吧。”

当此之时,刘八爷别无选择,只能当着萧凡的面做这个交易了。

不然,就是往死里得罪萧凡。(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