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阳明先生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1-06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宋先生,我知道你不相信我,而且这玉锁也不是全部,这样的饰品,应该是一整套的,最少还应该有两样……我这里有样东西,你带回去,等你想好了,联系刘总。”

“什么东西?”

宋纨双眼通红,问道。

所有人都好奇地望向萧凡。

辛琳一出手,着实将大伙都镇住了。

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宋三哥,连人家一招都挡不住。

出手的还不是萧一少本人,只是他身边一个年轻漂亮的娇小姑娘而已。

不过大伙再也没有想到,萧凡拿出来的,竟然是一张符箓。一张粗糙的黄表纸之上,用鲜红的朱砂画了一个奇怪的图案。

这种符箓,在场的每个人都熟悉无比。都是搞古董的,宋纨几位更是盗墓贼,经常会在一些古墓之中见到类似的图案。但从来没有人真正去留意过这些东西。

盗墓虽然不是个光明正大的职业,传承却非常久远,老祖宗有一整套“规则”流传下来,不过越往后这些规则被遵守得越少,很多都只是徒具形式罢了。

现代的盗墓者,也越来越急功近利。

自然科学的昌明,让他们更多地将盗墓这个行业当成发财致富的途径,对于老祖宗所言的那些禁忌,嗤之以鼻。

不过是封建迷信罢了!

古代科技不发达,封建迷信的东西太多,许多所谓的“规矩”,纯粹就是自己吓自己。

宋纨虽然不是完全不信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但信得也不是太多。尤其他没得病的时候,更是基本不信。作为一名武术高手,宋纨年纪不大,却在盗墓这个行当中迅速出头,凭的就是自己的实力。这让宋纨特别自信。

不过现在,他还是接过了这张符箓。

双手接过去的。

江湖就是这么现实,他连人家的一个“贴身丫鬟”都打不过,那就必须低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绝对的实力决定了绝对的话语权。

然而宋纨确实看不出来,这张符箓有什么作用。

“王雁,东西收起来,我们走。”

一接过符箓,宋纨也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心思了。

太没有脸面。

王雁答应一声,和另一名跟班一起,手脚利索地将拿出来的一件件古玩收回密码箱和拉杆包。

“八爷,不好意思,今儿兄弟在您这里出丑了。以后有机会再合作吧。”

宋纨向刘墨一拱手,也不去理会萧凡和辛琳,转身就走。

刘墨也不挽留。

眼见得一行三人在秘书的引领下离开“墨轩”,刘墨这才转向萧凡,说道:“一少……”

萧凡微笑说道:“刘总,没有妨碍你做生意吧?”

刘墨笑着摇摇头,说道:“生意不生意的,就不说了。这回他们带过来的,除了那柄折扇,也没有什么精品。”

“嗯,那柄折扇,确实有点意思。从画风来看,确实是唐伯虎的真迹,就是情形比较诡异。”

“我也是这么想。能够让唐寅在临死前作画,还将绝命诗题上去,这扇子的主人,肯定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却偏偏是无名之墓。而且,一少推断,这墓是在青山,不是吴中……这就更加奇特了。一少说,那长命锁上带着墓主生前的灵气,照这么说,我倒是想起一个人来。”

“刘总想起谁了?”

萧凡微笑反问。

“王守仁。阳明先生!”

萧凡就笑。

王阳明是明代著名大儒,哲学家,教育家,军事家,文学家。陆王心学之集大成者。精通儒释道三家,而且是气功大师,应该还是武学高手。

《王守仁全集》记载,明武宗正德十四年,宁王朱宸濠反,王阳明奉旨率军讨逆,夜晚在军中练气,纵声长啸,一军皆惊。

刘墨随即说道:“时间上似乎也能对得上号。王守仁卒于嘉靖七年,也就是公元一五二九年,唐寅卒于嘉靖二年,公元一五二四年。从正德十六年到嘉靖六年,王守仁在家乡建书院,修订《传习录》。在这期间,他也许可能去过吴中,与唐寅会过面。虽然不见于史载,但也不是没有一点可能姓。以他当代大儒的身份,请唐寅给他画个扇面,应该有这个面子。只是……”

刘墨说着,又沉吟起来,似乎有什么事难以索解。

不愧是首都古玩界首屈一指的大豪级人物,刘八爷对历史名人的情况,了解得一清二楚。

萧凡微笑说道:“阳明先生墓不在青山。而且是当地的重点保护单位,宋纨他们不至于那么疯狂,去盗重点保护的古墓。”

“对。而且一少推断他们是在青山盗的墓,阳明先生确实是卒于青山境内,但墓地不在青山。”

从刚才宋纨震怒的情形来看,萧凡推断他们在青山盗墓,应该极其精准。否则宋纨的反应不至于那么激烈。

萧凡笑了笑,说道:“刘总,阳明先生是精通三家,是气功大师。你不觉得他的寿数太低吗?”

“这倒是,才五十几岁不到六十岁。虽然古代人寿命普遍不长,但作为精通气功的武术高手来说,这个寿数确实不高。一少是说……”

刘墨的眼神忽然变得亮晶晶的了,似乎想到了某种极其有趣的可能。

萧凡笑而不语。

历史的真相到底如何,后人也就只能凭猜测了。不见得史书记载就一定真实可信。在现在这种科学技术极度发达的时代,一个人要诈死都不是多么麻烦,更不要说古代了。

明朝大官的墓穴,偏偏没有任何墓志记录,不也很奇怪么?

“这要真是阳明先生的遗物,那就有点意思了。”

刘墨也笑起来,轻轻摇头,说道。

不过纵算是阳明先生的遗物,似乎也跟刘八爷关系不大,萧一少摆明有兴趣了。刘八爷不会跟萧一少去抢的。就算抢到了手,也未必能用。

对于这种明显带着道教传承色彩的阴器,刘八爷的了解,不见得就比宋纨更多。

正如萧凡所言,这种东西,懂的人拿来是个宝,不懂的人拿去用,就是最毒的毒药,催命符。

“刘总,今天打扰了,不好意思。”

萧凡似乎不愿意就这个话题多谈,站起身来,拱手作别。

刘墨连忙起身还礼,笑着说道:“一少太客气了,一少是我这里最尊贵的客人,我刘墨请都请不来呢。”

客客气气地亲自将萧凡送到门口,目送萧凡和辛琳上了那台毫不起眼的半新不旧国产小车。

辛琳启动车子,冷冷说道:“刘八爷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人。”

萧凡笑笑,说道:“他是生意人,要考虑的方面比较多。这也不怪他,两边他都不想得罪。”

“不得罪,起码提个醒吧?宋纨背后站着的那个人,可不好惹。”

“没关系,我们也不是想惹她,就是做个交易罢了。”

辛琳点点头,将车子驶出了天元小区。

宋纨憋了一肚子气,坐在车上,满脸寒霜,王雁亲自驾车,噤若寒蝉,生怕一句话说错了,引得宋三哥雷霆怒发。

宋三哥脾气本就不平和,尤其得病之后,更加暴躁,弟兄们没少挨他的训斥。

不过相对来说,宋三哥比大当家要好得多了。

大当家对弟兄们爱护是真爱护,生气的时候,也是真生气,就没一个兄弟不怕的。

王雁开的是一台普通的面包车,甚至比辛琳开的那台车还要旧,当然绝不破。太好的车会吸引人的眼球,太破的车一样很引人瞩目。

不显山不露水,才是低调的王道。

但显山成水,露水成山,那又过了,必须要把握一个度。

宋纨倒是没有朝王雁发火,只是阴沉着脸,萧凡交给他的那张符箓,就这么丢在车头,那鲜红的朱砂符箓,特别耀眼。宋纨盯着符箓的眼神,就好像盯着萧凡本人,恨不得一口咬下去,嚼个稀巴烂。

面包车并未进城,顺着一条宽敞的新马路,拐了几个弯,一个小时后,开进了另一个市郊小区。这个小区的档次,丝毫也不在天元小区之下,是首都某大型房地产公司新近开发的几个高档小区之一。能够住在这个小区里的业主,非富即贵。

小区的环境相当优美,门禁措施也很严厉。若不是面包车上带着出入通行证,只怕就会被保安拦下来,仔细盘问。

住在这个小区的业主,还真没谁是开这种破车的。

奔驰宝马,甚至最新款的高档豪华跑车,在小区里随处可见,就好像多年以前大院里停放的自行车一样,再寻常不过。

面包车开进了一栋读力的别墅,论规模自然不能和天元小区“天字一号”别墅相提并论,不过在这个小区里,已经算是非常豪华的大别墅了。

下车之前,宋纨将那张符箓拿在了手里,很小心的样子,似乎生怕将符箓弄坏了。

望着宋纨急匆匆走进别墅的瘦弱背影,王雁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

三哥今儿个这脸确实丢得有点大。

真不知道大当家听说这个事情之后,会是个什么反应。大当家护短,是出了名的。估计那姓萧的什么“一少”有麻烦了。

搞不好还会是很大的麻烦!(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