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天眼宋三哥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06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说着,宋纨上前一步,在黄花梨木的太师椅里坐下,腰身挺得笔直,神色俨然。

刘八爷对宋纨这个动作,倒也没有生气,似乎认同了宋纨有和他对面而坐的“资格”,只是笑着说道:“宋三哥真是好雅兴。”

宋纨在盗墓界也算得是大名鼎鼎了,人称“天眼宋三哥”。在盗墓贼这个行业中,被人尊称为“天眼”,可见此人掘墓的本事。

宋纨又朝刘墨一拱手,说道:“八爷,我知道我这点小把戏瞒不过您老的法眼,这么多年,感谢八爷没有拆穿,多多少少给宋三全乎了个面子。谢啦!”

转眼之间,便是一方大豪的气度,俨然与刘八爷平起平坐。

“好说。”

刘墨也拱了拱手,淡淡说道。

宋纨扮作王雁的跟班,到他这别墅里来过不止一回,平心而论,刘墨也不是第一次就将他给认了出来。但同样的游戏玩得多了,总有露出马脚的时候。尤其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刘八爷面前装蒜,真当刘八爷是死人么?

只是宋纨每次来,都是规规矩矩,做完交易就走,没有任何异动,刘八爷也就由得他去。既然宋纨喜欢装蒜,那就让他去装好了,也许这是人家的特殊爱好呢?

刘八爷自己,也有特殊爱好的。

不料今儿第一次碰到萧凡,立马就被揭穿。

这一点,也让刘八爷心里头有点膈应。这相人的眼光,自己几十年的老江湖,愣是比不上一位年轻的世家子。

“宋先生,这柄折扇有几分奇特,看这扇面的山水和题诗,确实是出自唐寅的手笔。但奇怪的是,唐寅为什么要将自己的绝命诗题在扇面上,这有点不合常理。而且可以肯定,这不是出自唐解元墓葬里的东西。”

萧凡却不去理会宋纨和刘八爷之间的言语机锋,直接问道。

宋纨心里头老早就有一股气不那么顺了。

刘八爷对萧凡恭谨小心的态度,让宋纨不乐意。

宋三和刘八本质上就不是一类人。

刘八爷是生意人,虽然他做生意的手段不见得那么正规合法,但他实实在在是个生意人,他如今的亿万家财,都是靠做古董珍宝的生意赚到的。故此刘八深深明白,和官面上的大人物保持良好关系是何等重要。

宋纨不一样,“天眼宋三哥”是如假包换的江湖人,盗墓贼的大头目。和官面上的人,天生就不对路。尤其对于那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豪门世家大少,更是左看右看都看不顺眼。

宋纨可不相信,“投胎是个技术活”。

在宋三看来,刘八应该和他们就是一路货色,一个做贼,一个销赃,销赃的能比做贼的高尚到哪里去?现在刘八对萧凡如此恭敬有加,刚才甚至直接威胁王雁了,宋纨自然不高兴。

刘八爷这是**道,为了讨好世家大少,不惜踩江湖朋友的脸。

“萧先生,你能鉴定,那就鉴定,不能的话,那就算了。今儿个刘八爷要是看不上咱们这批货,那也没关系,咱们这就走。只要货好,不怕找不到买主。”

宋纨冷笑一声,说道。

安安静静站在萧凡身后的辛琳,冷艳的眼神悠忽扫了过来。

萧凡涵养好,不跟宋三一般见识。

辛少主的器量却比不上萧真人!

谁在萧凡面前乱充大瓣蒜,辛琳就会忍不住手痒。

辛琳一直坚信,在这个世界上,对于一切充大瓣蒜的家伙,最好的办法就是打得到他们清醒为止。辛琳不介意为此多费些手脚。

刘墨脸色一沉,冷冷说道:“宋三,和我翻脸,你有这个资格吗?你做得了这个主?”

宋纨毫不畏惧,也是冷冷一笑,说道:“刘八爷,这世界上,没谁地球都一样的转。您刘八爷是了不起,咱惹不起躲得起,不伺候行不?”

说着,宋纨猛地站起身来。

这位宋三哥,看上去身材单薄,满脸病容,姓格却是如此暴躁,说翻脸就翻脸,倒是最典型的江湖豪杰做派。

刘墨稳稳坐在那里,淡淡地看着他,淡淡地说道:“宋三,没有我的同意,你以为你真的能走出这栋别墅吗?”

“呵呵,刘八爷,我知道你厉害,这别墅里机关不少。不过,宋三我还真想试试。”

王雁也是怒目而视。

你可以把老子杀了,但想要老子磕头服软,门都没有!

萧凡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宋先生,你真的误会了,我并没有想要探听你们机密的意思。你们不说,我也能推算得出来,这批物件,是来自于青山省那边的。具体的方位,我就不说了。我想问清楚,其实也是为了你自己好。”

宋纨微眯的双目蓦然大睁,死死盯住了萧凡,冷冷问道:“萧先生,你是怎么知道的?”

任何一个贼,对自己的行踪都是极其在意的。

就好像偷王之王诸葛映徽,每次见到萧凡都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原因无他,诸葛映徽发现自己的行踪,在萧凡眼里毫无秘密可言。

这才是最大的威胁。

宋纨也是贼。

不过诸葛映徽偷活人的东西,宋纨偷的是死人的东西。

萧凡仔细端详着宋纨的面相,缓缓说道:“宋先生,你随身佩戴的那个物件,最好是取下来。虽然那是个好东西,算得上是无价之宝,但对你来说,就是最毒的毒药。你继续戴下去,你的病,会比现在严重得多。眼下,你还只是全身发冷,时不时冒虚汗,眼前发花,阴雨天气浑身酸痛。用不了多久,等阴寒之力侵入你的奇经八脉,你可能就起不来了。”

宋纨的脸色,骤然变得铁青,恶狠狠地瞪住萧凡。

王雁和另一名跟班,则张大了嘴合不拢来。

他们当然知道,宋纨有这个毛病,这是宋纨最大的秘密。别的还则罢了,眼睛总是发花,却是宋纨绝对难以忍受的。

宋纨是谁?

是“天眼宋三哥”!

宋纨之所以在江湖上有偌大名声,在他们那个团伙里有极高的地位,不是因为他身手敏捷武艺高强,而是因为他有一双“天眼”。

现在,天眼宋三哥都快看不清东西了。

没有了天眼的宋纨,还算什么?

什么都不是!

然而,他们可以肯定,今儿他们是头一回跟萧凡见面,在此之前,绝对没有碰过面。

萧凡怎能一开口就说中宋纨的要害?

“你到底是谁?”

宋纨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从嘴里迸出来。

刘墨脸上也闪过一抹惊讶之色。

此前,他只知道萧凡是老萧家的嫡系子弟,知道萧凡对古玩鉴定很精通,却绝没有想到,萧凡还是个“神医”,或者说,是个“大相师”。

以刘墨的眼光,他自然能看得出来,宋纨有病。宋纨再喜欢装蒜,也没必要把自己装成一个病秧子。对于一位江湖大哥而言,装成病秧子没有任何积极意义。

不过,刘墨绝对没办法一眼就看出宋纨的病症所在,并且宋纨这个病,似乎还和他随身佩戴的某个饰物有关。

宋纨是个盗墓贼,可以想见的是,他随身佩戴的饰物,多半也是从墓穴之中取出来的,死人的东西。

眼见事情已经演变成萧凡和宋纨之间的“交锋”,刘墨倒也不急着插手了。

真正的大人物,和普通人的区别就在于,能够更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就刚才,刘墨原本已经决定要好好教训一下宋纨,让他知道,刘八爷不是可以随便得罪的。转瞬之间,刘墨便压下了自己的怒火,开始“冷眼旁观”。

一个总是喜欢冲动的人,怎么当老大?

辛琳冷淡地说道:“宋纨,我要是你,我就先关心自己的病。”

宋纨不由一愣。

貌似辛琳这话说得虽然直白了点,没有给他宋三哥留半点面子,却说得很在理。萧凡是谁,眼下并不是最重要的问题。只要萧凡能给他把病治好,那萧凡就是他宋纨的“恩人”。

“宋先生,请坐下说话!”

萧凡依旧儒雅温和,不徐不疾。

宋纨略一迟疑,便即重新在黄花梨木椅子里落座,不过望向萧凡的眼神,仍然满怀警惕之意。作为行走在黑暗世界的江湖人士,宋纨时时刻刻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这已经成为他的本能。

没有这种本能,宋纨有十条命也不够死的。

“宋先生,不介意的话,请你把随身佩戴的那样东西取下来给我看看。”

萧凡眼望宋纨,轻声说道,眼神落在宋纨的脖颈部位。

宋纨这次没有再犹豫,脑袋微微一低,从脖颈上取下一块用红绳系着的白玉饰物,略略停顿一下,这才递给萧凡。

这白玉饰物大约五公分大小,从造型上看,是“长命富贵锁”,原料是上佳的和田羊脂白玉,雕工精致,入手温婉,隐隐有一丝血色在长命锁中游动,宛如活物一般。

刘墨的眼睛便眯缝了一下。

凭着古玩大家的直觉,刘八爷就能感觉到这片“长命富贵锁”非比寻常。

是个好东西。

尤其那一缕血色,不像是玉石先天形成的,而是后来发生的异变。

发生过这种异变的玉石饰品,尤其珍贵。(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